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七六一章 非正常渠道
    沈溪给朱厚照上完课,没有像以往那样多做停留以便熊孩子提问,直接便从撷芳殿出来了……他要赶去兵部衙门求见刘大夏。

    谢迁不能帮他的忙,反而劝他罢手,甚至把御史言官弹劾他的奏本拿出来吓唬人,但这并未让沈溪退却。

    在这种情况下,似乎只有刘大夏能帮他忙。

    沈溪在兵部衙门等了近一个时辰,仍旧没见到刘大夏的人,有主事出来说尚书大人很忙,没有时间接见。

    但沈溪非常清楚,刘大夏应该已经获悉此事,只是不肯帮忙而已。

    沈溪心情极为悲凉。

    当初他尚无功名时就帮助刘大夏破获了安汝升的案子,随后为追查府库失窃案,又在赴福州乡试期间帮刘大夏铲除了宋喜儿,再到北关冒死解救刘大夏和大明军队,最后他甚至没有争功……

    不想种种付出,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这让沈溪意识到,无论是历史上以贤明忠直著称的名臣,又或者是宁死不屈的铮铮谏臣,都受儒家思想荼毒,在眼下这种情况下秉承处处为他着想的理念,采取的却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漠态度。

    沈溪本以为可以通过谢迁和刘大夏,拯救惠娘,但现在看来,这个想法极为荒诞可笑。

    “老爷,咱们现在回府吗?”

    负责给沈溪赶车的是朱山的父亲朱起,此时朱起一脸憨厚的笑容,似乎一点儿都不理解沈溪此时心中的苦闷。

    沈溪问道:“朱当家,你说大掌柜如今这般,还有何办法能救她?”

    朱起摇头苦笑:“老爷,您这可问错人了,我不过是一介山野老朽,以前蒙大当家垂怜,跟着商会混口饭吃,到了现在好歹能养活家小……小人可没沈大人这般有见识,想来不外乎天无绝人之路吧。”

    “好一句天无绝人之路!可有些路走绝了,只会让人伤心失望。”

    沈溪幽幽叹了口气,“难道真的要看着大掌柜命赴黄泉,又或者是人在世间却与我等天涯永隔?”

    沈溪上了马车,有些失望地与朱起返回家中,刚走进府邸大门,早已经等候在院子里的宋小城赶紧凑了过来,将他在寿宁侯府门前打听到的消息说了出来。

    沈溪双拳紧握,张延龄的卑鄙无耻他早就知晓,但没想到张延龄居然会想染指惠娘。

    张延龄甚至都不知惠娘什么模样。

    从这个时代审美标准来说,惠娘根本算不上美女,这时代更多地是推崇圆脸,要知道红楼梦里不管是所谓的大美女薛宝钗还是主人公贾宝玉,形容他们的相貌都是脸若银盘,银盘是什么?那就是圆脸!

    而惠娘却是标准的瓜子脸!

    或许真的跟宋小城听到建昌伯府家的仆役所言,张延龄不过是猎奇而已,有权有势,见到的美女多了,只是想试一试征服强势女人的快感。另外还有层原因,便是张延龄想通过惠娘,来打击自己。

    “大人,您可要赶紧想办法,如果大掌柜被建昌伯那卑鄙无耻的小人给……以大掌柜的性格,一定会寻短见。”

    宋小城非常紧张。

    虽然到京城后,他的心性开始变得浮躁,但到底是个知恩图报之人,犹自记得当初是谁把他一步步提拔起来。

    沈溪摆了摆手:“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我来想办法。”

    “大人……”

    宋小城已经带着哭腔,这声音让沈溪心里更加沉重和痛苦。

    他何尝希望惠娘出事?

    论对惠娘的关切,他远在宋小城之上,可如今他的确是没什么好办法,除非是……铤而走险。

    沈溪进监牢时,就想过一个问题,惠娘如何能从刑部大牢里出来,他思来想去,似乎最好的办法,反而是让惠娘“死”……只有人死了,才能超脱,他身边恰恰有个已经死过一次的李家小姐李衿。

    彭余,这位户部赃罚库的副使,是沈溪想到唯一能帮助他的人。彭余专管赃物发卖,与刑部关系密切,以前便做过这种从大牢里替换女囚的事情。

    但这案子事关重大,彭余未必有胆量接下这单生意。

    “相公,您累了一天,妾身让丫头烧好了水,您沐浴一下……”谢韵儿见到沈溪黯然伤神的模样,不由一阵心疼。她的心跟沈溪一样,同样担心惠娘,但还是要在沈溪面前表现出贤妻良母的一面。

    沈溪一摆手:“不用了,我到书房安静一下。”

    进了书房沈溪就没再出来,一直到深夜,书房的灯犹自亮着,谁都不敢过来打搅,沈溪一天都没吃东西,不过他不觉得饿,只是感觉心累,想找人倾诉,却发觉他最想倾诉的人如今正在刑部大牢中。

    想逃避,可偏偏他不能逃避,因为最后的希望系于他一人之身。

    ……

    ……

    当晚,刘大夏亲往谢府拜访谢迁,二人在书房相对而坐,协商的并非军国大事,而是议论沈溪营救孙惠娘的事情。

    “……这小子,不知是否吃了熊心豹子胆?我已经说过这是钦命大案,有人参奏他,他竟然敢去兵部找你?”

    谢迁听说沈溪的事情之后非常恼怒,觉得沈溪太任性。

    原本谢迁还以为沈溪在他的劝说后会迷途知返,谁知沈溪居然“变本加厉”,一点儿都不顾全大局。

    刘大夏叹道:“就怕沈溪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不肯轻易罢手!”

