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七八四章 阉党之祸
    朱厚照对于历史的学习,主要来自于廿一史。

    廿一史中说什么,朱厚照听什么,大部分时候都是左耳进右耳出,只有沈溪把历史事件串联起来说的时候,他才能大概记住一些关键的人物和事件。

    至于唐朝的事,朱厚照记得最多的还是初唐之时的平定天下,与突厥和高丽人交战,又或者是玄武门之变、女皇临朝等等,让他去研究一下唐朝是怎么灭亡的,那就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眼下的沈溪,不过是提出了一个唐朝和大明的通病,就是阉党的问题,就让朱厚照不明所以。

    “先生,什么是阉党擅自废立?阉党我明白,就是太监,太监废立什么?”朱厚照好奇地问道。

    等朱厚照话问出口,旁边的沈明有还有一众侍从太监脸色都不太好看,阉党废立对他们而言一向是个非常敏感的话题,这涉及到皇家的信任,他们更希望太子压根儿就不知道历史上有这么回事。

    若是换作刘瑾在,他肯定要开口阻止沈溪继续说下去,但沈明有没这资历,只能把头埋得更低。

    沈溪道:“阉党擅自废立的,当然是皇帝。”

    “啊?先……先生,你……你没开玩笑吧,阉党……就是那些没卵子的太监,他们……他们有什么能力自行废立皇帝?不是说皇帝死了,便是太子继位吗?”

    朱厚照听了后,心里有点异样……怎么那些看起来卑躬屈膝的太监,居然也能决定我当不当得了皇帝?

    沈溪正色道:“阉党擅权自古有之,秦赵高偷梁换柱,指鹿为马,东汉党锢之祸,北魏权阉弑帝害王、废后戮相,中唐后宦官当政,以至北宋之时,有宦官童贯执掌兵权二十载,终致靖康之变。宦官当权之时,可擅自废立君王……”

    朱厚照小脸煞白,看着沈明有等人的目光也没那么和善了,紧张地说道:“这么厉害?他们……谁给他们的权力?”

    沈溪道:“这就要分情况了,但权力多半还是来自于帝王。以党锢之祸为例,东汉之后,有诸多少主登基,主少国疑,太后临朝,外戚当政。待少主成年之后,便以宦官打击外戚,以致宦官实权在握。皇帝临终,则又会出现主少国疑的状况,周而复始。”

    “主少国疑?”

    朱厚照眨了眨眼,“这是什么意思?”

    沈溪大致解释了一下,道:“皇帝年幼,觊觎皇位之人甚众,君臣之间有所嫌隙,大臣不能一心忠于君主,外夷虎视眈眈。谓之主少国疑。”

    “那意思是我没资格当皇帝咯?”朱厚照呢喃道。

    沈溪继续解释:“宦官无后,少主长居宫中没有可以信赖的人,若要夺回权柄,必须要以宦官为凭靠,待少主执政,则会投桃报李对宦官加以重用。此为皇权争夺之祸。”

    “哦。”

    朱厚照听了之后点点头道,“那都是前朝旧事,我大明的皇帝都很英明神武,绝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先生,我说得对吧?”

    对于这种话,沈溪只能用“呵呵”来形容。

    别的皇帝有资格这么说,唯独你朱厚照……最没资格!

    因为历史上正是在你的成全下,造就了刘瑾等八虎的阉党之祸,就算没你,你的那些祖宗们也没做点儿好事,王振、汪直都是宦官当政的代表,英宗皇帝还因此而造成土木堡之变,险些连大明朝的江山都给葬送了。

    沈溪一脸平静地说道:“现在,该跟太子说说几十年前发生的事情……”

    接下来沈溪要讲的是土木堡之变。

    “土木堡之变”,是后世对于这次事件的一个总结,在大明,这种事基本属于不能说的秘辛,毕竟涉及到国耻的问题。

    可沈溪作为主讲廿一史的讲官,如今弘治皇帝准许他讲一些国朝的历史,他可以提及一些非法定不能说的事件。

    建文帝之事,他依然不能说,但土木堡之变是既定的事实,后世皇帝也没说要把这件事隐瞒到底,所以就算旁人觉得沈溪说这件事不妥,也无权阻止沈溪把事件说出来。甚至在场的靳贵等正直之东宫侍从官,他们觉得沈溪把此事说出有其必要,只有让太子居安思危,方为东宫讲官之职责。

    等沈溪说完,朱厚照惊愕得站了起来,道:“你是说,在几十年前,我大明朝差点儿被那个叫瓦剌的部族……给灭了?连皇帝也被人给俘虏了?”

