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七七二章 阴阳调和理论
    如今朱厚照快十二岁了,加上生在皇家吃得好,营养充足,发育得很快,对他进行一些必要的青春期的教育,本来是很恰当的,有助于正确引导他对于男女之事的认识。

    可在孔孟思想的荼毒下,华夏之地的风气一向是私底下诲淫诲盗但表面上却故作斯文不许提及,沈溪若现在跟朱厚照做一次正常的青春期教育课,那他的东宫讲官基本可以说是当到头,下一步就是收拾铺盖卷回家。

    “太子要问成婚生子之事?”沈溪问道。

    “是啊,你快说,最近我总是在想这个问题,太难了。”

    朱厚照有些懊恼地说,“别人都道我年岁小,可我年岁不小了啊,我记得先生十岁就参加县试,到我这年岁已经过了府试,正等着院试……这也不准,那也不准,实在太气人了。”

    沈溪问道:“那太子可有听闻阴阳调和?”

    “啊?”

    朱厚照听了一头雾水。

    沈溪心想,你不是想知道你是怎么来的吗,当我是第一天出来混的,这小问题能难得到我?

    “天地之间,分为阴阳。天地、日月、昼夜、男女……都是为阴阳之故。”

    沈溪继续侃侃而谈,“至于太子所说的成婚生子,也是因男女需阴阳调和,必须以之互取所需。”

    朱厚照听完之后更迷惑了,他眨巴着眼睛想了半天,最后有些不满地说道:“什么互取所需,那怎么个互取所需法?”

    沈溪道:“阴为之亏,阳为之盈,采阴补阳乃是天地正道。男女之间,也是为阴阳之调和,互取所需之故,需要一亏一纳……太子可明白?”

    朱厚照恨不能冲着沈溪破口大骂。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问你怎么生孩子,你跟我讲阴阳,鬼才管你阴阳调和是什么东西,你倒是给我说清楚!

    “先生,你这么说太儿戏了吧?”朱厚照气呼呼地道,“我是问你,怎么互取所需,你说采阴补阳,那怎么采,又怎么个补法?”

    说到这里,那边靳贵有些记不下去了,这话听起来非常露骨,再说下去可能就要踩过界。

    但沈溪似乎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只听他侃侃而谈:“长短、凹凸同为阴阳,男为阳,女为阴,敢问太子一句,长短凹凸,谁阴谁阳?”

    “我哪儿知道!?”

    朱厚照小脸皱得紧巴巴的,他虽然是个熊孩子,却也是个善于思考的熊孩子,“你说什么长短,那阳就是长的?还有凸的?”

    沈溪笑道:“太子为何如此言之凿凿,难道就不可以是阴为长、凸?”

    朱厚照想了想道:“不会吧?既然是阳,那肯定是有阳刚之气,那短的一定是阴柔的,这个凸也是,一看就锐不可当……总不能跟凹相提并论吧?”

    沈溪点点头道:“太子理解得很正确,那以此来推断,男即为……”

    “长、凸。”朱厚照此时已经学会接茬。

    “那女为?”

    “短、凹。”

    朱厚照擦了擦鼻子,好像真的弄明白了什么,一蹦老高,“先生高明啊,我回去就研究一下,我到底哪里比较长凸。先生,下次你上课我再问你啊……”

    朱厚照兴高采烈研究去了。

    沈溪无奈地摇了摇头,这都什么跟什么?简直是误导青少年啊!他说完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那熊孩子居然还说明白了。

    熊孩子肯定又回去祸害那些宫女了,最后别来个亲自实践就好。

    靳贵抹着汗过来,道:“沈谕德,你这话……说的是否合适?”

    沈溪反问:“靳中允觉得我哪句说得不合适?”

    “嗯……”

    靳贵说不上来了。

    按照道理,是太子先发问,关于结婚和生孩子之事,沈溪回答了他,告诉他其实男女之间只是阴阳调和,至于什么长凸和短凹,那完全是太子自己的理解,而且也没涉及到具体的男女之事,算不得犯禁。

    “沈谕德高明,这么轻易就把这问题揭过。佩服佩服。”

    靳贵恍然大悟,对沈溪多有推崇,他自问没法就刚才的问题给太子作答,却被沈溪找到一个看起来中规中矩的答案。

    沈溪苦笑:“靳中允过奖。”

    “唉!”

    靳贵叹了口气,“就怕太子回去后做出一些有伤体统之事。”

    沈溪心想:“这熊孩子平日里做的有伤体统的事还少了么?多这一桩不多,少这一桩不少,以皇帝两口子的护犊情深,再加上其尊贵的身份,想规范他的行为难比登天,能妥善引导就不错了,还能指望怎样?”

    ……

    ……

    沈溪从撷芳殿出来,先到詹事府转了一趟,这才回家。刚到家门口,就见到大门左右停着几辆马车。

    走进院门,就听到周氏老远传来杀猪一般的哭叫:“……我那命苦的妹妹啊,你怎就这么走了啊?你让姐姐以后怎么活啊?姐姐跟你一块去了吧!哇啊啊……”

    声音凄厉,沈溪不忍去听!

