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八一〇章 折道苏州访故人
    春汛之后,运河水位相对较高,南下的路途比起枯水期平顺许多。

    到五月初六,端午节过后的第二天,一行人抵达此行的中转站南京城。

    沈溪本想过南京而不入,他自己准备走东路沿海一线,好好观察一下这两年东南沿海盗匪和倭寇横行的情况究竟有多严重。在此之前,他打算让家眷乘坐船只顺江而上,从湖口经洞庭到南昌,再溯赣江而上,走西路到汀州府省亲完毕,再往梧州。

    但这次沈溪所负差事跟上次前往泉州不同。

    上次造访泉州,沈溪是临时钦差,但这次他却是以封疆大吏的身份到地方,非要在南京城里驻留几日不可,不为别的,就为“拜山头”。

    大明在南京有自己的一套朝廷体系,看似冗员,但其实是大明为了加强对南方各省的控制和治理。

    南京城里勋贵不少,公候伯林林总总一二十个,这些人在军方有很高的地位,而且世袭网替,沈溪此番要往闽粤之地担任拥有节调兵权、行政权的大员,必须要跟这些勋贵打好关系,不然到了地方就有可能被这些人刁难。

    要拜山头,就要送礼。

    沈溪准备的礼物不多,不能尽数拜访,不然这一趟下来就能让他倾家荡产,他只能挑拣诸如魏国公、定国公、成国公等拥有实权的公候前去混个脸熟。

    毕竟在土木堡之变后,大明朝勋贵掌兵的情况已经大有转变,勋贵的权威已经不像宣宗、英宗时那么大。

    沈溪把拜帖具都送去,结果一天下来没一家愿意见他。

    明摆着的事情,嫌弃沈溪的礼单太薄。

    一个封疆大吏,节调东南三省兵权,多么重要的差事,你就送这么点儿寒酸的礼物,你打发叫花子呢?

    朝廷委派封疆大吏,要么是那些德高望重的老臣,诸如王越、刘大夏这样的人,他们不用送礼,这些勋贵也要给面子;要么本身就是勋贵,像保国公朱晖、平江伯陈锐这些人到地方总理军务,他们跟勋贵算是哥们儿交情,那些勋贵为了套交情,指不定谁给谁送礼。

    还有一种便是本身威望不高,靠在权贵中交际应酬争取到封疆大吏的资格,由于他们本身就是花大价钱“买来”的官位,为了在地方上做官捞钱方便一点儿,打点勋贵方面那是毫不吝啬。

    沈溪这样本身没什么威望,又是一穷二白没有爵位之人,被委派到东南沿海督抚一方,实属异类。

    可南京这些勋贵对沈溪并不什么了解,他们只是听说沈溪跟谢阁老是姻亲,那不用说就是个善于经营人脉关系的年轻官员,所以摆出姿态准备在沈溪身上大捞一笔。

    拜帖和礼单送出去,那些勋贵连理会都欠奉,这让沈溪非常无奈,若是把礼物加厚才肯接见,他可没那能力,就算举债去送礼,也没人愿意借钱给他。

    倒是玉娘非常识趣,亲自到驿馆来拜访,问道:“沈大人可是需要帮忙?”

    玉娘虽然正式的身份是厂卫细作,但她自己还经营秦楼楚馆,可是个标准的“富婆”,她那意思好像在说,你缺银子可以暂时找我帮忙啊,我们老交情,利息我给你打折。

    “玉当家的能帮什么忙?”沈溪冷声问道。

    玉娘道:“奴家在南京城中倒是认识一些人,可以帮沈大人走动一番,若是沈大人有需要请托的地方,奴家也尽力相帮!”

    果然是交际场中的老手,认识的人多,沈溪心想,那些人不会都是你的恩客吧?

    但玉娘这人,出了名的狡猾,她以前说自己的身份可能都是编的,她过去到底有什么背景,只有天知地知她自己知。

    沈溪对于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不想知悉。

    “不必了。”

    沈溪直接回绝了玉娘的好意,因为他不想再欠玉娘的人情,免得到了梧州后,被玉娘打感情牌,又让他帮忙做事。

    沈溪相信,今天收获的任何好处,都是需要将来回报的,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玉娘看起来对他毕恭毕敬,但身上蕴藏的秘密太多,并非可信之人。

    虽然送礼不成,但过路的交接文书还是要办理的,此去梧州上任,沈溪首先要跟南京的六部衙门接洽,这大概需要一天时间。

    在此期间,沈溪把谢韵儿等人送上前往江西折道南下的船只,连马九他都没有留下,彻底把自身安全交付给玉娘和江栎唯等人。

    沈溪并不担心江栎唯和玉娘会耍什么花样,他们再怎么包藏祸心,也不敢跟倭寇和盗匪勾结。

    江栎唯本为南京大理寺左丞出身,在南京城里倒有一定人脉,他出手阔绰,给那些达官显贵送去不少礼物,也获得参加各勋贵举行的私人宴会的资格,倒比沈溪这个正经的封疆大吏还要风光。

