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七〇四章 出宫容易回宫难
    “谢谢恩人。”

    小姑娘一听自己有人买,赶紧给朱厚照磕头,要说别的孩子很少有见过这架势的,可对朱厚照来说,从他开始满地跑,就一堆人前呼后拥,几乎每天都有人跪下来对他磕头行礼,早就见怪不怪。

    刚才讽刺朱厚照的汉子轻笑:“臭小子穿的衣服倒还不错,就不知道有没有银子?”

    “我没有,他有!”朱厚照指着沈溪,“先生,快给钱。”

    很多人鄙夷地看着沈溪,那眼神好似在说,你好这小丫头片子的调调,要买个人回去自己说话啊,干嘛让个孩子在前面张扬?

    沈溪心理直叫无奈,都是这熊孩子闹的,现在别人都以为真正买人的是他。

    沈溪道:“银子可以给,但你必须告诉我,如何安顿人?若说出来,这银子我借给你!”

    沈溪故意说“借”,却是让朱厚照明白,我给你的银子可不是白给,是借给你,有借有还这才是正途。而且也不是直接就借给你,你必须要有合理的计划,想去完成一项义举,就必须要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考虑清楚,包括日后如何去对一个你买回来的小姑娘负责。

    “啊?我……我把人送给你!”朱厚照仰着头道。

    “哈哈哈……”

    围观人群哄然大笑,他们算是听出来了,这对“兄弟”似乎不是诚心买人,而是拿人家卖身的小姑娘当消遣。

    说出钱,又不给钱,在这里废话,还讨论什么安顿相送的问题。

    这下小姑娘哭得更伤心了,呜咽出声。

    “我家里有女眷,并不需要。”沈溪义正辞严地说道,“这个理由不成立!”

    “那……那我命令你给我钱!”朱厚照眼看自己要在人前出丑,开始向沈溪发起了脾气。

    沈溪继续摇头:“拧公子别忘了现在的身份,如果你张扬开的话,你我都要受到责罚。”

    “我……我……”

    朱厚照脸上带着几分委屈,“我把她带回……带回去行不行?”

    “她不可能跟你走。”沈溪继续否定。

    “那怎么办?要不……我先放在你那儿吧,等我以后出门来,我再去看看她……怎样?”朱厚照想了半天,才用试探的口吻问道。

    他本以为沈溪会继续摇头,没想到这次小老师却很痛快地点头答应:“既然人是你买下来的,你就要对她今后的人生负责。”

    “啊?”

    这东西对刚懂事的朱厚照来说,等于是听天书。

    沈溪让马九把银子拿出来,却是两个二两重的小银锞,其中二两是用来给少女的父亲买口棺材下葬,剩下二两则是留给小姑娘,作为她卖身之用。

    要卖人,不是说小姑娘签一份卖身契就可以,必须要通过官府,找牙婆和中间人,亲自问过小姑娘的意思,若她有监护人的话,主要是询问监护人的意见,最后双方签字画押。至于中间过程,则需要找人做见证,也需要花一点茶水钱。

    本来沈溪打算找个地方让朱厚照歇歇脚,顺带请他吃点儿好东西,眼下正好趁着这个机会,给朱厚照上一堂很有现实意义的社会课,让朱厚照见识一下,他父亲所开创的“盛世”,是如何进行人口买卖,中间涉及到什么人,会有哪些人跳出来找麻烦。

    到了茶楼,人请到了,中间人各自都要收取一定的茶水钱,沈溪故意让朱厚照亲自负责交易,由其经手把钱交出去,各自签字画押,小姑娘也把自己的手印按上,最后便轮到朱厚照。

    沈溪提醒:“你画押后,那这小姑娘就是你的人了,你要为她的人生负责。”

    “知道了知道了,真麻烦。”朱厚照有些不耐烦,把名字写上,再仔细打量小姑娘一眼,发现那模样不错的小姑娘正在偷偷看他。

    连小姑娘自己都没想到,要买她供养她的是个少年郎,虽然少年郎身后年纪稍微大些的青年才更像是买主。

    “两位公子,人归你们了,这接下来就是去县衙报籍,到时候人就可以领回家,生死无涉。”

    小姑娘虽然是自己卖自己,但其实有人在作中间商,这个人到底是谁不好说,沈溪猜想应该是东四牌楼周围的地痞流氓,至于姑娘卖身所得银子,最后也要归这些人所有,他们尽的义务便是把小姑娘的父亲下葬。

    “人几时入土?”沈溪问道。

    “这个……”那出面的地痞显然有想贪墨这笔钱的意思,又或许见沈溪和朱厚照都是孩子的缘故,显得有几分敷衍。

    马九上去,厉声喝道:“问你几时入土,我们少爷的话,听不懂吗?”

    马九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说话语气不容人质疑,光那凛冽的杀气就能把那地痞给吓着。

    “明天,就明天,这位公子只管派人来看着,我们不敢胡来!”地痞赶紧赔上笑脸。

    “今天。”沈溪一口道,“而且是马上,挑一口棺材,让姑娘看着入土,我们也好安心把她带走。”

    那地痞有些恼怒,怎么遇上这么难缠的主?不过是个无依无靠的小丫头,你买的是人,又不是她爹的尸体,我们怎么处理,或者是扔到荒野又或者乱葬岗,又或者在河湾直接挖个坑埋了,跟你什么关系?

