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七八九章 重建商业版
    如果沈溪知道,他的考题大多数原模原样用在本届会试考题中,恐怕他会吐血三升,然后悲呼一声……谢老儿,你真是太无耻了。

    谢迁用沈溪所出考题,得到弘治皇帝的嘉许,这会儿正洋洋得意。本来谢迁觉得把孙女嫁给沈溪作妾,是笔亏到不能再亏的买卖,经此一事,他觉这笔买卖不仅不亏,而且还有赚。

    转眼到了二月会试开考,这事儿跟沈溪没什么关系,只是沈溪得知考题后,心情只能用跌宕起伏来形容。

    朝野都在瞩目这次会试,而沈溪仍旧保持三点三线的生活,家里、皇宫和外宅小院。

    经过小半年相处,沈溪跟惠娘关系精进不少。

    年初时,惠娘身体不适,一度让沈溪以为她有孕,请来医生诊断后才知虚惊一场,惠娘身体虚弱,再加上喜欢胡思乱想,引得身体不调,吃过几副药后,身体才调理过来,月事又变得正常了。

    “……你是不是闷得慌,想找些事情来做?”沈溪这天过来,拿起床头上惠娘放在那儿的刺绣,问道。

    惠娘摇了摇头。

    她并不是否定,只是心里迷茫不知该如何回答。

    以前的产业悉数被没收,沈溪的俸禄虽然不高,但却丝毫没有亏待惠娘,平日给的银子不少,足以让她衣食无忧。

    而惠娘只是把沈溪给的银子存放起来,完全靠自身的努力养活自己,甚至沈溪每次过来,吃喝用度完全是惠娘为人刺绣赚来的钱。

    按照沈溪的理解,惠娘不想事事都依靠他。之前沈溪留下来过夜时,惠娘在鱼水之欢后突然说出一句“迟早还你”,让沈溪觉得惠娘这是在还债,想用这种做绣活攒钱的方式,把当初赎身的银子还上,然后回归自由。

    这让沈溪很是郁闷……我冒着生命危险把你救出来,就是为了让你觉得亏欠我,进而委身于我吗?

    我们现在貌合神离,将来某日你会毫不留情地离开我?

    既然注定要失去,那还不如从开始就不曾拥有。

    面对这样固执的惠娘,沈溪能做的,就是不断软化她的内心,从目前的效果来看,惠娘的确很受感动,每次来对他的痴缠多了一些,但始终没有夫妻间相濡以沫的感觉。

    “你要是觉得在京城过得不舒服,我可以想办法送你回江西祖籍地,又或者汀州府。”沈溪道。

    “不。”

    惠娘坚定地摇头,“妾身哪里都不去。”

    沈溪问道:“你想继续做生意?”

    惠娘还是摇头。

    沈溪笑了笑,道:“要是想的话,尽管直说。其实我不是反对你做生意,以前的事已经过去,就算重操旧业京城也不是合适之处,可能要去别处东山再起。虽然我现在手里的银子不多,但技术和头脑却是别人没有的。有了这些,要不了多久你就又可以富甲天下……”

    “富甲天下?”

    惠娘怔怔地望着沈溪,好像在想真有这一天会如何,“那又怎样,到头来,还不是官府的一句话,就可以让人倾家荡产?”

    沈溪道:“但若有一天,我做的官,足以庇护你呢?”

    惠娘一时茫然。

    很显然,她从把生意搬到京城来时,就考虑过这个问题。做生意的,当然需要官府作靠山,而她认识的官员只有沈溪。现在看来,沈溪的官越做越大,太子成年之后,沈溪在朝廷中的地位会更加巩固。

    “不用了。”

    惠娘还是摇头,“妾身不敢有妄想,伺候主子便是……”

    沈溪靠了过去,扶起惠娘的下巴,轻声细语:“惠娘,何必总把自己当成奴婢呢?其实开始时,我只是想让你安心留在我身边,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但你也得尊重我,听从我的意见,这样……我们可以跟真正的夫妻一样。”

    等沈溪把手松开后,惠娘自然把头垂下,她甚至从来都不敢主动凝视沈溪,哪怕是在她最需要沈溪关怀的时候。

    “生意的事,我会操持。”

    沈溪道,“我将给你打好基础,让你来接手。你放心吧,你将来的生活圈子,不会有原来认识你的人,你将用新身份来打理生意……或许这一天不会太久,按照计划,估摸还有两三年吧。”

