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五六二章 泉州城的英雄
    等下午沈溪睡醒时,张濂已将佛郎机人“提审”了一遍。

    说是提审,但因两国语言文字不通,需要用船上配备的满剌加翻译进行转译,很多话翻译过来似是而非,根本就听不懂。

    整个提审过程都是稀里糊涂的状况下完成的。

    不过张濂已将战利品清点好,主要是佛郎机人自己所带银币和从东南亚国家掠夺来的金银器皿,也有从大明粤闽沿海村庄掠夺来的物品。不过相对于金银,佛郎机人最重视的还是瓷器,各种陶瓷餐具都被佛郎机人珍重收藏后,那些从民间劫掠的用来祭拜的陶瓷菩萨像正是郑重地装在木箱中。

    沈溪睡醒出了房间,刚抵达官驿不久的张濂笑着迎上前,递交给沈溪提审的结果,以及战利品清单。

    沈溪看着长长的单子,张濂在旁边解释清点的过程,最后道:“钦差大人,佛郎机人逃走的三艘海船,并没有行远,目前都在外面的海湾里,中午的时候他们派了个人过来,说是商谈要把人赎回去,您如何看?”

    沈溪斜着头看了张濂一眼:“佛郎机人大部分财物不都在这份清单上吗,他们用什么来赎?”

    张濂笑了笑,道:“佛郎机人总归还有点儿财货,下官的想法是,向朝廷上书,让陛下决定,您看如何?”

    沈溪摇了摇头,道:“从福建到京城一来一回短则三四月,长则半年。陛下钦命使节在此,还需要事事问陛下,你是想让我不用回京城复命吗?”

    张濂愣了愣,现在这位钦差大人居然摆起了派头?心下腹诽:“你不过是奉命来跟佛郎机人交涉讨要贡品,连便宜行事的王命旗牌都没有,算哪门子的钦命使节?我是给你面子才对你恭恭敬敬……眼下如此大的战功,我都不想在功劳簿上记你一笔了,你竟然还敢跟我摆脸色?”

    张老五风风火火从外面进来,一脸兴高采烈:“二位大人,小人已将剩下三条船上派来的佛郎机使节绑了,等二位大人示下!”

    张濂此时看张老五分外不顺眼……你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进来前连通报都没有,上来就是“二位大人”,分明是没把我这个知府放在眼里啊!

    事实上,张老五还真没把张濂当回事,此时他眼中只有昨日带他们杀敌劫船的沈溪……人家是朝廷派来的使节,堂堂的钦差大人,你一个小小的泉州知府算哪根葱?

    “把人放了。”沈溪道,“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战场上是敌人,自然要狠狠地打,打到他服气为止……不过如今既然开始和谈,就要保持我****大国的泱泱气度,不能让人小觑了。”

    张老五应了一声:“得令。”

    张濂气呼呼瞅了张老五一眼,回过头道:“钦差大人,有些话下官不得不提醒一句,如今咱俘虏了那么多佛郎机人,也不多这几个,您看是否一并拿下……”

    沈溪摇头:“先前是从战场俘虏回来的,自然应该按照俘虏对待,但若不是就得按照规矩办事。陛下希望的,是能令外邦诚心降服,若将来人拿下,那剩下三艘佛郎机船必定逃走,我们如何跟陛下交待?”

    张濂尽管对沈溪抱着不信任的态度,可当沈溪说完这话,他却一点儿毛病都挑不出来。

    最重要的,是要让外邦臣服!

    张濂沉思了好一会儿,这才摆摆手:“按照钦差大人的吩咐办事,把人请到知府衙门,本官之后会陪同钦差大人跟这些番邦人见面。”

    张老五恭敬应是,但转过身时脸上却带着几分憎恶。

    张老五跟张濂是本家,其实非亲非故,也就是同姓而已。张濂是云南平夷卫平夷乡人,弘治十一年履任泉州知府后,将普通衙役的张老五任命为班头,本来这对张老五是好事,可张濂生性刻薄,平日并无特别照顾,昨天遣张老五出城监视沈溪,实际上跟派他去送死差不多。

    张老五因祸得福,在佛郎机人的船上抢了不少战利品,沈溪说好谁抢的归谁,结果回到城里,却被张濂一并收缴,张老五和手底下的人对此大为不满。

    沈溪收拾完毕,在张濂陪同下出了驿馆大门。

    不出来尚不知,沈溪一上街才发现驿馆外面全都是百姓,里三层外三层,本来狭窄的街道足足挤了数千人,见到沈溪在张知府的陪同下出来,人群喧哗起来,很多人跪在地上,给沈溪磕头。

    “钦差大人在上,您是我泉州百姓的再生父母啊。”

    百姓虔诚,磕头不带丝毫掺水,头每一下磕在地上都“砰砰”作响,张濂在旁边看了有些吃味,却强装笑颜,向沈溪解释:“钦差大人昨日英勇杀敌驱退番邦之事,在民间已流传开,百姓都是来感谢您的。”

    沈溪昨天晚上带人击败在城外港口烧杀抢掠的佛郎机人一事,知府衙门这边肯定不会主动宣扬,但这回跟着沈溪出去的,既有府衙的衙役,也有商会下属的武装人员,这些人在战事结束后,回去添油加醋一说,没过多久整个泉州城都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

