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六二〇章 有后
    沈溪一直把洪浊当半个朋友看待,也看得出洪浊对谢韵儿的痴情。

    洪浊当初千里迢迢去汀州找谢韵儿私奔,平常的世家公子可没有这等魄力。就连京城两次见面,沈溪都没好意思把事情揭破,正是因为他觉得在这件事上,多少有些愧对洪浊。

    可现在看来,洪浊对谢韵儿的痴恋简直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自家的妻子被别人这么惦记着,沈溪心里那道邪火也上来了。

    洪浊一脸天真的模样,忙不迭地道:“不会的,谢家妹子不会介意的。”

    “啪!”

    沈溪挥起手掌,一巴掌抽在洪浊脸上,面对洪浊诧异的目光,沈溪冷冷一笑,道,“可是我介意!”

    洪浊瞬间被打懵了,捂着火辣辣的半边脸,半晌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倒是他身后跟着的家仆赶紧过来搀扶,冲着沈溪怒目而视,质问道:“你为何打我家少爷?”

    洪浊此时反倒制止下人对沈溪的无礼,摆摆手道:“你别管,沈兄弟与我乃是故交,他这是想把我打醒……我清醒得很。”

    “啪!”

    又一巴掌甩了出去,这次洪浊被打得踉踉跄跄,差点儿一头栽倒在地。

    沈溪冷声道:“洪公子不是说自己清醒吗,那就该明白现如今你的身份和处境,你已为人父,却整日惦记别人家的妻子,这乃是君子所为吗?”

    洪浊急着争辩:“她不是别人家的……”

    沈溪道:“就算你再不想承认,她始终嫁人了,而且她所嫁之人,不才正是在下。你要让我家宅不宁,我打你是道理,跟你解释清楚是人情……以后你我之间不再有交情,若临我家门,一律棍棒伺候。洪公子,以后请你自重!”

    洪浊听得云里雾里。

    谢家妹子到了京城,没跟我打一声招呼,连沈兄弟也没通知我,我现在要找她重叙旧情,可沈兄弟居然说……是他娶了我那可怜的谢家妹子?

    洪浊赶紧道:“沈兄弟,你说当年谢家妹子嫁人,我信了你,莫不是她被夫家所休,无处可去,所以你才……”

    真是不盼人点好啊,就不能说好聚好散?

    这洪浊,充其量跟谢韵儿有过婚约,谢韵儿在家境败落前,甚至没见过洪浊的面,能有什么感情基础?连前男友都算不上!

    你却死皮赖脸以为谢韵儿非你不嫁,若谢韵儿真对你有意思,当初在汀州府城时就不会对你那么绝情了!

    沈溪道:“不瞒洪公子,在下于戊午年进省城福州考乡试之前,已娶她为妻,她与我乃是糟糠之妻。你可明白?”

    沈溪故意把成婚时间说出来,其实是想告诉洪浊,我跟谢韵儿成婚已久,她不是为了贪图我状元的身份才嫁进门来,我们是有感情基础的,跟你大不一样!

    可这些话在洪浊听来,却是另一番滋味:“沈兄弟如今的年岁……两年前……”

    沈溪听了恼火不已,我是少年郎怎么了?

    我能保护她、给她幸福!

    以为跟你这个面瓜一样,整个一风吹就倒的文弱书生,哪里有一点男子汉的担当和气概?

    沈溪道:“如今她已怀有我骨肉,洪公子,请回吧!”

    迫于无奈,沈溪只能使出一记绝杀的招数,就说谢韵儿已怀孕……你再厚颜无耻,不会连有相公、有孩子的女人也惦记吧?

    果然,洪浊听到这话,朗朗乾坤,又是置身于繁华的大街上,竟然当着过往行人的面,软瘫在地。

    不堪一击!

    洪浊这副熊样,顿时让沈溪觉得……谢韵儿当初没选你是对的,简直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

    “少爷,少爷……我们回府吧!”

    洪家家仆看到这一幕,分外心疼。

    自家少爷最近好歹振奋起来,如今有了官身,洪家也有后了,家里一派欣欣向荣,怎么突然间少爷又跟以前一样萎靡不振了?

    家仆想要上前扶洪浊起来,可洪浊整个人已经完全傻住了,脸上的眼泪“哗哗”往下流,那伤心与绝望,怎么看都是发自肺腑。

    此时连沈溪也觉得一阵不忍……

    自己这一刀是不是扎得太狠了?

    但转念一想,不狠一点,你能认清楚现状?

    能死心?

    我还嫌这刀没直插你心脏呢!

    洪浊在一种近乎崩溃的状态下,被家仆扶到停靠在大街一侧的马车里,沈溪目送马车走远,才收回目光。

    要说洪浊这人,心眼儿不坏……

    可惜是个情种,一辈子好似不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眼睛里除了谢韵儿外再没别人。又或者说,洪浊的占有欲比较强吧,以前最美好的东西,如今拱手让人,还是他一向信赖的好兄弟,就算沈溪和谢韵儿是真爱,他心里那关也过不去。

    沈溪知道,以后跟洪浊再见面,不是朋友,而是敌人!

