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五五一章 让她有个着落
    连沈溪自己都无法否认,他对尹文是真心疼爱的。

    小妮子乖巧、可人,夏天可以给他扇风,冬天则会体贴地给他暖被窝,最重要的是不会打扰他做事,总会用她真诚的大眼睛凝视着你,做你身边最贴心懂事的小丫头。

    这样的小女娃,应该算是没得挑了。

    可沈溪知道,尹文同样是尹家的宝贝,他怎能如此残忍说拿走就拿走?

    沈溪道:“小文有父母疼,有掌柜和夫人宠爱,跟在我身边只会吃苦,还是让她留在你们二老跟前为好。”

    若是换作旁人,长辈正在议论关乎自己终身的大事,应该很关心才是,但此时的尹文就好似什么都不懂,躲在祖母身后,一会儿拉拉祖母的衣角,一会儿悄悄探出头来看沈溪一眼,随后又躲回去,如若在玩一个捉迷藏的游戏。

    尹夫人叹道:“能够侍候沈大人,那是她的福气,怎叫吃苦?倒是跟在我们老两口身边,却是亏待了她,让她一辈子没个着落……”

    在尹夫人这样传统思想的女人心目中,重男轻女思想那是根深蒂固的,就算他们没亏待小孙女,但女娃子终究是要嫁人的。

    女孩子一辈子吃不吃苦,不是看在娘家的生活,而是要看嫁得如何。祖父是经营客栈的,父亲给人做散工,这样的女娃子将来只能嫁给贩夫走卒做妻子,生儿育女一辈子辛劳,哪里会有幸福可言?

    沈溪就算不能把尹文明媒正娶当作正妻,可就算为妾,也好过在普通人家为柴米油盐操碎了心,二三十岁就跟个黄脸婆一样。况且老两口,实在太喜欢沈溪,恨不能把沈溪当作是自家的孩子看待。

    沈溪并没有马上答应下来,因为他觉得这样对尹文实在不公平。

    尹文心思单纯,她还不知自己将来要面对什么。她需要面对的不是沈溪一个,而是沈家上下,谢韵儿、林黛……

    尹夫人脸色多少有些期盼,却又勉强沈溪不得,只能让尹文陪沈溪坐一会儿。

    小妮子就好似当初陪沈溪读书一样,搬张凳子在书桌前坐了下来,抬起头看着沈溪,一如既往,就好像认真听讲的学生。

    “我会写名字,经常写呢。”尹文把纸笔拿起来,在纸上把自己的名字写下来,写的很工整,一看就是经常练习。

    她的名字,既是沈溪取的,也是沈溪手把手教她写的。

    尹文认真写着,沈溪就好似个认真负责的先生一样,在旁指点。

    不多时,尹掌柜过来,把夫人叫出去,仔细问了一下。

    从老两口的只言片语中,沈溪得知,把尹文送给他的想法,是老两口早就商量过的,只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到福州城。

    尹掌柜问明情况,走过来恭敬对沈溪道:“沈大人,您若不嫌弃,就收了这丫头,以后让她为您当牛做马,全当我们老两口报答您的题字大恩。”

    沈溪赶忙起身道:“说报答的,应该是我,当初正是有掌柜和夫人的照顾,我才能中举。小文在家里有你们照顾,跟着我不方便……还要吃苦……”

    尹掌柜没辙,却道:“那就问问小文的意思,由她自己决定可好?小文,你说说,愿意跟沈大人走吗?”

    “嗯嗯。”

    尹文高兴地连连点头。

    沈溪却知道尹文低估了以后所要面对的困难,他矮下身子,仔细问道:“小文,你要想明白,跟了我,以后就见不到爹娘,见不到祖父祖母,再不能回这里来了。”

    “嗯?”

    尹文眼神登时迷茫,看看尹掌柜夫妻俩,再想想自己的家人,小妮子脸上一片不舍之色。

    这跟她的预想不同。

    童话世界里,自己所喜欢的人应该是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没有分离,也就没有相思之苦。

    诚然,跟沈溪一起玩是很开心,因为她打小被尹家养在深闺,平日里见不到别的人,更不会有沈溪这样有才学、见识、耐心、给她讲故事、逗她笑、跟她玩耍的同龄玩伴。

    可小姑娘家对家里人也有着很深的眷恋,她对爱情懵懵懂懂,并不知道婚姻带来的责任,不懂如何相夫教子,她只是把沈溪看作一个能陪她玩的大哥哥,对沈溪的感情是喜欢,并未升华到爱。

    尹夫人有些着急:“小丫,你不是说很喜欢沈大人吗?怎么这会儿……你快点头啊。”

    尹文螓首微颔,一手抓着祖母的袖子,一手却是拉着沈溪的手,她两边都不想松开,让她这样的年岁作出如此抉择,实在是残忍了一些。

    沈溪笑道:“掌柜,夫人,不妨让小文再年长几岁,让她明白些事理,再让她选择,可好?”