    不知道的,还以为沈明钧死了呢,等仔细听清楚才知道她哭的不是丈夫,而是“妹妹”。

    沈溪本不想去打扰周氏哭喊,可老爹老娘到了府上,他总要过去尽一下孝心,最基本的磕个头敬个茶是需要的,这就是孝道。

    可越往正堂那边走,那哭喊声越让人心烦,最后到了门口,周氏一眼看到他,立即冲上来就要拿拳头往沈溪胸口捶。

    “娘,您别冲动……不关相公的事……”谢韵儿赶紧去拉。

    沈溪没辙。孝义为先,老娘要打他,他身为朝官可不能躲,识相点儿就要跪在地上挨打,否则被外人知道,御史言官的唾沫会把你淹死。

    “娘,孩儿知错了。”沈溪跪地低下头道。

    周氏嚎叫:“你个臭小子,走的时候跟你怎么说的,让你好好照顾你孙姨,你就这么照顾的啊?就让你孙姨死在大火里,你怎么没进去把她救出来?”

    沈溪心里直叫冤枉。

    明明你临走的时候一再交待我,不许去打搅惠娘,因为她是个寡妇,被人知道有损声名。怎么到现在就成了你交待我让我好好照顾好她?

    就算周氏是无理取闹,沈溪也认了,还要低下头认错。

    倒是谢韵儿哭着解释:“娘,掌柜的死在刑部大牢内,相公没办法进去……呜呜呜……”

    本来一家人刚才从惠娘之死的阴影中走出来,周氏这一回来,等于是旧事重提,无论大的小的都伤心哭泣。

    “你个杀千刀的……怎么就走了哪……”

    最后这句,完全就是哭丈夫的节奏了,这让立在院子墙角的沈明钧情不自禁地挠了挠头,他就算没学问,见识也不高,但也听出周氏这话隐隐是在咒他死。

    “娘,孙姨去的很安详,没受多少苦。”沈溪眼看差不多了,该把问题详细解说一下,老爹老娘不是回家当沈家家主了吗,怎么没过多久就又跑回来了?难道是惦记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还是惦记他们的大孙子?

    周氏哭喊了好半天,终于在谢韵儿的苦劝下恢复平静,最后她气喘吁吁看着沈溪,似乎准备跟沈溪秋后算账。

    “我孙儿呢?”

    周氏这时候才想起,她这一路最惦记的不是儿子和女儿,更不是儿媳妇,而是她的大孙子沈平。

    “娘,平儿在里面呢,有奶娘照看。”谢韵儿擦擦眼泪道。

    “哦,带我进去瞅瞅。”

    周氏连沈溪还跪在堂前都不管不顾,径直往内院走去,最后还是沈明钧过来把沈溪给扶起来。

    沈溪问道:“爹,家里都还好吧?”

    “还……还好。”沈明钧说这话有些敷衍,要是沈家人都好的话,周氏也不会强拉他回京城了。

    沈溪再问:“那祖母的病……”

    “你祖母……谁都不认识了,成天念叨你,本来想跟你娘多留一段时间,可你娘……跟你大伯母不对付,凑一块儿就要吵架,于是便回京城来了,当然主要还是听说你有儿子了,怎么都得看看。”

    沈明钧说到这儿,忍不住向内院方向望去……其实他也想进去看孙子了。

    但有些事,沈明钧始终放不开心结。

    沈溪道:“爹,一起进去吧,我给您和娘敬茶。亦儿和十郎在家里一直挺好的,无灾无病,前些日子十郎还总哭喊着要找你们呢。”

    “是吗?”

    沈明钧发现自己很多余,到了沈家,就听妻子在正堂里嚎啕大叫,连儿女和孙子都没来得及看,以前是李氏,现在他在周氏的阴影下活得也很难受。

    到了后院,看过沈运和沈亦儿,还有沈平,周氏坚持要回谢家老宅那边,说是要为惠娘守灵。

    沈溪道:“娘,孙姨已经下葬一些时日,灵堂已经撤下了。”

    “撤了灵堂,就没灵位了?算了,你们还是带我去她的坟头看看,我想给她烧点儿纸钱。”周氏之前是有些胡搅蛮缠,现在倒是真情流露。

    沈溪道:“这会儿天色不早……”

    “不早也要去,也不想想你孙姨,当初咱家什么都不是,她就让我们住在她院子里,不是她收留我们,你能留在宁化县城,能上学走上科举之途吗?可惜啊,她临死也没认你当干儿子,不然不会连个执幡引路的人都没有……多可怜的人啊……”

    周氏说及惠娘,感同身受一般,哭得好生伤心。

    沈溪没辙,只能趁着天黑城门没关,带沈明钧夫妇出城西去上坟了,因为回来时城门肯定关了,晚上还要在城外过夜。

    幸好京城城门外有一些紧挨着城墙的街道,有酒肆和客栈,这些都需要提前安排。也是京城内城相对狭小,在没修筑外城的情况下,京城的规模已经满足不了作为大明首都急速扩张的人口。

    沈溪没让谢韵儿和林黛同行,让她们留在家看顾孩子。

    沈溪亲自送周氏到了翠微山下的坟头,周氏不断给惠娘烧纸,嘴上不停念叨:“……妹妹命苦,姐姐的命也苦,我们都是苦命人啊。”

    *********

    PS:第一更!

    这是二十号的第一更,天子继续求订阅和月票支持,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