    这话问得太过直接,沈溪不好回答,但事实的确如此,他之前说的还是比较婉转的。

    “嗯。”沈溪点了点头。

    “你骗人,我怎么不知道?还有,你说皇帝都被俘虏了,那这大明天下岂不是连皇帝都没有了?”朱厚照怒气冲冲地说道。

    关于明英宗和明代宗之间的这段典故,并不像建文帝事件那么隐秘,虽然夺门之变后明代宗帝位被废,但在英宗死后,他儿子就拨乱反正给他的叔叔上谥号为恭仁康定景皇帝,是为明景帝,承认了明代宗的皇位。

    但一直到南明后,才给明景帝上庙号为“代宗”。

    也就是说,到弘治年间,朝廷也基本承认明代宗皇帝的身份,跟建文帝的情况大相径庭,这件事可以拿来说一说。

    “天子落难,本该传位于太子,但太子年少尚在襁褓,为避免主少国疑,罪臣于谦等人与孙太后进言,迎郕王继位……”

    当沈溪在说这些事情时,朱厚照瞪大眼睛听着,中允官则不断把沈溪所说的话记录下来,旁边的侍从和太监也都听得目瞪口呆,因为沈溪说的这些,很多都不为人知,属于是本朝之不传之秘。

    等沈溪说完,轻叹道:“若非天子轻信宦官,何至酿此之祸?”

    朱厚照听完之后,六神无主地坐了下来,半天没回过神来。

    若说沈溪以前说的那些故事都太遥远,这次说的事情离他却并不远,明英宗可是他的曾祖,也就是他老爹的祖父,而他的祖父成化帝,甚至还因此被幽禁多年。

    “沈先生,我有些不舒服……先去更衣。”

    朱厚照彻底被吓着了,以前用这招绝对是为了尿遁,而这次不过是想借机出去冷静一下。

    沈溪一抬手,意思是“你请自便”。

    朱厚照失魂落魄离开,人一走,撷芳殿后庑内便吵成了一锅粥。

    “沈谕德,你对太子说这些,是否合适?”靳贵走到沈溪身边,面带忧色。

    沈溪点了点头:“或许有所不妥,但为了让太子防微杜渐,很多话还是要及早说为好。毕竟太子偶尔也贪图逸乐,恐为奸佞所趁。”

    这话,深得靳贵的赞同。以前朱厚照有多信任刘瑾等人,他可是看在眼里,本来太子应该跟东宫讲官最亲密,可现在看来,太子最信任的反倒是那些阉人,难保将来不会出现祸国殃民的阉党。

    朱厚照去了没多时便回来,沈溪继续讲课,不过接下来的内容熊孩子便听得有些心不在焉了。

    本来沈溪还想让朱厚照复习之前所学内容,抽查验收一下教学成果,现在看起来,不便破坏熊孩子的思考。

    朱厚照很少有对历史事件深思熟虑的时候,这件事对其心理有多大震撼,就能让其性格产生多大转变。

    沈溪心想:“我这是为了你好,你可别怪我。”

    下午很早就结束一天的课程,朱厚照直接便往内殿去了,倒是沈明有主动过来帮沈溪整理讲案。

    “沈大人提及那些话,是想让太子远离身边的近侍?”

    沈明有话说出来时,脸上带着几分埋怨,好像在说,我现在可是阉人,难道你也像防备阉党一样防备我?

    沈溪道:“张公公别误会,我并无此意。”

    “沈大人真是好心机,借古喻今,可是要把太子恐吓出病来?”

    沈明有显得愤愤不平。

    若是别人,他可不敢过来质问,但眼前这个人,虽然身在高位,但却是他曾经看不起的小侄子,他觉得被沈溪摆了一道。

    沈溪笑了笑,道:“借古喻今说不上,只是想让太子以史为鉴,引以为戒吧!”

    有时候解释没用,沈溪的确有让朱厚照远离身边阉人的意图。

    现在沈溪搞不清楚,将来朱厚照所信任之人,到底是刘瑾还是眼前的张苑,或者是高凤那些人。

    历史上只要能迎合朱厚照之人,在朱厚照登基之后,基本都会受到重用。

    沈明有气呼呼离开了,沈溪却觉得自己这二伯有些过于敏感。

    你还没怎样呢,就把事情往自己身上联想,或者你来到东宫做近侍太监,就是准备将来做祸国殃民的阉党?

    但沈溪现在却有些麻烦,因为他知道,沈明有是皇后信任之人,皇后觉得“张苑”姓张,跟她是本家,别人或许会对她有所隐瞒,唯独这个张苑一心向主。

    张皇后先让张苑跟在弘治皇帝身边,现在又让张苑来照顾太子,若张苑觉得沈溪这些话不妥,扭头就会把事情告知张皇后,张皇后可不管这是不是沈溪的教学内容,她只要觉得沈溪出言恐吓儿子,就会加以报复。

    张皇后多少也算是蛇蝎女子的代表,她能固宠,并非她多么的善解人意,温柔体贴,主要是她有手段能笼络皇帝的心。

    中国历史上那么多皇帝,与皇后恩爱与百姓夫妻无异,甚至连妃嫔都没有的仅只有朱祐樘,张皇后的能力可见一斑。

    **********

    PS:第三更到!

    天子求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支持啦!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