    随着洪浊离开,沈溪心里又想到谢韵儿。

    刚才见谢韵儿的模样,好似对洪浊造访挺介意的,这让他心里稍微有些不好受,若谢韵儿能坦然面对,或许那才表示谢韵儿心里真的放下了。

    不过想想,洪浊以前确实是谢韵儿的未婚夫,谢韵儿又是出了名的耿直和重责任,契约在身的话定然履行不误,不然也不会假戏真做,跟他把假结婚变成真的姻缘。

    男人涉及到感情问题时,都会失去最基本的信任,会怀疑身边的另一半,或许正是因为心里太过在意吧。

    关心则乱!

    这头生意沈溪是顾不上了,有云伯和秀儿在里面打点,零星几个进去看热闹的客人压根儿就用不着招待,他决定还是回家看看谢韵儿的情况。

    回到家,刚进大门就见到朱山坐在井沿边吃白面馒头,见到沈溪,她赶紧把盛放馒头的盘子藏到身后。

    “吃你的。”沈溪抓到朱山偷吃不是一次两次了,他并不介意家里多这么个能干活的蛀虫,“夫人呢?”

    “夫人在房里呢。”朱山憨厚地回答道。

    沈溪点了点头,直接往内院走去,他本以为谢韵儿心情不好,可能会把她自己锁到房里,可门轻轻一推就打开了,谢韵儿侧过头,手上拿着狗皮膏药的药方,似乎之前正在揣摩。

    “相公这就回来了?”

    谢韵儿语气中带着些许小脾气,沈溪觉得,你不会认为洪浊是我邀请过去参加医馆开业仪式的吧?

    该面对的终归要面对,沈溪苦笑了一下,道:“我没想过会碰到洪公子,真是冤家路窄啊。”

    沈溪先把话挑明,不是我请洪浊去的,鬼才知道他是怎么得到的消息,而且我把他当作情敌,不算朋友。

    谢韵儿脸色一缓,估计是发现误会了沈溪,有些不太好意思,却依然问道:“相公之前见过他?”

    “确实见过,但我没对他说你我之事,他尚不知你已嫁入沈家门。”沈溪道,“他如今已成婚生子,我对他说过,有些事该放下就得放下,可他怎么都不听……”

    谢韵儿气呼呼地道:“那相公之前为何不对他言明呢?”

    沈溪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谢韵儿又嘟起了嘴,“连妾身,相公都瞒着。”

    沈溪来了脾气,语气不善:“我是你相公,别人惦记我妻子,我心里能好受?刚才我直接抽了他两巴掌,告诉他所有真相,并警告他若以后再来纠缠你,我把他的腿打折.蛤蟆想吃天鹅肉,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配得上知书达理贤惠能干的你吗?”

    谢韵儿听到这话,本以为沈溪是在撒气,但听到后面对自己的赞美,终于明白沈溪生气是装出来的,不由抿嘴一笑。

    沈溪呵呵笑道:“笑笑就对了,有些事……就怕说不清楚,以前我总爱胡思乱想,却又想对你保持足够的尊重,所以才没跟你说及过。”

    谢韵儿白了沈溪一眼:“难道妾身平日所为,让相公觉得妾身是个不守妇道的妻子吗?”

    沈溪当然相信谢韵儿的人品,就是因为太相信,才会怀疑。

    谢韵儿平日对他千依百顺,什么都做得太好了,谁知道是不是谢韵儿心里有愧,想通过别的方式来补偿?

    沈溪自嘲地想:“我就算胸有千军万马,也猜不透女人心哪!”

    谢韵儿又道:“妾身当初跟他,不过是父母的一纸婚约,这人没一点担当,他们洪家毕竟是勋贵家族,当初结成婚书,也对我谢家百般挑剔,认为是我高攀。谢家落难时,没见他家施加援手,我心里便对他们洪家充满了怨恨。相公若因此怀疑妾身的话,实在冤枉死妾身了。”

    沈溪笑道:“我没冤枉你啊。”

    “还说没有,若相公不介意的话,何至于到今天才把事情言明?若是碰不到他,或许此事一辈子就会成为相公跟妾身之间的隔阂,亏妾身还想好好相夫教子……”

    说到这儿,谢韵儿娇颜上涌现一抹红霞,螓首微颔,显然她话里有别的意味。

    沈溪愣了愣,道:“莫不是你……”

    “嗯。”

    谢韵儿点头,“妾身这些天总觉得不适,本以为是过于操劳所致。医者不能自医,妾身心里无法确定,回来时找人诊过脉,应该是确定无疑了……”

    这一刻,沈溪想的不是我终于有后了,而是把谢韵儿拉过来坐在他膝上,他自己也要亲自过下脉。

    “这么大的事,怎不跟我说,反倒去找别人?”沈溪埋怨道,手指搭在了谢韵儿的皓腕上。

    谢韵儿委屈地道:“这不是怕相公空欢喜一场吗。”

    沈溪仔细诊断一下,确实是滑脉,谢韵儿近来胃口不错,不像是别的什么原因,等仔细问过月事方面的情况,基本可以确定,他真的是要在这世界上扎根了。

    “相公不高兴吗?”谢韵儿看着神色有些迷网的沈溪,好奇地问道。

    沈溪脸上并未露出她所想象的惊喜,只是带着温柔和熙的笑容:“高兴,只是心中从未想过这一天,有些始料不及吧。没想到我小小年岁,居然要当爹了……”

    ************

    PS:第七更到!

    写完这章天子已经精疲力尽,状态这东西虚无缥缈但确实存在,现在天子写七章和以前写十多章一样累!大家能想象一天坐在电脑前码字十六七个小时的模样吗?现在天子就是如此,现在感觉身体快散架了!

    临睡前求下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