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五四九章 至福州
    正月十八这天,沈溪带着宁儿去了谢府。

    谢铎昨天便知道沈溪不是弘治皇帝派来的说客,不用再躲,听说是沈溪前来,便让他进了府邸,可当沈溪把来意说明后,谢铎不由摇头苦笑,问道:“沈溪啊,老朽怎么听不太懂你的意思?”

    这有什么听不懂的!?

    看你老人家孤单寂寞,身边又无人照顾,我现在把你的粉丝送来陪你,除了能照顾你,还能跟你说说话,俗话说得好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无论你当她是丫鬟也好,将来纳她为妾也罢,或者将她送出去嫁人,都由你说了算。

    谢铎不是听不懂,他心中嘹亮,只是故意强调“老朽”,就是想告诉沈溪,你这提议太荒唐了。

    沈溪道:“谢师,学生也是无奈之请。学生有皇命在身,往泉州办的是公差,身边带着女眷多有不便,学生又无从将她寄于别处,只能留在谢师这里……当是学生尽一份晚辈的孝心,让她代学生照顾谢师。”

    沈溪知道,用正常的方法,谢铎肯定不会同意,只好把皇差搬出来说事,但他选择性地忽略了其实他这一行中尚有女眷的事实……不但有眼前的宁儿,还有林黛,更有玉娘和她的两个“女儿”。

    谢铎面有难色:“不是老朽不想帮你,实在此事……老朽无能为力,这院子没有女眷,她留下多有不便。”

    宁儿侍立门口,闻言“噗通”一声跪下,哭诉道:“老先生,奴婢小时候就非常仰慕你,你的许多传奇故事奴婢都耳熟能详,亲戚邻里也都以讲你的故事为荣。只要您留奴婢在身边,奴婢一定尽心伺候。”

    或许是谢铎见不得女人哭,见到宁儿这般模样,他很为难,答应下来是人情,不答应也有道理。

    沈溪道:“谢师,您要不答应,我们干脆商量一下您老去京城履任国子监祭酒的事情吧……”

    谢铎哭笑不得:“沈溪啊,你瞎胡闹什么?”

    一句话,就让本来尴尬和紧张的气氛得到缓解。沈溪笑道:“谢师,不是学生非要给您出难题,这丫鬟是江南人士,年幼时被人卖去岭南,辗转到我沈家做事,她这些年勤勤恳恳,只盼有一日能回到故乡。”

    “如今她得偿所愿,自然不想跟学生四处颠沛,不妨如此,您将她留在身边,若她照顾得不好,或者不得您心意,您只管将她嫁出去便可……回头她还可以帮府里做事。”

    沈溪的意思是,我把人给你,不是为了让你老牛啃嫩草,是想尽到做晚辈的心意,找个人照顾你。

    你就算把人给嫁出去,她依然可以为您服务,不过那时就不是以府中丫鬟的身份,而是老妈子了。

    谢铎想了想,最后长叹了一口气:“既如此,让她留下来吧,过几年,我找机会将她嫁出去!”

    “谢谢老先生。”宁儿哭着给谢铎磕头。

    沈溪总算松了口气,谢铎好歹答应下来了。

    沈溪心想:“宁儿啊宁儿,我能帮你的也就到这儿了,至于以后你是留在谢铎身边陪他终老,还是嫁出去为人妇,就看你的造化。我们这些年的相处,你对我多有照顾,我也算对得起你。”

    作为故主,沈溪仍旧不忘提醒宁儿两句:“宁儿,将你留在谢师身边,是让你好好照顾谢师起居,切不可有所僭越,更不能玷污谢府的清名,你可明白?”

    “奴婢谨记老爷的话。”宁儿不停给沈溪磕头。

    沈溪点了点头,其实他对留宁儿在谢铎身边这件事,多少有些支持,不管她在此事上有没有心机,至少有了女人悉心照顾,谢铎说不一定能多活几年。另外,跟在一位鸿儒身边,同时还是儿时的偶像,对宁儿的性格多少有影响,或许能让她改掉以前那些坏毛病。

    沈溪起身要走,顺带说了回头将卖身契给谢铎送来。

    谢铎对此却不怎么在意,因为他留下宁儿,全当是成全沈溪的心意,同时让这么一个敬仰他的女孩子将来有机会嫁个好人家。

    ……

    ……

    等沈溪回到官驿,马车已经等了些时候。

    刘瑾等着沈溪,有些不耐烦地道:“沈中允,你好大的架子,让我们这些人等你一个?你可知如今办的是皇差,耽误了时候,担待得起吗?”

    对于此,没一个人出言支持刘瑾。因为沈溪才是正使,什么事都应该是沈溪说了算。

    沈溪笑了笑,道:“刘公公不用太过担心,这江南之地还算太平,加上冬季不用担心山洪暴发,期限前必会抵达。”

    刘瑾愤然甩袖,爬上马车,因为车夫从来不给他搬马凳,小拧子又笨手笨脚,刘瑾已经习惯这种爬车的动作,以他的年岁和身手,连上车都有些困难,每次上车都显得特别滑稽,让米闾等人看了不由偷笑。

    沈溪上马车前,林黛奇怪地问道:“宁儿呢?”