    对此,沈溪只能表示呵呵。你江栎唯再有银子又如何,到头来我是封疆大吏,而你只是奉命协助办差的锦衣卫头子。

    ……

    ……

    拜访勋贵不得,沈溪没辙,总不能违着良心去跟玉娘借钱送礼,这种事他可做不出来。

    沈溪的选择很简单,惹不起我躲得起,早日动身南下,你们这些勋贵不帮忙就罢了,若是给我找麻烦,就要要比谁的手段高明了。

    王守仁往江西上任,也分道扬镳,沈溪身边就显得人单势孤,这会儿他迫切想找个帮手,而在京城时他就计划要找寻的一个人,非去拜访一次不可……正是在苏州老家生活逐渐变得窘迫不堪的风流才子唐伯虎。

    沈溪自问算是个狡诈多端的人,他要请幕僚,一般人可入不了他的法眼,但唐寅却有不寻常之处。

    唐寅不但才学广博、诗画了得,更重要的是有一定智计。

    历史上唐寅能提前洞悉宁王的阴谋,并且能靠装疯卖傻如此“下作”的手段求得自保,就知这人行事不拘泥于礼法,能够“对症下药”地想出好点子。而且沈溪对于历史上清高孤傲的唐寅颇为敬仰,现在有机会把如此一个历史名人招揽为自己所用,闲暇时还可以切磋学问,他心里还是颇为期待的。

    沈溪本来就打算从东路南下,那从水路由南京走镇江,再由南运河去一趟苏州也有其必要性。

    在南京这两天,沈溪打听到了唐寅的一些情况。

    这会儿,唐大才子刚跟妻子和离,又断了科举之途,就算有点儿声名但却沉浸在科举失利、妻子背叛的痛苦中,连诗画方面也由于受到沈溪的打击,令他一蹶不振,听说整日饮酒买醉,靠朋友接济过活。

    唐寅原本有谋生技能,那就是他那一手好画功,历史上唐寅在经历科举失败之后,便是靠卖画来养家糊口,并以此修筑起历史上有名的桃花坞。但这会儿的唐寅,由于受到与沈溪比画失利的影响,画功尚未到达大成境界,除了朋友为了让他面子好过而出资买画外,没哪个收藏家真愿意花大价钱向他求画。

    沈溪这次往苏州,带了二百两银子,以求画的名义上门拜访唐寅。

    因为在己未年会试之前的一点“过节”,沈溪跟唐寅算不上朋友,但沈溪在唐寅落难之后曾去拜访,两人算是化解了一段恩怨,但关系远说不上好。

    唐寅跟沈溪斗画,变相成全了沈溪在画坛的名声,但随后沈溪在官场崛起,其实又变相成全了唐寅的名气。

    只是唐寅心里充满了挫败感,再加上沈溪久居北方,他自己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种变化而已。

    沈溪前往苏州,在江栎唯看来简直不可理喻,本来沈溪仓促从南京城出发导致他失去参加许多勋贵举行的私人宴会的资格就让他满心怨言。

    但毕竟沈溪如今是正三品的文官,而他只是个正五品的武职,已经彻底没了跟沈溪叫板的资格,他只能婉转的表示,让沈溪早些赶赴上任之地为上策。

    沈溪的回答很简单,你是来保护我的,我要怎么走,由不得你做主。

    民间有一谚语,苏湖熟天下足,说的是南直隶的苏州和浙江的湖州一年丰收,能够解决全天下老百姓吃饭的问题。

    自从历史上江南大开发之后,江南鱼米之乡的地位逐渐得到巩固,连大明开国也是建立在占据江南的基础之上,并且在成祖迁都后还保留了南京首都的地位。

    沈溪第一次到苏州城,这里的繁华,丝毫不逊色于南北两京,尚且在城外,便可见沿城而建的屋舍,店招林立,贩夫走卒穿梭其中,吆喝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沈溪心想:“没带黛儿她们过来看看,实在可惜。”

    沈溪身为正三品大员,来到苏州,地方官府显得很重视,苏州知府甚至亲自派人来请,说是在府衙设宴款待,却被沈溪推辞。

    在南京城,沈溪堂堂的三品大员被人当成孙子一样,可到了苏州城,转眼就变成了爷爷。

    那些勋贵不在乎什么东宫讲官、日讲官,可地方知府,却知道这位三品的封疆大吏,不但节调东南三省的军政大权,还是当今太子之师,标准的翰林出身,而且是皇帝器重的钦差。

    朝廷那么多勋贵和有名望的大臣,皇帝谁都没委派,偏偏选择了沈溪,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沈溪推掉了知府衙门的好意,但就算如此,驿馆内为他准备的菜肴以及住宿条件依然非常高。

    江栎唯和玉娘等随从跟着吃香喝辣,晚餐时,玉娘看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笑着问道:“沈大人不会是特别为了享受江南美景、美食,才来苏州的吧?”

    “玉娘觉得本官像是贪图享乐之人吗?”

    沈溪匆匆扒了两口饭,站起来道,“玉娘只管自用便是,本官旅途劳顿,要休息了,明日玉娘陪我去城里见一个人。”

    沈溪没什么胃口,正要回房,玉娘却跟上来恭敬问道:“大人可需要人伺候?”她的意思很明显,沈溪既然把身边女眷送走了,独守空房,或许可以让一路跟随的云柳和熙儿去他房里侍奉。

    “不必了,本官喜欢独睡。”沈溪板着脸回绝。

    ************

    PS:第三更到!

    本月最后两个小时了,天子求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鼓励!下一章预计在凌晨了,大家不必等待,明天早上起来看一样的,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