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八三七章 大人听岔了
    蒋百富被马九打趴在地,半晌都没起来……他嘴上厉害,拳脚功夫也不错,可公堂上无法反抗,索性躺下装死。

    沈溪拿起桌案上的签筒,从中取出几根红头竹签,在手上掂量几下,把下面跪着的人给吓了个半死,只要沈溪丢下去,一顿板子少不了。

    沈溪向刀疤脸汉子喝问:“说!当时究竟是怎么回事,若有丝毫隐瞒,让你屁股开花!”

    “大……大人,我们……小人是……乘船逃出来的……请……请大人明察!”刀疤脸汉子磕头不迭。

    “哦,乘船逃出来的?打!”

    沈溪直接丢了两根竹签下去,意思是打二十大板,但堂下的衙差毕竟不属于督抚衙门,这会儿他们连忙用请示的目光看向知县刘祥。

    刘祥连忙道:“大人,这并非犯人,而是证人。证人如实回话,并未遮拦,打不得,打不得啊!”

    沈溪点头道:“如实回话,自然是打不得,不过本官觉得他言辞闪烁,似乎有所隐瞒,先打了再说!”

    衙差不敢动手,马九和朱起却没有顾忌,这会儿已经一左一右各从衙差手里接了根杀威棍过来,正要动手,却听外面传来一声:“慢着!”

    所有人朝衙门口望去,人群自动让开一条路,只见一名同样身着大红官袍的官员,在几名属官的陪同下大步而来,却是广东右布政使章元应。

    刘祥见到章元应,好似见到救星,疾步走出大堂,恭恭敬敬上前行礼,道:“给藩台大人请安。”

    章元应身后有属官喝道:“广东布政使司布政使章大人驾临,还不行礼?”

    在场围观的基本都是平头百姓,闻言赶紧下跪行礼,口称“藩台大人”,而沈溪仍旧在大堂上端坐如常。

    章元应进入堂中,步履沉稳迈向沈溪,道:“这南海知县衙门,何劳沈督抚亲自驾临审案?”

    沈溪微微摇头:“连广东右布政使大人都亲临,本官为何不能来?本官正在审案,不知章藩台是要旁听,还是特意前来交代几句?”

    章元应见沈溪神态傲慢,当下也板起脸来,道:“沈督抚公衙乃是梧州,借我广东承宣布政使司下辖县衙公堂审案,实乃乱朝纲之举,本官定会向朝廷上奏,告沈督抚一个不遵律法之罪!”

    这罪名听起来挺新鲜的,“不遵律法之罪”,似乎很高大上……连律法都不遵守,好大的罪!但仔细揣摩,什么叫不遵律法?给罪犯定罪,至少要说违背了哪一条哪一款,哪里有如此笼统给人定罪的?

    沈溪乃是状元出身,对大明律无比熟悉,当下问道:“本官想问问,这借县衙断案到底违背律法中哪一条?”

    大明律中可没有哪一条说不允许借公堂审案,章元应本可弹劾沈溪一条“僭越”,但沈溪乃是三省督抚,有整顿地方吏治权限,衙门口渴比知县衙门大多了,上官跟下官借衙门,何罪之有?

    总结起来,可以说沈溪“不守规矩”,但这不算罪过,作为下属的南海县知县刘祥是有拒绝的权力,可刘祥哪里有胆子把沈溪赶出县衙?

    饶是章元应老成持重,也被一个后辈问得哑口无言,顿时羞恼异常。

    章元应心想,毛头小子就是不知道规矩,乳臭未干就吆五喝六,等他年长后岂不是要反了天?章元应当下喝道:“来人,将涉案人等一律押送提刑按察使司衙门,交由臬司审讯!”

    既然不能从沈溪借衙门这件事上追究,那就从沈溪审讯的资格上做文章。通常老百姓打官司都是到县衙和府衙,若委决不下可上报按察司,由主管一省刑名、诉讼事务的臬司衙门决断。沈溪权力虽大,但无权干涉地方事务。

    沈溪心想:“人是你们找来的,现在看到我把事情闹大,想不了了之?岂能如此便宜!”

    “慢着!”

    沈溪抬手厉声喝止。

    章元应理直气壮地说道:“沈督抚应该明白朝廷规矩,你的职司范围中可无权过问地方行政和司狱之事!”

    沈溪语气阴森:“本官不管司狱,但好像布政使司衙门也无权过问吧?章藩台说本官不懂规矩,我看不懂规矩的是你……你可知,这几位前来报的,乃是海上盗匪劫船杀人的大案,本官身为钦命督抚,剿灭沿海三省盗匪倭寇提审此案乃份内之事,章藩台要将人提走,不会是与匪寇有所勾连,诚心包庇?”

    “啊!?”

