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七七六章 再修《大明会典》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是沈溪的第一个想法。

    谢迁会好心请自己过府饮宴?别是想给一棒子,先喂颗甜枣吃,让自己挨棒子的时候不觉得有那么疼吧!

    “阁老,有事直说为好。”沈溪一脸无奈的表情。

    “什么事?让你到府上吃个饭,你那么多想法作甚?莫非你以为老夫要在饭菜里下毒害你不成?”谢迁瞪着沈溪,明显来了脾气。

    难道是谢老儿的阴谋被我发现,所以恼羞成怒?

    沈溪正揣度间,谢迁已经下达了最后通牒:“下月二十八,你来还是不来?”

    沈溪心想,这会儿才冬月初十就邀请我下个月底临近年关的时候到你家做客,这事情非比寻常啊。但随即又想,既然是谢迁主动拉下脸来宴请,贸然拒绝的话不太妥当。

    “学生到时候一定前来府上,不知……是否要带上礼物?”沈溪嗫嚅着问道。人情世故他不是不懂,但在谢迁面前,还是不要表现得太过世故为好。

    “随你的心意……记住,老夫只请了你一个,别对其他人提及,知否?”谢迁黑着脸说道。

    沈溪行礼:“到时候学生一定赴宴。”

    等沈溪告辞离开,谢迁坐下来,方才脸色还是黑的,这会儿气色明显好了许多。

    徐夫人从里间走了出来,问道:“老爷,可跟沈大人说了?”

    “他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称什么大人,以后称呼他沈溪,或者是……沈家小子都可以。”谢迁摆出一副老资格的架势。

    徐夫人微微一笑:“老爷说的是,不过沈大人……的确有些本事,以前从没见过谁,让老爷如此器重。”

    “什么器重?这小子,成天没事净给我找气受,我让他做点儿事……咳咳,他会做什么事?”

    谢迁嘴上这么说,手里却有些心虚地把桌上沈溪刚才画的草图给整理好收拾妥当,徐夫人心中窃笑,嘴上却安慰地说道:“沈大人到时候能来就好,别说,越看他越觉得打从心眼儿里喜欢……”

    “喜欢?”

    谢迁皱眉打量徐夫人。

    “老爷,妾身说的喜欢,是欣赏沈大……沈家小子的人品和才学,要说最可惜的,莫过于他早早娶了妻房,不然的话,君儿嫁过去多合适?”

    说到这儿,徐夫人话锋一转:“不过,君儿天真烂漫不懂事,嫁过去后怕不能打理好内宅,正好……”

    徐夫人话只说了一半便停住了,但作为多年的夫妻,谢迁岂能不知发妻的意思?

    既然谢恒奴不具备一家之主母的能力,做妾侍又有何妨?只要沈溪对谢恒奴好,再加上有谢家这样的娘家,嫁过去也不会吃亏!

    虽然谢迁没有明确反对沈溪跟谢恒奴见面,默认二人交往,但不代表他会直接表明态度应允宝贝孙女给别人当妾侍。

    “此事暂且不提。”

    谢迁黑着脸说了一句,“待他过来之后,问问他的意思。”

    徐夫人一听很高兴,她知道自己相公的脾气,素来是嘴硬心软,这么回答其实已经有妥协的意思。她最疼惜谢恒奴这个长孙女,知道未来有了着落,发自内心的为孙女感到高兴。坐在谢迁旁边,忍不住又说了几句,无不是在夸沈溪的好。

    谢迁听了叹息:“再过几年估计老夫就要致仕,回余姚老家安养天年,这小子鬼精灵,人又重情重义,君儿嫁过去应该不会吃苦……另外,趁着我在朝堂,或许可以为他升官创造便利,同时在那小子建功立业后,请陛下恩准,给君儿一个平妻的地位。”

    徐夫人双手合十,念了句“阿弥陀佛”,随后道:“如果能够这样,那再好不过了。”

