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六二五章 探亲风波
    到了八月底,惠娘的身体才逐渐好转,到九月后,她已不需要人扶着就能下地走动。

    这是惠娘辛苦八年后,第一次给自己放假,她也用这段时间思考了一个问题,到底要不要听从沈溪的意见,把生意停下。

    以前她觉得,生意就是她生命的全部,可以用生意成功的满足感,来填补她的空虚生活,可在这次事情后,她感觉其实放下生意,也并非完全没有寄托,她可以把精力放在女儿身上,放在田地和租户身上。

    安心把生意交出去,并不是什么灭顶之灾。

    就在这时候,周氏的一个决定,让惠娘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周氏说准备一家人远赴京城,探望一下沈溪。

    “……姐姐,从汀州到京城山长水远,又不是经年没见到沈大人,何必远去京城呢?”惠娘有些着急,她早把周氏母子当作自己的亲人,这些年要不是周氏在她身边不停啰嗦,并乐此不疲,整个人恐怕早就垮了。

    她不得不承认,沈溪一家对她的帮助更大。

    周氏笑呵呵地道:“妹妹或许不知道思念儿子的苦楚,以前他在身边时不觉得,他现在人在外面,我天天想着盼着,恨不能时刻都在他身边,提点他……这小子,需要人管着,就怕韵儿和黛儿没这个本事,让他收不住心。”

    惠娘心想:“姐姐可真是个负责任的母亲,儿子当了官也想多提点一下,不想让儿子误入歧途。可姐姐啊,以你的才学和见识,真的能帮到他什么忙吗?”

    惠娘还是不忍分离,赶紧劝阻:“这路途遥远,姐姐受得了那颠簸之苦?何况,还有亦儿和十郎,他们两个小的可经受不起啊。”

    周氏撇撇嘴道:“两个小的如今也不是丁点儿大,坐马车乘船而已,又没什么,我们路上不用走得太急,憨娃儿回来用了差不多两个月,我们就用三个月,年底前抵达京城就行……在京城一家人团团圆圆过个年,等开春天暖了之后,我们就回来,妹妹不用挂心。”

    惠娘很想说,我不是挂心你们,是舍不得你。

    沈溪走了后,惠娘已经感觉这个家少了以前浓郁的家庭氛围,因为沈溪是家里的活宝,他聪明能干,就算是个孩子,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可以一肩挑,更重要的是沈溪有前途,考科举顺风顺水,所有人都为此而努力。

    沈溪中状元当官后,现在就指望他能当大官,可惠娘却觉得无论沈溪将来如何,跟她已没什么关系,那还期待那些做什么?

    惠娘道:“姐姐,要不你再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了,我家那没良心的还说要跟老太太说一声呢。”周氏有些不满地道,“老太太除了会给我们扯后腿,她还会做什么?我们悄悄去了,她若有本事自然可以追着过去,可若是让她提前知晓,那就未必让我们去跟憨娃儿团聚……”

    “现在憨娃儿身边有两个丫头服侍,就算韵儿不能生,还有黛儿,这会儿过去,说不定哪个就有喜了呢,我带孩子可是一把好手,看看家里那两个小家伙,又白又胖的……”

    惠娘听周氏的意思,若谢韵儿或者林黛怀孕,周氏就准备留在京城暂时不回来了。

    惠娘越发着急,可她知道自己跟沈家毕竟没有任何关系,周氏想去看看当了大官的儿子,哪里轮到她来管?

    接下来两天,周氏开始准备去京城的事宜,不但周氏开心,连沈运和沈亦儿两个小家伙也跟着蹦蹦跳跳,好像他们也十分想见到哥哥。

    沈家那边越开心,惠娘心里越失落。

    不过仔细想想,却没什么好难过的……有相聚就有分离,当初两家人只是因为沈溪一次意外躲雨而认识,这些年一路下来,缘分或许早就淡了。

    “上天安排让我认识他们是福气,可到今天,这福气就要被上天收走了吗?”

    以前惠娘有什么事,就去对丈夫的灵位说,可后来她便转而拜菩萨。

    惠娘本来已经开解舒缓的内心,此时又变得沉郁不堪,她知道有些事勉强不得,或许只能希望沈家人还会回汀州来,因为周氏有那么多银子寄存在她这里。

    对,他们一家人肯定会回来的!

    不过很快,周氏就支支吾吾把事情说出来:“妹妹,你看……憨娃儿当官,这药铺和印刷作坊的生意都不好,药厂眼看也要停业了,要不这样,咱们生意也别做了,银子你先支我一些,我知道多数都放在银号里,一时半会儿收不回……远行上路,身上没点银子傍身可不好……”

    惠娘勉强一笑,道:“姐姐是想在京城置办房产,从此不回来了吗?”

    周氏有些心虚,赶紧摆手:“没有的事,就算我们想留,憨娃儿未必欢迎我们呢,我们这些当老人的,总要给儿女留点私人空间是不是?呵呵,我们已经被老太太折磨得要自己逃出来过日子,憨娃儿肯定也想自己过日子,不用我们烦着他。”

    以前惠娘最相信周氏的话,因为周氏这个人极其真诚,可现在她却不怎么相信了,因为周氏要走了,现在一定是在诓骗她,给她一个可能不存在的希望。

    以后沈溪无论有什么成就,都不会再到长汀县城,要回也只是回宁化省亲,那时可能沈溪都已经五六十岁,而她可能也早就作古。

    “不行。”

    惠娘带着一股幽怨的心,委屈地拒绝了。

    “啊?”

