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八一二章 谁跟你讲道理
    曾经的解元公,风流才子唐伯虎,如今却变成为几文钱斤斤计较的“小人”,这多少让沈溪觉得岁月磨练人。

    不经历社会最底层的艰辛,你唐大解元怎会理解世态炎凉,明白人情冷暖、世道之不易?

    酒水和小菜相继上来,唐寅亲自为沈溪斟酒一杯,又给自己满上,随后举起酒杯道:“沈状元,久别重逢,先干为敬。”

    说完,一杯酒一饮而尽,马上又给自己倒上第二杯。

    沈溪将酒凑到唇边浅尝一口,心想:“看你这喝酒的模样,就好像几辈子没摸着酒杯一般。”

    酒过三巡,唐寅面带忧色:“如今国祚不安,北患频频,然帝王宠信奸佞,国将不久矣。”

    沈溪摇头苦笑,都说不得志之人,往往都会带着对家国的抱负,今天他总算是见识到了,然并卵……唐寅现在所说完全属于空谈,你有再大的抱负又如何?在我一个朝官面前说这些,你这是找死啊!

    “伯虎兄久居南方或有不知,鞑靼入侵我边陲,兵部刘尚书征塞北,大胜而回,如今鞑靼内乱自顾不暇,北患基本扫除。”

    沈溪把大明朝的大致情况说给这几年完全闭目塞听的唐寅知晓,“不过,大明各地灾害匪患倒是绵延不绝,国库银钱和粮食频频告急,百姓流离失所屡见不鲜……”

    沈溪在表示大明北部边陲相对稳定这个事实后,又婉转说出地方上存在灾情和匪患的现实,为接下来游说唐寅跟他南下做准备。

    他也察觉出来了,现在唐寅之所以会坐下来跟他心平气和地说话,除了他请客饮酒这个因素外,更重要的是唐寅觉得他被贬黜到地方为官,同病相怜,如果他把自己高升为正三品右副都御史的事说出来,别说是做朋友,连坐下来一起喝酒都没可能。

    既然已打定主意要把唐大才子从颓废中拯救出来,那我就不顾什么方法和手段了,无非是坑蒙拐骗,只要你能够跟我走,就算当一回骗子也在所不惜。

    唐寅对于沈溪的话表示赞同。虽然沈溪在前半段否定了他的看法,但后半段也表达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家国情怀。两个“不得志”的人,最容易找到共同话题,看起来忧国忧民,其实就是想抒发自己“怀才不遇”的抱怨。

    二人说着话,你一杯我一杯,很快就把十二两酒给干完了。

    沈溪很聪明,为了防止自己喝醉,往袖子里倒了不下四两酒,反正刚才冒雨走过来身上是湿的,唐寅这会儿都把注意力都放在酒上了,哪里会想到沈溪这么糟蹋酒?

    “小……小二,再……再上……半斤酒!”唐寅已经有些醉醺醺的了,喊话都有些口齿不清。

    店伙计走过来,不理会唐寅,而是用围裙擦着手,笑嘻嘻地看着沈溪。

    明摆着的事情,现在唐寅要点什么东西他是绝对不会接受的,要沽酒也应该由沈溪这个金主来说话,而且必须先付钱。

    沈溪这次拿出个一两的小银锞,道:“按照唐解元说的,顺带……把唐解元欠下的酒钱给结了。”

    沈溪相信,这种街边的小酒肆基本都是小本买卖,绝对不会容许唐寅欠下一两银子以上的酒钱。果然,那店伙计看到银子后眼睛都直了,千恩万谢道:“这位小爷,您真是爷,出手没的说……”

    “什么爷,该找多少钱找多少!”唐寅咆哮着,一拍桌子,“再……再把酒水送上来!”

    沈溪心想,这唐寅真是穷横到没谱的地步,这还是那个“又摘桃花换酒钱”的江南才子吗?

    有沈溪请客,唐寅敞开了喝,从上午一直喝到中午,一直喝得酩酊大醉。沈溪本要扶他,可他兀自提着酒壶道:“无花无酒锄做田……喝!”

    沈溪使了个眼色,在旁边坐了半晌的玉娘终于站起来,她跟着沈溪出来大半天了,这会儿外面的雨已经停了。

    玉娘问道:“沈大人,您不是说来求画吗,为何要陪唐解元饮酒?”

    “真当我是要陪他饮酒?去叫人过来,把人绑回去!”沈溪不动声色地说道。

    “绑人?”

    玉娘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见面前说什么朋友道义的话,还以为你多讲义气,见面后你们言谈甚欢,宛若多年不见的老友,酒喝了一杯又一杯,现在刚喝完酒,居然就直接动粗绑人了?这前后反差也未免太大了吧?

    沈溪见玉娘没有动静,脸色一肃,问道:“玉当家,难道不行吗?”

    玉娘摇头道:“沈大人,您绑唐解元回去作何?”

    “一同南下!”

    沈溪道,“作为朋友,不能看他如此沉沦,大丈夫当有抱负,带他往梧州,让他重拾自我!”

    这回答,让玉娘瞠目结舌。

    顾全朋友道义,所以就把朋友给灌醉,然后绑朋友上路……沈溪这种对待朋友的方式,实乃玉娘生平仅见,但不知为何,她心里却对沈溪佩服得五体投地。

    刚才唐寅那颓丧和斤斤计较的模样她见识到了,一代解元才子落得如此下场,她心里也有些感慨,但感觉应该没什么办法能拯救这颓废之人,结果现在沈溪却说出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绑架!?

