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七五一章 神秘的三道四书题
    初六这天上午,主要是出顺天府乡试第二场和第三场考题.

    由于沈溪定下基调,未到午时出题已基本完成,随后便是五经文的考题。相对于四书文考题,这二十篇五经文的考题,仅仅需要做到“周正”即可。

    这个词用在考试上,非常容易解释,就是随便找句话,只要你能把你出题的用意说清楚,就可以采用。

    反正出自五经中的内容,怎么都不会有错漏,甚至五经上的一个字,都可以拿来作为考题,更别说是完整的句子了。

    如此到午时三刻,五经文的考题也基本完成。按照预定计划,吃过午饭小憩一下,下午接着商量最后三道四书文。

    内帘的伙食相当优厚,全都是顺天府特供的食材,鸡鸭鱼肉皆有,甚至还有海虾和螃蟹,这在这个时代的北方相当少见。

    沈溪吃过午饭,心想,这饮食条件可比皇宫给太子上课时的赐食好太多了,在这里吃饭天天跟赴宴一样,多吃几顿岂不把顺天府给吃穷了?

    贡院内饮食中唯一不提供的便是酒水,等一众内帘官吃得心满意足,从食堂返回会经堂,等着最后商定三道四书文,结果到了总裁室他们被告知三道四书题已经出完,这会儿已送交别院的印刷作坊开始正式印制试卷。

    “沈谕德、靳中允,这……是否太过草率了一些?题目不是要等大家商议过以后再送交去印刷的吗?”

    姓胡的同考官又开始嚷嚷起来,看得出来,他很在意三道四书文考题,毕竟涉及到举子的录取,沈溪和靳贵不通过他们直接把题目交到印刷作坊,等于是断了他们把题目送出内帘的途径。

    沈溪笑着解释:“诸位都在食堂享用丰盛的午餐,本官回来后心想,左右就三道考题,就不劳烦诸位了,便与靳中允商议好题目,直接送呈偏院印制试卷,毕竟乡试临近,尽可能节省时间。”

    “这……这……这分明是不尊重我等!却不知沈谕德和靳中允,出的是何题目?如今出完,总该与我们商议一下吧?”

    胡姓同考官还是不依不挠。

    沈溪收起笑容,道:“不必了,本官虽才疏学浅,但怎么都是三元及第,翰林出身,如今为陛下日讲官,难道连最基础的四书题都出不好?”

    “那可不一定,沈大人。”

    旁边一名韩姓的中年同考官道,“沈大人之前可是与我等商议用抓阄之法来出题,莫非这三道题目也是用此法所出?”

    沈溪心想,你想激将我,让我告诉你题目是什么?完全是白费工夫!我怎么都不会给你们可趁之机。

    沈溪道:“至于是否抓阄出题,与诸位无关,题目是本官与靳中允商议所出,不信的话,可以问靳中允。”

    所有人都看向靳贵,靳贵点了点头道:“题目的确是我与沈谕德商讨得出,并非抓阄所得,诸位大可放心。”

    自打进入内帘,一众乡试同考官心情都很放松,因为沈溪上午出题时每道题都会跟下面的人商讨,甚至五经文直接采用其他同考官的题目,显得没一点儿脾气,结果这才吃了一顿饭,沈溪便性情大变,直接把题目出好,显得非常武断。

    “事情就这样定下了,难道已经送去印制的考题,还能更改?”说到这儿,沈溪脸色转冷。

    作为内帘主考,又是这次乡试中官职最高的翰林官,沈溪的确有权利自行决定考题,连续出言质问的几个连官职都没有的内帘同考官,根本就没资格跟他平等对话。

    有的同考官看向两名翰林出身的同考官,希望他们上前说句公道话,但这二人本身也很清高,虽然收下足额文币,但并未承诺什么,此时索性装聋作哑。

    从规矩上来说,沈溪不经商议直接出题,既合乎法理,又保证了题目不会外泄。

    但这其中其实也蕴含巨大风险,沈溪很清楚,若是他跟下面的人共同商量出的考题,若最后出现泄题的状况,担责的人很多,按照法不责众的原则,在查无实证是他放出考题的情况下,罪过不会很重。

    但若是自行出题,而最后题目又外泄,那朝廷很大可能会追究主考官的责任,到时候他便无法解释。

    内帘同考官泄露考题是一个渠道,谁又敢保贡院里很安全?那些负责印刷的工匠,虽然是朝廷直接从司礼监和国子监抽调,但难保顺天府不会提前收买,他们当中或许有人会把题目泄露出去。

    不管怎么说,四书文的三道考题,眼下知道的只有沈溪、靳贵和负责印刷的工匠,短时间内旁人无法知悉。

    ……

    ……

    寿宁侯府,张鹤龄进宫面圣后,匆忙回府。

    这天是顺天府乡试出题的日子,按照前两届顺天府乡试的情况,到这一天,题目会自动送到张鹤龄面前,张鹤龄可以自行决定把题目交给谁,以这种方式来对某些世家大族和大臣进行收买。

    “老爷,您可算回来了,二老爷在里面等了您半天了。”一名管事看到张鹤龄,眼前一亮,赶忙上前行礼。

    “二弟也在?”

    张鹤龄皱皱眉头,问道,“顺天府的人来了吗?”

    管事摇了摇头,这让张鹤龄的脸色转冷,随后大步向会客堂而去。

    这会儿偌大的会客厅中,张延龄正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冲着寿宁侯府一名向他敬茶的丫鬟动手动脚。

    “嗯哼!”

    张鹤龄清了清嗓子才走进门。

    张延龄看了老哥一眼,撇撇嘴,把手缩了回去,那丫鬟被撞破奸情,满脸通红,赶紧跪在地上向张鹤龄磕头。

    “下去!”

