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七五八章 心很累
    书到用时方恨少,人脉也是如此。到了要动用关系时,沈溪才发觉自己虽然做官已经快三年了,但却根本就没有可以帮得上忙的对象。

    “事情几时发生,刑部那边又是如何定性的?”沈溪跳上马车,让宋小城往刑部而去,顺带询问惠娘那边的情况。

    宋小城道:“回大人,人已经锁进牢房半个多月了,是中秋节前发生的事情。刑部那边说正在彻查,尚未定案,不过大掌柜手底下的产业,包括以前属于咱车马帮以及商会的产业,具都被朝廷抄没,幸好大人让小人把一些产业变卖,留下一点儿银子,但也只有三四千两……”

    惠娘身家最丰厚时,把所有流动资金以及产业合在一起,大约有七八万两银子,到现在只剩下三四千两,意思就是连以前周氏寄存在惠娘那里的银子也一并被抄没。

    连同周胖子原本的产业,这会儿也都被充公。沈溪仔细问过才知道,就连周胖子也受到波及被刑部下狱。

    “大人,现在如何是好?”宋小城就算能力突出,这会儿面对朝廷的严厉打击也是束手无策,只能寄希望于沈溪。

    “到刑部问明情况以后再说。事情得从长计议!”

    沈溪脸色严峻。本来乡试结束,他还以为可以轻松几天,好好放松一下,却没想转眼惠娘这边就出事了,而且惠娘这次明摆着是中了圈套,否则怎么可能那么巧,她去送礼的时候就被抓了个现行?

    但朝廷为何突然要对惠娘下手,沈溪暂且不知,但料想跟自己的得罪外戚以及当前朝廷缺钱缺粮有关。

    刑部等三法司衙门均在城西南的阜财坊,沿着西长安街往西走,过了西单牌楼就可以看到几座大开的衙署大门。

    到了刑部,沈溪被站班的衙役挡在大门外,不得不递交名帖,许久后才出来一名正九品的检校,惊讶地问道:“沈谕德不是在主持乡试吗?我记得昨天才放榜,为何刚出贡院便到刑部来了?可是奉皇命办案?”

    “未曾。”

    沈溪明白规矩,衣袖里拿着锭银子借行礼之机暗中递了过去,“有一点事情,想劳烦通报。”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刑部检校对于沈溪的示好并未拒绝,等问清楚状况后才摇了摇头,道:“此案关系重大,非我等微末小官所能牵扯,沈谕德不要强人所难。”

    沈溪问道:“那在下是否可到牢房探监?”

    “这个……下官得去请示过上官才能做出决定,沈谕德明日一早再来吧。”那人说完,头也不回进入刑部大门,沈溪一时间无可奈何。

    “大人,看来……大掌柜凶多吉少!”宋小城又在沈溪身后唱衰。

    沈溪怒气冲冲喝斥:“大掌柜吉人自有天相,放心,明日我必定会见到她人!”

    沈溪苦无良策,天色渐晚,他开始病急乱投医……可这会儿请谁帮忙好一些呢?找玉娘或者合适,但玉娘哪里有跟刑部沟通的资格?

    刘大夏、马文升这些名臣倒是能说得上话,可谁会为了一介商贾,还是个寡妇去坏自己的名声?

    至于重面子的谢迁,那就更加不可能了!

    不过,死马当活马医,沈溪说什么也不能让惠娘有事,他让宋小城找人去玉娘处递了名帖,而他自己则去谢迁府上。

    到了谢家门口沈溪被告知,谢迁昨日回家得知儿子中举后,特别交待下人,不许沈溪这几日进谢府。

    “还说感谢我,就是这等感谢之法?”

    沈溪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我帮你把儿子培养为举人,你为了防备外人说闲话,我这个大功臣连你家门都不让进!?

    但沈溪知道,谢迁作出如此决定无可厚非,沈溪只能留下书信,等谢迁回来后应该能看到。

    一直到夜幕降临,沈溪才在东四牌楼附近的茶肆见到玉娘。

    知道沈溪的来意,玉娘行过礼后,颇为无奈地说道:“沈大人,之前您让奴家办的事,奴家已经办好,但这件事……奴家实在无能为力。”

    “这是刑部办理的大案要案,之后或许是三司会审定谳,奴家不过一介风尘中人,何曾有机会与这些达官显贵说上话?”

    沈溪心想,这不过是朝廷为了给掠夺商贾财物寻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真当是什么大案要案?

    还三司会审呢,你怎么不直接来个御审,让皇帝来断这案子?

    沈溪道:“那玉娘可否帮忙与刘尚书一言?”

    玉娘仍旧显得很为难:“恐难从命……刘尚书如今执领兵部,奴家已有半年未曾受命传见,沈大人……还是等刑部的判决下来为好。料想此案,或许有转圜,毕竟你那故人罪不至死!”

    沈溪苦笑着摇了摇头。

    死,对于别人来说或许很艰难,但对惠娘来说却是一种解脱!这“罪不至死”,才真正是对惠娘和他的煎熬!

    人死不了会怎样?

    直接发配为奴!

    到那时候,沈溪明知道惠娘还在人世,却不知她身在何方受苦受难,他怎么都不会原谅自己。

    ……

    ……

    回家的路上,沈溪一直自责:“我说过不会让你有事,你就一定不会有事!”

    等到敲响二更,沈溪才回到自家门前,看着那熟悉而陌生的家门,一时间沈溪竟然不想进去,因为他感觉无法面对妻儿……

    谢韵儿和林黛把全部身心都交给了他,可他的心,始终是对惠娘的情意更多一些,虽然他自己也知道,这不过是一段孽情。

    “少爷……老爷,您回来啦?”

