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八二二章 畏罪自尽
    沈溪有过在泉州城将知府衙门一锅端的经历。对于这种团伙作案,用的方法并不复杂,就是先找一个突破口。

    有福建都司和福建行都司兵马相助,城中治安被接管,很快便将布政使司衙门及其官员府邸查抄一遍,起出大量脏银。

    有陶琰这种常年提刑经验的官员审讯,案件很快便有了突破口,有官员耐不住严刑拷打,选择了招供。

    在大明,公堂上的酷刑比比皆是,就连朝堂上的一二品大员都会挨廷杖,更别说这些地方上的官员。

    这些人曾对汀州籍的商贾施加刑罚,让尹文一家家破人亡,并非善类,沈溪对他们丝毫不客气。

    沈溪拿着几份供状,正在详细研究案情,江栎唯进到按察司大堂,请示道:“沈大人,如今案子已侦破,适可而止方为上策。否则地方行政将陷入混乱……如今可正值夏粮入库之时……”

    沈溪冷笑不已。

    江栎唯别的不会做,给他找麻烦设绊子有一套。好在这次江栎唯没跟地方布政使司的人沆瀣一气坑害他,不然他连江栎唯一块儿处理了。

    “江镇抚提醒的是,本官正有此意,除了几名首犯外,旁人不多做追究。”沈溪给了按察使司、都指挥使司的人一个信号,这案子很快就会了结,不要顺着藤蔓牵扯出太多人来。

    坑害汀州商会的不止布政使司一个衙门,沈溪没对另外两家下手,只因另外两家衙门的顶头上司换人了。

    沈溪话锋一转,道:“但若这些人与尚应魁蛇鼠一窝,死咬着不肯鼎证尚应魁罪行,本官依然会将他们视为同党,绳之以法。陶臬台以为如何?”

    陶琰想了想道:“遵照沈中丞的意思办即可。”

    在这件事上,陶琰虽然站在沈溪一边,可他经验老道,把所有处置权都交给沈溪,这样事后有什么责任也不会牵连到他头上。

    陶琰虽然才学和官声都不错,但起码的心计还是有的,想他一个正三品的大员,光是每年的俸禄就有二百两,至于每天吃糠咽菜?在这年头,保持清正廉明简朴的生活习惯,主要是为了有一个好名声。

    沈溪把供状交给陶琰,道:“后续审讯,交由陶先生负责,本官先入内休息。”

    在审讯过程中,沈溪发现,自己名头太大,布政使司的人对他很忌惮,自己坐在公堂上,不管是审讯人员还是嫌犯,都放不开手脚。为了尽快把尚应魁的罪名坐实,沈溪只好先回避,让陶琰继续审讯。

    不到一个时辰,就获得六份供状,直指尚应魁与“地方匪寇头目”訾倩相互勾结,导致福州城内盗匪盘踞,百姓日常生活被严重干扰,欺行霸市、烧杀抢掠之事屡见不鲜。

    虽然有一点夸大,但沈溪并未冤枉訾倩和尚应魁,沈溪只是巧妙地把訾倩这个地头蛇归到盗匪之列,如此他调兵到福州城,查办布政使司的案子就名正言顺了。

    快到五更天的时候,沈溪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经过半晚上的忙碌,基本已经定案,即刻就可以上报朝廷,但他还不着急。

    他要等天亮。

    玉娘匆忙过来,问道:“沈大人,您准备如何处置尚藩台?押解进京,抑或扣押等朝廷发公文?”

    沈溪一边向外堂走,一边笑着说道:“看来玉当家迫切想知道结果?”

    玉娘心想,我能不着急吗?

    之前我已经提醒过尚应魁头顶上有一堆朝廷大员和勋贵撑腰,他收到的贿赂,大半进入这些人的口袋,你现在把人给抓了,那些人少了进项,岂会轻易放过你?

    二人刚步入大堂,突然一名狱卒进来禀告:“几位大人,不好了,尚藩台在狱中……畏罪自尽。”

    玉娘愣在当场,连陶琰和常岚等人也没预料到,之前死不认罪的尚应魁,这就畏罪自杀了?

    “怎会如此?”

    沈溪脸上带着几分担忧,吩咐道,“快,随本官前去查看。”

    若非沈溪神色凝重,玉娘简直认为这就是沈溪找人干的。

    之前沈溪说过,尚应魁不单单会被判个革职抄家,罪行会更重,前后不到两个时辰,尚应魁就死了。

    一行人在火把照耀下,到了按察使司大牢的地牢内。

    地牢阴森潮湿,空气中散发着一股刺鼻的呛人腥臭味道,沈溪却丝毫不在意,一马当先走在前面。

    到了尚应魁临时关押的牢房内,便见到尚应魁的尸体被平放在草席上,身上的衣服没变,只是舌头从嘴里吐了出来,脖子上多了道红色的勒痕。

    沈溪问道:“怎么回事?”

    “回督抚、臬台大人,我们之前把人送进来,尚藩台一直在喊叫,后来……突然没了声音,小的没去理会,等半个多时辰后再过来,人已……上吊自尽。”牢头一脸惧怕之色,身体抖得厉害,一个朝廷命官就死在眼皮子底下,这可是不小的罪名。

    沈溪侧目看了陶琰一眼,道:“陶臬台,罪臣尚应魁死的不是时候吧?”