    惠娘的突然拒绝,让周氏有些不太适应。

    惠娘眼泪差点儿落下来,竭力忍着,改口道:“总要给妹妹一点儿时间,好让妹妹准备啊。”

    “那是,那是,不过妹妹你还是加紧些,我们准备九月底就走,不然可能年底前到不了呢……死小子,又拽你老娘的裙子,不知道你老娘刚找人做的?嘿,还抓!弄脏了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周氏依然是以前的性格,她把教育沈溪的方式,原模原样用在沈运身上。

    或许是周氏尝到了这种教育方式的甜头,对沈运的斥骂变本加厉,结果就是沈运都快五岁了,还是个一骂就哭的胆小鬼,连他的双胞胎姐姐都能随便欺负他。

    看着周氏跟儿子离开的背影,惠娘心里想:“这才多久啊?记得刚见面的时候,他不也是这样一个孩子吗,即便大一些可也没大到哪儿去,可突然间,时间就过去了,我都快不记得当初他长什么样子了。”

    ……

    ……

    经过五六天的准备,周氏这边终于把箱子收拾好,连路引都办好了。

    听说状元娘要去京城探亲,县衙那边一点儿拖沓的意思都没有,当天去办,当天就把路引亲自给送了过来,为此周氏还赏了衙役一些碎银。

    “家里有当官的就是不一样,以前见到他们,给他们作揖行礼他们还懒得搭理咱呢。”周氏将路引拿在手上,说话时别提有多得意了。

    周氏越得意,惠娘心里越不是个滋味儿,她想:“什么咱……那是你,跟我可没关系。”

    这几天下来,惠娘心里的幽怨越积累越多,她甚至觉得周氏有些“忘恩负义”。

    当初你们一家被赶出王家,孤苦无依,是我收留了你们,还看在姐妹的情分上,让你在药铺做事,又分给你股份,让你有了安身立命的本钱。现在你儿子当官了,说走就走,连丝毫姐妹之情都不顾。

    可怜我对你们一家人那么好,就差把心掏出来给你们看了!

    惠娘不知道自己心中哪里来的这股邪火,连她自己想到这些后,也不由一阵毛骨悚然,这是当初的我吗?眼前的可是我的好姐姐,她只是去京城看望儿子,有什么过错?

    周氏尚且不知道此时和她面对的是一个自我矛盾的综合体,她只知道,终于不用再日夜四娘儿子过大年了,年底就能跟儿子团聚,还能去见识一下京城的繁华……老娘现在有的是银子,儿子想要什么都给他买,就是要老娘我这条命,老娘也绝不含糊。

    不过很快,周氏就没那么嘚瑟了,因为宁化那边来信,李氏不知道为何竟然知道了她要去京城的消息,特意找人来通知,绝对不允许她跟沈明钧打搅沈溪的生活。

    晴天霹雳!

    “肯定是那没良心的,我就知道他一辈子没想着我们娘儿俩……娘四个,让他别说别说,他还是说,这不是存心给我添堵吗?我这边都准备好了,却出了这档子事情,那到底去还是不去啊?”

    周氏在惠娘面前对沈明钧就是一通破口大骂,看得出周氏对那个“告密者”深恶痛绝。

    惠娘听到这里,头不自觉地低了下去……

    倒不是她亲自写信通知李氏,她耍了个小花招,故意找宁化那边的伙计,趁着伙计回乡到她那儿请假时,有意无意说漏嘴,结果那伙计回家后一宣扬,闹得宁化满城皆知,老太太自然也就知道了,换言之,真正告密的人是她!

    惠娘并非故意得罪周氏这个好姐姐,实在是舍不得,因为她好不容易才从病中走出来,心情慢慢变得开朗,这些天想明白了好多事情。

    可突然间周氏要走,她竭尽全力也想留住周氏。

    但她心里满是愧疚,这许多年来,她从来没做过害人的事情,对周氏更是一片赤诚,到现在她也憎恨自己,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从大病一场后,她的心态稍微发生了一点儿转变,学会了自私,学会了为自己考虑,不再总是傻傻地舍己为人。

    “那姐姐还去京城吗?”惠娘最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周氏一咬牙,道:“去,当然要去!以为找他老娘就能阻止我去京城看儿子,哼,惹恼了我,连他也不带,我就带着两个小家伙去找他们的哥哥,他喜欢跟他娘过,让他回宁化找他娘去吧!这个没良心的!”

    骂了半天,惠娘才听明白,原来周氏还在骂沈明钧。

    “或许不是姐夫告诉老夫人的呢?”惠娘试探着说道。

    “不是他还有谁?自打嫁进沈家门开始,他就没为我们娘儿俩做过什么,有时候我想不通,觉得还是干脆一头撞死好了,总比活受罪强。”周氏骂着骂着,突然笑了,“不过风水轮流转,谁让我儿子现在有出息了呢?”

    ***********

    PS:第五章!

    嗯,不怕大家笑话,写这章天子又落泪了,心塞得很……

    含泪求月票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