    ……

    ……

    沈溪很担心谢迁给自己找活干,结果才过了两天,活计果然就来了。

    只是这次的活,让沈溪感觉到一阵贴心的温暖,因为不是做别的,而是帮忙修撰大明会典。

    这是一本已经接近成书的著作,这个时候参与修书,等于是白捡功劳,因为通常在修书结束后,皇帝就将对参与修书的人等进行颁赏,品阶会有一定提升。

    沈溪以前懒得为自己找活干,但这次,他却觉得这活来得不错,他要修订的部分,正是之前曾经存在争议的洪武末、永乐初这段时间的典制散见。

    从这点看,沈溪就有奉旨修书的意思,无论最后他修撰的部分是否会被采纳,最后要计算功劳,都少不得他那份儿。

    历史上大明会典是在弘治十五年成书,许多人因此而得到提升,其中功劳分为三等。

    第一等功劳,自然是大学士刘健、李东阳和谢迁等总裁官,官升三等,直接从官品和爵禄上位极人臣,与六部堂官之间的地位进一步拉开。

    第二等功劳就是杨廷和、梁储等纂修官,官升两等。

    而沈溪本来列于第三等的编修,属于可升可不升之列,升也只能升一级,但因他之前已三年两升,在一众翰林官中属于另类,应该没机会再晋升,但现在让他编写重要的内容,等于是把他在一众编修中的地位凸显出来,至少要官升一级到两级。

    从五品,在大明朝的官职上不算高,但在翰林体系中已是很高的官品,如果再升就将是右春坊大学士或者是右庶子,官正五品。

    恰恰五品官是入阁的最低要求,只要再升一级他就有资格入阁,因此这修书的差事让他接到手后干得分外有动力。

    虽然沈溪知道眼下他没资格入阁,因为论资排辈,上面还有很多老家伙等着。但到正德皇帝,也就是熊孩子朱厚照登基为帝,很多事可就说不准了。

    以往历朝历代官位升爵论资排辈那一套,在朱厚照这个喜欢胡闹的皇帝身上根本就不管用。

    朱厚照有个特点,就是“任人唯亲”,谁跟他关系好他提拔谁,就算是靳贵、杨廷和这样目前还只是左中允的官,因为相继担任东宫讲官,尤其是在他登基时担任东宫讲官,到正德年间都相继入阁。

    沈溪只需要好好经营一下跟朱厚照的关系,入阁应该不是难事。

    但有个问题令沈溪无比纠结,现在因朱厚照对于男女之事的好奇,稍微得罪了熊孩子,朱厚照对他多少有一点意见。

    到底是放下身段主动迎合好呢,还是继续用先生的严厉面孔故作姿态,这是沈溪需要考虑的问题。

    转眼到了冬月下旬,谢迁主持的与佛郎机人谈判的事暂告一段落。

    佛郎机人答应了大明方面的提请,相互交换农作物种子,因为大明有诸如大豆、白菜、青稞、黍、韭菜等佛郎机人欣赏的作物,而他们手上恰好拥有一些从美洲大陆弄回来的新奇作物种子,但如今大多作为观赏植物存在,连他们自己都没意识到很多作物将来对世界发展的影响。

    此外,北部边关因为草原上各部族激战正酣,难得地平静下来,朝堂一片安宁,虽然各地天灾依然不断,但总算没什么大的变故,百姓生活逐渐步入正轨,就连那些受灾地区,因为朝廷妥善安排救灾,没有出现大面积的死伤人事件,百姓对弘治皇帝的称颂之词愈发增多,民间逐渐有了“弘治中兴”的说法。

    此时沈溪,一边给朱厚照上课,一边到翰林院参与修书,两边各不耽误。

    至于私生活,则要在家中和惠娘间两边走,仍旧不能在惠娘那里过夜,因为家中现在多了个老娘看着,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周氏知道他跟惠娘的关系。

    对沈溪来说,这是一个相对平静的冬天。

    ************

    PS:关于杨廷和担任大明会典总裁官,天子记混了,正德四年重校刊行时担任总裁官的是李东阳、焦芳、杨廷和,但那时杨廷和已经入阁了。但在弘治十年奉敕撰时,杨廷和仅仅只是左春坊左中允,根本没资格担任总裁官,经过天子用手机查资料考证,确认为担任的是纂修官职务。

    另外,竹海这边,连续下榻几个客栈都没WIFI,或者有WIFI但客房里没有,又或者客房里只有一个电源插座,但却被电视和空调占据了,各种奇葩,天子简直要疯了……这章是在极为艰难的困难下码出来的,大家凑合着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