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八二〇章 大难临头各自飞
    尚应魁有恃无恐,他料定沈溪不过正三品,有心对他进行报复也只能上报朝廷,交由内阁和皇帝处置。

    不管从哪方面看,沈溪都没资格审讯他,更没资格罢免他的官职,将他问罪。

    沈溪脸色转而变得冷峻,问道:“尚藩台有意包庇此罪妇?”

    尚应魁冷笑不已:“沈中丞可不要空口诬陷,此女乃我福州教坊司官所之人,一向奉公守法,敢问所犯何罪?”

    沈溪笑着拍手:“訾当家好福气,身在风尘,却投靠尚藩台这样有权有势有担当的男人,为你遮风挡雨,就算有罪也会替你担着!”

    “哼。”

    訾倩脑袋被尚应魁的手抚着,但还是拼命挣扎着抬起头,瞪了沈溪一眼,好似在说,有本事你也找个这么强硬的靠山。

    “可惜啊。”沈溪话锋一转,“訾当家这几年于福州城内纠结匪众,欺行霸市,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与匪寇无异。本官奉皇命往东南平匪,铲除訾当家这般为非作歹之人,乃本官责无旁贷之责!”

    訾倩狗仗人势,喝道:“沈大人可真会给奴家扣帽子,奴家可是柔弱女流,何曾有本事杀人放火?”

    沈溪笑而不语,倒是訾倩旁边那老儒生林师爷讷讷地道:“当……当家的,沈大人可没诬陷咱们……这几年我们的确是做了许多杀人放火的勾当,这些都是当家的您指使手下人做的!可不能让小的们去承担哪!”

    訾倩怒不可遏:“老东西,你……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林师爷一脸冤枉,朝着沈溪磕头:“大……大人,小的全坦白啦,小人所作所为,全部是受当家的指使,只求放过小的,小的愿意招供!”

    訾倩一片茫然,倒是尚应魁脑子灵活,明白这林师爷多半被沈溪威逼利诱收买了。尚应魁老奸巨猾做事果决,见情况不对,直接就向身后官兵腰间拔刀准备杀人灭口,可林师爷滑头得很,知道这下把人得罪狠了,连滚带爬到了沈溪身边。

    尚应魁没抢到刀,被官兵按倒在地上。

    沈溪站起身来,拦在林师爷身前,冲着尚应魁喝斥:“尚藩台,你这是要杀人灭口?”

    尚应魁瞪大眼睛看向沈溪:“此等奸邪小人,死不足惜,说话颠三倒四,岂能作为人证?”

    “能否作为人证,可不是尚藩台能做主,一省刑狱,不是应该先问过陶臬台吗?”沈溪转头看向提刑按察使陶琰,道,“陶先生以为呢?”

    沈溪称呼陶琰为“先生”,显得很尊重,这让尚应魁心生警惕。

    陶琰是少有的廉洁奉公的清官,每顿饭只就一碟清淡的素菜下饭,百姓给陶琰的称呼是“青菜陶”,到任这一年多来,尚应魁多次拉拢陶琰不得。

    在此之前,陶琰便向朝廷弹劾过福建布政使司在地方上为非作歹。

    若非尚应魁忌惮陶琰的威望,早就出手加害,也是尚应魁想到自己即将调任其他地方,福建的地皮刮得差不多了,没必要跟陶琰一般计较。

    尚应魁挣扎着站了起来,回头瞪了按倒他的两个官兵,这才冲着陶琰呼喝:“陶臬台,你可要掂量一下,你的家人……”

    沈溪打断尚应魁的话,喝道:“尚藩台,你这是要胁迫审讯人员?”

    陶琰却是一脸无所谓的态度,他已半身入土,就算别人拿他的家人相威胁,他也不太在意。这样的清官,出了名的耿直和倔强,道:“既是罪妇之拥属,自然可为人证。”

    沈溪点了点头,看了旁边脸色有些雀黑的常岚一眼,道:“如此人证就有了……”

    尚应魁一甩袖,道:“孤证不立!”

    沈溪冷声道:“多叫几个人进来,看看他们是否愿意指证罪妇杀人放火,为非作歹!”

    随着沈溪一声令下,门外拖进不少訾倩的部属。

    出人意料,这些人明明都在尚应魁的眼皮子底下,却都一口咬定訾倩做了许多为非作歹的事,这绝对不是什么屈打成招,或者是受到胁迫,这些人指证訾倩时,许多尚应魁不知晓的龌龊事都给报了出来。

    尚应魁本来靠着訾倩,这会儿不知觉地挪动两步,他惊讶地望向沈溪,沈溪此时一脸气定神闲,脑子灵光一闪:沈溪绝不会是当晚仓促出手。

    找了十几个人进来指证訾倩,沈溪摆摆手:“有这些人,我想人证已经足够了。陶先生可有异议?”