    陶琰作为福建按察使司衙门的老大,头上冷汗直冒,犯人在狱中畏罪自尽,如果是个普通犯人,拉出去埋了就成,可现在死的可是从二品的右布政使,刚定罪就自尽,死得太过凑巧,他也要背责任。

    沈溪环视在场之人,看一个,就有一个低头,很显然,这会儿谁都怕摊上大事。

    “也罢!”

    沈溪阴沉着脸道,“人既已死,罪行已经定下,那就一切按照事实上奏,先定个罪行昭著后畏罪自尽,诸位……是如此吧?”

    这次不但陶琰点头,连常岚、马瑛、江栎唯等人也没有任何异议。

    沈溪摆手道:“此事到此为止吧,匪首訾倩等人,天明之后即刻处决!布政使司涉案人等,凡举报有功者皆革职留任戴罪立功,一切待上奏朝廷之后再行定夺!”

    说完,沈溪气呼呼离开地牢。

    到这个地步,别人可不敢有何意见,毕竟是督抚亲自下的命令,案子也是沈溪一手经办,现在尚应魁畏罪自杀,訾倩在天亮后就会被处决,布政使司鼎证尚应魁有罪的人则会在抄没财产后留任地方,等候朝廷进一步指示……

    沈溪已将事件影响降到最小,就连陶琰这样的老臣也觉得沈溪处理得很恰当。

    玉娘对此充满怀疑,亲自进入牢房看过尚应魁的尸体,确实是上吊而亡,脖子上只有一道勒痕,而且尚应魁是用自己的腰带上吊的,没有第二道勒痕,而且牢房内没有明显搏斗的痕迹,倒是天窗下面的墙壁上有些抓痕,应该是上吊之人临死前挣扎所致。

    一切征兆,都跟玉娘之前所了解的上吊死亡的特征吻合。

    江栎唯从背后走进牢房,问道:“你怀疑,是沈中丞找人把尚藩台杀了?”

    玉娘的确这么想,但她在江栎唯面前可不会承认自己的怀疑,当即摇头:“死因明确,奴家怎敢质疑钦命督抚大臣?莫不是江大人心中有莫名揣测?”

    “尚藩台拒不承认罪行,背后尚且有朝中大员和勋贵撑腰,断不会被判死罪,他为何要急于自尽?”江栎唯厉声道。

    “江大人问错人了,或许你该问问死去的尚藩台。亦或者,尚藩台是要维护他背后的朝堂大员和勋贵的名声,又或者怕被严刑拷问,坏了名节呢?”玉娘提出出一种假设。

    文臣最怕被下狱拷问,有的人明知自己犯罪,为了死得好看一点儿,便会选择畏罪自尽,同时这么做还可以避免在遭受严刑拷问后把幕后主使给供出来。还有一点,死得早一点儿,朝廷或许不会追究他的罪行,可以保全家人。

    江栎唯正想说点儿什么,玉娘却不再理会,往外面行去。

    等人都走光了,江栎唯看了一眼尚应魁的尸体,拳头握得紧紧的:“栽赃诬陷,放火烧人,杀人灭口,好狠毒的手段。我不会让你继续逍遥法外!”

    此时沈溪正打着哈欠上到按察司衙门外的马车上,在士兵的护送下,回城北的官驿休息,不过在休息前,他还要去见几个人,正是被他提前派到福州做事的宋小城等人。

    宋小城比沈溪早出发,提前半个月左右到了福州城,城中的具体情况,各衙门如今的现状,以及福州城水旱两路的布置,收买訾倩身边的人,以及在按察使司衙门安插眼线,都是宋小城在暗中行事。

    宋小城比马九更让沈溪放心的地方,在于宋小城聪明圆滑,虽狠辣不足但智计有余,这是沈溪派宋小城来,而不是派马九来的根本原因。

    “……大人,小的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昨夜在教坊司放了一把火,把事张扬起来。再找人把訾倩名下的堂口以及经营的店铺给夺下,该属于我们的,终归还是回到我们手上!”

    这头官府拿人,另一头宋小城就带着弟兄去接收訾倩的班底和地盘。訾倩手底下的人对别人或许不了解,对车马帮那是耳熟能详,之前乃是最大的竞争对手,要不是有官府撑腰,他们也不会取得最后的胜利。可在车马帮和汀州商会瓦解后,福州城就进入到了大萧条期,生活一落千丈。

    现在车马帮跟着新任督抚沈溪回到闽地,这些人群龙无首,很容易就被宋小城给收编。

    訾倩的大部分生意也都归了宋小城,其中有不少是之前被官府查封的汀州商会的产业。

    沈溪要对官府和朝廷有一定交待,不过交待归交待,生意归生意,朝廷派他剿匪,却不给他钱粮,如果连赚钱的行当都没有,那他就是个光杆司令,只能自己想办法。

    **************

    PS:第一更到!

    左脚大拇指骨折,天子哪儿都不能去,乖乖地坐在电脑前码字,今天争取三到四更,请大家订阅、打赏和月票支持!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