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五五八章 出城迎敌
    张濂很狡猾。

    他一口咬定佛朗机人是在上交贡品后背信弃义,等于是拉沈溪下水……你已接见过佛朗机使节,将贡品拿到手,现在佛朗机人反悔攻打我大明疆域,如今咱俩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出了事谁都跑不了。

    沈溪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问道:“张知府之前说佛朗机使节正在准备新贡品,怎突然刀兵相向?”

    张濂有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这都火烧眉毛了,这位钦差居然气定神闲,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张濂焦急地说道:“佛朗机人乃是番邦异族,正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以前纳贡我朝的番邦人背信弃义的少吗?还请钦差大人赶紧拿出对策,化解泉州眼下的危机!”

    沈溪皱着眉头:“张知府莫言笑,我一介翰林文臣,如何有对策?若遇外敌入侵,张知府不应先通知地方卫所?”

    为防御倭寇,泉州本身便设有泉州卫,驻地在洛江左岸的洛江镇,距离西南的泉州府城不过十几里地。

    而在泉州东南六十里外有永宁卫城,驻军过万。

    永宁卫设于洪武二十七年,与天津卫、威海卫并称,管辖地域广阔,有福全、崇武、中左、金门、高浦五个千户所,并设有祥芝、深沪、围头三个巡检司。

    如果从两大卫所调集军队,佛朗机人想靠几条船和几门佛郎机炮攻陷泉州城,纯属痴心妄想。

    张濂道:“眼下可万万不能惊动卫所……要是被卫所得知佛朗机人犯我朝边境,上奏朝廷,你我难辞其咎,钦差大人可要三思而后行啊。”

    什么三思而后行,分明是你怕朝廷治你的罪!

    通知泉州卫和永宁卫说有外敌入侵,两卫要调兵,必须向朝廷上奏,佛朗机人反水的事情将无从隐瞒。现在张濂既要把佛朗机人赶走,还不调动军队,想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何其艰难?

    沈溪问道:“如今外邦人都杀到我泉州城下,张知府不通知卫所,莫不是张知府觉得,以城中府县两级衙门的力量,足以令佛朗机人折服?”

    张濂道:“以下官所知,佛朗机人一共九条船,船上兵员不过一二百,加上伙夫、奴隶,拢共不到三四百人,只需坚守刺桐港,让贼人无法上岸,待天明后,他们自会退去,到时候……”

    “到时候张知府跟我就可以高枕无忧?”沈溪没好气地道。

    作为成化十七年辛丑科进士,已经是官场老油子的张濂非常清楚,为今的办法只有把佛朗机人赶走一途。他自认计划完备,只要能在佛朗机人入侵这件事上拉沈溪下水,沈溪就算不想为他说话都不行!

    先将佛朗机人赶走,到时候再似模似样找几个人假扮佛朗机使节,作出纳贡的假象,事情就算蒙混过关。

    反正佛朗机国距离中土十万八千里,就算再来也是几年后的事情,到时候佛朗机人再动武,完全可以说番邦之人没有原则,且那是继任者的事,与我有何关系?

    张濂苦口婆心地劝解:“为今只有如此,钦差大人不会坐视泉州城沦陷吧?”

    说沦陷还远了点,不过按照张濂这么折腾,离沦陷为期不远了。有外敌入侵,不想通过卫所解决,说出来都荒唐。

    沈溪道:“那如今府县两级衙门有多少人可供调遣?”

    张濂咽了口唾沫,有些说不出口:“可调动的官差,有六七十人……再加上民夫,有一百多人。”

    若非张濂是地头蛇,沈溪真想踹他一脚……

    刚说佛朗机人船少人寡,但人家好歹有九条船,兵员过百,还有强大的佛朗机炮,以及杀人于无形的火器,再加上这些人本就是凶悍的海盗出身,战斗力不可小觑,让一百多个衙役和民夫抵挡,跟送死有何区别?

    或许张濂也意识到这点儿人手根本不够看,补充道,“人是少了些,不过只要将城门关闭,佛朗机人并无攻城利器……攻不破城门,久而久之他们自会退去。”

    之前还说佛朗机人天明就会退去,现在却说久了就会退,意思是只要佛朗机人不走,泉州城门就要关闭,任由佛朗机人在城外劫掠。

    沈溪喝问:“那城外的百姓和商户当如何?”

    “这个……”

    张濂想了想道,“听天由命吧,或许通知及时,能让城外百姓及早撤到城内。”

    沈溪心里面破口大骂:“真是个草菅人命的狗官……当初你们为了利益,将佛朗机人放进国门,而后为了圆谎,又对佛朗机人劫掠沿海百姓的事不管不问,如今你还要让佛朗机人在泉州城外大肆劫掠……如此助涨佛郎机人的野心,他们岂会见好就收?”

    沈溪还没回话,已有知府衙门的人来报:“知府大人,大事不好,佛朗机人从刺桐港以东的南山后坡登岸,如今正往府城而来。”

    随后又有人来报:“知府大人,佛朗机人的大船已往晋江口而来……”

    佛朗机人来势汹汹,令张濂紧张万分,此时他只能看向沈溪,央求道:“钦差大人赶紧下令关闭城门吧。”

    沈溪没想到张濂如此不堪,佛朗机人杀到家门口,张濂居然把责任一推,让他这个“钦差”来负责抵御外敌事宜。

    按正常来讲,一个正六品的翰林官哪里懂什么军事?张濂分明是想利用他来当挡箭牌,事后朝廷追究,他便可以把责任推到沈溪身上……是钦差大人擅自下令关闭城门,纵容夷人劫掠百姓。

    沈溪喝道:“城门不能关。”

    “你说什么?”

