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五六七章 状元还乡
    沈溪完成在泉州的差事,带着佛郎机使节阿尔梅达等人上路,说是护送,其实是押送,刘瑾自不会与沈溪同行,刘瑾取道福州前往应天府,等沈溪回乡省亲归来,再与沈溪一同北返京城。

    沈溪本可将阿尔梅达交给刘瑾,但刘瑾这人不怎么靠谱,一旦让阿尔梅达中途逃走,又或者发生什么意外,沈溪这趟皇差就等于没完成。

    米闾和宋老越知道沈溪财大气粗,想跟着他去汀州打个秋风,可这两个贪生怕死之辈并未得到沈溪的信任,沈溪给了他们几十两银子,打发他们护送刘瑾先去南京待着。

    至于玉娘,则继续留在泉州办她的“抗粮案”,并未打算到闽西故地重游。

    “……我好担心啊,你记得回去后一定要跟娘提我们的亲事,态度要诚恳些,让娘觉得你非娶我不可,动作要快,不然娘回头可能就不同意了。”

    林黛有她的小九九,在她想来,沈溪刚回到家时周氏因为思念儿子心中满是温情,耳根子软,等过几日可就不一定了,“逼婚”要趁早。

    对于此,沈溪一概答应。

    看小妮子一直对婚事牵肠挂肚,他能做的,就是让林黛放宽心,其实他也知道,如今让林黛入门,只能做妾,周氏只会觉得亏欠了这个从小养大如同女儿一样的童养媳,怎会拒绝?

    现在唯一的阻力或许来自李氏。

    不过以李氏一贯的风格,谁对家里贡献大,谁就是大爷,如今自己已经娶了个贤惠能干的谢韵儿当妻子,他要纳妾,李氏根本就没必要跟自己过不去。

    在这点上,林黛完全就是白担心。

    沈溪将要返乡的信件,通过邮驿送回汀州,因为邮驿有快马传信,信件能早许多抵家,让家里有所准备。

    泉州知府张濂为了表示对钦差大人的尊重,派了几个人沿途护送沈溪,由张老五带队,都是当初陪沈溪去跟佛郎机人交战立下战功的衙役,其实等于是被张濂变相发配。

    跟着一个连贿银都不肯收的死板小子办差,远行闽西以及京城,来回几千里,不是苦差事是什么?

    可对于张老五等人来说,一点儿都没觉得苦,甚至觉得张濂“通情达理”,让他们有机会继续跟沈溪办差。

    用张老五的话说,这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钦差大人有何吩咐,只管安排小的去做便可,您一句话,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张老五原本只是在泉州府衙混日子,从没想过有出头之日,他也不敢想,可自从跟着沈溪半夜出击迎战佛郎机人,抢了佛郎机人的战船,走到哪儿都受人尊敬。

    瞧瞧,这就是跟着钦差去跟佛郎机鬼子拼命的张班头……

    仿佛一夜之间,便将张老五雄心壮志给激发出来,他对沈溪的崇拜,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一路将沈溪当成祖宗一般供着。

    沈溪上马车没马凳,他立即过去提手让沈溪踩,沈溪要下车,他亲自上去扶,遇上不好走的山路需要步行,他叫上几个弟兄,用早就准备好的滑竿抬着沈溪和林黛走。沿途驿站歇宿,他必然先去打点,端茶递水很是殷勤,晚上轮值守夜,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生怕佛郎机人跑了,又怕哪个不开眼的贼对钦差大人不利。

    在别人眼里,张老五对沈溪殷勤得有些过头,连亲爹都未必如此,可张老五就是发自心底的愿意。

    终于在三月初二这天上午,沈溪从陆路踏足长汀县境。距离府城还有一段距离,惠娘已经带着汀州商会、李氏带着沈家人在城南三里的接官亭迎接,府衙那边派人到接官亭打招呼,说是知府鲍恺会在之后亲自到沈家拜会。

    “七郎,我的孙儿,快过来让祖母看看!哎呀,真是祖母的好孙儿啊。”

    远远见到沈溪时,周氏已经在抹眼泪了,不过还没等她上前跟儿子一叙别情,那边老太太李氏已经抢了她跟丈夫的风头。

    未等马车停下,李氏在两个孙媳妇吕氏和谢韵儿的搀扶下,主动迎出接官亭,朝沈溪走去。

    本来以周氏的腿脚,几步就能抢在老太太前面,不过旁边还有不少围观的街坊邻居以及乡民,她不好意思跟长辈争。

    能见到儿子平安归来就满足了,至于出风头,老太太喜欢让给她就是。

    老娘不在乎,哼!

    沈溪的马车由宋小城驾着,进入长汀县地界后,他便没有继续窝在车厢里,而是坐在外面的车架上,这会儿见到一大众人迎接,老远地祖母李氏还出动迎上前来,他赶紧跳下马车,到了李氏跟前,跪下磕头。

    李氏眉开眼笑,伸出手将沈溪搀扶起来,随后沈溪又给沈明钧和周氏磕头。

    周氏高兴得嘴巴都快笑歪了,自豪地听旁边人艳羡赞叹:“看看,这就是状元郎,大明朝头一号孝子啊!”

    在以孝治国的大明,除了学问要好外,最重要的是有孝心,这是人立身之根本,或者说,你可以是没有才学的平庸之辈,但不能不识孝道,否则就枉为人。

    沈溪磕过头,沈明钧夫妇扶他起来,沈溪抬起头看着父母,沈明钧脸上的喜悦自不必说,但他不懂得表达,只是呵呵乐个不停。至于周氏,脸色则有些复杂,好似高兴中透出稍微的失望。

    老娘啊老娘,你儿子中了状元还不满足?

