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六二一章 海盗归来
    虽说家里对谢韵儿和林黛都多有期待,希望她们能早日为沈溪开枝散叶,让沈溪立业之后事业进步,但很显然,沈溪并没有做好当爹的准备。

    沈溪的心理年龄的确是够了,可从身体和遗传学的角度来说,他如今的年岁并不太适合生儿育女。

    古代孩子的生存率普遍不高,除了医疗、卫生条件和营养方面全方位落后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古人成婚相对较早。

    在大明朝,男子和女子在十四五岁当爹当娘的比比皆是,头一胎普遍瘦弱,死胎的可能性很高,就算诞下来也是病秧子活不到成年。

    两个尚未发育完全的少年少女,很难保证下一代的健康。

    好在谢韵儿成了年,二十二岁怀上第一胎不早也不晚,沈溪就怕回头因为他自个儿身体不成熟而令孩子夭折,那会给谢韵儿乃至老爹老娘带来巨大的打击。

    不管怎么说,这年头可没有怀了孩子后打掉的道理,明媒正娶回来的妻子,躲在闺房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给他怀的孩子,就算知道可能会夭折,也要生出来,谁叫这年头孩子普遍生存率不高呢?

    不能因噎废食!

    皇帝死儿子和女儿后还在努力造人呢,做臣子的也不能落后太多!

    沈溪和谢韵儿都是懂医的,家里生活条件也好,营养跟得上,就不信不能把孩子养活。

    “韵儿,你从今天开始就别辛勤劳作了,安心在家养胎,生意上的事你不用插手,交给云伯他们就可以了。让红儿和绿儿照顾你的起居,为夫若公事繁忙不能回来,可以让她们陪你过夜……”

    在古代,大门大户的千金小姐嫁人,都会有丫鬟陪嫁,除了作为婢女和贴心人说说话之外,也是因大户人家是非多,相公不回时,丫鬟可以陪小姐睡觉。

    古人已意识到怀孕的女人容易焦虑,尤其是豪门大户的女人,丈夫久不归的事时有发生,必须要找人作陪,才不至于产前抑郁。

    沈溪毕竟还有林黛,不可能每天都跟谢韵儿睡在一张床上,他就想让红儿和绿儿来作为谢韵儿的贴身丫鬟。

    “相公过虑了,要妾身跟丫鬟睡……不太习惯呢。”说着,谢韵儿用幽怨的目光望了沈溪一眼,好似在说,你想的可真多,现在我才刚怀孕,你就想着跟黛儿你情我浓,把我晾在一边。

    沈溪叹道:“由着你吧,不过若你心中郁结,只管来找我,我尽量每天晚上都过来。”

    谢韵儿嗔骂道:“妾身才不会打搅相公的好事呢。”

    沈溪笑了笑,若他真的在跟林黛做什么事情时,谢韵儿突然在外面敲门,那实在是足够尴尬。

    就好似他跟谢韵儿的关系被林黛撞破时一样,能把人吓出心理毛病来。

    坏事之后跟着好事,那头刚把洪浊的问题处理掉,这头就获悉自己真的快当爹了,眼下需要注意的是谢韵儿安胎的事情。

    女人第一胎最是麻烦,只有第一胎顺利了,后面才会子嗣不断,发生难产在第一胎的概率最高……这年头可没有剖腹产,真出了问题,很可能一尸两命。

    古代女人因为难产而死的病例比比皆是,上到皇后,下到平民妇人,皆不能幸免。

    安胎的事情,相对来说就要容易许多,重点是别让谢韵儿太过劳累,给她多看一点医书或者说本,保持夫妻关系和谐,让她心境开朗就好。

    ……

    ……

    沈溪把谢韵儿怀孕的消息,写信传回汀州。

    信送走后,沈溪正琢磨是不是出城走走,找个农户固定提供新鲜牛奶,就收到汀州那边的来信,却是惠娘病了。

    沈溪本来尚还不错的心情,顿时变得有些郁闷。说到底,他还是忘不了初见惠娘时那份心灵上的悸动,这些年来,与惠娘亲密合作,更是培养出一种相濡以沫的情感。虽然这两年他想把这份感情转移到林黛和谢韵儿身上,却始终做不到。

    因为福建距离京城太远,沈溪帮不上什么忙,信笺一来一回近四个月,惠娘不管生什么病都来不及了,更何况他根本就不知惠娘得的是什么病。

    皇宫内苑那边,对于沈溪复课的事仍旧没有消息,倒是佛郎机使节于九月二十五抵达京城。

    佛郎机人这次来可以说是“诚意十足”,大大小小的箱子带了上百口,路上行程一再耽搁,在沈溪把阿尔梅达等人绑到京城快四个月后,佛郎机人才凑足赎人的银钱过来。

    在佛郎机人想来,这大明朝的官员实在太贪婪了。

    以前我们送给你们那么多银币、金币,现在把我们的人给“绑架”了跟我们讨要赎金,沿途一路上还要不断遭受你们官员的敲诈……是不是你们的皇帝也是这个德性,让我们称臣后以便让我们每年都纳贡?

    休想!

    我们把人赎走,先返回葡萄牙,等再来大明时,绝对会带来大批战船,还有无数的火铳和火炮,到时候我们再讨回公道!