    外邦入侵,结果是朝廷派来的少年钦差一马当先,带着七八十条好汉摸上了佛郎机人的战船,这位沈大人拿着长刀杀得兴起,一连斩下七八个外邦贼寇的脑袋,最后亲自俘获贼首阿尔鸟不拉屎总督……

    百姓中,早就流传着佛郎机人凶残杀戮之事,百姓当佛郎机人是凶残的魔鬼,这群凶残的魔鬼,结果却被钦差摧枯拉朽一样杀得片甲不留,百姓只能理解为,少年钦差是天上的星宿下凡,也只有具备这等通天本事之人才会成为皇帝的使节。

    皇恩浩荡啊!

    沈溪没想到自己这么便快成为泉州百姓心目中的英雄,等他上前扶起几位看似乡绅模样的人,后面的跪拜者陆续站了起来,各种各样的慰问品送上前,都是些不怎么值钱的东西,比如鸡蛋、米团、鸡鸭鱼肉、米酒等等。

    百姓心思淳朴,家中虽然没钱,但钦差大人昨日那般英勇,应该让钦差吃点儿好的喝点儿好的,补充体力,若后面再有佛郎机魔鬼杀来,钦差也有力气出去顶着。

    张濂看到这场面,心里更不是个滋味儿:“我帮你们做了那么多事,你们何曾这般待过我?”不过脸上却不动声色,摆摆手道:“诸位乡亲父老,钦差大人这就要去审问昨日擒获的番邦贼人,诸位请让开路,有什么东西,送到知府衙门便可。”

    “好,好。”

    人群又开始鼓噪,尤其是听说要提审佛郎机人,百姓都想去亲眼看看,那些被形容得跟魔鬼一样的佛郎机人,到底是不是三头六臂面目狰狞。

    张濂亲自护送沈溪上了官轿,他这才折身回自己的轿子,可还没走出两步,后面有人一路小跑从官驿出来,老远就能听到那公鸭嗓子在喊:“钦差大人,等等咱家……”

    不是别人,正是沈溪的副使刘瑾。

    “哎呀,刘公公也来了?来来来,坐本官的轿子。”张濂笑着相迎。

    沈溪从轿窗看着气喘吁吁的刘瑾,心想这老家伙真是事事都想凑掺和一脚,昨天佛郎机人对着城里开炮,刘瑾和米闾、宋老越等人躲在房里不敢出来,现在要论功请赏了,一个个比谁都热情。

    刘瑾咧嘴露着大牙笑着,对在场的百姓挥手致意。

    老百姓不知这是哪位,不过既然是跟钦差在一起,那一定是朝廷派来的大官,于是乎刘瑾还没进轿子,手上就被人塞了俩鸡蛋,刘瑾美滋滋地嘀咕:“正好饿了。”把鸡蛋朝着轿门一打,居然是生鸡蛋,满手都是粘乎乎的东西。

    “真他娘的晦气!”刘瑾顺手把光亮亮的液体往身上一擦,然后钻入轿子里。

    到了知府衙门外,这边围观的百姓也是密密麻麻,等沈溪下轿子时,很多人簇拥上前,想摸摸他身上的官服以示亲近,却被官差给拦住了。

    张老五在那儿吆喝:“乡亲们的心意,钦差大人心领了,不过为了防止宵小对钦差大人不利,还请退后,若有上前者,一律当作贼匪论处!”

    张老五昨天还是熊包一个,今天就好似顶天立地的大将军,语气间颇有威仪,四周的衙役都以他马首是瞻。

    衙役们此刻心里都一个想法,五哥昨日跟着钦差大人出去杀敌,那是大英雄,我们跟着沾沾光,站在他旁边威风一番。

    百姓听到张老五的话,不再上前,反倒盯着左右,想看看谁继续上前,那肯定是佛郎机人的“细作”,要对钦差大人不利。

    “钦差大人,您里边请。”

    张濂表现得无比热情,心里却在暗骂,这是那个不开眼的家伙把钦差昨日带人出征的事说出去了?估摸又是你张老五干的好事,你就不能形容一下本知府亲自上阵、顶着炮火督军,取得辉煌大捷?

    沈溪到了知府衙门正堂,却见三名佛郎机人正被十几个衙役围着。

    这几个佛郎机人来谈判为表示和平,根本就没带火器,眼下随身的佩剑也被人卸了,连件趁手的武器都没有,被一群衙役当作是仇敌一样打量,旁边两个满剌加人翻译吓得直接跪在地上。

    见到沈溪和张濂前后脚进来,这些佛郎机人明显认识张濂,如同求助一样对张濂说了几句。

    张濂听得一头雾水,问跪在地上的满剌加人:“他说什么?”

    满剌加人要翻译过来,先得从佛郎机语言翻译成满剌加文,告诉另一个满剌加人后,再翻译成汉语。

    “回大人。”

    满剌加人的汉话说的不是很好,带着浓重的客家口音,不过称呼大人却叫得很顺溜,“他说,他是来赎人的,按照规矩……一个人六十银币,一手交人,一手交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