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七六七章 小郎,小郎
    夜色迷茫,马车在大街小巷穿过。

    惠娘想睡但又不敢睡,她开始为沈溪担心,她不想因为自己害了沈溪的前途,这么做等于是违反了朝廷的律令,一旦被有司查获,沈溪不但会被罢官,还有很大的可能会落罪,甚至危及整个沈家。

    越是如此想,她心中的自责愈重。

    惠娘蒙着眼睛,也不知走了多久,马车终于停了下来,车帘重新打开,沈溪伸手将惠娘的蒙眼布解开。

    惠娘已经适应了黑暗,当再次见到沈溪时,虽然人影有些模糊,她的心却一阵安宁。

    “别动,我给你解开绳子。”沈溪到马车里,尽量想借助外面微弱的光亮,为惠娘解开绳索。

    可惠娘身上的绳索捆绑得很紧,最后沈溪不得不把惠娘抱到马车下,让她站在那儿倚着车厢,然后蹲下身子仔细观察绳头的结是怎么回事。

    惠娘赶紧道:“我……我自己来……”

    “什么你自己来?连手脚被人捆着还能自行松绑不成?”

    沈溪并未和颜悦色地出言安慰,反而语气强硬,惠娘听了这话身体不由一颤,“老实点儿!”

    惠娘动都不敢动弹了,直到沈溪帮她解脱手部的束缚,她才帮沈溪一起把那缠绕的绳索解开。

    惠娘的腿脚已经麻了,一时不能动弹,沈溪走到那低矮的院门前,敲了敲门,很快门打开,里面有个四五十岁的老妇人提着灯笼走了出来,道:“小相公回来啦?快些进……哎呀,这……这位是……夫人吧?”

    那老妇人打量站在马车旁的惠娘,看得不是很真切,只是觉得身材还算细瘦婀娜,应该是个美人胚子。

    “正是贱内。”

    沈溪说了一句,回到马车旁边,硬拉着惠娘的手,把她往院子里拽。

    院子是个小四合院,不大,非常静谧,惠娘连自己身处京城何处都不知道。屋子里有烛台照明,二人进到里面,惠娘看着沈溪的脸,再也忍不住心中死里逃生的激动。

    “小郎……”

    惠娘喊了一声,紧紧抱着沈溪,以前沈溪一直比她矮,可现在再见面,沈溪已经高她半个头了。

    沈溪也将她拥紧,让惠娘在自己怀里哭了好一会儿,直到屋门打开,听到那老妇人的声音。

    “哎呀……你们这是……都是老婆子不对,你们……继续……”

    老妇人正要转身出门,沈溪却道:“徐婶,不打紧的,劳烦把水烧好,让贱内沐浴更衣。”

    徐婶一时听不懂“沐浴更衣”是啥意思,琢磨了一下才明白过来,她转头打量惠娘,嘴里不由“啧啧”两声,她本以为这位小相公带来的是怎样一个美女,却见眼前是个脸上沾满黑灰,而且脸型太过瘦削的女子,而且……年岁似乎偏大。

    “老婆子已经烧了满满一大锅水,这会儿就……洗?”徐婶问道。

    “嗯,劳烦徐婶了。”

    沈溪说完,把床上的包袱提过来,里面有一些属于女人的换洗衣衫,内外都有,是之前沈溪从李衿那里拿来的。

    沈溪交给徐婶道:“也不知是否合身,麻烦徐婶帮一下忙。”

    “唉,小相公,你们不是夫妻吗?自己去……嘿,小两口一起洗那才好呢。”徐婶笑着说道,见沈溪站着没动,赶紧又补充:“好了,小相公,老婆子嘴贱,没事喜欢开玩笑……夫人,请随老婆子来。”

    惠娘回头望了沈溪一眼,这才去厨房一侧的耳房沐浴。

    沈溪坐下来,心中有些失落,具体什么原因却说不出来。

    远远听到耳房那边传来“哗哗”的水声,从纸窗户上能看到惠娘正在沐浴的身影,而徐婶正在旁边帮惠娘往浴桶里添加热水。

    “哎呀,没瞧出来,夫人还是挺貌美的。”徐婶说着言不由衷的恭维话,惠娘听了却羞赧地低下头。

    沈溪闻声看了过去,心中突然涌起一股说不出的邪火,让他的身体有些不受控制。犹豫了好一会儿,他霍然站起,从卧房走了出去,直接到了耳房门前,将半掩着的屋门一下子给撞开了。

    “啊?”

    惠娘长久待在牢房中,听不得大的动响,屋门被撞开,她惊叫一声,等见到是一脸肃穆的沈溪,她先怔了怔,赶紧把水里擦拭身子的洗澡帕给提了起来,用来遮盖身体,可那洗澡帕实在太小,就连上身一些关键的部位都遮掩不住。

    “小……小相公?”

    徐婶有些惊讶地看着似乎有些生气的沈溪。

    沈溪拿出几个小银锭,塞到徐婶手里,吩咐道:“以后家里有什么需要,徐婶多帮衬一些。今夜太晚了,徐婶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好叻!”

