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五六八章 状元娘和状元奶奶
    天真无邪!

    沈亦儿问出一个令在场之人尴尬,也是别人想问却怎么也不敢问的问题。

    沈溪到底是她的大哥还是七哥?

    这个问题涉及到沈家第三辈人和第四辈人的排辈,如今已经不是沈溪还是“小幺子”的时代,光是李氏的孙子辈中就有十个男丁,当中包括沈溪在内已有三成结婚,连第四代长孙都已经出世。

    按照老太太的意思,第四辈人不但要根据家谱来取名,更需要以沈家这个大家族为前提排定长幼。

    沈亦儿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在场的人,无论是李氏,还是周围的沈家人,又或者是一起跟着进院子来的府城百姓,脸色都有些难看。

    尤其是那些街坊邻居,腹诽不已:

    你们有家事自己关上门说,我们今天只是跟着来讨喜沾光的,这么纠结的家事我们可没资格评断。

    连一向大大咧咧的周氏也发觉女儿这问题有些突兀,简直是为她这个老娘身上拉仇恨,当即瞪了女儿一眼,周氏道:“别瞎说,这是你七哥,以后要记住了。”

    沈亦儿点点头,好似明白了,嘴里却在嘀咕:“我又有个七哥喽。”

    王氏笑道:“弟妹可真会教儿女,这丫头这么聪明,别是以后也想跟她七哥一样考状元吧?”

    望着周氏灰头灰脸的样子,王氏那个高兴啊。

    不过沈亦儿更高兴,她早就听爹娘和孙姨、陆家姐姐、丫鬟把考状元的兄长说得神乎其神,小小年岁就对兄长极为崇拜,她当然也想学兄长一样考状元当大官,可惜老娘说过,女孩子家不能读书,她不知为什么,但却觉得好生羡慕,现在终于见到兄长,她首先想的是,能从兄长这里学到东西。

    周氏不理会王氏,赶紧过去代替自己的儿媳妇扶住老太太,亲切地道:“娘,快进门,这就让孩子拜祠堂吧。”

    李氏并未发怒,不过语气有些不善:“祖宗祠堂在宁化,今天让七郎在长汀见过亲戚街坊便是。”

    一句话,就让周氏的面子挂不住。

    为了迎接儿子,周氏可是花费了不少心思准备,首先在自己家里设了一个简易的祠堂,把沈家的祖宗牌位给供了起来,只等沈溪回来后祭拜所用,谁知道老太太终归还是不给她这个状元娘的面子。

    到了中院正堂,沈溪正式为家里的长辈磕头敬茶,但按照规矩,仅限于直系长辈,首先便是辈分最长的李氏。

    李氏朝谢韵儿招了招手,道:“孙媳妇跟七郎一起过来敬茶吧。”

    谢韵儿羞羞答答,过来跟沈溪一起跪到垫子上,拿着茶杯恭敬地敬茶,老太太笑着饮了,而后自动起身走到一边,由沈明钧夫妇接替她的位子。

    旁边的王氏趁机上去问老太太:“娘,你说七郎要不要给我们敬茶?”

    老太太直接呛了她一句:“你生养过他吗?”

    “他以前吃住都在沈家,难道不算?”

    王氏就算嘴再硬,自己却知道理亏,当年她不但没帮助养育沈溪,在幺房最困难的时候,她以自己丈夫将来为沈溪开蒙为凭仗跑去借钱,为沈溪挨饿做出过应有的“贡献”。沈溪没跟她算旧帐已算好了,还想敬茶?

    老太太以前对王氏格外纵容,如今情况却大变样,王氏算不得贤内助,因为她没能帮助丈夫取得功名,反倒率先提出分家,是老太太眼里的罪人。老太太对王氏已失去最基本的信任,不但不帮她争取,言语间多有奚落,让王氏下不来台。

    趁着沈溪给沈明钧夫妇行礼敬茶,老太太先一步出了中院,到前面院子以主人家的身份招呼客人,俨然她才是府城沈家的主人。

    前院和外面的街道上已经摆起了酒席,有惠娘操持,又有名厨打理,沈家的宴席比之宁化那边不知道隆重了多少倍。而且这回设下的是流水席,不需送礼,只要是熟人就能来吃喝,一波客人借着一波,沸反盈天。

    “老夫人,一会儿状元爷可是要出来一同吃酒?”街坊邻居最关心的还是沈溪是否会露面。

    李氏笑着摆摆手道:“我孙儿公事繁忙,如今身上还担着皇差,你们先前瞧见那个番邦人了吗?听说那是南边的蛮夷小国要朝见我大明天子的使节,是我孙儿带回来的……知府老爷还要亲自过来,他得在里面稍作安排,暂且出不来。”

    这边沈溪给沈明钧夫妇敬完茶,周氏拿起两个红包,塞到沈溪和谢韵儿手里,笑道:“憨娃儿,你才回来,先回房看看……房间都给你收拾好了,今晚你跟韵儿便住在里面,若有缺的东西,只管跟娘说,娘给你置办。”

    “娘,不用了,今晚我睡汀州官驿。”沈溪道。

    周氏一听急眼了:“说什么呢?好不容易回趟家不住在家里,要到外面住驿馆?你让娘的脸往哪儿搁?”

    沈溪看了谢韵儿一眼,带着些许愧疚,赶紧解释:“这次朝廷派我到泉州办事,如今只完成一半,佛郎机人的使节必须得安排住进官驿,今天我得跟汀州府县衙门交待好,免得出现差池。”

    周氏正为各种破事心情烦躁,闻言怒道:“我看你就是不想住在家里!人家使节到京城去朝见我大明皇帝,跟你有什么关系?”

