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八五〇章 造访众香国
    惠娘跟沈溪同住广州府城,跟她的女儿陆曦儿相隔不过数里,但始终不能见面,沈溪偶尔会到惠娘的院子看看,但基本不会留宿。

    惠娘这里,毕竟只是沈溪的外宅。

    沈溪在日落前回到驿馆,唐寅带人把告示贴出去后,地方士绅和商贾得知今年夏季盐引的出引跟以往不同,都蠢蠢欲动,不过前来询问和暗中打听的人多,真正有意购买的少之又少,大部分人都在观望。

    朱起见沈溪回来,上前禀报:“老爷,今天有人过来咨询盐引的事情,但看起来都不太愿意出钱,只怕两天后出盐引时,无人问津。老爷是否派人去向那些士绅和商贾广而告之?”

    沈溪摆摆手:“不用了,他们无论是否要买,与我们关系不大,只需把驿馆和盐引看好便是。听闻这广州府夜市非常热闹,伯虎兄,今晚出去走走?”

    唐寅眼睛瞬间瞪大,城里的夜市是个什么光景,他这些日子可是有过领略,但毕竟沈溪尚未给他下发第一个月俸禄,以至于到如今他手头依然非常拮据,只是偶尔能从沈溪那里讨要些铜板出去沽酒。

    现在沈溪提出来带他逛夜市,在唐寅看来是一桩可以占便宜的大好事,当即道:“几时动身?在下回去稍作准备……”

    “都是大男人,准备什么?这就走吧!路上看看有什么好吃好玩的地方……我请客。”沈溪笑道。

    唐寅暗忖,你不请客难道让我来请?不过想到要不了多久就有美酒喝,脸上满是期待。

    简单收拾过,二人带着几个作平民装扮的亲卫离开驿馆,这会儿天刚黑,华灯初上,广州城内一片热闹的光景。

    广州毕竟是对外通商口岸,商品经济繁华,入夜后夜市上灯火通明,每一间店铺和每一个摊贩前面,都挂着灯笼,各种商品琳琅满目,不少人围着选购,显得热闹异常。广州城里富户不少,虽然沿海地区闹匪寇,可匪寇无法进到城里来,城内一片歌舞升平的景象。

    沈溪走在前面,绝口不提找地方歇脚吃喝,到处游逛,到中途时马九出现,附在沈溪耳边低语一番,然后在前面领路。

    唐寅有些恼火,到这个时候他才知道又被沈溪骗了,这哪里是出来游玩逛夜市?分明是溜大街轧马路!

    沈溪丝毫没有疲累的迹象,笑着说道:“如今是太平盛世,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生活富足,我等身为朝臣,颜面有光。”

    唐寅撇撇嘴:“亏沈中丞有如此闲情逸致,却不知这盐引之事如何解决?”

    沈溪没好气地说:“伯虎兄,今日出来咱们只言风月,不谈公事,至于平日那些繁琐的事情便抛诸脑后,尽情领略一下这岭南第一大城市的风土人情如何?”

    唐寅心里暗骂,什么不谈公事只言风月,既然要说风月之事你倒是找个好地方啊,难道我跟着你出来是当和尚的?

    正当唐寅腹诽不断时,沈溪突然驻足,唐寅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差点儿撞到沈溪后背上。

    只见面前是一个灯火辉煌的小楼,看上去颇为古朴雅致,门口挂着红牌子,说明这是一家在官府挂籍的风月之所。

    沈溪指了指小楼道:“临近此处,便感觉心旷神怡,似有美人脂粉香扑鼻而来,却无世俗之地的肮脏气……唔,连门匾都没有,想来是广州府的教坊司吧?”

    唐寅不由对沈溪“刮目相看”,你这年岁,居然也知道教坊司?

    唐寅不知道,沈溪十岁就跟着苏通等人光顾汀州府教坊司,以至于如今年方十六,就已是“花丛里手”,拿鼻子都能嗅出哪里是教坊司。

    马九上前请示:“老爷,是否要先进去安排一下?”

    在大明,光顾教坊司必须要花钱,这是规矩。

    可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就比如说明太祖朱元璋明确规定官员不可出入教坊司,但实际上教坊司却是官员的后花园,没有谁因为这个问罪,史载仅隆庆一朝,礼部因“亵妓恣娱”被弹劾的官员就达三十七人,但都没有得到处置,到明末时朝臣更以获得教坊司名妓如董小宛、李香君、顾横波、卞玉君、陈圆圆等青睐为荣。

    弘治朝时,朝廷大员光顾教坊司,不但不用花钱,甚至可以白吃白拿,就看你官有多大。

    教坊司是朝廷“创收”的地方,督抚衙门虽然是个空头衙门,但怎么都算是教坊司的上级部门,沈溪前来不是光顾而是“视察”。

    马九说的“安排”,就是进去通知一声,说是督抚大人亲临,如此教坊司内的人都要出迎,盛情款待。

    可惜沈溪不想让人知道他光顾秦楼楚馆,摆摆手道:“今日我们只是普通客人……就说是北方来的客商,切不可惊扰正常营业。”

    “是,老爷。”马九恭声领命。

    唐寅本来非常期待能跟沈溪到教坊司风光一回,未料沈溪不摆官威,要微服私访,这让他非常郁闷。

    跟着三省督抚到教坊司,怎么说都能受到盛情款待,身边莺莺燕燕不会少,一夜逍遥快活可期;但若是跟沈溪以“商贾”身份造访,那些教坊司的女人都是势利眼,绝对会坑沈溪一大笔钱,在服务态度上还十分差劲,到时候别说是入香闺过夜,可能走的时候连个送客的都没有。

    唐寅自己就是市井商贾出身,小市民一个,又是名闻遐迩的风流才子,哪里不懂风月场上这些诀窍?

