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七四九章 无解的局
    入贡院前的最后一天晚上,沈溪在书房整理书籍,他准备挑选一部分带进贡院,一些用来参考出题,剩下的则用来打发孤寂无聊的时间。

    陆曦儿到了沈家,可谓如鱼得水。

    沈家不但有她自小便钟情的沈溪,还有“谢姨”和“黛儿姐姐”两个能说得上话的女人,可她又有些小失落,因为曾经同一个屋檐下的小姐姐,如今已嫁为人妇,可以名正言顺与沈溪生活在一起,而她嫁给沈溪似乎遥遥无期。

    沈溪一直等惠娘过来,他希望能跟惠娘当面交待清楚,可一直等到二更天,惠娘仍旧没有现身,反倒是小玉提着灯笼进了书房。

    “老爷,掌柜的让奴婢过来,接小姐回去。”小玉脸色有些为难。

    “我不要。”

    一直陪伴在沈溪身边的陆曦儿一听,马上抱着情郎的胳膊,死都不愿意松手。

    谢韵儿和林黛多少能理解陆曦儿的反应,可尹文就有些惊讶了,今天还是她第一次见陆曦儿的面,不明白眼前这个比她犹还漂亮几分的女孩子怎么也要跟她抢心上人。

    “掌柜的她人在何处?”沈溪问道。

    “掌柜的……在家里。”

    小玉不太会撒谎,这会儿她言辞闪烁,一下子就让沈溪看出端倪。

    沈溪冷声道:“从谢家老宅到这里,你一个人走过来的?”

    “我……”

    这下小玉更不好回答了。

    沈溪直接出了书房,穿过前院走出府门,站在台阶前四处打量,发现右边胡同拐角处停着辆马车。

    惠娘到底还是担心女儿,又或许隐隐有个期盼,希望能跟沈溪冰释前嫌,毕竟是她女儿未来的相公,多了这层关系,她年老后得到自己“女婿”的赡养,就属于天经地义,不再孤苦伶仃。

    “下来!”

    沈溪快步走到马车前,厉喝一声。

    周围只能闻到犬吠声,许久后,惠娘才迟缓地从马车上走下来,脸上挂满了泪水,迎头跪倒,向沈溪磕头行礼。

    “孙惠娘,我不管你以前做了什么,或者跟沈家的关系有多好,我现在只想告诉你一件事,必须要停下手里的生意!”

    沈溪面对惠娘,就好像对待屡教不改的女儿。

    在年岁上,惠娘比沈溪年长十三岁,今年已经二十八岁了,跟沈溪的母亲周氏只相差四岁,但在心理年岁上,沈溪却又要比惠娘年长个十几岁。

    这是一种独特的相处方式。

    沈溪毕竟带着天聪而来,若不是来到这世界的话,上一世的他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可如今风华正茂,让他做事风格更类似于一个热血青年,但在老谋深算和避祸能力上,却又成熟稳重。

    这也是谢迁总说沈溪性格不好琢磨的根本原因。

    沈溪对惠娘的欣赏,主要源自她的美丽、大方、知性、自立和有担当,她身上成熟女性的魅力十足,但惠娘最大的缺点却是她的偏执,这种偏执主要来自于她心理上身为寡妇的自卑,以及女儿嫁出去后可能无依无靠的惶恐。

    而到如今,惠娘的偏执几乎已经到了极点。

    惠娘一伏到地,哀声道:“大人提醒的是,民妇回去后……就照做。”

    “你会吗?”

    沈溪怒喝质问,威势十足,丝毫看不出这只是个十五岁的少年郎。

    在惠娘身上,沈溪真正感受到什么是爱之深责之切,他真的希望惠娘能过得好,哪怕惠娘有自己的幸福,嫁给了谁,以后能过上安稳的日子,也总好过于现在执拗地去做一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折磨自己的同时却又折磨身边人,让沈溪心里无比难受。

    “限你三日内,把生意都暂时关停,待我从贡院出来后,会让宋当家把马车行交给你来打理,你要做生意,经营药厂、药铺和印刷作坊、书店不是不可以……”

    沈溪说此话时,心中稍微有些不忍。

    惠娘算得上是看着他长大的长辈,现在却在他面前卑躬屈膝地磕头,而他为了让惠娘清醒,还不能伸手去搀扶。

    这是一种矛盾至极的心理,让沈溪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恶毒的罪人。

    “至于令媛,你无暇照顾,就让她暂时留在本官府邸,待你将生意盘出去后,再来将她接走!”

    说完,沈溪带着陆曦儿回府去了。

    陆曦儿虽然满心希望留在沈府,但此时她还是三步一回头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此时沈溪却不得不硬着心肠,提醒自己一定不能回头,务必要让惠娘明白她错得多离谱,使其迷途知返……可当到门口时,沈溪还是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瞥见正佝偻着身体上车的可怜背影。

    惠娘是个偏执的女人,但他自己心中又何曾放下那股执念?

    沈溪对谢韵儿、林黛甚至是尹文,都是一种责任,是出自男人对女人的怜爱,回报她们的一往情深。

    唯独对惠娘,沈溪是绝对的欣赏和爱慕,他就好像一个粉丝一样,自见到惠娘的第一眼起,就喜欢上了这个勇敢自立的女人,瞪着他那天真的大眼睛拼命去讨好她,在她的面前表现自己的能力,想方设法为她遮风挡雨,扫清她前路上的一切障碍,用自己柔弱的身躯扛起照顾她的责任。

    虽然沈溪知道,自己永远也不会与惠娘之间有结果,但他始终坚信,只要她过得好,那自己就算履行了一个爱慕者的责任!

