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八二四章 官场的人脉资源
    沈溪从惠娘处离开,回到官驿时,已是下午未时。

    玉娘听说沈溪回来,亲自迎了出来,行礼道:“大人往何处去了,怎么大半天都不见人影?”

    沈溪笑着摇头:“本官要去什么地方,似乎不用跟玉当家打招呼吧?”

    玉娘有些无奈地说道:“大人是不用跟奴家打招呼,但之前审定要处决涉案匪首一干人等,大人不在,谁敢贸然下令?藩台身死,藩司衙门内皆戴罪之身,大小公事除大人之外谁又敢擅自决断?”

    说话间,沈溪进到官驿正堂,江栎唯正黑着脸立在那儿。

    沈溪昨夜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到早晨却突然失踪,江栎唯派人在城里找寻半天也没找到人。

    “沈中丞,不知藩司衙门内关押的涉案人员如何处置?”江栎唯看到沈溪,皱着眉头上前请示。

    沈溪来到正堂中央坐下,拿起面前桌子上的案牍,随便翻了几页,侧过头问道:“之前本官已有交待,除罪首及拒不交代罪行者,其余人等尽皆革职留任,戴罪立功。剩下的事情自会有陶臬台和常都指挥使善后,本官于福州城再停留一日,明日便动身前往梧州。”

    江栎唯心想,你把福州城闹得满城风雨,连右布政使都被你给整死了,案子还没结果,你这就要拍拍屁股走人了?

    沈溪埋头审阅完案牍,拿起朱笔,将訾倩和她手底下几个得力干将的名字一勾,权当“勾决”。

    沈溪道:“这几人,直接拉赴刑场,即刻处斩!”

    江栎唯赶紧道:“大人,这似有不妥,涉案之人当由臬司定罪,然后交由应天府三法司勘定……”

    “江镇抚的意思是说,本官无权勾决?”

    沈溪瞪着江栎唯,厉声喝道,“本官奉皇命于地方剿灭匪寇,阵前交锋,士兵冲杀时,是否还要先征求过三法司的意见?”

    江栎唯被问得哑口无言。

    沈溪在这一点上做得滴水不漏,从一开始就把訾倩团伙定义为“匪寇”,沈溪作为平寇三省沿海督抚,有资格对地方匪寇先斩后奏。

    至于訾倩是不是匪寇,其实并没有太多争论……一个敢带人放火烧死钦命督抚的女人,沈溪要给她定为“匪寇”,旁人哪里敢说三道四?

    谁拥有权力,谁就拥有话语权!

    如今沈溪是福州城掌握话语权的那位,连陶琰和常岚也站在沈溪一边,江栎唯纵有不满也不敢表露,只是脸更黑了。

    沈溪转头对玉娘道:“玉当家,监斩之事就交由你来做,别让本官失望。”

    玉娘很不愿再度面对訾倩,訾倩纵然有对不起她的地方,可到底也是良家沦落风尘,跟她同命相连。

    沈溪派她去监斩,有些“不近人情”。

    江栎唯见状,赶忙主动请缨:“沈中丞,监斩之事由下官前去为好。”江栎唯知道玉娘对自己心有芥蒂,但她一路上却对沈溪毕恭毕敬,若是要针对沈溪的话,必须得将玉娘拉拢到身边。

    玉娘回绝了江栎唯的好意,向沈溪行礼:“遵命。”说完,玉娘直接带着人去监斩案犯。

    江栎唯脸色愈发阴沉。

    ……

    ……

    訾倩在福州百姓围观下,被斩首弃市于闹市口,与她一同身死的还有她手底下几个得力助手。

    她信任的人当中,只有成为污点证人的林师爷幸免于难,不过即便如此林师爷也被判了流刑,但回头就会被沈溪想办法保释出来。

    訾倩和她手下爪牙平日为非作歹,惹得天怒人怨,如今当众砍首,围观百姓无不拍手称快。

    负责监斩的玉娘,成为福州百姓心目中的“巾帼英雌”,许多人在喝彩之余,对玉娘挑起大拇指。

    玉娘心里却无法释怀,她很担心将来杀头的厄运落到自己身上……当初她很有可能接替宋喜儿成为福州城的地头蛇,只是刘大夏一句话,她不得不离开福州前往京城。

    否则,今天死的不是訾倩,很可能是她。

    “玉当家何必耿耿于怀?”沈溪不知何时出现在刑场,笑眯眯地看着她。

    玉娘赶紧上前行礼:“沈大人。”

    沈溪抬手阻止:“不必多礼,本官微服出巡,玉当家才是监斩官。”

    玉娘赶紧道:“大人面前,奴家不敢僭越。”

    “玉当家客气了。其实……若当初玉当家替代姓訾的女人,如今福州城必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百姓安居乐业,官民相处融洽。”

    玉娘不由凝视沈溪,她听得出来,沈溪看透了她的内心,出言安抚。但玉娘却苦笑着摇头:“沈大人此言差矣,身在江湖,若背后无官府撑腰,朝不保夕。若有官府撑腰,则身不由己。做事何尝能随心所欲?”