    他心想:“可惜沈中丞阅历不够,碍于脸面,我还不能将这些知识传授给他,可叹可恨啊!”

    带着几分失望,唐寅跟着沈溪来到教坊司门口,沈溪吩咐亲卫留在外面,只带马九和两名亲随入内。

    刚跨进大门,走进院子,鸨娘便迎上前来。

    官府下辖的教坊司,负责人不能太过于招摇,以至于这里就算是做的是迎来送往的陪笑生意,这鸨娘穿戴整齐,看上去一本正经,没多少风尘之气。

    沈溪瞟了一眼,这女人四十岁许间,半老徐娘,风韵犹存,以唐寅年过三十的年岁,看上去正合眼缘,不过对沈溪来说就没有任何吸引力可言。

    “几位公子,好雅兴,不知可有相好的姑娘?”

    鸨娘的声音中带着一股清风,人家是做陪笑生意的,平日看起来端庄大气,但言语间不可避免会带上类似职业习惯的轻佻。

    沈溪笑道:“我等远道而来,尚属第一次光顾,不知这位……姨娘如何称呼,可有何好介绍?”

    唐寅在旁边干着急,你不懂就别瞎说,让我来应对行不行?上来就说是外地的,还是第一次光顾,这不是摆明了被教坊司的人宰吗?

    还问人家鸨娘的名字,这是有多初哥才会这么不通情理?

    鸨娘笑道:“小公子好生俊俏,奴家名苏绣,旁人称呼一声绣娘,几位楼上请,奴家这就找几位貌美如花的姑娘过来作陪。”

    一起上了二楼,来到一间不大的宴客厅内,并非地席,而是有桌椅板凳,里侧还有一张绣床,好似提醒客人,在这里除了可以在跟姑娘吃喝,还能进到里面躺下来休息,或者发生一些旖旎之事。

    沈溪和唐寅坐下,马九和两名亲随侧立旁边,绣娘马上出去找姑娘。人走了,唐寅才道:“沈中丞,看来您是不常来教坊司这等地方吧?”

    沈溪看了唐寅一眼,装作懵懂无知的样子点了点头。

    唐寅指正道:“这教坊司内,最重要的是一股气势,若这气势弱了,就要多花银子,这入门的打赏……茶水钱,打茶围,等等,都是有讲究的……”

    沈溪笑道:“看来伯虎兄经常光顾教坊司。”

    唐寅老脸一红,道:“以前是常跟一些朋友光顾,那都已是陈年往事,不堪回首啊!”

    唐寅当初考中解元,风光无限的时候,别人都把他当成是己未科殿试状元的不二人选,无论是徐经,还是地方上一些才子名流,都对他巴结有加,那时简直是风光无限。可在己未科会试鬻题案后,唐寅便好像成了瘟神,除了几个故交偶尔会接济他一点银子,谁会花大笔银子请他光顾教坊司?

    沈溪道:“看来我得跟伯虎兄多学习,此番前来不过是觉得此处环境雅致,颇有‘东风夜放花千树’之妙,于是想在这琼楼上喝杯水酒,并非要在此处留宿。伯虎兄,一会儿好酒上来,不醉无归。”

    唐寅点了点头,他心里已经在担心,既然沈溪没有光顾教坊司的经验,银子带够了吗?别等一会儿吃“霸王餐”,最后被教坊司的人给赶出去。唐寅心想:“如果是吃喝玩乐结束后被赶出去也就罢了,可是这教坊司内一切都是先讲银子,不见银子不撒鹰,别等什么都没享受到,就被人轰了出去,让人看笑话。”

    沈溪却好像没事人一般,亲自为唐寅倒上茶水,唐寅心安理得接受了,正喝茶间,那绣娘又回来,身后带着四名手拿小扇的姑娘,虽然不是什么天香国色,倒也还能看得过去。

    唐寅心里稍微有些失望,即便广州是岭南最大的城市,但跟盛产美人的江南水乡始终是有差距的,暗忖道:“还是姑苏好啊!”

    绣娘笑道:“几位……两位客官,这几位姑娘,不知看了是否满意?这是甄儿,这是楚儿,这是云儿,这是小安,都是出类拔萃的姑娘,琴棋书画了得,两位客官不知是否要试试她们的功夫?”

    “要的要的。”沈溪笑道,“到了教坊司内,选姑娘最重要的就要看功夫好……唐兄以为如何?”

    唐寅愣了愣,这才发觉沈溪语带双关,这会儿说话的语气跟之前那种初哥样大相径庭。他点头道:“是。”

    绣娘抿嘴一笑:“这位小公子真是行家里手,不敢欺瞒,这四位姑娘可都是功夫了得,不信的话,小公子试试?”

    说着,她的眼睛眨呀眨的,似乎在暗送秋波,但在沈溪看来却是她眼睑痉挛。

    ***********

    PS:今天上午去骨科医院换药,下午去二医院看母亲,只有晚上才有时间写,因此今天只能两更了,等下还有一章!

    明天四更回报大家,天子继续求订阅和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