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五五三章 陷阱已挖好,请跳
    沈溪几乎是被人簇拥着进到城中的驿馆,还没等安顿好,张濂已过来拜访。

    “钦差大人,下官已在府衙设下酒宴,只等您赴宴了。”张濂含笑发出邀请。

    人尚未到泉州,迎接的人就到了,无微不至殷勤照顾后陪同抵达泉州府城,又在城门口遇到个地方官齐聚欢迎的大场面。如今刚进城屁股没捂热,府衙就已经摆好宴席,知府张濂亲自来邀。

    张濂啊张濂,你这是挖好陷阱等我往下跳吗?

    不是沈溪非要把人想象的那么坏,实在是他太知道大航海时代欧洲人以及大明地方官的德性了,如果说在弗朗机人上呈国书一事上没什么猫腻,打死沈溪都不信。

    沈溪道:“张知府是否等在下先洗漱一新,换过衣服,再过府?”

    张濂笑着点头:“那是自然。来人啊,为钦差大人准备……”

    话音未落,几个身材妙曼的俏丫鬟已经捧着锦衣华服进到房间,不但备有外衣,连里衬和单衣都一应俱全。

    “大人,里面已经为您备好了香汤沐浴。”丫鬟怯生生道。

    沈溪昨天还在想,刚到泉州待遇便堪比帝王出巡,唯独缺少了美女,现在美女就给他送来了。身在官场,随时都要面对别人的诱惑和腐蚀,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若是决心稍有动摇,那就是万劫不复!

    沈溪连忙摆手:“不用了,我习惯了自己洗,更不喜欢别人帮自己穿衣服。”

    张濂稍微惊讶一下,不过迅即平静下来,嘴角露出一抹会意的笑容,一摆手,几个丫鬟都退了下去,然后自己也礼貌告退。

    沈溪进到房里,浴桶摆在房间正中央,热气腾腾,水面漂浮着一些这个时节很难看到的月季花瓣。正好这两天下雨身上有些发潮,洗个热水澡能舒活筋骨,这一路忙着赶路很少能享受到如此待遇。

    沈溪刚要解衣,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沈溪惊讶地看着门口……自己明明已经闩门了啊!

    等仔细看清楚,才发觉那木闩根本便是个摆设,连身娇体弱的少女都能轻轻一把推开。这次进来的不是一群美女,而是一个,而且看起来也不像丫鬟,年岁约莫十五六岁,容貌清丽,仪态得体,捧着衣服进来,放在床上,低下头红着脸道:“大人,让奴婢伺候您沐浴吧。”

    沈溪感觉非常别扭,无奈道:“姑娘,请自重。”

    一句话,就让那少女面子有些挂不住,沈溪拿“自重”的话来规劝,明显是骂人揭短。

    但沈溪作为朝廷命官,要拒绝这种温柔阵仗却是必须的。

    你要坏我为官的清誉,还想获得我好脸相迎?

    少女面带羞愤之色:“可是……这是知府大人吩咐下来的……”

    “女儿家当懂得自重自爱,贞节大于性命,谁吩咐的都不行!”沈溪义正辞严。

    少女掩面而泣,哭着出门去了。

    这下沈溪不敢再沐浴了,连门都没法关紧,一会儿他在洗的过程中再进来什么人就不好了。他赶紧关上门,拿出包袱里的衣服换了,随后出门,此时张濂正在跟几名陪同的官员说话,未料沈溪这么快就出来了。

    “钦差大人,您这是?”

    张濂好奇打量沈溪……我怕你在人前不好意思,私下送个美女给你,结果你这么快就完事了?

    沈溪道:“在下觉得还是皇差要紧,于是赶紧换了衣服出来。张知府,请吧……”

    张濂脸上带着不解,似乎在想,我送你的美女被你安排到何处去了?

    沈溪要去知府衙门赴宴,刘瑾自然不想在驿馆啃干粮,马上出来要与沈溪同往,嘴上还阴阳怪气地说道:“沈中允老想吃独食,亏得咱家发现的早,真是没看出来啊……”

    张濂看到主动凑过来的刘瑾,脸上呈现惊喜之色,对他来说,可算发现“宝贝”了!

    钦差不是表现得一副清廉自守油盐不进的模样吗?

    这儿不就有个现成的突破口?我把贿赂送给太监,你们同是皇帝派来的,腐蚀一个不就等于腐蚀了两个?

    沈溪冷声道:“刘公公,您要去的话,在下就不去了。”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刘瑾一蹦老高,就差上来对沈溪施加拳脚。

    张濂看出来了,沈溪对刘瑾有些不屑,赶紧劝说一番,随后道:“刘公公,要不这样,本官这就派人送些酒菜来,让您老在房里享受,您看如何?”

    刘瑾轻轻一哼!