    “沈大人稍候,奴家去去便回!”

    玉娘匆忙而去,用了不多久,便将守在街口马车旁的侍从叫了过来,一起帮着把唐寅搀扶到马车上。

    因为雨刚停,路上没多少人,就算有人看到,也不会想到会是绑架,毕竟唐寅那落魄寒酸的模样,根本就没有余财值得被人抢,而且唐寅还处于酩酊大醉的状态,谁敢上前询问触霉头?

    “用绳子绑了,嘴也堵上,他醒来之后无论说什么都不要理会!”沈溪下令道。

    “得令!”

    随从不太明白沈溪的意思,但沈溪是堂堂的正三品朝廷大员,在他们看来做事一定有其道理,只须遵命便可。

    沈溪为了防止节外生枝,让马车直接出城,在约定的地方会面,而他则先回驿馆,简单整理过后,跟江栎唯、玉娘等人乘坐马车离开苏州城。

    ……

    ……

    唐寅一醉不起,一直到夜半三更,才因为尿急而醒转,感觉自己的身体颠簸着,想伸手摸摸发痛的脑袋,却发觉手脚被人绑着,想开口求救,发觉连嘴巴也被人堵上了。

    “呜呜……”

    唐寅虽然是文人,但体型不算瘦削,力气倒有几分,脚踢了几下后,车帘被人掀开,一人喝道,“居然醒了!少动弹,不然把你丢出去喂狼!”

    唐寅一听马上一动不动。

    大明中叶,就算江南富庶之地,也有许多荒山野岭,别说是狼,就连老虎都有。

    因为不清楚这些人的身份,唐寅在喝醉之后记忆完全断片,这会儿对眼前的形势两眼一抹黑,对方是仇家还是贼人都不知,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只能是忍着心头的恐惧,继续在马车上颠簸。

    到了半夜,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两个人进来,把他抗下马车,因为唐寅眼睛没蒙上,已经看清楚,这应该是某个地方驿站的后院,马厩里发出刺鼻的牛马粪便味道。

    他心想,不会是要把我丢到马厩里吧?

    突然走过来个人,好奇地打量唐寅,指了指问道:“怎么回事?”

    “江大人,是沈大人吩咐我们把人绑回来,具体不知。”随从对过来质询的江栎唯回了一句。

    唐寅跟江栎唯有过照面,那是在鬻题案发生后的事情,不过时过境迁又是在黑夜中,两人都没认出对方。

    但唐寅却听到是“沈大人”安排他们这么做的,想起之前跟沈溪一起喝酒,那不用说,绑他回来的就是沈溪沈大人。

    “呜呜呜……”

    唐寅本来觉得自己跟沈溪同病相怜,又被沈溪请客吃酒,心里带着些许感激,这会儿突然知道沈溪绑他回来,他已经忍不住重新“呜哩哇呀”起来。

    江栎唯面对一个满身酒气看起来邋里邋遢的酒鬼,半点要探查究竟的兴趣都欠奉,一摆手,让随从把人送到驿站柴房里面。

    “砰!”

    唐寅被重重地摔在稻草堆上,疼得半天都没缓过劲儿来。

    过了一会,门重新打开,柴房里灯亮了起来,之前跟他一起喝酒的沈溪出现在门口,不过这会儿的沈溪一脸心高气傲,昂着头趾高气扬地看着他,让唐寅一阵恼火。

    “呜呜!”唐寅不由想出言质问。

    沈溪摆了摆手,旁边立即有人过去把唐寅的堵嘴布取下,但并未解开他身上的绳子。

    唐寅马上叫天屈道:“沈状元,我与你饮酒,为何要绑我回来?你眼中可有朝廷王法?”

    “伯虎兄,你这顶帽子可真是压人……不过,在下请你回来,只是要跟你好好商量一下,何时还钱的问题。”沈溪摊摊手道。

    “还钱,什么钱?”

    唐寅想了想,道,“不就是一顿酒钱吗?哦不对……不是说你请客吗?那点儿银子……你至于绑我回来?”

    唐伯虎嘴里说“那点儿银子”,但已经没之前的强硬,对他而言,现在别说一两银子,就算是一钱银子那也是天文数字,他浑身上下可是一个铜板都没有,他本来打算下一步便去文征明、徐祯卿、钱同爱等好友府上走动走动,看看能不能借几十文钱回来买米买酒。

    沈溪从怀里拿出一张纸,道:“不是一顿酒钱,是一百两银子,当初唐兄离开京城时,曾跟本官借下一百两银子,说是一年后归还,却是一去不归。此番本官南下,路经苏州,本想跟唐兄追讨这笔账,未料唐兄故意饮酒买醉,在下只好出此下策!”

    “什……什么?你……你……一派胡言,我……我何时欠你……一百两银子?”唐寅这一惊不老小,连说话都结巴起来。

    沈溪让随从把灯笼靠前一些,亲自把有些历史的微黄欠条拿到唐寅面前,道:“唐兄不会连自己所写的字都不认得了吧?”

    唐寅一看,直接傻眼了,别人的字他或许不认得,自己的字那绝对是一眼就能分辨清楚,上面无论字体,还是行文的语气风格,完全是出自自己的手笔,连最后的落款,也确定是他自己的无疑。

    **********

    PS:第一更到!

    这一章如何?总之天子边写边笑,想想电影里的唐伯虎,再看看笔下的唐伯虎,有一种捧腹的感觉!

    对了,今天可是九月一日,一个月的开头,天子求保底月票支持!

    求月票!

    求月票!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