    陶琰一脸公事公办的态度,摇头:“并无异议。”

    “那就好……”

    “等等。”

    就在沈溪准备继续审案时,尚应魁突然喝止,道,“沈……沈大人,这些人……不会都是你找来的吧?”

    沈溪撇撇嘴:“这些人本为罪妇之部属,何时变成本官指派?”

    还没等沈溪继续审案,那林师爷磕头若捣蒜:“沈大人,小的在訾当家身边日久,平日她所做那些杀人放火的事情,何时派了谁,做了什么恶事,小的一一记录在案,还有訾当家平日对各衙门孝敬的银两数目,双方接收的收条,小的也妥善做了保管。如今盛放罪证的箱子,就在外面的院子里,还请大人明察秋毫。还有今晚官驿放火,也是訾当家做出的决定,她说要把大人和您的随从,都全部烧死,然后造成意外失火的样子,逃避罪责。”

    沈溪对于老儒生林师爷的话很满意,点头道:“訾当家,你还有何话可说?”

    “子虚乌有,信口诬陷!”

    訾倩发疯一样吼叫,无论是欺行霸市杀人越货,还是派人放火烧死朝廷命官,二者都是死罪,现在看起来证据确凿,按察使司那边怎么都不可能帮她,她死死地拉着尚应魁的裤腿道,“尚大人,您可要为民女做主。”

    “哦?”

    沈溪望着尚应魁,脸上带着促狭的笑容,好似在说,现在证据确凿,你倒是履行之前所说的话,为她做主啊。

    尚应魁被众人望着,脸色红了变青,青了变紫,紫了变黑,最后一脚将訾倩踢开,很明显在这种时候他懂得什么叫弃车保帅,就算那些事都是他安排让訾倩做的,此刻他也要撇清关系。

    尚应魁一脸恨其不争的神色:“訾氏,枉本官对你如此信任,未料你竟然做出许多伤天害理之事,本官身为一省藩台,当维护法纪。陶臬台,罪妇便交由臬司衙门处置!”

    他这么说,看似维持法纪,让负责刑狱的按察使司衙门出来处置,但其实是缓兵之计,等沈溪走了,他总有办法把訾倩保出来。

    陶琰不敢妄做主张。

    沈溪给訾倩定性为匪寇,如此案子就不再是福建提刑按察使司能处置,一切需要交给朝廷钦命的负责平息地方匪寇的督抚大臣沈溪做出决断。

    沈溪脸上带着平和的笑容,道:“訾氏不过是福州教坊司的当家人,无权无势,如何能在福州为非作歹多年?想必背后有人充当其保护伞,咦……之前尚藩台说要为她撑腰,不会就是你吧?”

    尚应魁这会儿已不敢直接斥责沈溪,他手上是有布政使司的人手,但都是皂隶,并非官军。

    如今福建行都司的人马控制了福州城,连福建都司都指挥使常岚也在旁边闷不吭声,谁掌握军权谁就更横,他跟沈溪顶撞,那是自寻死路。

    “沈中丞,您可不能轻信旁人挑唆之言,本官与訾氏女本不相熟,只是顾念她为我辖内百姓,自然要为其撑腰做主,换作任何一名百姓,本官都会如此。”尚应魁大言不惭。

    “好,尚藩台不愧是为民做主的好官。”沈溪又开始拍手。

    不知为何,每次沈溪拍手,都让尚应魁和常岚等人心惊肉跳,因为沈溪在一句褒奖的话之后,必然带出一击狠辣的杀招。

    这次也不例外。

    沈溪道:“来人,将訾氏贪赃枉法的罪证抬上来,打开账册,看看给各级衙门送了多少贿赂!”

    这次不用尚应魁说话,旁边的常岚先开口了:“沈大人,我看不必了吧?”

    一句话,就暴露常岚做贼心虚。

    布政使司和都指挥使司,一个管地方行政,一个管一省兵权,訾倩从来对两边孝敬都不分伯仲。

    沈溪惊讶地问道:“常都史为何如此紧张?之前本官大致看过罪证,并未提到都指挥使司衙门啊,莫非……”

    常岚先是震惊,旋即迷惑不解,訾倩这一年多时间送了那么多财礼到都指挥使司衙门,居然没记录?

    随后他就想明白了,不是没送,也不是没记录,而是沈溪故意说没有。他意识到,沈溪只是想跟尚应魁算总账,此事不会牵扯到福建都指挥使司。

    想通这点,常岚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早说啊,虽然我跟尚应魁在贪赃枉法这件事上狼狈为奸,但想把这老匹夫做掉的心思我一点儿都不比您沈大人少啊,谁叫那老匹夫看不起我们这些当兵的?

    大难临头各自飞嘛!

    常岚抱拳提议:“沈大人,末将并无阻止之意,只是想说……是否到内堂查验更为稳妥?”

    ***********

    PS:第一更!

    晕死,昨晚洗澡时脚下打滑,左脚居然扭伤了,又红又肿……求订阅和月票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