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七八三章 是刘瑾,还是张苑
    沈溪没有贸然答应谢迁参与这次礼部会试。

    因为才三年光景,他就从学子变成考官,再加上他是从上届会试鬻题案中摘出来的,别人肯定会想尽办法来造谣、中伤和诋毁他。

    读书人有多聪明,他们对别人就会有多狠毒。

    假道学真小人,永远比真正的君子多。

    这段时间难得安静,沈溪想把这简简单单的日子维持下去,何必非要去趟浑水主持什么礼部会试?

    就算选拔出来谁,那些人也不会感念他的恩德,还不如好好钻研一下如何打好跟熊孩子朱厚照的关系,这才是正经。

    年后沈溪正享受自己难得的休假时光,他的府上基本不会有人来打搅,要说最不和谐的声音,还是来自于周氏。

    周氏以看孙子为名,白天几乎都赖在沈溪府上,而且一直怂恿沈溪,让她和沈明钧搬过来住,凑成一个大家族,美其名曰把沈家发扬光大,但实际上是满足她当沈家大家长的一己私欲。

    沈溪对此的意见只有一个,过来走走可以,但最好还是各过各的日子。

    周氏距离更年期还有点儿遥远,不过随着她身边少了惠娘这个贴心人,脾气愈发暴躁,没事就在那儿数落,也不是针对谁,先说丈夫,再说大儿子,再说小儿子和小女儿,再说老太太李氏,再数落两个儿媳妇,就连尹文也成为她口诛笔伐的目标,最后连死去的惠娘也没逃得过。

    沈溪最初觉得,沈明钧夫妇离开老太太的阴影到京城过日子或许是好事,但现在看来,根本是个错误,还不如把他们送回汀州府,至少耳根子能落得个清静。

    “相公,娘说膏药铺子的生意,以后她一个人负责,不用我们插手。”

    “喂,娘总骂我,你怎么不替我说话?”

    “嗯嗯……”

    沈溪身边三个女人都很委屈。

    谢韵儿难得找到精神寄托,在相夫教子的同时可以涉足一些生意上的事情,现在却被周氏给剥夺了;林黛最怕的就是周氏骂她,现在周氏完全把她当成是捡来的,骂她是一点儿情面都不讲;尹文则从来没见过泼妇长什么样子,她很不明白为什么那凶女人总跟她过不去。

    “娘喜欢打理生意,由得她去。”

    沈溪对谢韵儿道,“娘有事情做,至少不会天天过来烦我们。老人家越到老,性子越像小孩,同时越在意身边人,我们对她多一些关心就是。”

    其实周氏根本就算不上老,她这会儿再生儿育女都可以,但她似乎对为沈家继续开枝散叶失去了兴致,反倒更希望谢韵儿和林黛能继承她的衣钵,多多位沈溪生儿育女。

    主要是她觉得生了一个没用的小儿子,对她自信心打击很大……过了年,沈运便六岁了,沈溪在他这年岁时已经琢磨开蒙读书,可沈运完全是个小受气包,别说读书了,没事就哭鼻子,教他一个字半个月都学不会,怎么看都不是个读书种子。

    倒是沈亦儿张狂得不得了,每次到沈溪家里,总会拿着书在那儿研究,虽然其中大半字都忍不了,但却摇头晃脑,好像将来真要当个女状元。

    ……

    ……

    转眼到了正月十九,沈溪年后第一次入宫给朱厚照上课。

    自大年初一开始便风和日丽,积雪消融,京城的天气暖和了许多,但由于早晚温差大,夜里气温跌破冰点,京城尚看不到万物复苏的春天景致。

    因为是独自进讲,沈溪进宫不需要人作陪,可以一个人在路上看风景。

    要说这皇宫的景致,确实要比外面的街巷好太多。京城虽然是这天下最繁华之地,但就算是几条主要大街上,破旧的房子依然不少,沿街的树木大多凋零,再加上随处可见的牲畜粪便,大煞风景。

    尤其是在这种冬春相交的时节,宫墙里面诸如青松、龙柏、黄杨等绿树不少,再加上红墙绿瓦,各种雕塑美轮美奂,让人流连忘返。唯一可惜的是四周一片静谧,沈溪行走其间,感觉好像闯进了凝滞风景的画卷。

    年后第一堂课,沈溪没打算教授什么高深的学问,先检查一下年前所学内容,随便讲讲历史故事即可。

    朱厚照裹着厚重的冬装,见到沈溪咧嘴一笑,看得出来他还是挺热情的。

    “沈先生,过年好啊。”朱厚照笑道,“听说外面的孩童过年都会有压岁钱,你能不能给点儿?”

    沈溪眯着眼打量熊孩子一眼。

    十二岁的朱厚照,跟九岁初见时除了个子长高了一些,脸也圆了一些,别的似乎什么都没变化,还是喜欢耍小聪明。

    “太子久居宫中,要压岁钱何用?”沈溪问道。

    “钱啊,能买好东西,当然有用。”朱厚照想了想,刚想说欠款的事情,才发觉这时候说这话似乎不太合适。

    沈溪正准备开讲,从殿后走出一名低头的太监,却并非是之前一直作为朱厚照侍从的刘瑾,而是沈溪认识的另一个人,如今名为张苑的沈明有。

    “张公公,你进去拿一些点心出来,我有些饿了,再赏赐给几位先生用过。”朱厚照显得很体贴,居然让沈明有去拿点心。

    东宫的侍从官,只要身为翰林,名义上都是朱厚照的“先生”。

    礼待先生本是应该的,但朱厚照不给这些“先生”找麻烦就不错了,他赏赐点心尚是头一遭。

    等沈明有退下去准备点心,沈溪问道:“为何不见刘公公?”