    徐婶拿到银锭,先咬了咬,在确定是真的之后高兴得不得了,接连俯首作揖:“小相公做事真爽利,老婆子这就走……哈,老婆子可不当那碍眼之人。”

    说完,徐婶出门而去。

    沈溪跟着出去,将院门关上,又把门闩闩好。

    徐婶就住在隔壁,名下有几个院子,皆是徐婶亡夫留下的。沈溪租了个独门独院给惠娘住,主要是不希望外人打扰。

    等沈溪回身到敞开的耳房门口时,惠娘刚从浴桶里出来,连身上的水滴都来不及擦干净,正要去穿衣,但时间根本就来不及。

    “啊?小……小郎……沈大人……民妇……民妇……”惠娘一时杵在那儿,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她没想过会这么“坦诚”地与沈溪“见面”。

    沈溪坚定地走了过去,准备将惠娘一把抱起,惠娘赶紧挣扎:“大人……民妇……”

    “什么民妇,你是本官买回来的女人,以前的你已经死了,你现在是属于我的!”沈溪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他这话说完,惠娘的头“嗡”地一声懵了。

    我是他的女人……我是他的女人……

    沈溪抱着惠娘从耳房中走出来,惠娘往沈溪怀里缩了缩,道:“冷……”

    “知道冷?就不知道痛?”

    沈溪道,“只顾着自己一口气,却让别人为你担惊受怕,那些为你日夜揪心的人,可曾睡过一个囫囵觉?”

    惠娘本来就很羞怯,听到这话后,头不由垂了下去,脸上说不出的尴尬和自惭。

    沈溪把惠娘抱到房间里,直接放在床上,趁着沈溪转身去关门时,惠娘赶紧拉被褥盖住自己的身体,但沈溪很快便已经咄咄逼人地过来了。

    “小郎……你不能过来!”

    惠娘此时也不再称呼沈溪为“大人”,而是用最直接的长辈称呼,那是她心里最喜欢的称呼,“我是你的姨,你……你……”

    沈溪嘴角露出个冷笑,却不给惠娘任何拒绝的机会,直接将被子掀开,同时也开始解自己的衣衫。

    “小郎……”

    惠娘此时已经带着泣音。

    沈溪冷声道:“我说过,现在的你已经不是以前的你了,目前你的新身份正在顺天府办理,以后你姓云,是我养在外面的外宅。我是你的男人,也是你的主子,不是什么小郎和大人!”

    沈溪说着,已经把外襟彻底解开,靴子都没脱下,就直接压向惠娘的身体。

    “不……”

    惠娘哭着,但等沈溪的身体压过来时,她的心里并未有太大排斥,而沈溪身体的那股温暖,正是她现在最需要的,但她还是赶紧转过身,想要从床的里面逃走,但床的内侧根本就是一堵墙,她逃无可逃。

    沈溪从后面一把抱住惠娘的身体,将想要挣脱的她给扯了回来。

    “小郎……小郎不行……小郎……我是你的姨……”

    惠娘一遍一遍重申自己的身份,可惜眼下的她只是个柔弱的女人,在沈溪面前,她没有半丝反抗的能力,或者说她有能力,但在慌乱之下已经不懂得如何反抗。

    终于,等沈溪彻底占有她的一刹那,她的脑海中空无一物,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是谁,也不管以前跟沈溪是什么关系。

    她只知道这一刻,沈溪是她的男人,是一个征服她的人,她不用背任何包袱,只需要明白自己是个普通的女人就可以了。

    “……主子。”

    不知何时,惠娘终于无意识地发出缠绵悱恻的一声,等于是认同了她的新身份。

    而此时的沈溪,并未变得温柔,仍旧狂暴无比,甚至在惠娘看来有些过于野蛮了。但惠娘并不排斥一个“野蛮”的沈溪,因为连她自己的内心,都不接受自己心平气和地去接受沈溪,她更希望沈溪用强硬的手段来占有她,这样能减轻她心里的负罪感。

    “轻一些。”

    惠娘眼角流着眼泪,却不知是因为身体的疼痛,还是因为心理上的巨大冲击。

    沈溪心中的火气仍旧在,他恨惠娘的固执任性,恨惠娘不懂得保护自己,更恨自己没能力好好保护惠娘。

    那股邪火,再加上沈溪多年来长久积压的需要,使得他变得狂躁不堪。

    惠娘虽然并非少女,但她早就习惯了独自的生活,身体根本承受不住,她尽量想让自己不出声,可到后面,她只能咬着被褥,让身心的双重冲击能变得缓和一些。

    “你只是我的女人……是我的奴婢……”沈溪几乎是嘶吼着说完,终于,沈溪伏在惠娘后背上,完成了他最后要做的事情。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屋子里都安安静静,只是能听到微微的啜泣声,惠娘流着泪,等她想推开沈溪时,才发觉沈溪已经因为过于疲累睡着了。

    “小郎……是我对不起你……”

    惠娘身体动了动,但发觉沈溪就算是睡着了也抱得她很紧,而且她很喜欢两个人联成一体的感觉,她只是拉了拉被褥,把沈溪和她的身体盖住,然后一直保持这样奇特的姿势。

    逐渐的,她自己也困顿不堪,沉沉入睡。

    这是她有生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觉,因为她心里在告诉自己,从今天开始,她不再只是一个苦命的女人,她也有男人疼,会有人照顾,更有人为她来遮风挡雨。

    ***********

    PS:第二更!

    写这章天子迟疑好久,终于还是这么安排了!

    不管是从道德还是从伦理,现在的惠娘跟沈溪没有任何直接或者间接的血缘关系,这一点大家不会否认吧?

    再者,惠娘的能力还在,如果沈溪要有一个商业帝国辅佐,有惠娘在会省心很多吧?

    第三,如果大家对十多岁的差距有疑虑,可以参看弘治皇帝的老爹成化皇帝,万贵妃比宪宗整整大十八岁,万贵妃五十九岁去世,成化皇帝悲伤过度,数月即逝,享年四十一岁。

    如果大家对天子的安排还算满意,请订阅和投月票支持吧!拜托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