    沈溪道:“我将她暂且留在南京,待我们回京城时再来接她便是。”

    “哦。”

    林黛没再问什么,却蹙眉嘀咕,“那回头洗衣服的事,只有我自己来了。”

    沈溪勾了下她挺拔的瑶鼻,笑道:“小懒货,以后自己洗便是,别说洗自己的东西都懒得动手,这样的妻子娶回家何用?”

    林黛对于沈溪的亲昵有些羞喜,不过听到后面的话,她不由皱皱鼻子:“谁说要嫁给你了,不害臊!”

    却美滋滋踩着马凳上马车去了。

    少了宁儿跟她挤,马车里空间大了些,回头还能让沈溪过来陪她,想想都觉得开心,至于没人给自己端茶递水这点儿小事就无关紧要了。

    “这个灯泡,不在才好呢。”

    林黛笑眯眯地想着事情,很快她又想到另一个问题,“灯泡……到底是什么东西呢?他说过,一按就会发光,跟夜明珠差不多,要是我有一颗灯泡该多好……”

    ……

    ……

    一行继续南行。

    从南京到浙西衢州府的江山县,基本是乘船,但之后翻越仙霞岭进入闽地,则是舟车换乘。

    闽北山峦叠嶂,沟壑纵横,河流桥梁甚多,遇到那些湍急宽阔的大河,要么寻找渡船,要么绕路。

    等到了建宁,因为对接下来的路况不怎么熟悉,沈溪特地请来向导,毕竟回汀州和去泉州不是一条路,之前乡试回家路上经历的一幕沈溪再也不想发生。

    沈溪在途径延平府时,恰好看到汀州商会的分馆,于是便进去给家里写了封信,大概预估了回汀州的时间,早的话会在二月底,晚的话则要到三月中旬……谢迁给出的期限,是必须要在二月十五前抵达泉州,五月底前回京。四月五月都要行路,那他在三月底前就要动身回京。

    沈溪必须要抓紧时间,因为他这趟回汀州,不单单是省亲,还要回去祭拜祖坟,与地方官会面,修建状元牌坊,更重要的是完成与林黛的婚事。

    跟葡萄牙人接洽也不是那么容易,沈溪很怕因此耽搁,令他在汀州没多少时间停留。

    在中原以及南北两京,刘瑾很少说话,但到了福建后,或许是觉得天高皇帝远,他的牢骚话多了起来,每天都对小拧子大呼小叫。

    在这些人中,刘瑾唯一能管住的就是可怜的小太监,只要小拧子有做得不好的地方,便会被刘瑾往死里骂,偶尔还会出手打,甚至往往住在官驿内,半夜会听到小拧子被编排着做事。

    可怜人啊,沈溪却没法出面帮小太监。他想起身在皇宫的沈明有,想二伯这么个娶过妻生过子之人,却在皇宫做那不男不女的下贱差事,以后肯定不想面对家人,可此番回家省亲,难道不将此事对沈家人说明?

    但即便说出来,也仅限于沈家,而且知道的人不能太多,至少长舌妇王氏不能知晓,至于二伯母钱氏那边……

    沈溪很纠结,到底钱氏跟沈明有是夫妻,难道这种事能不告诉他妻子?

    一行还算顺利,别的地方沈溪基本没做停留,不过却准备在福州暂歇一日,毕竟到了福建后,沿途都有汀州商会分馆,这其中尤其以福州府汀州商会的势力最为庞大。

    在宋喜儿势力被清除后,方贯后来也调离福建到南京担任都督佥事,名义上是上调,但其实没了实权。

    目前福州城里各大势力分庭抗礼,再不不复以前一家独大的局面。

    之前有沈溪得当的计划,还有马九等人的努力,汀州商会福州分馆,已经成为福州城里最大的商业组织,连车马帮分舵,也成为城中很大的一股江湖势力。

    这次沈溪途径福州,准备从福州车马帮抽调人手一同南下泉州。

    虽然沈溪是去跟葡萄牙人谈判,但有些事有备无患总是好的,无论是传递消息,还是跑腿打杂,沈溪都需要人手,人越多这趟皇差越容易办成,只是沈溪有一年多时间没见过马九,不知马九如今是否还跟以前一样对他言听计从?

    就怕有的人在外面习惯了独领一方,不会再轻易听命于人。

    宋小城因为人一直留在汀州府城,倒还好,可马九孤家寡人一个,在福州城里做的又是打打杀杀的营生,很难说保持以前那颗淳朴的心。

    但等沈溪到了福州,在商会分馆见到马九时,马九仍旧对他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上来就给他磕头:“小人见过状元大人!”

    不是出自对于一个商会少东家的恭敬,而是出于对当官的畏惧。

    才一年多时间,马九就好似换了个人,浑身杀气,面颊上一道伤疤触目惊心。

    *************

    ps:第六更送上!

    这章同样是献给所有书友,谢谢你们的支持,让本书今天奇迹般的杀上畅销榜前十!

    今天天子的爆发大家还算满意吧?如今与天子在上海时同居的二哥盯准了咱的菊花,杀气腾腾而来,月票已经逼近个位数,但天子还是不准备就此放弃,兄弟姐妹们,挣扎一下,看看能逃脱二哥魔爪?

    含泪求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