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七四五章 太子的买卖(下)
    朱厚照本来觉得,自己身为太子,要得到几两银子并不困难,所以才会答应沈溪写下借据,可他接连在张延龄和刘瑾那里碰壁后,心中就开始犯起了嘀咕。

    不是说这个天下都是我们家的吗,怎么我用别人的银子,还要写借据?做点儿买卖甚至再想借个钱都不行?

    气死我了!

    不行,我要好好跟父皇理论一下,把刘瑾这王八蛋给调走,看到他我就心烦,居然在我面前哭穷!

    哦对了,我跟别人要不着银子,我可以去找父皇和母后要啊。

    朱厚照想到这关节,心情顿时好了许多,兴高采烈就跑去跟张皇后提出要钱。

    “……母后,我只不过要十两银子罢了,您就给我嘛。”

    熊孩子跟老爹、老娘要东西都有个套路,就是嚷,直到把长辈吵烦了,东西就归他们所有。

    以前朱厚照这招百试百灵,看到什么好东西,只要跟老娘一说,老娘都会由着他。

    可惜这次熊孩子又碰壁了!

    因为张皇后不想给儿子留下买东西需要花钱的印象……我儿子可是未来的皇帝,他需要什么给他就是了,为什么要花钱买?

    张皇后自己就从来没花过钱!

    张皇后入宫前,一直都被养在深宅大院中,从闺房直接送到宫门,她根本就没机会接触到银钱,在她的印象里,自己跟丈夫一辈子锦衣玉食,花钱的事情离她很远很远。

    “皇儿,你为何要十两银子?”张皇后好奇地看着朱厚照,想知道儿子为何突然对银子感兴趣了。

    朱厚照脑筋转了转,赶紧道:“母后,那些宫女和太监,还有先生们都有俸禄,就我没有,我想看看银子长什么样。”

    “哦,原来皇儿只是想见识一下银子的模样,这不打紧,等回头娘给你看,不过……银子可是脏东西,你轻易别碰,将来你登基治理天下,也无须你亲自花银子,想要什么东西,只要跟下面的人说就是了。”张皇后和颜悦色地说道。

    朱厚照嘴一撇,显得不以为然。

    沈先生说过,这世道上普通人不认别的,就认银子……借钱可以,但借钱需要有借有还,我让别人花了钱,不还给他们,那我岂不是成了强盗?

    我将来是要当皇帝的男人,可不是做强盗!

    “母后,您给孩儿就是了,孩儿保证不乱花,有了银子以后,孩儿会珍藏起来。或者孩儿把银子借出去……母后不知道,外面借银子的利息可高了,一两银子月息三成,一年之后就能得二十三两银子。我有十两银子,一年以后就能变成……二百三十两,到时候孩儿就能还给母后了。”

    朱厚照又在打他的如意算盘。

    听到这话,张皇后越发地惊讶了,问道:“皇儿,你是从何处听来的这些东西?连母后……都未曾听闻过。”

    “母后别管我是从哪里听来的,孩儿可没有骗您,娘只要给我十两银子,我一年以后就能有二百三十两!”

    朱厚照此时腰杆挺直,开始做起了他的发财大梦。

    本来张皇后只当儿子是因为对银子好奇,随口说说,听到此话她不由谨慎起来……儿子知道的东西明显超出了她的想象,养在深宫中连银子都没见过的孩子,居然知道放贷和利滚利?

    “皇儿,你老实说,谁跟你说的这些话?”张皇后脸色转冷,“母后倒要问问他,为何教我皇儿这些没用的东西。”

    没用!?

    朱厚照脑袋里一团浆糊……

    银子这么重要,先生教给我的怎么会是没用的东西呢?

    那有血有肉小模样还算俏丽的小女孩,我拿两个小银锞就能买回来,有银子想要什么买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应有尽有。

    “母后,孩儿是听别人说的……”

    朱厚照到底是个小孩子,撒谎水平不高。

    张皇后怒不可遏:“还敢撒谎,你当母后好骗吗?快说,是谁教给你的这些,刘瑾?还是哪个东宫讲官?”

    朱厚照心里非常为难,他可不想把沈溪供出来,因为沈溪说过,只要他老实交待,那沈溪就要被外放地方为官,从此后再也不能教他学问了。

    朱厚照心想:“沈先生知道那么多道理,还能教我玩,带我出宫,我可不能把他供出来。”

    “是刘公公。”

    朱厚照最后只能把刘瑾给招供出来。

    本来熊孩子想说他二舅张延龄的,但想到张延龄能带他出宫,有点儿“作用”,只好牺牲相对没用的刘瑾:

    “刘公公说,外面的人,四两银子就能买一个小姑娘,还说只要有银子,就能买好多好东西。他还跟我说,民间放贷都是九出十三归,意思就是说,我向人借十两,人家只给我九两,等过一个月,就要还人家十三两。”

    “啪!”

    张皇后一巴掌拍在桌案上,把朱厚照吓了一大跳。

    张皇后冷笑不已:“好他个刘瑾,不但敢背地里中伤我张氏族人,还敢教太子这些没用的东西,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烦了……来人啊,拿棍子去,打刘瑾五十棍,看看他还敢不敢乱说话!”

