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七六八章 迎灵
    沈溪终于实现了生平的愿望,虽然是在半强迫的状态下完成这一切的,但他很喜欢这种占有心上人的感觉。

    爱她,就要考虑到她的渴求和顾虑,如果等惠娘主动来捅破这层窗户纸,沈溪心想大概一辈子都不可能。

    如今的惠娘,需要的是一个能征服她、照顾她的顶天立地的伟丈夫,而不是一个在她臂膀下成长的小男人。

    沈溪之前虽然给了惠娘诸多的帮助,让惠娘感受到了被人照顾的感觉,但那毕竟不是在生活方面。

    沈溪自己主动走出这一层关系,其实是告诉惠娘,是我强迫占有你的,你不用有负罪感,所有的罪孽由我一人来背负便可。

    至于惠娘,内心则相对简单许多……她最初虽然也经历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可当冷静下来后,她想的最多的却是觉得对不起沈溪,她觉得自己……不配拥有这份情感!

    惠娘半夜醒来,发觉自己依然躺在沈溪怀里,沈溪抱她抱得很紧。惠娘想为沈溪盖被子,但发觉手被箍得很紧,最后她只能放弃一切努力,沉浸在这种难得的安稳中,闭上眼继续入睡。

    沈溪这一觉睡得无比舒坦。

    这一晚上发生的一切,均出于他的本能,是他这些年来情感的总爆发。他喜欢那种与心上人没有丝毫阻隔、水乳交融的感觉。尤其是意识到怀中被他紧紧抱住的玉人,就是自己苦苦期冀的梦中情人时,手抱得更紧了。

    天蒙蒙亮,沈溪睁开眼,外面鸟雀的声音非常悦耳动听,但眼前的一幕却有些不太真实。

    惠娘早就醒了,她后背靠在沈溪怀中,正微微啜泣,看上去楚楚可怜,让沈溪心里不禁一阵难受。

    “惠娘……”

    沈溪轻轻唤了一声,他不再称呼惠娘为“孙姨”,因为从现在开始,惠娘是属于他的女人,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对等的。

    惠娘轻轻啜泣一声,梨花带雨,侧过脸看了沈溪一眼,脸上满是自责。

    沈溪叹道:“我知道昨夜……是我冲动了一些,我……”

    惠娘摇了摇头道:“我对不起小丫……”

    在这种时候,惠娘没想过将来,因为她从未奢求沈溪能给她名分,她只是觉得对不起女儿,因为按照道德礼法,沈溪必须要在她跟陆曦儿之间作出一个选择,她不想跟女儿争什么。

    “我知道。”沈溪点头。

    惠娘突然侧过身,把头靠在沈溪怀中道:“妾身是不详之人,你把我送走吧……或者让我找个尼姑庵,从此之后……我不会再出现,你照顾好小丫……我不能让她一辈子受苦。”

    沈溪把手抱得更紧一些,皱眉道:“说什么傻话呢?到今天这个地步,你以为我舍得把你送走?”

    “你要知道,昨晚……并非我一时糊涂,而是……而是我一直心存着对你的倾慕,只是年少无法表达。从今往后,虽然你暂时要隐姓埋名,但我时常会过来看你……”

    “你且在这里安心住着,还是那句话,你是我救出来的,若是你死了,对不起我,更对不起那些关心你的人。就算你不为自己,也要好好活下去!”

    “呜呜……”

    惠娘听到沈溪的话语,再也忍不住,把头整个投入到沈溪的怀抱之中,呜咽起来。

    沈溪对惠娘疼惜有加,难得惠娘敞开心扉接受他,虽然有趁人之危的嫌疑,但这也是二人之间最好的结果。

    从道德礼法上来说,他跟惠娘之间注定不会有结果,如今能做露水夫妻,也总好过于只能空望彼此。

    惠娘急需男人的疼惜来抚平她内心的创伤,只有这样才能让她安分守己当一个普通的妇人,无论怎样,沈溪都要承担起照顾惠娘的义务,这是他身为男人的责任。

    “惠娘,别哭了……哭得让人心碎……”

    沈溪尽力安抚怀中的佳人,他此时就好像得到一件心爱玩具的小男孩,年少时的梦想,苦苦多年的期盼,本以为此生无缘,遗憾终生,到最后却还是得到,这让沈溪分外珍惜。

    沈溪恨不能留在这小院中,几天几夜都不出去,因为他发自内心要好好疼惜这个女人,可惜他还有许多善后的事情要做,最重要的就是筹办惠娘的丧礼。

    趁着惠娘正处在茫然中,沈溪再次彰显他男人的本色,他要让惠娘感受到有丈夫疼爱的那种刻骨的柔情。

    先从身体上征服一个女人,再从内心上让她彻底臣服。

    沈溪也是怕惠娘想的东西太多,受到负面情绪左右。越是这种时候,他越要小心谨慎。

    一直到半个多时辰以后,沈溪才从床上下来,而惠娘还躺在那儿,等惠娘平复之后,她忍不住再次失声啜泣。

    惠娘心底里觉得对不起的人太多。

    对不起亡夫、对不起女儿、对不起周氏、对不起谢韵儿、对不起林黛,最重要的,是对不起沈溪,总之这是个很懂得为别人付出,从来不会为自己考虑的女人,这也是让沈溪头疼的地方。