    尹掌柜着急地道:“可那时,沈大人都已走了……”

    沈溪道:“没关系的,有汀州商会在,联络非常方便。更何况,我如今身为朝廷命官,无论在京城做官,还是外放地方,总会有消息。若那时小文想跟着我,我会亲自迎娶她,风风光光将她迎进门。”

    老两口听到沈溪如此承诺,相视之后脸上都露出喜悦。

    其实从老两口的角度说,也不希望自己的小孙女从小就跟着沈溪吃苦,若能再等几年自然是好,本来怕的是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但现在有了沈溪的承诺却不一样,如同婚约,有沈溪的这句话,等于是尹文将来有了着落。

    沈溪跟老两口商量了一下具体细节,老两口并没有强迫沈溪写类似于婚书之类的东西,其实他们没苛求沈溪能明媒正娶,只要尹文能在沈溪身边伺候,将来能有个名分就可。他们相信,以沈溪的为人绝对不会言而无信。

    “小丫,多陪陪沈大人,他要走了,以后你又要很长时间见不到他了,让你自己不点头的,这下好了,唉……是你自己选的。”尹夫人说着,脸色多少有些凄哀,其实她是怕小孙女将来没有依靠。

    等老两口出门,尹文走过去拉着沈溪的手,脸上满是疑问和迷茫,同样也有不舍,目光凄楚朦胧,随时都要掉下眼泪。

    “你要走了吗?”

    尹文好半天后才鼓起勇气,问了一句。

    沈溪微笑着点点头,伸手拭去尹文俏脸上刚滑下的泪珠,小妮子有些害羞地低下头。以尹文的年岁,已不是完全不懂事,只是不懂该如何面对。

    沈溪笑道:“若你愿意跟着我,过几年,我亲自来接你走,好不好?”

    尹文神色有些迷网,微微支着脑袋在想事情,很显然她在想“几年”到底是多久,尹文虚岁十二,周岁才十一,年岁跟陆曦儿相仿,但若论心智,她完全还是个小女孩。

    要嫁人,至少要到十五六以后,那就最起码要三四年了。可她不懂这些,她只是觉得,或许跟这次与沈溪重逢等待的时间一样长。

    “好。”

    想了许久后,尹文肯定地点了点头,眸子里满是真诚的依恋。

    许久不见,却只能短暂重逢,很快又要说分离,沈溪尽管心中有不舍,但也要生活在现实之中,教尹文写几个字,把自己的名字教给她怎么写,再给她讲几个故事,让她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可以想想这些故事的内容。

    沈溪尽量给尹文编织了一个童话的世界,那里面没有杀戮和争斗,也没有人心的黑暗,只有淳朴的亲情、友情和爱情,那是个只有笑而没有眼泪的世界。

    不过到日落黄昏沈溪要走时,尹文却又拉着祖母的手,望着沈溪,眼泪跟珠串一样滑落个不停。

    “照顾好自己,开开心心的。”

    沈溪说的话,像是在安慰尹文,也是在安慰自己。

    相比而言,尹文的世界就简单多了,就算她不懂如何照顾自己,还有尹掌柜夫妇,以及她的父母。

    但沈溪自己,却身在官场,经历的是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要想“照顾自己、开开心心”并非易事。

    “沈大人,您放心,这丫头……我们老两口都疼着呢。过几年,清清白白地将她送到您身边去,只求您能待她好一些,让她一辈子有个着落。”

    尹夫人不止一次在说让孙女有着落,身为女人,她更懂得为自己的小孙女规划以后的路,其实到此时,已经容不得尹文自己去选择。

    从最初尹夫人带尹文来见沈溪时,老两口其实就动了把小孙女送到沈溪身边的心思,那时的沈溪才是个秀才,却已经是商会的少东家,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如今沈溪已高中状元,对他们而言更是没得挑的,把小孙女送给沈溪的事,宜早不宜迟,谁知将来会发生什么。

    等沈溪带着几分唏嘘回到商会分馆落榻之所时,林黛正在屋子里发小脾气,本来说要在福州城里停留一日,她想让沈溪陪她出去走走,结果沈溪又是出去一天不着面。

    “你上哪儿去了?宁儿走了,连帮我做事的人都没有了。”

    林黛愈发有大小姐的脾气,人大了脑袋灵光,疑心会变得很重,尤其是像林黛这样自小便有心机、藏有一肚子秘密的女孩。

    沈溪没好气地道:“难道让我回来帮你做事?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况且咱们在福州也只是停留一日,明日就会动身,那些东西洗了也干不了。若你觉得旅途辛苦,我叫人送你回汀州。”

    “不回去!”

    林黛可不是笨姑娘,沈溪不回家,她自己先回汀州,纯粹是给自己找麻烦,若李氏看她不顺眼,坚持要把她嫁出去,她是一点辙都没有。

    可明知道沈溪是自己的依靠,却总是不由想对沈溪发一点小脾气,其实却只是想让沈溪多留意关心自己。

    沈溪毕竟是要做大事的,不能总婆婆妈妈想一些儿女私情,所以她的小心机很多时候都是落空的。

    这次也不例外。

    ***********

    PS:第二更到!

    天子现在高度疲劳,大脑运转缓慢,码一章要好久……

    求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鼓励下!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