    皆大欢喜,小姑娘只当自己把她爹给安葬了,不挺好?

    但眼下他们根本不是小姑娘什么人,若沈溪硬要把银子讨回来,他们只能用武力解决,但那就有点儿撕破脸皮的意思,以后别想在东四牌楼周围做买卖。

    “好,这就下葬,怕了你们总行了吧?”那地痞有些无奈,但还是带着人去找棺材铺。

    由始至终,朱厚照在旁边都看得一愣一愣的,这什么跟什么呀,不是说卖身葬父吗?怎么不是跟小姑娘打交道,而是跟这些人,这些人是谁?

    沈溪没有对朱厚照解释,而只是让他默默地看着,让他见识社会底层的人是怎么生活,怎么讨价还价。

    但沈溪可不敢耽误太长时间,必须要早点儿送朱厚照回宫,等棺材挑好,沈溪让马九留下两个人协助,而他则送朱厚照回宫。

    朱厚照将走,少女过来拉着他的手,目光中满是眷恋。

    朱厚照咧嘴笑了笑,拍了拍她手背道:“没事,我会回来的。”

    沈溪道:“你回去后,人我会替你安置,以后再出来总会见面。”

    “嗯,交给先生了。”

    朱厚照学会了客气,这都是他人生中很有意义的课程,比他学的那些经史子集有用多了。

    带朱厚照出来一趟,沈溪没带他买太多好玩好吃的东西,为了补偿,沈溪让朱山去买了一些简单的零食回来,让他在回去的路上吃,回去时沈溪陪着朱厚照坐在车厢外,这样能更好地欣赏沿途的风景。

    沈溪不怕遇到熟人,因为市井中可遇不到认识他和朱厚照之人。

    回去的路上,朱厚照嘴里塞满了东西,一个劲儿地说好吃。

    这会儿朱厚照心里非常满足,虽然没玩好,但见识到外面与皇宫截然不同的世界,还做了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帮一个小姑娘葬父!

    “先生,我们怎么回去?走东华门还是午门?”朱厚照这会儿已经意识到回宫不容易了。

    沈溪道:“你拿着腰牌的话,能平安入宫?”

    “恐怕不行……”

    朱厚照苦着脸,“那些侍卫肯定会仔细盘查我,再说……我跟他们一起出来的,少我一个,回去时他们要是问我去了哪儿……我不会回答,就露馅了。”

    沈溪道:“所以你不能单独回去。”

    “欸?先生要送我回去?那感情好,我正发愁怎么进去呢,先生这么聪明,应该不是难事吧?”

    跟着沈溪出来一趟,朱厚照对沈溪的敬佩又加深了两分,并不是因为沈溪的学识渊博,而是沈溪会做事,他有什么事都可以让沈溪帮忙,这不同于他对王鏊等人尊敬中带着的敷衍,而是发自真心。

    沈溪摇摇头道:“今日并非我入宫进讲,连我自己都没有进宫的资格。”

    “那怎么办?先生之前可说过,出宫的事我自己来想,回宫由你来帮忙,现在我人出来了,玩也玩过了,要是回不去……我屁股又要遭罪。”朱厚照说着,小脸凄惨地摸了摸自己的屁股,显然是记起之前被打的惨状。

    沈溪道:“我不能帮你进宫,但有一人可以啊。”

    “谁?”

    朱厚照非常好奇,还有比你更厉害之人?

    沈溪凑在朱厚照耳边说了一句,熊孩子的脸色马上变了,惊愕地说道:“先生,你这……不是要害我,也害你自己吗?我去找他,那我出宫的事情不全都穿帮了?”

    沈溪纠正道:“是你穿帮,不是我,你可跟我发过誓,说自己是男子汉大丈夫!”

    “你……你这是害我啊,我去了后,那我的屁股遭殃了,你自己却没事,不行,大不了我自己试着进宫,我就不信那些侍卫敢拦我!”朱厚照这会儿已经不太听沈溪指挥,而且准备乱来。

    沈溪笑道:“你真的以为,去了之后,这件事会穿帮?”

    “难道不是吗?”朱厚照看着沈溪。

    “非也,非也,你去了之后,不但能平安回到皇宫,而且以后再想出来,也会容易得多,再也不需要像今天这样大费周折,也许你的父母也会准允你经常出宫也说不定。”

    “真的?”朱厚照将信将疑。

    沈溪道:“你也不想想,你出宫,只有你知道是我把你带出来的,可是别人呢?都会以为是他胆大妄为,把你捎出来的,那他就会感到恐惧,他比你更怕这件事被人知晓,所以会想尽办法送你回宫,而后你就可以拿这件事要挟他,他就会帮你办事。”

    “好像……是这么回事。”

    说话间,马车已经停了下来,却是在建昌伯府张延龄府门不远处。

    ***********

    PS:第二更到!

    天子声嘶力竭求月票啦!拜托大家帮帮忙哦!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