    “米粮都在厨房,饿的话,自己下厨,蔬菜和肉类会由隔壁的徐婶每日送过来,有什么事,只管对她说,我每天尽量抽出时间过来陪你。”沈溪道。

    “嗯。”

    惠娘微微点头,这让沈溪很不放心。

    沈溪很怕自己走了之后,惠娘会自寻短见,本来他也想过为惠娘找个婢女,但事情太过仓促,根本找不到合适的人。

    惠娘属于要案钦犯,他不能让更多人知道惠娘的下落,否则很容易泄露风声。

    ……

    ……

    沈溪回到家中,谢韵儿已经安排好人手,同时购买了丧葬用品,随时准备发丧。

    沈溪一夜没回来,她很担心,但她知道沈溪因为惠娘的事伤心难过,所以没问沈溪昨夜去了何处。

    “相公,不知几时能带回掌柜的……遗体?”谢韵儿见到沈溪,终于忍不住,哭泣着问道。

    沈溪道:“等要我去刑部问过才可以知道,估摸今日或者明天吧。事情都安排好了?”

    “嗯。”

    谢韵儿点头,“云伯和朱当家那边已经准托妥当,就是……曦儿那里该怎么说?”

    沈溪叹道:“该告诉她的,始终还是要告诉她,不过等事情最终确定之后,我再去跟她讲吧。”

    沈溪没有在家里久留,他要去刑部打点善后事宜,重点是早点儿把“惠娘的遗体”给领回来安葬,事情拖久了,容易泄露风声。

    上午,沈溪在刑部那边花了不少银子,在得到刑部衙门的准允后,几名死者的遗体终于准许家属带回家,宋小城和朱起已经早就准备好棺材等着。

    遗体因为被烧的皮开肉绽不成样子,只能用布给裹起来,然后所有缝隙都用针线给缝上,最后再用草席卷了,用门板抬出来。

    等见到尸体,宋小城和朱起尽管都是大男人,也不禁黯然流泪。

    “好端端的,说没就没了。”朱起感怀不已,当初要不是惠娘收留,他和他的族人还在山上吃糠咽菜。

    沈溪一脸悲恸,把草席打开,却没有把布拆开,他跟朱起一起把尸体抬进棺材里。只是草草把棺材盖子合上,就送往沈家府宅。

    不过此番前往的沈家宅子,并非是沈溪目前居住的状元府,而是原来的谢家老宅。沈溪搬出来之后,这里本是沈明钧夫妇的居所,但沈明钧夫妇如今回乡并不在京城。

    到了沈家府宅门前,谢韵儿已经带着一家人在那里迎候,但因死去的并非是沈家人,门上并未挂白绫,可街坊邻居还是出来查看,都想知道沈状元的老宅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沈溪让人把棺材抬下来,谢韵儿最先忍不住,痛哭出声,这会儿沈家人才知道,原来家里要出殡。

    “姐姐……谁……谁死了?”

    林黛心里无比慌张。

    家里一个人没多一个人也没少,突然送了口棺材回来,若非沈溪就站在面前,她还以为是沈溪出事了。

    沈溪走过来,摸了摸神情呆滞的陆曦儿的头,道:“进去说话!”

    外面有专人抬着棺材进府门,街坊四邻顿时议论开了。

    到了正堂,棺材已经摆好,沈溪拉着陆曦儿跪下,他身后的女眷不明所以,也都跟着沈溪、陆曦儿和谢韵儿三人跪下。

    至于朱起、宋小城、云伯以及一些送棺材来的车马帮弟兄,则在院子里跪下。

    “掌柜的在天有灵……”

    沈溪举起三炷香,先祭天,然后恭敬叩首,才把香插在香炉之内,“前世恩德,来世再报。哀哉,尚飨!”

    沈溪站起身来,走到已经准备好的灵牌之前,揭开来,在上面写上“陆门孙氏”的名讳,陆曦儿原本还对这一切懵懵懂懂,但她是识字的,等看清楚字迹时才知道,原来死去的是她的母亲。

    “娘……”

    小丫头不懂别的,听说母亲过世,直接冲上去要打开棺材,却被沈溪拦了下来,但棺材盖子还是被推开,可里面的尸体用白布包裹着,看不到具体的状况。

    沈溪把哭喊着的陆曦儿架到一边,对朱山等人道:“让小姐到里面休息,这里的事,不用她劳心。”

    “是,老爷!”

    小玉等人抹着眼泪,把陆曦儿拖拉着到了里屋。

    目前偌大的府宅,除了沈溪就只有谢韵儿知道惠娘的死因,她走上前,把棺材盖子合上,问道:“相公,现在怎么办?”

    “停灵,我要亲自为孙姨守灵,当作是尽孝。”

    沈溪说着,跪在软垫上,让谢韵儿等人把纸钱和火盆拿过来,然后亲自为惠娘披麻戴孝。

    谢韵儿没多说,却恭恭敬敬地跪在沈溪的侧后方,帮沈溪一起往火盆中添加纸钱。

    至于招待街坊四邻的事情,则交给云伯、朱起等人负责,因为死的并非是沈家什么人,街坊四邻并不是很热心,只是进府邸来走个过场,敬个礼上柱香什么的,再出去讨杯水酒喝,礼数便成。

    **********

    PS:第一更!

    求订阅和月票支持,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