    随着张皇后话音落下,外面马上有太监遵命而为。

    朱厚照小脑袋缩了缩,往宫门外看了看,又看看盛怒的张皇后,脸色青了又白,白了又清,暗暗懊悔。

    此时的朱厚照,已经有了一点责任感,觉得这样害了刘瑾,心里有些愧疚,但眼下不是刘瑾挨棍子,就是他自己屁股挨板子,孰轻孰重他还是能分清楚的。

    “刘瑾,你替我挨揍,本宫记下来,以后一定好好赏你。”朱厚照心里暗想。

    张皇后道:“皇儿,银子不能给你,那等俗不可耐的东西,多少人为它家破人亡,多少人因为它妻离子散,你是储君,大明未来的天子,可不能去碰那不祥之物。”

    朱厚照不满地质问:“那娘是不给我银子咯?”

    张皇后坚决地摇了摇头。

    这下朱厚照彻底无语了,他觉得非常容易的三条途径,都被无情地堵上,看起来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

    我身边还有好吃好玩的东西,我卖给别人……可我该卖给谁好呢?

    这次朱厚照把目光盯上了那些进宫给他讲课以及侍候他的詹事府官员。

    沈先生有俸禄,你们也有啊,我那些好东西,可都是“御赐”,我拿来卖给你们换点儿银子总不过分吧?

    等我有了钱,就可以还给沈先生,我还可以拿去放贷,借给刘瑾他们,他不是说自己缺钱吗?正好可以借钱给他利滚利。

    这会儿刘瑾,刚被打了五十棍子,在床上爬不起来,连别的近侍也因为照顾朱厚照不周,一人挨了五棍子到二十棍子不等。

    “怎么回事,你们都瘸了?”朱厚照见到身边的太监一个个走路都很别扭,不由好奇地问道。

    “太子殿下,您跟皇后说什么了?让小的们挨了这顿打?”内侍太监谷大用满脸委屈地问道。

    朱厚照心想,你当我傻啊,把说给母后听的话再告诉你们,不就让你们知道是因为我说错话而挨打?

    这会儿的熊孩子,已经有心机了,为了达到目的学会了撒谎,这是他从出宫之事上领悟的。朱厚照道:“母后为何打你们,本宫怎么知晓?或许是你们做了什么,惹得她老人家不快吧!好了好了,快点儿给本宫搬张椅子来,一会儿本宫要举行一个拍卖会。”

    “什么会?”

    谷大用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拍卖会,你别管了,进去把我的好东西都拿出来,摆在桌子上,一会儿谁愿意买就会出钱,一两银子一件……不对,东西分轻贱贵重,价格不能一样,到侍候谁要买,我具体定价。”朱厚照小小年岁已经有了生意经。

    这也是他几次出宫见到外面的花花世界,再加上听沈溪说的那些历史故事中学到的。

    谷大用摸着自己被打了十棍子的屁股,拖着沉重的步子到太子寝宫去拿东西。

    很快,东宫讲官到来,这次来的是梁储,算是挺不受朱厚照待见的一个先生。

    “梁先生,您来了啊,来来,我给您倒茶。”

    朱厚照这会儿也知道什么是献殷勤,既然要卖给东西给人家,总要表现得积极一点,让人感受到他的诚意。

    梁储眉头皱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太子转性了?还是说,这小子做错事怕挨罚,所以先讨好我?

    “太子……今日……似乎与以往有所不同……”梁储迟疑了一下,才说道。

    这会儿左右中允官,还有太子冼马等詹事府官员都过来了,眼看就要上课,太子的日常学习需要他们负责,这会儿谁都不敢怠慢。

    “不同吗?哈哈,今天不忙着上课,本宫……我这里有点儿好东西,都是我父皇赏给我的,今天我就赏赐给你们!”

    朱厚照学聪明了,先不提买卖,说恩赐,我赐了东西给你们,再从你们那里拿点儿银子回来,就当买卖了。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

    太子这性子转变得够大,何时轮到太子赏赐东西?难道是皇帝想假借太子的手,来赏赐众官,让众官感激太子的恩德?

    包括梁储在内,对于赏赐都很期待。

    他们当这是弘治皇帝的赏赐。

    可当见到朱厚照让谷大用等人捧出来的诸如拨浪鼓、竹蜻蜓、七巧板、陀螺等零碎的小玩意儿,众官都知道,这赏赐根本是熊孩子在玩过家家。

    “太子……这……无功不受禄,太子的赏赐,臣等不能收。”梁储倒也有眼力劲儿,这些东西上面都雕刻有龙凤,又或者染成代表皇家的黄色,这东西拿回去给家中的小孩玩耍,会惹来祸端。

    又是无功不受禄!

    为什么沈先生会说,你也这么说?

    朱厚照翻了个白眼,随即嘿嘿一笑:“也不是白赏赐给你们,一件……只要一两银子,那些镶金带银的二两……你们随便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