    在玉娘看来,訾倩有今天的下场,并非咎由自取,而是为势所迫,如果她自己处在訾倩的位置,在尚应魁等人的胁迫下,可能做的还不如訾倩。

    沈溪再次出言安慰:“人心有善恶之分。善人行善,恶人行恶,就算再为势所迫,玉当家总不会违背良心,行那盗匪的勾当。”

    玉娘仔细考虑,自己的确不会杀人放火,因为她有做人的底限,而訾倩做事则没有底限,这就是她跟訾倩最大的不同。想通此节,玉娘如释重负,拱手行礼:“沈大人一语中的,奴家明白了。”

    沈溪满意点头,道:“玉当家明白就好,本官明日便启程前往梧州,玉当家可莫打退堂鼓,这一路凶险,本官还要仰仗玉当家护得周全。”

    玉娘本想说,大人不是还有江镇抚护送?

    但再一想,江栎唯居心不良,若非沈溪出手及时,指不定江栎唯会跟尚应魁等地方官府勾结。以她的智计,都能看明白江栎唯吃里扒外,沈溪这样的聪明人更不可能被蒙在鼓里。

    “奴家立誓,不负沈大人厚望。”玉娘当即表示了对沈溪的忠诚。

    但这种忠诚,不过是从福州到梧州一路的临时忠诚,等到了梧州后,玉娘要么回京复命,要么去办秘密差事。

    萍水的主仆!

    ……

    ……

    沈溪一举将尚应魁和訾倩等人铲除,顺带将尚应魁等人的罪名公布。

    城中士绅、士子同样拍手称快。

    死一个尚应魁,保全布政使司上下人等,就连尚应魁的下属以及按察使司、都指挥使司衙门的人,也觉得尚应魁死得其所。

    刮地皮的一去,城里士绅纳捐减少,言路恢复通畅,读书人被阻塞的科举之路也得以疏通,福建就如同拨开云雾见青天一般,普天同庆。

    沈溪即将动身前往梧州,城中士绅当晚在布政使司衙门为沈溪摆酒。布政使司的官员被拿住贪污受贿的罪证,生怕沈溪秋后算账,主动跟地方士绅联系好,摆下这场酒宴,既作为铲除巨奸大恶的庆功宴,也作为送沈溪往梧州上任的饯别宴。

    福建布政使司、按察使司、都指挥使司、行都指挥使司都派人出席,按察使陶琰和都指挥使常岚更是亲自到场。

    沈溪本不想大肆张扬,可他现在最缺的就是人脉。有了人脉,才能募集钱粮打仗,地方才能安稳,才会出政绩,有了政绩才能官运亨通……

    “沈大人,给您介绍一下,这几位都是福州名儒……”

    知道沈溪是翰林出身,布政使司如今最大的官员从四品的左参议林允中,先给沈溪介绍福建本地一些在学术和教育上有建树的名儒。

    沈溪对这些老学究并不感兴趣,他要的不是在儒学界的名气,这些老儒生很多都一穷二白,无法出钱粮帮助他打仗。不过在面子上,沈溪还是客客气气,到底这些人掌握着这个时代的舆论喉舌。

    要想让自己在地方顺利为官,必须跟这些人打好关系,他们没钱,沈溪反得倒贴一笔,以维持自己在地方上的“清议”。

    这些人的作用是为官员树立个好官声,为其行事披上合理合法的外衣,就连尚应魁和常岚等在地方上一手遮天的人都不敢得罪这些老家伙。像沈溪这样初出茅庐,刚到地方履任的后生小子,就更要与他们打好关系了。

    沈溪耐着性子,与这些老儒生一一见过,寒暄中介绍自己在京城为太子授课时的情况,让一干老儒生肃然起敬。

    没过多久,陶琰带了些颇具影响力的士绅过来向沈溪引荐。这些人,大多出自财大气粗且拥有官宦背景的世家大族。

    这些人家中要么有人在朝为官,或者曾经有人在朝为官,在官场交游广阔,人脉深厚。若沈溪有需要,可以跟这些人商议纳捐钱粮,为征讨盗匪和倭寇做准备。

    等与十几位世家大族的代表聊完,一大群大小地主争先恐后簇拥上来,纷纷向沈溪作自我介绍。

    这些人虽然有些钱财,但并算不上豪富,通常在城里有些店铺,乡下有几十百把亩田地,但没有官场背景,往往成为地方官府搜刮的对象,他们是沈溪重点拉拢的目标。

    因为这些人数量众多,仅仅赴宴的就有七八十位,乃是连通普通百姓和商贾的最重要一环,回头宋小城免不了要跟这些人做生意,沈溪作为商会的幕后大靠山,当然要跟这些人打好关系。

    你们不是缺少官府背景吗?我可以担当你们的后台,只要你们把钱粮送上来助我荡平贼匪和倭寇便可,可以同气连枝。

    这次宴会,沈溪大半个晚上都在喝酒说场面话,给人以如沐春风的感觉,深受士绅们的欢迎。

    从布政使司衙门出来,沈溪已有醉意,斜倚在轿子里,闭上眼小寐。

    “大人,城里乡绅为您准备了薄礼,恭贺您新官上任。全都在后面几辆马车上,等下会随轿子一起送去驿馆。”

    玉娘的声音从轿子外传来。

    沈溪一听睁开眼睛,掀开轿帘交待:“跟那些士绅说,本官谢过他们的好意,礼物就不收了。”

    玉娘谨慎地建议:“大人,这算不得贿赂,若您坚持不收的话……反倒会让人心生不安。按照惯例,您应该收下,最多回一份价值相当的礼物便是。”

    沈溪自然懂这些官场上的陈腐规矩,当下没好气地说:“听玉当家的意思,本官应该在福州城逗留几日,就为了跟他们礼尚往来?”

    玉娘摇头苦笑,行礼告退,按照沈溪的吩咐退回贺礼。

    ***********

    PS:第三更送上!

    天子尽力了,求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