    对于东宫太子的贴身侍从太监换人,沈溪必须要问个清楚明白,因为刘瑾可是未来正德年间的风云人物,而正德初年的政治风浪,也主要是因刘瑾的擅权而起。

    就连马文升、刘大夏、刘健、谢迁等老臣,也都栽在这老阉人手上,甚至许多自诩清明的儒臣也都加入“阉党”之列,在刘瑾伏诛后被罢官免职,终生与朝堂无缘。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父皇把他调去做别的事情了吧。”

    朱厚照挠了挠头,道,“那刘瑾,没事就会给我找麻烦,现在不在身边更好,我觉得张公公挺会做事的,比刘公公好多了……”

    提到沈明有,朱厚照有一点高兴,虽然他跟沈明有认识没几天,可很显然沈明有已经通过一些手段把小太子给拉拢了。

    沈溪心里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谁能讨得太子的欢心,将来谁就能在这熊孩子贪图逸乐时有足够的权威,现在问题的关键是谁能成为正德初年的第一位司礼监太监?历史上是刘瑾,如今刘瑾失势,这个人不会就变成沈明有了吧?

    从亲疏的关系来说,沈明有跟沈溪作为本家伯侄,沈溪的确不用太担心,更何况沈明有曾经偷偷透露过皇帝的心思给他,让他知道皇帝的想法。

    浅显了去看,沈明有得势,对沈溪来说有利,但若是把时间放长远一些考虑,再从大局出发,沈明有得势,对沈溪来说或许是一场灾难。

    沈明有得势,他不会帮沈溪什么,因为沈明有这个人自私自利,他之前泄露皇帝的心意,并不是为了帮沈溪,而是想达到他结交外臣的目的,跟沈溪攀关系,方便他儿子能得到沈溪的庇护。

    而沈明有是在成年,尤其是生儿育女后才净身为太监的,前后不过几年时间,这样的人愤世嫉俗,心理扭曲,很容易把这股恨转嫁到沈家人甚至是天下人身上。

    沈明有比刘瑾更圆滑世故,在沈溪看来,沈明有或许比刘瑾更危险。

    退一步来说,就算沈明有没做出什么恶事,光是他身为沈家人的身份,就让沈溪很为难。最怕的是沈明有未来跟刘瑾一样倒台,最后别人会把沈溪归为阉党一类,那沈溪可真就呜呼哀哉了。

    这并不是沈溪杞人忧天,历史上身为前七子之一,也是弘治十五年的殿试状元康海,就是因为与刘瑾是关中的同乡,而且为了救李梦阳曾去找刘瑾吃酒饮宴,就被定为阉党,终生不被允许踏入官场。

    很快,点心拿了出来,朱厚照笑道:“沈先生尝尝吧,都是好东西,平日里我可爱吃了。”

    沈溪笑了笑,拿起一块点心吃了,沈明有连头都没抬,拿着盘子继续送去给别的先生品尝。

    点心甜得腻人,沈溪心想,难怪这小子脸越来越圆,感情是吃甜食导致的。

    “先生,开讲吧。今天讲什么?”朱厚照兴冲冲问道。

    年底休息,朱厚照闷得无聊,让他学习时就会想偷懒,让他长时间偷懒反而觉得无趣,他又没什么同龄玩伴,跟沈溪年岁相仿,沈溪又懂得一些好玩的东西,知识渊博,上别人的课他没多少兴趣,但上沈溪的课他却兴致盎然。

    沈溪道:“今日复习。”

    说着,沈溪看了眼立在太子侧后方的沈明有。

    跟刘瑾的张狂有些不同,沈明有为人处世更低调一些,也是沈明有知道他在东宫中没什么地位,更懂得察言观色的重要性。

    “复习有什么意思……先生,不如你给我多讲一点儿历史上的故事吧?”朱厚照瞪大眼睛请求道。

    沈溪跟别的东宫讲官有一点不同,就是沈溪在课堂上用俚语非常多,倒也不是什么粗俗的语言,只是平常对话能让人听懂,而非之乎者也那些。

    朱厚照最感兴趣的,是沈溪把历史上的人物串联成故事,听起来不会觉得单调乏味。

    “太子想要听什么故事?”沈溪问道。

    “最好是唐朝的,要不你讲讲李绩的故事好不好?我依稀记得,此人原名徐世勣,好像在瓦岗辅佐程咬金,后来投唐后东征西讨,被唐高祖李渊赐姓李,他率部破******、高句丽,功勋卓著……”

    朱厚照最喜欢的还是打打杀杀的内容,尤其是对外战争,这熊孩子听一次都不觉得过瘾。

    沈溪道:“太子读史,当以史为鉴,盛唐之衰,以安史之乱为转折,中唐之后阉党擅自废立有关。”

    朱厚照疑惑了一下,才莫名其妙发出一声:“啊!?”

    **********

    PS:第二更到!

    天子求订阅、打赏和月票鼓励哦!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