    当沈溪把话说完,在场百姓皆都愕然。

    沈溪所提布政使司包庇勾结海盗和倭寇,罪名太过惊人,百姓们听闻后都发自内心感到害怕……如果事情属实怎么办?

    章元应本想借公众舆论,向沈溪施加压力,却未料沈溪反倒借助民众对匪寇的害怕,先给了他一个下马威。

    你若把人提走,等于是承认暗中包庇匪寇,若留下我就接着审案!你出招我接招,这县衙公堂就是你我博弈的战场!

    章元应道:“沈督抚可莫要栽赃诬陷,广东并非福建,官民一心抵御匪寇,本官不过想早些将盗匪劫船之事查个水落石出,这才要将人移交臬司衙门处置。”

    沈溪道:“既要审案,便在此处审结。本官恰好想查清楚后带兵前往围剿,章藩台可要留下旁听?”

    章元应脸色稍变,可他并不担心沈溪能耍出什么花样,因为只要他在,就能临场作出反应,这几个来报案的人就算被酷刑拷问,也不敢胡乱说话。

    “本官也想听听,他们到底要报什么案子。”章元应往旁边为他准备的椅子上一坐,面无表情打量在场之人。

    章元应亲自前来,就是防止蒋百富等人在酷刑下“招供”。

    果然,蒋百富见到章元应后脸都绿了,吓得浑身哆嗦个不停……如今连章元应都没法从沈溪手里抢人,明摆着要牺牲他,他还不能乱说话,接下来麻烦大了。

    沈溪道:“既然章藩台来了,那提刑按察使司和都指挥使司那边,也派人过去请吧!”

    章元应瞪着沈溪:“沈督抚这是何意?要三堂会审吗?”

    “有什么不妥?”

    沈溪反问道:“平息地方匪寇,既是本官职责,也是地方三司衙门不可推卸的责任,如今乃是涉及劫船杀人的大案,本官请按察使司和都指挥使司的人来一同旁听,是为协助本官剿匪,有何不可?”

    章元应无从反驳。

    跟在福州城时的状况相仿,只要沈溪把问题上升到剿匪的高度,那三省一切衙门,包括三司以及下面的府衙、州衙、县衙都要听从调遣……

    你可以暗中搞破坏不配合,也可以找借口不来,但既然来了,就不能干涉我追查盗匪,也不能阻止我去请别人。

    章元应脸上露出一抹冷笑,用目光和蒋百富交流了一下,这才道:“沈督抚只管派人去请。”

    沈溪麾下人手不多,只好让县衙的人去代为跟提刑按察使司和都指挥使司进行通知。

    本来两司衙门只需要随便派个人过来旁听便可,但知道这边是三省督抚沈溪审案,右布政使章元应在场旁听,不派一把手来实在说不过去。

    都指挥使李彻和以屡决疑狱断案公正著称的提刑按察使林廷选抵达时,南海县衙外已经聚集了数千百姓,一省三司大员及督抚汇聚在一个县衙公堂审案,是自大明开国以来广东地区的第一遭。

    李彻三十来岁,年富力强,身后跟着之前曾去驿馆拜访沈溪的都指挥同知刘维宽,林廷选则是独自前来。

    各自见过礼后,林廷选和李彻都对沈溪有所回避,显然之前章元应已经对他们打过招呼。

    林廷选年过五十,身上带着一股凛然正气,问道:“沈中丞,不知何事请我等前来南海县衙,莫非陛下有口谕,由您对我等作出交待?”

    沈溪对林廷选了解不多,只知他官声不错,但官声这东西多是别人的感官,耳听为虚。就好像章元应的官声一向也不错,但就是给他处处设绊。

    沈溪道:“有商船出海被劫,商户、船夫逃离后回广州报案,各级衙门无从受理,本官借南海县衙提审此案。”

    林廷选正色道:“那就不是审案,是问询,何必兴师动众?还是请百姓散去为好,章藩台以为如何?”

    章元应之前是想过让百姓退下,但现在他反而不急了,倒是希望动静越大越好,当即回道:“盗寇之事涉及民生,百姓旁听并无不可。”

    林廷选本来想顺了章元应的意,未料碰了一鼻子灰,悻悻然退到一旁,不再言语。李彻和陪同前来的刘维宽则缄默不语,因为军队一向不沾地方政务。

    章元应笑道:“沈督抚,如今人已到齐,是否开始审案?”

    沈溪道:“那就开堂吧……蒋百富,你说自己出海不久船只即遭劫,过程如何,详细说来……”

    蒋百富高声道:“回大人,小人从未出过海,船只也未遭劫。大人听岔了。”

    ************

    PS:第一章到!

    抱歉,今天天子累坏了,大家能想象一个人强忍脚趾骨折的疼痛,在医院各楼层检查室穿梭的情景吗?

    不过回到家中,天子就要尽到一个写手的职责,今天还有两更,请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