    沈溪轻叹道:“娘,有些事本不该跟您说,不过既然你问及我就告诉您,那佛郎机使节可不是易与之辈,之前在闽粤沿海屠杀了好几百大明百姓,孩儿好不容易才把他逮住,这一路上得看紧些,若把人走丢了,不但是孩儿,恐怕沈家上下都要遭殃。”

    沈溪的话,把周氏吓得浑身一哆嗦,不过她脸上很快现出笑容:“是这样啊,那你忙正事吧……哦对了,一会儿要见知府老爷吧?回去把官服穿上,让娘跟在你身后神气神气。”

    虽然说鲍恺已经派人说他会亲自上门见沈溪,可到底鲍恺官秩要大上几级,沈溪虽然担的是皇差,但一些官场规矩还是要讲的。

    沈溪到府衙去见汀州知府鲍恺,交待安顿阿尔梅达等佛郎机人的事宜,原本用不着那么正式,非得穿官服,不过为了老娘的脸面,沈溪决定还是顺着老娘的意思,回房先把自己正六品的官服换上,出去辞别亲戚街坊,再去知府衙门和官驿。

    “韵儿,陪憨娃儿回房换衣……嘿,小两口走在一起,越来越搭配了,咦?憨娃儿才走一年多时间,怎么长的比我还高了呢?”

    周氏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之事,连忙走上前跟沈溪比划了一下。在沈溪眼里,自己老娘也就一米六的样子,如今自己青春期正值长高的关键时期,差不多有一米六五的样子,自然比起老娘高了。不过沈溪回来都这么久了,周氏居然都没有察觉,可见其光顾着高兴去了。

    沈溪笑道:“孩儿长大了,娘也老了,让孩儿好好孝敬您吧。”

    “呸,你这才几岁就敢说自己长大?你老娘我才三十出头,再说老娘老了,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周氏骂了两句,晃眼看到沈明堂夫妇走进中院大门,连忙换上笑脸迎上前,“三伯和三嫂怎不在外面吃酒……”

    如今的谢韵儿就是个乖乖的小娇妻,亦步亦趋跟在沈溪身后,到了房里,她正要为沈溪将官服拿出来,却被沈溪从后面抱住。

    “相公……”

    谢韵儿有些哭笑不得,身子微微扭动,却只是象征性地挣扎一下,满脸潮红。

    沈溪笑道:“娘子这些日子可有想念为夫?”

    谢韵儿把官服拿出来,稍作整理,没好气地道:“想,当然想了,不过相公这些日子心里应该没妾身,只有黛儿吧?”

    沈溪想到之前一脸幽怨回房去的林黛,好心情顿时消失殆尽。林黛还指望他一回来就跟周氏提婚事,可刚才那场面他如何提?谢韵儿这边是主动离开京城,成全他跟林黛,可到底谢韵儿心中也会吃味。

    真是两边不讨好啊!

    沈溪苦笑道:“我说跟黛儿什么事都没有,娘子你信吗?”

    谢韵儿抿嘴一笑:“别人说这话妾身不信,但相公的话,妾身信。”

    “知夫莫若妻,其实是我不想太亏待黛儿,准备给她一个正式的名分后再……唉!黛儿这边够麻烦的,一路上都在提醒我要迎娶她,可回来后需要做的事情太多,迎她进门之事只能先缓一缓……”

    沈溪如此说,谢韵儿大概明白了,她非常体谅自己丈夫的苦衷。

    谢韵儿笑着点头:“知子莫若父,知臣莫若君,相公是读圣贤书的,可别总拿先贤的话来调笑妾身,妾身可当不起。相公无需挂心,妾身今晚就会跟娘说及此事,让娘同意黛儿及早进门。”

    沈溪笑着点头,在谢韵儿的服侍下,换上官服,本来他还想跟谢韵儿亲热一下,可外面院子已经传来周氏的大嗓门,沈溪只能出门。

    “状元老爷出来了,状元老爷穿官服出来啦!”沈溪还没到前院,已有靠近月门的人看到,嚷嚷起来。

    等沈溪在周氏相陪下出现在门前,外面一片鼓噪。

    之前亲戚街坊只是见到身着便服的状元郎,还未觉得如何。等如今见到穿着官服的“状元老爷”,感觉顿时不一样了。

    原本来沈家蹭吃蹭喝的市井小民,见到穿着官服的人出来,吓得纷纷跪倒在地,磕头不止。

    等沈溪来到大院门口,不管是前院还是街道上,人们大多跪在地上磕头,就算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民见官的基本礼数也不能少。

    “知府大人到!”

    远远听到官府衙役的通报声,这是告诉沈家人,知府大人亲自来了,你们赶紧出迎。

    沈溪正要去府衙,如今鲍恺亲自来了,他连忙引领沈家人到巷口欢迎,在场除了沈溪外,就连秀才沈明文见到知府也需要磕头……秀才仅仅是见到知县一级的官员才不用下跪而已。

    鲍恺在汀州府为官,虽然平庸了些,但为官清正廉明,深得地方士绅和百姓的拥戴,本身又是个德高望重的老进士,算得上是士林前辈。

    沈溪上前行礼,道:“下官见过鲍知府。”

    “见过沈中允。”鲍恺没有跟张濂一样向沈溪献媚,这样一个对仕途没有太大野心的人,并不屑于那样做。

    ************

    PS:第四更到!

    大家只管把打赏和月票砸给天子便是,多多益善,天子有信心完成爆发十更的任务!求一切支持!

    码字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