    朱山打开府邸大门,见到沈溪失魂落魄站在门前,惊喜地喊了一声,却差点儿称呼都没改过来。

    可她的话,沈溪来却充耳不闻。

    朱山惊喜地回去禀报:“夫人,少夫人,老爷回来啦,老爷回来啦!”

    谢韵儿带着一家人高高兴兴迎了出来,沈溪只能暂时收拾心情,尽量把情绪压抑住。

    进到自己的家门,不知为何,沈溪老想在门槛上坐一会儿,让自己头脑冷静一下,可偏偏他知道这样有失体统。

    就在沈溪在大门口徘徊时,谢韵儿带着林黛出来,见到沈溪,谢韵儿脸上惊喜地流出眼泪。

    “相公,您平安归来,妾身给您请安了。”

    作为一家主母,谢韵儿很有主妇的风范,无论是在人前还是私底下,丝毫不会乱了规矩和礼法。

    沈溪点点头,有些心不在焉走过去,径穿过月门,往自己小院方向去。走到中院的时候,面对许多父母从汀州带来的闽西老物件,他突然发觉自己“迷路”了。明明是自家院子,抬起头来,竟然觉得这是在汀州陆氏药铺的后院,他好像是要去药铺二楼找惠娘商议事情。

    “相公,您这是怎么了?”

    谢韵儿发觉沈溪神色迷茫,赶紧问道。

    沈溪许久之后才反应过来,原来时间已经过去了四五年,他已经到了京城,这儿再不是那带着温馨甜蜜回忆的药铺,而是皇帝御赐的官邸,他不再是个可以跟惠娘没大没小的孩子,现在已然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韵儿,帮我洗洗脚,这些日子我很累,想好好休息放松一下。”沈溪满面疲乏之色。

    谢韵儿点点头,赶紧让丫鬟打水,等沈溪进到院子回到房间坐下,她已经把洗脚水端了进来。

    作为贤妻良母,谢韵儿对沈溪百依百顺,而为丈夫洗脚,在谢韵儿看来是再平常不过了,沈溪坐在那儿,她过去帮沈溪宽靴,除袜,再帮沈溪试水温,把沈溪的双足放到水里,仔细清洗。

    等沈溪反应过来时,看着一脸认真的妻子,他想到的不是别人,而是曾经每次让他到房里去商量事情,都会半跪下来为他洗脚的惠娘。

    那是他心中对惠娘留下的最美好的回忆,因为只有在那一刻,他才会觉得惠娘是属于他的。

    “韵儿,我自己来吧。”

    沈溪笑着说了一句,但眼角却不由流出泪水。

    “相公是嫌弃妾身洗得不好吗?”谢韵儿委屈地看着沈溪。

    “不是。”

    沈溪轻叹,“你洗的很好,只是这会儿我想起了一个人。掌柜的出事了,你应该听说了吧?”

    说到惠娘,谢韵儿也终于忍不住伤心和绝望,开始抹起了眼泪,半晌之后,她才啜泣道:“妾身都没敢把事情告诉黛儿和小丫,怕她们多心……”

    “不说是对的,谢谢你。”

    沈溪把谢韵儿揽在怀中,此时他很需要一个避风的港湾,想大哭一场,不为别的,就因为他的心很苦很累。

    谢韵儿任由沈溪在她怀中把她的前襟给哭湿以后,用纤纤玉轻抚沈溪的头,那温柔和仔细,就好像对待她和沈溪的儿子。

    沈溪哭过一场,情绪终于好转些,轻叹道:“终于回家了,把黛儿她们叫上,我们一家人好好吃顿团圆饭,我想感受一下阖家团聚时的温馨。”

    谢韵儿赶紧帮沈溪擦脚,重新找了干净的鞋袜换上,陪沈溪一起到了餐桌前,那边一家上下都还等着,毕竟这天是沈溪回来的大日子,沈溪这个一家之主不出现,这天晚上不能开饭。

    “嗯嗯……”

    看到沈溪后尹文很开心,过来就抱着情郎,把头钻进沈溪怀里撒娇。

    陆曦儿也想凑过来,不过她正在跟谢韵儿学如何当一个“淑女”,为嫁入沈家而做准备,所以不能跟以前那样“没规矩”,可她看着尹文在沈溪怀里撒娇的模样,好生羡慕。

    “吃吧。”

    沈溪坐下来,他的左手边是谢韵儿,右边坐着的则是林黛,至于尹文,她本来坐在沈溪对面,但却不时起身来到沈溪旁边,帮他夹菜,就好像一个侍候主人的小丫鬟。沈溪爱吃什么,她比谁都了解,在吃饭时她很喜欢过来给沈溪服务,只要沈溪吃的开心,她不吃都觉得很满足。

    一家人聚坐于餐桌前,把一顿饭吃完,由始至终沈溪神情都很平淡,一点儿看不出有何喜悦。

    林黛几次欲言又止,等吃完饭,要各自回房了,她终于忍不住问道:“老爷,今夜你在那边过夜?”

    “我很累了,晚上一个人睡吧。”沈溪说完,先行回院子去了,满身的困倦,让他觉得精疲力尽,但等他躺下来之后,却是一个难熬的不眠之夜。

    脑海中只有一个让他永生无法割舍的影子。

    ************

    PS:第二章到!

    天子是个感性的人,这一章又写得鼻子酸酸的,思来想去都觉得把惠娘写死太残忍,对自己也无法交代,所以会好好把这段情节转圜好!

    谢谢大家的支持和厚爱!

    继续求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