    沈溪并未打算放弃他的商业帝国版图,但眼下朝廷钱粮吃紧,对商贾多有掠夺,沈溪想趁着弘治末年皇位更迭时,把商业重新展起来。

    他现在手头的资源不多,但有成熟的经验,还有能派得上用场的帮手,一个便是惠娘,另一个则是李衿。

    除此之外尚有宋小城、马九等人,他不会把所有筹码放在一处,要重新展商业,就必须要把商业按照不同的体系区分开来,向各自的方向拓展。

    “为何要等?”惠娘好奇地问道。

    “因为,现在尚未到你重新出山的时候。”

    沈溪轻抚惠娘的面颊,“我更希望,等你为我生儿育女后,那时的你……将完全属于我。”

    房中瞬间变得一片宁静。

    惠娘并未言语,沈溪所说的话,着实震慑到了她。

    终生侍奉沈溪,惠娘是可以接收的,但为沈溪生儿育女,却是惠娘心里极度排斥的事情。但以她的身份,又无从拒绝,她只能时刻提醒自己,我只是主子买回来的奴婢,没有权力选择自己将来是否生儿育女,原来的我已经死了。

    沈溪不断用一些出惠娘接受范畴的事刺激她,让她从抗拒到妥协,从默认到接受。

    沈溪不敢奢求惠娘会享受如今的身份,若惠娘高高兴兴做他的妻子,他反倒会看不起,那并不是他喜欢的自立自强的女人。

    沈溪对惠娘的态度,其实也很矛盾。

    ……

    ……

    惠娘内心挣扎正厉害,沈溪没有太紧逼她,两个人的相处始终保持一种相敬如宾的感觉。

    如今沈家,周氏正在忙着撮合另一对年轻男女。

    一个是小玉,一个是马九。

    马九护送沈明钧夫妇回到京城,沈溪一直没有派他做事,马九就成了沈家下人,帮沈家两边宅子搬搬抬抬。

    周氏对马九很欣赏,在宁化时她就想撮合马九和小玉,回到京城后,越看越觉得马九跟小玉般配,也就越热心,终于忍不住把此事拿来跟谢韵儿商议。

    小玉本是惠娘买回去的丫头,如今惠娘不在,小玉等于是被转手到了沈家,作为沈家主母的谢韵儿,的确有权处置小玉,可以自主地为她找个好人家嫁了。

    “……相公,马九虽然目不识丁,但做事诚恳,倒不失为人夫的好人选,正好小玉温婉且识字,二人可形成互补,或许能成就一段佳话?”

    书房里,沈溪拿着本书正悠闲看着,谢韵儿一边刺绣,一边说着闲话。

    在周氏耳濡目染下,谢韵儿也开始往家庭妇女方向展,尤其是在周氏剥夺谢韵儿打理店铺的权力之后。

    沈溪笑道:“娘子,这些事你不应该先征求两位当事人的意见吗?”

    “相公是说……马九和小玉?”谢韵儿想了想问道。

    沈溪点头:“不然是谁呢?若是他们互相看对了眼,我们帮忙安排撮合下,倒不失为一件好事……但要是老九心里有别人,又或者小玉觉得老九不合适,那我们做这些就是白费力气。”

    谢韵儿道:“还是相公思虑周全,那妾身这就去问问小玉。”

    沈溪这时候才知道,原来此事从开始张罗,到现在跟他说,好像只要他这个一家之主答应事情就成了。但事实上,这件事一直没问过小玉和马九两个当事者,全是周氏跟谢韵儿在商议。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马九和小玉都是没有根的飘萍,他们所能仰仗的,好像除了沈家之外,也没旁人了。

    马九原本是个混混头子,这几年下来,不管是为人处世还是临机决断都显得成熟不少,尤其是在领导才能上,沈溪觉得马九已经具备独当一面的能力。

    沈溪之前偶尔跟马九说及过他的婚事,马九的意思,是自己过的是刀口舔血的生活,不想连累旁人,所以根本就没有考虑。

    沈溪知道,这只是马九的一种说辞。

    无论男女,到了一定年岁,都想成家立业,找一个贴心人照顾自己,或者,是去照顾另一半。

    小玉那边,有谢韵儿去说,至于马九,沈溪则亲自把他叫过来询问意思……沈溪没想过自己会这么悠闲,当着官还要关心自己手下弟兄的婚姻大事。

    等问过后,沈溪现无论是小玉,还是马九,回答都几乎一致:配不上对方。

    “相公,其实这是好事,这说明他们心里还是有彼此的。觉得不配,等成婚之后才会更珍惜,就好像妾身,也一直觉得配不上相公哩。”

    谢韵儿突然把事情联系到自己身上,小脸上泛起一团红晕,如若待嫁的闺中少女一般。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