    当然,如果凑不够战船和火铳、火炮,我们就不来了。

    虽是谢迁安排沈溪去接待,但具体的迎接事宜却不用他操心,只是到了收“贡品”的时候,需要他出面衔接一下,在两国“友好邦交纳贡协议”上署名凑个数便可。

    佛郎机人很务实,他们的人因为战败被大明朝俘虏,必须得把人给赎回去,因为这些人中包括伊莎贝拉女王任命的舰队总督阿尔梅达,若他们不能把阿尔梅达赎回去,回去也要被绞死。

    如果不能回国,就只能在外面流浪当海盗,从官军变成流寇,这在佛郎机人眼中是不能接受的。

    他们抵达京城后的第一件事,是要赶紧求证一下阿尔梅达的死活,只有在见到阿尔梅达平安无事后,才会展开下一步的谈判。

    ……

    ……

    “不可理喻,来我大明进贡,竟如此无礼!”

    说出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弘治皇帝钦命派遣与佛郎机人接洽谈判事宜的礼部尚书傅瀚,此时沈溪作为副使就站在傅瀚身后。

    除了最开始沈溪上去跟傅瀚行礼打招呼,傅瀚就再没理会过沈溪,或许在这位尚书眼中,沈溪根本就不值一提吧。

    沈溪也在打量这位新任的礼部尚书。

    明史中说他主导了去年里那场轰动朝野的会试鬻题案,沈溪不知真伪,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傅瀚是这次鬻题案的既得利益者,正因为程敏政被拉下马,傅瀚才接替徐琼做了礼部尚书,本来德高望重的程敏政是不二人选。

    但从朝廷一向的口碑和人品上来说,傅瀚还是可以的。

    礼部会试鬻题案已过去,沈溪不想细究,因为这案子本身便是悬案,就算有人牵扯进去,那也是因势利导,很多原因夹杂在一块儿,不是说谁想陷害程敏政,程敏政就会落得身败名裂悲惨死去的田地。

    连程敏政的死,纯属巧合,看看受刑更严重的徐经和唐伯虎,人家现在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吗?

    这天是九月二十七,同时也是沈溪作为副使,第一次与佛郎机人使节谈判的日子。现场人中,只有他有过跟佛郎机人讨价还价的经历,可惜他不是正使,轮不到他说话。

    阿尔梅达作为“正使”,其实属于阶下囚,他的意见不为大明朝廷采纳,反倒是后续来的人,才是大明朝看重的。

    按照皇帝的要求,这次谈判要做到让佛郎机人承认大明朝****上国的身份,永世修好,至于纳贡只是象征性的,因为大明朝一向对这些“藩属国”慷慨大度,人家进贡一块羊皮,就会赐给人家一匹绸缎。

    可惜佛郎机人不知道大明朝廷原来如此好说话,这些个佛郎机人打定主要是要来跟大明朝讨价还价,争取少付一点赎金。

    既然佛郎机人是来“纳贡”的,就属于小国寡民,没有让****上国使节等待的道理,所以先让佛郎机使节去会同馆的宴客厅,而傅瀚则带着大明的谈判代表在隔壁房间里等候。可是沈溪环视周边,这间屋子里连个座位都没有,还不如早一点儿谈判呢。

    沈溪站了大约一个时辰,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心想,闹这些虚头巴脑的花样做什么?本来佛郎机人对大明还有所忌惮,若他们听说大明的官员为了顾全脸面闹出这种笑话,肯定会在心里鄙夷不已。

    但沈溪只是副使,没有说话的资格。跟他一起参加这次谈判的还有六名副使,他的官品虽然不是最低,但却只是负责记录会谈内容的两名官员中的一个……总不能让尚书、侍郎和少卿们去干记录的活吧?

    或许就连弘治皇帝都没想过,佛郎机人为何要特别提出让沈溪来参加这次会谈。

    沈溪拿着纸笔,跟在傅瀚身后,终于抵达谈判会场。

    虽然说是会场,不过只是个普通的客厅,长条桌子两边摆着椅子,佛郎机人个头不矮,身上穿着厚重的军服,不过却没有佩刀。

    见到大明朝廷的人来了,佛郎机人俱都站起身来迎接,非常整齐,这阵势傅瀚看了有几分发怵。

    以为自己的火炮厉害,就跑我大明朝来耀武扬威?

    在傅瀚心目中,对佛郎机人的最大印象,还要数几日前在校场上见到的那些威力强横的佛郎机火炮。

    一门火炮操作好了就能压制上百名士兵,他心里在想,到底泉州之役花了多大代价,才把拥有几十门火炮的佛郎机人给打败。

    在傅瀚心中,佛郎机人或者比鞑靼人更居心不良。

    “请坐!”傅瀚说了一句,在主位上先行坐下,但他很快发现佛郎机人的目光根本没有看向他。这是他才意识到,这些人听不懂他说的话。

    傅瀚正在想怎么交流的问题时,长条桌左手边的六名副使坐了下去,几个佛郎机人相互看了一眼,均齐整地坐下,仍旧身姿笔直,一看就是军人的做派。

    沈溪这个时候心里在想,大明朝军队纪律涣散,沿海地区的驻军就跟海盗一样,而劫掠四方的佛郎机海盗却更像个军人。

    ************

    PS:第一更送上!

    今天依然会爆发,但由于整个人处于疲劳状态,天子自己也不知道能爆几章,大家喜欢就投票支持吧!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