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八三六章 借衙门审案
    督抚要亲自过堂,审的还是与海盗和倭寇有关的大案,一时间轰动了广州城。

    沈溪特别向外发布消息说要公审,那就意味着允许老百姓旁听,百姓们奔走相告,许多人往南海县衙聚集而来。

    沈溪的轿子没到,百姓已经把南海县衙包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沈溪很少乘官轿出行,这次他为了要树立官威,全副行头都带足了。等到他从轿子上走下来,百姓皆都下跪行礼,口称“青天大老爷”,沈溪此举无形中为他自己立了威。

    但立威需要付出代价,百姓推崇他,因为他是朝廷派来剿灭地方海盗和倭寇的,既然担负重任,那就要有所作为,对百姓有所交待。

    沈溪到了官衙前面,南海知县刘祥亲自出来迎接。

    却说这刘祥,乃弘治九年二甲进士出身,在京城熬了几年资历才调任广东南海为知县,还是布政使司治所的知县。

    衙门口守着广州府、布政使司已经够郁闷的了,做事处处受人掣肘,一点儿都没有百里候的滋味,现在居然又来了个闽粤桂三省督抚借衙门审案。

    “……沈大人,您这不是开玩笑吗?自古以来,就没听说这衙门可以借的,您要审案,只管往您的督抚衙门去啊。”

    刘祥对沈溪苦口婆心劝说,就差跪下来向沈溪苦苦哀求了。

    都是进士出身,沈溪考中进士比他还晚三年,但谁叫沈溪是翰林出身,以京官身份来督抚一方?他自知跟沈溪官品差得太大,沈溪提出要借衙门,他一边跟知府衙门和布政使司衙门打招呼,一边劝沈溪,希望沈溪能“手下留情”,别给他这个省城的知县找麻烦。

    沈溪冷声道:“听刘知县之意,本官要将人带回梧州,再行审讯?却不知延误捉拿匪寇期限,你可担待得起?”

    刘祥被问得哑口无言。

    沈溪借衙门虽然不合规矩,但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沈溪大了远不止一级?现在沈溪有理有据,他若是不借,等于是得罪这位三省督抚,没他的好果子吃。可他若是借了,那就是跟布政使衙门过不去,依然不讨好。

    沈溪不等刘祥回话,高喊道:“开堂,审案!”

    “威武!”

    衙差们喊起了号子,沈溪穿着大红官袍,直接来到县衙正堂案前坐下,一拍惊堂木,倒是把跟着进来的刘祥吓了一大跳。

    沈溪喝道:“提受害人,证人!”

    外面官差本来还在阻止人靠近县衙,但随着马九等人过去打招呼,县衙大门洞开,百姓们一拥而入,顿时县衙大堂前的院子里全都是黑压压的旁听人群。

    百姓不知道公堂上审的是什么,就见一个穿着大红官袍的小郎君正襟危坐在大堂上,就好像戏文中的青天老爷审罪犯一样,顿时叫好声一片。

    之前跑到驿馆外告状的那批人被押解上公堂,这些人反应迟钝,见官竟然不主动下跪。沈溪点了点头,暗说果然有名堂,不是有官身便是目无王法的亡命之徒,否则断不会如此。

    马九上去踢了一脚,那贼眉鼠眼的汉子双膝屈跪在地,口中立即大喊:“冤枉啊,大人,冤枉……”

    沈溪一左一右分别站着的是唐寅和刘祥,做记录的则是县衙的书吏,这会儿刘祥凑过去道:“沈大人,此人说他是冤枉的,案情不妨押后再审!”

    刘祥只是大概知道沈溪要审的案子跟海盗劫船有关,移送来的这些人是什么身份他一概不知。他想等布政使司、知府衙门作出指示后再行审案,跟沈溪使的是“拖”字诀。但沈溪压根儿就没理会,一拍惊堂木,喝道:“本官提你来,是因你为盗匪所劫,既是受害人,有何冤枉可言?莫非,你是冤枉那些盗匪倭寇,因而先向本官告罪?”

    那汉子一心以为沈溪是要打击报复,所以先说自己“冤枉”,没想到沈溪上来抓住他说话的破绽跟他理论。

    沈溪不给他考虑的机会,厉声喝问:“本官且问你,姓甚名谁,家住何处?状告何人?”

    汉子稍微迟疑,脑袋上就挨了马九一巴掌。

    马九喝斥:“大人问话,没听到吗?”

    那汉子大为不忿,挣扎着就要站起来跟马九动手,可晃眼见到旁边立着的威风凛凛的衙差,他这才意识到这里是公堂,一切要按照规矩说话,只能忍气吞声回禀:“回大人的话,小人名叫蒋百富,乃番禺县在籍商户,前日押送一批官盐……茶叶出海,前往琼州府,没想到刚海十多里……”

    “啪!”

    沈溪一拍惊堂木,厉声问道:“说清楚,到底是官盐还是茶叶?”

    “回大人,是茶叶,小人说错了。是茶叶,小人运了三百斤茶叶……”蒋百富这会儿说话开始断断续续。

    沈溪冷声道:“你一个渔利的商贾,运三百斤茶叶到琼州府,一趟下来岂不蚀本?”