    爱她,并不一定要拥有她!

    可惜惠娘却在一条注定崎岖坎坷的路上,与他背道而驰,越走越远。沈溪跨进门槛,很快铁门“咣”地一声合上,好像关闭了他跟惠娘之间最后的可能。

    沈溪落寞地走进书房,一个人坐在书桌前,就算明日就要进贡院,他依然提不起任何主考官的心思,不去想一丝一毫关于这场会试的事情。

    有得必有失,自沈溪踏足官场的那天起,他便想到自己跟惠娘之间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

    不过,虽然失去心中倾慕之人,但日子始终还是要过下去,毕竟有对他一往情深的女人需要他呵护。

    在沈溪心中,并没有甘心与否的问题,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说,他跟惠娘都不可能做夫妻,首先他父母家人那关过不了,陆曦儿这关也过不了,还有社会舆论和道德约束,更不容许一个翰林官在有家有室的情况下去纳一个经商的寡妇,他若还想在朝廷有所作为,就要意识到,就算现在不罢手,将来也非要罢手不可。

    这几乎是一个无解的局。

    ……

    ……

    状元府内院闲置的房间很多,沈溪让丫鬟帮陆曦儿安顿下来,小妮子晚上想再跟以前一样到沈溪房里来,抱着沈溪入睡。

    但她已经不是一个稚气的少女,在她天癸初现后,就已经明白男女之间并不是抱一抱就能生孩子,她明白如何让沈溪拥有自己。可等她蹑手蹑脚到了沈溪院门前尝试推开的时候,却发觉门从里面反扣着,根本进不了沈溪的小院。

    “小姐,这是老爷的院子,平日不得招呼,任何人都不能进去。您回去休息吧!”绿儿打着灯笼出现在月门后,对陆曦儿劝道。

    陆曦儿依依不舍地回房去了,等她的脚步声消失不见,小院卧室里因为害羞钻进被窝的林黛露出头来,撅着嘴道:“哼,小时候就跟我抢,现在长大了,还要跟我抢。”

    沈溪没好气地说:“你们是自小到大的好姐妹,老是争争抢抢有意思吗?”

    “不争不抢怎么行?娘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回来,到时娘又会数落我,说我肚子不争气,不能为沈家开枝散叶,肯定会编排我做这做那,如果将来……她也进门了,比我还早……早有身孕,那我……那我还不如一头撞死好了。”

    林黛已经接受一个事实,就是她自己在沈家没有多少发言权,主要源自于她的肚子不争气。

    林黛知道自己没法独自拥有沈溪,就连陆曦儿这个从小都被她讨厌的有娘疼的小丫头,迟早都要迎进门来跟她争丈夫。

    “就知道发牢骚。”

    沈溪把被子掀开,“怎么还捂着,你也不嫌热得慌?”

    “谁热啊?这都入秋好些日子了,我还冷呢,快给我盖上。”林黛这会儿又开始发小脾气了。

    但之后,她想说什么便说不出来了,因为沈溪已经吻上了她的芳唇。

    沈溪在临去主考顺天府乡试前,总是要慰劳妻妾一番……谢韵儿那边有小沈平打发寂寞,而林黛就显得孤单寂寥许多,她不太会带孩子,本身她自己也是个孩子,如今有陆曦儿这个童年的玩伴到家里来,倒是能让她在接下来一个月时间里心情好一些。

    第二天早晨,沈家上下都为沈溪送行,大包小包的东西准备了不少,但其实真正能派上用场的,只有书籍和衣物,别的东西在贡院内都会有提供。

    沈溪把官牒准备好,揣进怀里,走出府邸大门时,心底有少许失落,看到冷森森的大铁门,他难免想起昨夜那道关门声,那几乎是他一个少年梦的破裂,从此以后,少年已经成为过去,那些纯真而不切实际的梦想就此远去。

    “相公早些回来,妾身会在家中,为相公祈福。”谢韵儿望着沈溪的目光,楚楚可怜,眼眶通红,几乎要流下眼泪。

    沈溪笑道:“又非生离死别,作何这般伤感?我又不出京城,等着吧,这次一个月内我绝对回来,而且不会延期。”

    刚要坐上朱山赶的马车,迎面有队伍出现,居中是辆马车,车前车后跟着一些官兵,一看就知道是顺天府的人。

    “沈大人?这么早就出发?”

    从马车上跳下来的赫然是唐映,“下官早就准备好前来迎接,沈大人,请上车,咱们再说两句可好?”

    沈溪本不想与唐映纠缠不清,但这种情况下,他没必要跟顺天府的人交恶,既然没能力破坏考场的潜规则,就必须学会虚以委蛇。

    “好吧。”

    沈溪点了点头,直接上了唐映的马车,随后便在众多官兵的护卫下,往贡院的方向而去。

    **************

    PS:第三章到!

    这一章写得揪心,关于惠娘,天子想问问大家,到底收不收啊?请大家多多在书评区发言,明天天子会管理书评,看看大家的回复……

    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票、求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