    他哪里是为了吃食,根本是要去看看沈溪收受多少礼。沈溪昨天说进城后不能收任何礼物,如今态度截然相反,令他不忿。但他又知道不能跟沈溪斗得太厉害,到底沈溪才是正使,而他只是跟着打下手。

    “就看张知府是否……懂得人情世故。”刘瑾变相暗示张濂要对他进行贿赂。

    张濂笑道:“刘公公请尽管放心,本官知道怎么做,来人啊,为刘公公准备酒菜。”

    刘瑾心想,还是这姓张的会办事。他恶狠狠瞪了沈溪一眼,回身往房里去,嘴上嘀咕:“有礼拿,谁跟你去赴什么宴。”

    ……

    ……

    沈溪与张濂等人一起到了府衙,这才知道为他准备的接风宴席有多盛大隆重。

    不但泉州府、县两级官员齐至,地方名流士绅和大商贾也都到来,府衙院子摆下四五十桌,来客足足有三四百人之众。

    张濂和沈溪,一个为主,一个为客,一来便得到在场所有人簇拥恭维。

    沈溪连中三元文魁天下旋即成为东宫讲师一事,又被这些人提了无数次,等沈溪落座时,已是一个时辰后,天色都有些暗淡下来。

    张濂亲自为沈溪斟上一杯酒,道:“钦差大人或有不知,这泉州地处偏僻,已有许多年未曾有钦差到来,您可是为泉州城增光不少啊。”

    “是啊,沈大人是我福建本乡本土人,汀州府距离泉州不远,沈大人三元及第既是汀州府的荣耀,也为我泉州百姓自豪。”

    “沈大人飞黄腾达,入阁想必为期不远。”

    “出将入相,位极人臣……”

    沈溪觉得这酒宴已经变味,我不过是个正六品的小官,你们这儿四五品的地方大员比比皆是,现在放下脸面对我恭维如斯,你们是诚心让我云里雾里找不着北啊。

    本来沈溪想谦虚一番,但又觉得,这样恐怕要得罪人,引起张濂等人对他的防备,还不如装出一副被你们蒙蔽的样子,看看你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想到这儿,沈溪脸上挂着笑容,欣然笑纳。

    这在旁人看来,这个钦差大人有些臭屁啊,但谁叫人家十三岁就中状元,有臭屁的资格呢?

    张濂不提公事,直接给沈溪敬酒,看样子是有意将沈溪灌醉。

    沈溪岂能不知张濂的用意?反正天色逐渐昏暗下来,他的衣领和袖口,便成了酒槽,每次以袖子遮住酒杯喝酒,都被他将酒水倒得干干净净,与以往喝上几口不同,这次他是滴酒不沾。

    谁知道酒水里有没有问题?若你们真惹了什么大麻烦,想把我毒死在泉州,回头上报个暴毙,我岂不是死得很冤枉?

    就算没毒,给我下点儿虎狼之药进去,让我浑浑噩噩作出什么傻事来,到时候可能就要跟你们同流合污了。

    一顿酒宴,一直持续到上更时分,沈溪一副醉醺醺的样子,走路歪歪倒倒,连张濂都没看出来是装的。

    “你们等什么,快扶钦差大人到内堂休息,诸位继续尽兴,今日不醉不归。”四周的灯笼早已挂上,张濂继续招呼宾客。

    两人过来扶着沈溪往府衙后院去,没走出几步,满身酒气的沈溪道:“茅房……茅房在哪儿,本钦差要解手,快带我去茅房……嗯……茅房……”

    一名随从有些为难了,问道:“怎么办?钦差大人醉了,送他回房还是去茅房?”

    “你傻啊,大人只叫我们送钦差进房,别自找麻烦。”另一位答道。

    沈溪本来耷拉着脑袋,好似神志不清,闻言抬起头,怒瞪双目,醉意朦胧地喝斥:“你们这群狗杀才……不帮本钦差找茅房,是想让我出丑尿在裤子里吗?我非让张知府把你们拖出去打断腿。”

    这话把两个随从吓得浑身一个激灵。

    知府张濂对这位钦差大人的恭维他们看在眼里,若钦差真让知府把他们打断腿,知府肯定不会皱一下眉头。

    “茅房在侧院那边,要不咱们扶大人过去?”

    “不行不行,那是我们下人用的茅房,岂能让大人去?要不这样,你先扶着大人,我这就去找夜壶……”

    沈溪一摆手:“找什么夜壶,随便找个地方尿尿不就行了?咦,这花不错,我给它尿一泡,当作施肥了。”

    “不行啊,这是知府大人最喜欢的花,钦差大人您先忍忍,小人这就去给您找夜壶。”那随从急了,连忙往隔壁院子跑去。

    沈溪看着另一个随从:“你怎么不带本钦差去茅房?”

    “钦差大人,您先稍等,这不有人给您去拿夜壶去了?”随从满脸为难。

    沈溪道:“什么夜壶,本大人现在要大解,夜壶好使吗?再不扶本大人去,本大人这就亲自把你打断腿信不信?”

    先支走了一个,这一个不得已之下,也只好带着沈溪去了茅房。

    沈溪心想,当我不知道你在房间里又给我设下了圈套,想逼我乖乖就范?这么两个无权无势的仆从我都对付不了,我这钦差不用当了。

    ……

    ……

    就在沈溪想办法摆脱两个随从时,这头张濂,已经回到府衙正堂,此时他也稍微喝多了些。

    “大人,都准备好了,两位貌美如花的姑娘正在房里等着,她们对付男人很有一套,管保让他乐不思蜀。”

    一个马脸师爷满脸阴谋得逞的笑容。

    张濂用热毛巾擦了把脸,脸上带着谨慎之色:“这人不简单啊,十三岁中状元,如今还得皇上的器重,进翰林院不到一年已是东宫讲官。以后真有可能是阁老、首辅。”

    马脸师爷不以为意:“大人,就算他以后再厉害,如今不也只是毛头小子一个?想他的年岁,刚通晓人事,正值对女人渴求之时,听说他还好古玩字画,到时候送他一些,保管让他把嘴巴闭上!”

    张濂沉默半晌,最后点了点头:“要办,赶紧办,千万不能露风声出去。”

    *************

    PS:第一更送上!

    天子头还痛,发完这章就去医院看看,不解决可不行,太影响思绪了!下一章更新可能稍迟,请大家谅解!

    求下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