    蒋百富这才意识到犯了原则性的错误,本来他想说运送“三百石”官盐,发现不妥,又改口说茶叶,顺口说三百石茶叶,忽然意识到茶叶买卖不是按石计算,结果就说成了三百斤,不想露了馅儿。

    蒋百富这会儿死鸭子嘴硬,道:“回大人的话,三百斤茶叶也能赚钱,因为小人还运了一些粮食……”

    沈溪轻叹,对手找来的人真够逊,几句话下来就已经破绽百出。不过沈溪虽然不在这些细枝末叶上计较,但却让他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两广夏季盐引出引前,官府已经在开始调运盐……那就意味着这种盐不是官盐,而是私盐。

    官府带头买卖私盐!

    沈溪心想:“回头可要顺着这条线索好好查查。”

    沈溪喝道:“继续说!”

    “是是。”

    蒋百富已经在抹冷汗,他本以为这少年督抚好对付,谁想才跟沈溪斗了两个回合,他已感觉到巨大的压力,这会儿背后还有个随时要动手的马九,更让他感觉芒刺在背,“小人押船出海……”

    “等等。”

    才又说了几个字,蒋百富的话又被沈溪打断,“船货不都是你的吗,怎么变成你押船出海?”

    在大明跑船的人,雇主和行船并不是同一批,押船的是船老大,在船上是一霸,若是有船员不老实,船老大直接把人杀了沉江、沉海也没人敢说什么,只要回头报意外溺亡便可。

    很显然,蒋百富欺负沈溪不懂跑船的规矩,才说自己是商户,结果又说自己押船,前言不搭后语。

    蒋百富嘴巴张了张,看到沈溪那严厉的神色,赶紧把目光避开,道:“回大人,小人既是商户,也押船出海,船是自家的,小人对旁人不放心。”

    说完这话,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信,心里暗骂:“这什么督抚,怎么连跑船的事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沈溪也想骂人,这来告状的人,简直是来考验他的智商。作为曾经汀州商会的少东家,鼎盛时车马帮手里有七八十条船,如果连一点儿跑船的规矩他都不懂,还做什么生意?

    沈溪一拍惊堂木:“算你解释的通,继续说!”

    这下蒋百富可不敢乱说话了,他先思索了一下,才道:“小人出海后,对面来了几艘大船,把小人吓坏了,小人跟他们打招呼……”

    话又才说了一句,沈溪便打断他:“说清楚,怎么打的招呼?”

    蒋百富傻眼了,怎么连细节也要问得这般清楚?

    他支支吾吾道:“就是……其实……其实是对面先打招呼,他们让停船,几艘船把我们围起来,上来一群人,见人就杀,小人看敌不过,就带着几个弟兄跳到小船上,拼命划回来求援……”

    “大人,您可要为草民做主啊!那些盗匪罪不可赦,杀人越货无恶不作,小人的妻儿就在船上,可怜他们死得那叫一个惨……”

    沈溪皱眉:“你跑船时,居然拖家带口?你是出海贩货赚钱,还是准备带着妻儿老小出海当盗匪?”

    “哈哈哈……”

    也许是沈溪问话的方式特别,这个问题问出来后,围观的百姓都哄笑起来。

    大明禁海,除了宁波、泉州和广州这三个设有市舶司的港口外,其余地方寸板不许下海。由于广州港担负着和琼州府沟通之责,所以官府对于商贾出海并未禁绝,但对于跑海船运货不能带家眷还是有明确规定的。

    蒋百富为了强调海盗和倭寇杀人越货、奸淫掳掠的行径,居然谎称自己的家眷也在船上,结果又露出马脚。

    蒋百富辩解:“小人……小人要举家迁居琼州府,因而带着家眷在船上。”

    沈溪点头道:“你之前说匪寇的船只将你团团围困,你又是如何跳上小船逃出来的……你先别说,后面那个脸上有刀疤的,你来说!”

    蒋百富一看不对劲,心头暗凛,后面跟他来的那些人根本就是一群帮闲,连他这个会说话的都被沈溪问得破绽百出,不会说话的被问及岂不是全露馅儿了?

    “大人……”

    “啪!”

    蒋百富话刚出口,马九一板子拍在蒋百富的脑袋上:“大人不许你说话,没有听到吗?”

    马九昨夜提审贼人一晚上,最后审出那些人居然跟倭寇有关,心头带着一股火气,现在又有一群人敢来找他最尊敬的沈大人的麻烦,这会儿他丝毫不留情面。

    一板子下去,就让蒋百富的脑门儿见了血。

    “你敢打我?”

    蒋百富此时已经有些气急败坏了。

    “打你?我还踢你呢!”

    马九上去又是一脚,直接把蒋百富踹翻在地。

    南海县知县刘祥赶紧劝道:“大人,这……您带来的属官,不能滥用酷刑啊。”

    沈溪一脸无所谓的神色,道:“正常问话而已,若非此人在公堂上不按本官所言擅自插嘴,咆哮公堂,本官的人会对他小惩大诫吗?”

    *************

    PS:明天天子要去医院,更新时间不定,请大家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