    张濂怒从心起,瞪着沈溪,似乎在说,你小子信不信不用佛朗机人,老子现在就能杀了你?

    沈溪厉声道:“如今佛朗机人来势汹汹,必要先挫一下他们的锐气,方能扭转战局。”

    张濂微微咧嘴:“人都杀来了,莫不是让衙役扛着刀枪去跟贼人拼命,以此来挫敌锐气?”

    沈溪直接把话挑明:“张知府既不想担责,要将事推给我,那就要听从我的号令。立时从城中征调所有烟花爆竹,聚集到一起燃放!”

    张濂一脸迷网……

    搜集烟花爆竹,你是想拿来当火器使用?

    书呆子,你以为烟花跟火器一样?

    “这个……”

    张濂还想说点儿什么,却听沈溪怒喝一声:“快去!”

    这一声威吓,令张濂大为忌惮,张濂正犹豫要不要吩咐人按令实行,宋小城已急急忙忙回来禀报:“大人,小的已按照您的吩咐,用商会的名义征调城中几千斤烟花爆竹,随时都能燃放。”

    张濂一听火大了,怒道:“钦差大人不经府衙,恐无此权限吧?”

    在这时代,火药是管制品,想征调烟花爆竹必须要有官府的准允。可事急从权,沈溪才懒得理会这些,有商会的门路,在他预料佛朗机人即将到刺桐港劫掠时就作出准备,让宋小城及早安排。

    等事到临头知府衙门征调,不到天亮别想搜集齐全。

    沈溪道:“我这不是已经征得张知府的同意了?马上下令下去,烟花爆竹聚集在城池城东南方向,分批次燃放,场面越大越好。”

    张濂气得直拍大腿:“胡闹,钦差大人,你这是怕泉州城不出事吗?来人,把城门关闭,不得任何人打开城门纳百姓入城……这是钦差大人的命令。”

    没法得到沈溪关城门的命令,张濂只好自行替沈溪下令。

    不过沈溪却将衣服整理一下,喝道:“张知府怕死,就留在城里好了,要关城门也等本钦差出了城再说。”

    一句话就把张濂给吓住了。

    这位少年钦差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佛朗机人杀来,他不想着躲躲避,居然想着出城迎敌?

    难道是说本看多了想逞英雄出风头?

    等沈溪带着宋小城等人出了官驿,知府衙门的人赶紧上前问道:“知府大人,这钦差大人要出城……”

    “由得他去,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哎呀不对啊,这小子在我面前表现得悍不畏死,莫不是想趁着出城的机会脚底抹油?张老五,你带十个弟兄紧跟着他,他死了不打紧,千万不能让他逃走!”张濂道。

    那被称为张老五的班头顿时撞墙的心思都有了:“大人哪,小人上有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襁褓小儿,您可不能让我出城,咱们可是本家……”

    张濂恶狠狠瞪着张老五:“就因是本家,我才放心让你去,不用担心,你若出事,你老母便是我老母,你儿便是我儿,保管他们以后吃香的喝辣的!”

    张老五听了心里不是个滋味儿,心想,你就差说我媳妇是你媳妇了。

    可怜我那如花似玉的媳妇啊!

    这头,沈溪刚带着人往城东方向而去,后面有衙役队伍跟了上来。

    “钦差大人,小人得知府大人之命,陪您一同出城迎敌。您老宽宏大量,可别让我等去送死啊。”

    张老五说完,旁边几个衙役脸上也满是哀求之色。

    沈溪道:“放心,今日是带诸位出去建功立业,佛朗机人虽然凶悍,但只是纸老虎。”

    张老五听了心里直嘀咕:“怎么当官的都一个口气?仗着自己是读书人,欺瞒我等什么都不懂?那佛朗机人火器老远就能杀人,火炮更是威力巨大,我们才是纸老虎吧……或许连纸老虎都称不上,最多是一戳就破的窗户纸。”

    等沈溪到宁波东门时,由商会牵头,临时召集起来的乡勇已经列队完毕。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些人算不得乡勇,只是商会以及地方商贾为了保护商铺而自发组成的武装力量,平日帮助商会押解货物,在码头帮忙搬抬,领取薪金,当他们听说能跟着商会少当家、如今的钦差大人去做大事,都自告奋勇争先恐后地拿着武器前来。

    人数有四五十人,加上沈溪从福州带来的人,以及张濂派来的十名衙役,总共八十人。

    战斗力差了点儿,武器不是刀枪剑戟,而是以棍棒类居多,只有少部分人持有刀枪,要说最有战斗力的还要数拿着剑身怀武功的玉娘和熙儿,同时出战的还有个提着药箱的战地医生云柳。

    ************

    PS:第三更送上!

    这几天确实诸事不顺,害得大家没早点儿看到书,天子祈祷从明日起,一切顺利!继续求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支持!

    码字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