    张鹤龄对家中奴仆要求不是很严格,不像张延龄一样动辄就喜欢拿府里的人开打,就算他觉得这丫鬟不顾体统,也只是喝了一声,挥手让丫鬟退下。

    张延龄翻了翻白眼:“兄长,你何必跟一个小丫头置气?不过你还别说,这丫头模样挺俊……”

    “胡闹,平日里你身边的女人少了吗?现在居然把手伸到我府上来了,我且问你,顺天府那边是怎么回事?”

    张鹤龄坐下来,气呼呼喝问。

    张延龄没好气地回答:“兄长也是,顺天府那边不是早已经沟通好了吗?还担心什么?但事情确实有些蹊跷,今天我派了两拨人过去问,都是同样的回复,说是内帘那边并未将题目送出来。”

    “一道四书文的考题都没透露?”张鹤龄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

    就算内帘那边出了问题,但顺天府通常会提前跟内帘官中的部分人员有交待,让他们尽量参与四书文出题,哪怕出的题目没获得主考官采纳,也必须尽量套取主考官出的题目,以做到未开考而得悉考题。

    结果,一天都快过去了,现在贡院那边连一道四书文的考题都没获取,在张鹤龄看来,不是内帘官搞鬼,就是顺天府有意欺瞒侯府。

    “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状况,可能要等到天黑以后才有结果。”张延龄道,“若是等到晚上题目都没出来,那就真出问题了。”

    张鹤龄并未迁怒弟弟,因为他知道这事情跟张延龄无关,虽然张延龄胡闹了些,但在一些大事上不会含糊。

    “留下来吃晚饭,等天黑后再看看是个什么情形,不行的话……我会亲自往顺天府一趟!”

    张延龄不太喜欢留在兄长家里吃饭,因为张鹤龄家里的饭菜不像他府上那么丰盛。

    张鹤龄虽然出手大方,但对于自己和家人还是比较刻薄的,因为张鹤龄少年时遭过罪,跟着父亲四处送礼,经常碰壁,体会过别人的白眼,所以更懂得节省。而张延龄也就幼年时受了一些苦,但由于年纪小已经没什么印象。随着姐姐嫁入太子府邸家境便迅速改观,到他成年已经是嚣张跋扈的纨绔……姐姐是皇后,姐夫是皇帝,这天下我怕谁?

    吃过晚饭,张延龄到了书房,继续跟为他敬茶的小丫头眉来眼去。

    张鹤龄并未留意弟弟的举动,他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招来一名管事吩咐:“派两个人,去一趟顺天府,问清楚状况。”

    人才走一会儿,顺天府那边就来人了,正是本次乡试的提调官、顺天府通判唐映。

    “见过两位爵爷。”

    唐映一来,马上给二位国舅爷行礼,少了言笑,脸上满是肃杀之色。

    张鹤龄冷声问道:“平宁,顺天府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来就直接叫出唐映的表字,说明张鹤龄跟唐映非常熟悉。

    事实上唐映之所以会在顺天府供职,正是张鹤龄一手安排。

    这唐映乃是衙门的老经历,原本在张家老家兴济担任典史,投靠张氏后先是在宛平县出任县丞,后调入顺天府担任推官,如今在能上能下的通判位置上干得如鱼得水,由于背景深厚,基本能当顺天府半个家,被张鹤龄寄予厚望。

    “回侯爷的话,出了一点……状况。”

    唐映把收买沈溪和靳贵不得的事情说出来,再说明内帘中发生的事情,最后从怀里拿出一张纸:“这是本次会试的二十道五经题及二三场考题,唯独少了三道四书题,卑职办事不力,请侯爷降罪。”

    “降罪?你罪小了?”

    张延龄嚷嚷道,“让你去弄考题,现在倒好,第一场三道四书题拿不到,剩下的题就算都得到有何用?那些生员会在意五经题和二三场考什么?”

    张鹤龄赶紧道:“二弟,不可鲁莽,平宁做事……一向得体,这次只是遇到一点麻烦。”

    “大哥,您没听出来吗?根本就是沈溪和靳贵故意搞鬼,也就吃顿饭的工夫,他们居然把题目给拟好了,这是诚心想断了我们的财路啊!”

    张延龄气得牙痒痒,本来他故意算计沈溪,把皇帝的女人送到沈家,让沈溪担惊受怕,可后来那女人凭空失踪,而作为事主张延龄至今都不敢声张。而原本他认定沈溪会遭到皇后的报复,如今也没下文。

    “未必如此,尽量派人混进内帘,找到两位主考官……又或者,从印卷子的人身上着手。初九开考,最晚初八上午,题目必须拿到!”张鹤龄下了死命令。

    “是,侯爷,卑职这就去办。”唐映领命后行礼告退。

    等人走了,张鹤龄沉思不语,他在考虑所有关节中哪里出了纰漏。

    “大哥,你说……咱要不要做点儿事情,恐吓一下沈溪和靳贵,让他们老实一点儿?”张延龄道,“这样我们就算得到考题,回头他们在阅卷上搞点花样,我们也不好应付。毕竟很多人都在等着结果呢。”

    张鹤龄道:“非常时期,皇后正在盯着你我,还是老实一些的好。此事,为兄自有分寸!”

    **********

    PS:第二更到!

    原本天子身体康复后想好好爆发,但女儿又有些事情,烦了天子一整天,到现在才码出第二章!

    不过请大家放心,天子承诺过的向来都会做到,四更不会少,下一章预计会在十二点前,第四章估计得凌晨去了,大家可以早点儿睡,明天早上起来看是一样的!

    继续厚颜求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