    你是想让我当一品朝官或者是皇帝才满意吗?

    李氏过来嘘寒问暖,旁边人也都围拢上前,不过沈溪的目光却在找寻两个人,一个是谢韵儿,另一个便是惠娘。

    这都是他在京城回家路上十分记挂的。

    惠娘识相,知道这是沈家的家事,人家一家团聚,她这个外人不该过多掺和。

    至于谢韵儿,一直扶着李氏,看到沈溪回来,她心里又羞又喜,喜悦自是发自内心,夫妻久别重逢嘛……至于羞,则是想到李氏给她的那些滋补的偏方,还有她母亲和李氏等人多番叮嘱,让她在沈溪回来后缠着丈夫,尽早为沈家留后。

    “状元郎重孝道,人品好,才学好,相貌堂堂,人中龙凤啊……”

    等沈溪在李氏和沈明钧夫妇陪同下见过一同出来迎接的街坊邻里,赞美的声音如期而至,但说来说去就是那么几句。

    以前是日后必为人中龙凤,现在则已成人中龙凤!

    王氏见沈溪被人簇拥,又听到别人的赞美,心里不是个滋味儿:“都不过来给我这个大伯母行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个状元吗,伴君如伴虎,一朝得罪皇帝,看你还有什么本事耀武扬威!”

    但她的丈夫和儿子此时似乎都不跟她站在同一条阵线上,居然主动去跟“敌人”攀亲近,沈永卓也就罢了,那是她“不争气”的儿子,不懂人情世故,可沈明文也上去之乎者也的算几个意思?

    不是在家里说好了,可以跟老太太一道出来,但一定要与幺房的人保持距离吗?

    很显然沈明文非常“务实”,媳妇再亲,也没法带给他功名利禄,沈溪则不同,就算沈溪如今才是正六品,以后保不准就会外放为一地知府,他已有秀才功名在身,去投奔的话指不定能当个吏员,那可就“伯凭侄贵”了。

    沈溪压根儿就没注意到觍着脸上来卖弄才学的沈明文,因为沈溪习惯性地将之乎者也的话忽略掉。

    “状元郎打道回府咯!”

    接官亭见过众亲属和街坊邻里,沈溪便进城回家。

    但此时沈溪就不能乘马车了,而是要一路步行,瞅着没人留意周氏才走到沈溪身边,稍微带着丝埋怨道:“你也不知道穿着官服回来给老娘我长长脸。”

    沈溪这才知道为何先前周氏看上去有些失望,原来是他没穿官服啊。话说他是六品朝官不假,可也不能穿着官服招摇过市啊。

    “娘,我这趟去泉州办皇差,需要穿官服的场合多,久了就蒙上一层灰,归家时让黛儿洗干净叠好放在包袱里……你想看的话,我回去穿给你看。”沈溪笑道。

    周氏低声啐骂:“呸,你回去穿有什么用?别人又看不到……回去后先别穿,把官服拿出来给娘摸摸,娘这一辈子还没摸过官服呢。”

    沈溪在人群的簇拥下进了城。

    回到沈家大门,进入院子,有两个调皮鬼正在那儿捣蛋,个头小的那个被个头大的甩了一头沙子,个头大的在那儿“咯咯咯”笑得像只小母鸡。

    周氏一看这状况顿时发火了,上去一巴掌拍在个头大的脑门儿上:“说了多少次,不许欺负弟弟,娘刚给你弟弟做的新衣裳,这才一会儿工夫就成什么模样了?”

    沈亦儿年岁不大,却是个鬼灵精,被老娘打了也不哭,只是调皮地吐了吐舌头,看着沈溪觉得有些陌生。

    小孩子,有段时日不见就不记得你是谁了,沈亦儿就算聪明伶俐,也只是觉得沈溪好似在哪儿见过,小妮子斜着头打量沈溪一下,直到周氏拉着她和沈运走到沈溪身旁:“这是你大哥,过来给你大哥行礼!”

    老太太李氏本来很高兴,此时脸色沉了下来。

    到了家门,街坊四邻以及跟随而来的府城民众都在看着,突然发现小孙女在欺负小孙子,那不当紧,欺负就欺负了,反正十郎笨得要死,被姐姐欺负还能心安理得,正好说明周氏这个当娘的不会管教子女。

    但问题是现在周氏居然让姐弟二人称呼沈溪为“大哥”,请问将沈永卓和沈家其他第三辈子孙置于何地?

    王氏等了半天,终于等来周氏犯错,心里高兴得不得了,走上前道:“弟妹,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儿子是七郎,不是应该称呼七哥吗?”

    沈运和沈亦儿这时迷糊了,娘跟自己说了很多次,自己有个大哥很有本事,以后能跟着大哥过好日子,现在哪里冒出来个七哥?

    沈亦儿瞪着她那天真无邪的大眼睛问道:“娘,到底是大哥还是七哥啊?”

    ***********

    PS:第三更到!

    今天天子大爆特爆,兄弟们不来一波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助战吗?

    尤其是月票,最近跌得好惨啊,其实天子哪怕更新最少时也有三章,自问已经非常努力了,眼瞅着如今的票数,泪眼朦胧啊!

    泣血求月票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