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八二三章 惠娘的新姐妹
    “六哥,大掌柜不在,以后生意上的事情全靠你了……福建毕竟有我们商会的底子,接手更容易一些。记得善待弟兄们,让他们过上好日子。”沈溪嘱咐道。

    宋小城笑道:“大人请放宽心,小的打理生意不是一天两天了,况且还有老九他们帮我。现在咱做生意跟以前可不一样了,有大人和官府为咱们做主,看谁还敢与咱为难。”

    做生意,必须要跟官府打交道,以前汀州商会吃亏就吃在于没有官方的人脉,先是被高明城、安汝升等地方官惦记,后来生意做大,又遭到福建都司和布政使司等衙门的打压,到京城后又遇到寿宁侯、建昌伯的敌视,最后连惠娘的“命”都赔进去了。

    有权有势,手头拮据的时候,便会盯着拥有巨额财富的商人,除非能满足他们的胃口,否则人家凭什么坐视让你赚取钱财?

    送走宋小城,沈溪回头看着跟过来的侍卫,他摆了摆手道:“本官要找个地方吃早点,你们先回去便是。”

    “大人,如今城内不太平,您……”侍卫有些为难。

    “没事,这里我熟悉,想找一些故地走走。你们自行便是……”

    沈溪将侍卫打发走是为了方便他去见人,此番南行,他心中一直有担忧和记挂,因不能同路,只有到了福州这个地方,才能短暂会面。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沈溪见过此面后,可能又有很长时间不能相见。

    是惠娘。

    福州城的街巷,沈溪大致还算熟悉,换下官服,他只是个年轻的白面书生,这样的人在福州城里比比皆是,尤其是早起赴学的书生。

    雇了马车,沿着白马河边走,很块便到了一栋二层小楼前面,这里曾是尹掌柜经营客栈的地方,可如今物是人非,客栈已经改换门庭,成为一个小型货仓,沈溪路过时还特地让赶车的停下来,驻足半晌后方才离开。

    旭日东升,马车最后停在白马河北岸的一处民巷,这里没有店铺也没有客栈,只是寻常百姓的居所。

    沈溪从马车上下来,到了小院外,敲了敲门,便听到里面一个声音问道:“谁?”

    声音熟悉,但并不是惠娘,而是与惠娘一同南下的李衿。

    门打开,李衿面色有些苍白,目光中带着几分困顿和干涩,见到是沈溪,眼前一亮,却赶紧避开沈溪的目光,恭敬行礼:“老爷……”

    “嗯。”

    沈溪面色平淡地应了一声,进到门内,正有丫鬟帮忙打水洗衣服。李衿和惠娘比沈溪早到福州三天,这几天她们正在好好休息,缓解旅途疲劳,同时沐浴、洗衣服等,她们的目的地跟沈溪不一样,此行的亩的地是广州府,而沈溪则要往梧州。

    “没睡,还是刚起来?”

    沈溪第一次进小院,四下打量一番,很干净,虽然不大,但比京城李衿和惠娘各自住的院落要宽敞些许,要说这里作为他的外宅,把两个女人养在这里,倒是挺雅致。可惜这里只是一个临时的落脚点。

    李衿一身男装,比平日身着女装时多了几分英气。

    如今李衿不再是二八年华的少女,她已经十九岁,跟林黛同岁。

    李衿螓首微颔:“回老爷,昨夜城中兵荒马乱,夫人和奴婢都很担心,只好在院子里等候。夫人方才进内休息。”

    因为沈溪没跟李衿说及过惠娘的身份,属于硬生生把两个陌生人凑到一块儿。

    二人既要以姐妹相处,平日里又以兄弟相称,慢慢了解对方,至于这一路上是否彼此坦诚身份,沈溪很不好猜测,毕竟他这一路没机会见到她们,无暇相问。

    “知道了,你也进去休息吧。”沈溪说完,往正屋走去,李衿并未听从吩咐自去,而是谦卑地跟在他侧后,听从吩咐。

    “吱嘎……”

    沈溪把门推开,里面房间不太大,除了一张床外,便是一个梳妆台和一张凳子。纱帐笼罩的床榻上,依稀可以见到一个婀娜的身影躺在床上,闭目海棠春睡。

    正是沈溪这一路上都在想着念着的容颜。

    或许是猜到沈溪可能会过来,惠娘并未身着男装,而是换上女儿家的行头,连头发也整理过,盘上妇人的发髻,睡觉时都没有展开。

    沈溪看了心中欢喜,这说明惠娘其实是个体贴的女人,只是不懂得如何用言语表达。

    李衿走到门口,不再跟随,沈溪进去后,直接回身把门合上,“吱呀”的关门声,让李衿心底一阵失落。

    沈溪缓步走到床前,看着那张令他心动的脸,微微一笑,把头靠了过去,直接在惠娘的鼻子上吻了一下。

    惠娘平日里睡得很浅,因为她的警惕性非常高,也是她在落难后自我保护意识很强,她先是悚然一惊,双眸中带着慌张害怕,可当她看清楚是沈溪时,悬着的心才放下。

    “老爷……”