    “他重情重义?哼哼,一个臭小子,才几岁,懂什么情义?那犯妇与他非亲非故,只是一介布衣商贾,更是个孀妇,他这是要把自己的名声置于不顾!”

    谢迁骂起沈溪来,就好像在骂自己的孙子,因为他实在看不惯沈溪这种态度,他更希望沈溪能认清楚现状。

    刘大夏微微摇头:“事情未必如此简单。几年前,沈溪尚未有功名时,我曾往汀州办盗匪知府安汝升的案子,他孤身前来求见,我便发觉他颇有胆识和谋略,当时也为陆孙氏冲冠一怒,最后虽化险为夷,却也危机重重……那时我不过当他少年鲁莽,全凭一股热血,现在看来,倒是天性使然。”

    一句天性使然,便很好地解释了沈溪为什么会一再舍身救惠娘。

    就是连刘大夏和谢迁这样年老成精之人,也不会想到,沈溪从最开始时对惠娘就是最真挚的情意。

    “回头再说吧,不能让这小子继续执迷不悟。”

    谢迁道,“刑部那边知会一声就好,该如何判就如何判,若是判了死刑,让他们见一面就是……别连累那妇人的家眷便可,听闻她有个女儿,如今正住在那小子府上……”

    谢迁虽然在骂沈溪,但他暗中也在关心这个案子,但他知道这案子是张氏兄弟主导,由弘治皇帝亲自审批,三法司定下的要案,他身为阁臣也没资格指手画脚。此外,谢迁还动用刑部尚书闵圭的关系,把影响尽量压到最低,至少陆家那边只有孙惠娘一个人下狱,她的女儿陆曦儿甚至安然无恙留在沈家。

    至于沈溪,谢迁更是动用一切关系,把弹劾沈溪的奏本给压了下来,这本身已属于是僭越。

    刘大夏道:“那沈溪那边,可是由阁部跟他说明?”

    “多说无益。”

    谢迁道,“这些天,我不会见他,再过些日子,等案子了结,他心结解开之后,有些事再对他说吧。”

    ……

    ……

    沈溪在书房内,看似无所事事,但其实是在谋划一件大事。

    他在写一份奏本。

    沈溪突然厌倦了朝堂上的尔虞我诈,尤其是来自外戚的咄咄逼人,自请调离京师,远离是非之地。

    因为惠娘的案子,沈溪看清楚了官场的残酷,他不想抨击谁,唯一能做的就是离开这漩涡的中心,趁着有人弹劾他与犯罪的商贾有关,请求履历地方,无论是避祸也好,还是去平复心中创伤也罢,反正他不想继续留在京城教导太子了。

    伴君如伴虎,现在只是对他身边人下手,若是等弘治皇帝在那对奇葩外戚兄弟的影响下看他不顺眼,就连他自己都无法幸免。

    沈溪的奏本,第二天一早便送去了詹事府,通过詹事府上呈,至于内阁那边是否会批准,是继续上呈皇帝定夺还是直接打回来,他并不是很在意。

    奏本中,沈溪提到自己年少轻狂,需要到地方多历练,其实是跟弘治皇帝表明一个态度,老子不爱伺候你们一家子了,要么外放地方,要么直接将我罢官,反正我不想教你儿子就对了。

    从詹事府出来,沈溪突然觉得整个人一身轻松,但暂时他还不能放松警惕,因为他要去见一个人,就是之前帮他赎买李衿出来的彭余。

    这是个可以把活人变死,再把死人变活的人,可以说神通广大,既然无法从正常渠道把惠娘救出来,沈溪只有走“歪门邪道”,只要让惠娘平安无事,哪怕让惠娘就此隐姓埋名都好。

    在沈溪看来,只有隐姓埋名才能让惠娘狂野的心彻底安定下来,改变她偏执的性格。

    事关隐秘,沈溪无法去户部衙门等人,所以他干脆去了之前短暂收留李衿的客栈,通过客栈掌柜找彭余,且不能说明来意。

    沈溪把约定地点定在东单牌楼附近一处茶楼。

    一直到下午,彭余才姗姗来迟,他来见沈溪的时候也不敢张扬,目光到处乱转,一副贼头贼脑的样子。毕竟之前帮沈溪做过见不得人的事,这种事一旦捅出去,他的小命都要搭进去。

    “沈大人……是否那姑娘出事了?之前我可跟您老说过,最好是经过管教后你才把人领去,那样才听话……”

    彭余怕沈溪上来就提退钱之事,先把路子给堵上,不是我没提醒过,是您老坚决不要我们的“售后服务”。

    沈溪让彭余坐下,低声道:“不是为了此事。我是想请彭兄弟再帮忙救个人出来……”

    “嗯?”

    彭余一听有生意,马上来了精神,沈溪算是他接待的一个“大主顾”,但等沈溪把要救的人说出来,彭余苦着脸道:

    “沈大人,不是小的不肯帮忙,只是……实话告诉你吧,我月前已经从户部调入二十四衙门的御马监,专司负责管理皇产……”

    “同时,你说的这案子我也知晓……这是通天的钦命大案,刑部大牢那边的人可不敢接这单生意,背后牵扯太大,尤其还是陆孙氏这样的要犯……若是被查出来,连累的人太多……”

    “就算我肯做,别人也不敢……”

    ***********

    PS:第二更到!

    天子设想的这个救人思路如何?这是在反复回看前面的情节后琢磨出来的……大家觉得好,就订阅和月票支持吧!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