    惠娘刚学会了李衿的称呼,要起身给沈溪行礼问安,不过下一刻她的嘴和身子就不受自己控制了。

    沈溪自打过了南京后,身边就只有玉娘和她的两个“女儿”,属于能看不能碰的那种,昨夜里更是冒着生命危险解决了尚应魁和訾倩,正是他神经松弛下来最需要女人慰藉之时,而惠娘就是治愈他心灵的一方良药。

    自从惠娘委身给沈溪后,虽然二人有过短暂分别,沈溪也几乎从来不在她那里过夜,可却要数这次的分离最长,足足有两个月。

    小别胜新婚,无论是沈溪,还是惠娘,都抱着对对方的一腔热情。

    可惜惠娘始终心里有障碍,主动权依然落在沈溪手上,不过等沈溪把惠娘身上的热情开发出来后,谁主动已无关紧要。

    在这小院里,不会有公事,沈溪可以完全放松身心,等他彻底把心头那股热情散发出来后,人躺在软枕上,让惠娘靠在他怀中,享受着难得的温存。

    “老爷,您的事……可是完成了?”惠娘在小院中,对外面的情况不甚了解,用怯怯的声音问道。

    “你怎么像个小姑娘?”

    沈溪笑着将她揽紧一些,这才说道:“昨天晚上,我已经把该办的事情办完了。”

    沈溪将到福州后发生的事情挑重点讲述一番,“之后就会杀了姓訾的女人,以后再不用担心福建布政使司的人会对商会不利。但商会的事与你无关,就算以后要跟商会谈生意,你也不会出面。”

    惠娘轻轻点头。

    沈溪道:“不过我没太多时间过来陪你,明天你们就启程往广州府,那边会有人接应你们。”

    惠娘神色略微一黯,问道:“老爷往治所,可会途径广州府?”

    沈溪微微摇头:“等我在梧州安顿好,会亲自往广州三司衙门公差。用不了太长时间,估摸一个月吧。”

    “嗯。”

    惠娘微微点头,经过这次小别之后,惠娘似乎更柔弱妩媚了,只是她没有把妩媚表现在床第之间,而是在这种相依相偎的温存中。

    沈溪猜想,这应是李衿的功劳。

    之前的惠娘,一直都当自己脱离了社会,成为一个被群体抛弃的人,可在她跟李衿朝夕相处后,两个人逐步有了姐妹情,她们身上有共通之处,就是死过一次,她们更珍惜现在得到的一切,包括沈溪。

    沈溪闭上眼道:“我困了,先睡一觉,等我起来……”忙碌了一晚,沈溪身体已经支撑不住,很快就进入深度睡眠。

    等他醒来时,惠娘已经梳妆好,却是最美丽的妇人装扮,沈溪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不太晚,刚过中午,前后睡了也就不到三个时辰。

    “老爷,外面已经准备好饭食,您是否享用?”

    惠娘被沈溪直盯盯着看,略显局促,沈溪过去拉起她的手,在这炎炎夏日心中多了一股清凉的感觉,“一起吃吧,难得过来,多陪陪你。”

    到了餐桌前,只有沈溪和惠娘,李衿不敢上桌。

    惠娘在沈溪面前把自己当作滕妾,而李衿在惠娘面前则自甘奴婢。

    李衿心思慧黠,她能大概判断出惠娘的年岁,也从惠娘身上感受到女强人的气息,联想到她自己的身份和经历,不难猜测,这个女人正是汀州商会“已故”大当家惠娘。

    至于沈家和孙惠娘之前的关系,李衿作为李家生意的打理人,多少有所听闻,她没想到沈溪会把惠娘私藏起来,且做了夫妻,她只能对惠娘口称“夫人”,以示尊重。

    “二弟过来一起用餐吧。”

    惠娘先征求过沈溪的意思,才对李衿说了一句。

    李衿从厨房出来,身上挂着围裙,先洗过手才低头到了餐桌边,恭敬坐在凳子上,双膝紧闭。

    很显然,她在沈溪和惠娘面前有些放不开手脚。

    沈溪对李衿隐瞒了惠娘的身份,但他却未在惠娘面前隐瞒李衿的来历,惠娘知道李衿也是“苦命人”,这一路上朝夕相伴,感情升温,真的就好像兄弟姐妹一般。

    在死过一次后,惠娘又变成那个总是舍己为人的女人,她的内心不再偏狭,把以前对周氏和谢韵儿的真诚,转移到了李衿身上。

    “老爷,其实……衿儿是个不错的丫头,这一路上她对奴……奴家帮助颇多,以后或许可以挑起大梁。”

    惠娘在沈溪面前夸赞起李衿有本事来。

    不但夸李衿做事有能力,还带着一点别的意味。

    既为沈溪拥有,那李衿的未来全然系于沈溪一身。

    沈溪心想,可不是,这位李二小姐以前就很能干,她大哥李愈不成气候,李家甚至想把李衿培养成为女强人。若非李家蒙难,或许李衿如今已经嫁人,又或者招了女婿上门,已为人母。

    沈溪笑道:“希望你们能和睦相处。到广州府后,悉心打理生意,万事开头难,姐妹……兄弟齐心,其力断金。”

    ***********

    PS:第二更到!

    脚疼得厉害,天子对困难估计不足,没想到疼痛会严重干扰思绪,这一章足足码了四五个小时,嗯,今天先把目标定在更三章上,请原谅!

    含泪求订阅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