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八六七章 不但有盐,我还会造
    上午驿馆要大单出售盐引却门庭冷落,到了下午羊城商馆这边却吵闹拥挤得像个菜市场,而且从出售盐引变成销售成盐。

    羊城商馆是沈溪让惠娘和李衿临时租借的,由始至终二女都不会露面,她们只是作为幕后东主,指挥外面的人做事。

    商馆一天十二个时辰开放,也就是说任何人想在任何时间段买盐或者询问价钱,都可以进入商馆,商馆有官兵提供全方位的保护,甚至提供“蒙面进门”、“后门离开”等等服务项目。

    说白了,就是有意跟布政使司衙门唱对台戏,你有本事威胁盐商,我就有义务维护盐商和地方百姓的利益。

    第一天下午一个多时辰,加上夜里六个时辰,到第二天早晨数字呈报上来,已经卖出去四万多引盐。

    沈溪估算,未来几天加大宣传力度后,来自两广和湘南的小商贾也会加入到官盐买卖中来,用不了几天就能把十六万引盐售罄。

    到那个时候,按照一引盐六钱银子左右的军费附加,他可以拿到十万两左右来充作军费所用。

    这笔钱,已经足够他养活一支三千左右的军队进行平叛,而且武器装备精良,士兵的待遇和抚恤金优厚,有助于士兵抛下后顾之忧跟海盗和倭寇拼命。

    就在沈溪筹划这一切时,玉娘被从教坊司内放还,她带着几分羞恼来找沈溪,质问沈溪对她的无礼相待。

    “……之前你与本官之间有赌约,如今看来是本官赢了。”沈溪脸上带着嘲弄的笑意说道。

    玉娘问道:“是大人赢了吗?”

    沈溪摊摊手:“否则呢?”

    玉娘道:“大人虽然未正面跟布政使司妥协和解,但变相帮布政使司的人敛财,大人可知经过督抚衙门和藩司衙门两层盘剥,再有一路关卡的通关税银,这一斤盐的成本有多高?百姓可还能吃得起盐?”

    “到头来,大人坑害的是两广以及湘南等地的黎民百姓!”

    玉娘义正辞严,语气激烈,毫不留情地驳斥沈溪这种为了一己之私而网顾百姓利益的无耻行径。

    沈溪拍了拍手,点头道:“玉娘骂的好,本官听到后不由毛骨悚然,原来我的罪过这么大啊……不过,本官要提醒你,盐是卖出去了,但市面上盐价几何,又另当别论。”

    玉娘本来怒气冲冲,倒不是她悲天悯人为百姓诉苦,亦或者说是为朝廷社稷着想,但其实主要是恨沈溪把她囚禁了三天,她最讨厌失去人身自由,因为她有心理阴影。当听到沈溪的话后,不由蹙眉:“沈大人此话何意?难道督抚衙门要强行为盐定价,让盐商做蚀本买卖?”

    沈溪摇了摇头:“商品价值是由市场来定,若市面上货物奇缺,供不应求,价格自然上涨,反之,当市面上某种商品货物供大于求,除非是有官府强行干涉,否则价格必然下跌。本官也是商贾出身,当然不会以权势干涉市场……”

    玉娘略微一思索,问道:“沈大人手中有大批海盐?”

    沈溪摇头冷笑:“看来玉娘记性不太好,本官提出与佛郎机人以茶换盐,试问佛郎机人若运来一船一船的海盐,本官履约将茶换给他们,那换来的盐又作何用途?难道倒回海里,让它们融进海水中?”

    玉娘谨慎地打量沈溪,道:“沈大人莫要言笑,就算您有不用茶引和盐引与佛郎机人做买卖的权限,佛郎机人也不会有大批海盐,连布政使司衙门那边也都料到沈大人不过是装腔作势罢了!”

    “玉娘,你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以为本官是用计哄骗布政使司的人,但其实不过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

    沈溪冷声道,“我堂堂大明,天朝上国,守着万里海疆,四海之内产盐之地无数,到头来却是海疆封闭,片舢不得下海,百姓吃不起盐,空白了少年头,你说这是为何?不是因我大明缺盐,而是因我大明要用盐来让百姓承担国家课税,但凡战乱年景,盐价腾贵,百姓只能吃着寡淡的汤水,连做事的力气都没有!”

    “可你又何曾知晓,但凡沿海之地,以那些南洋地区的弹丸小国为例,百姓从未把盐当作金贵之物。物不稀有,凭何为贵?”

    沈溪侃侃而谈,当他说完这番话后,就算玉娘之前有再大的火气,此时也沉声不语。

    大明缺盐,所以盐才会那么贵,这是事实,但造成盐稀缺的原因,并不是原材料匮乏,而是朝廷给予一定的配额。

    朝廷按照猴年马月之前国人的数量,规定一人一年几斤盐,然后根据此数量,在各大盐场配额生产。

    正因为有了定数,意味着稀缺而不可再增加,官府有了凭仗,便从中加收苛捐杂税,以至于让原本生产成本不过两三文钱一斤的盐,到最后成本价就要到十几文,而到百姓手中,则要四五十文。

    盐业专供的出发点是好的,但从政者忽略了时代背景和人心的贪婪。

    而那些南洋小国,没有盐课专营制度,但凡靠海就从来不缺盐,就算是缺,大不了百姓自己去煮盐,材料工具都是现成的,有何困难?

    玉娘面色有些羞惭,但仍旧强辩:“南洋之地生存的不过是一群王化之外的番邦之民,如何懂得制盐之术?”

    沈溪笑道:“玉娘把制盐看得太复杂了。再者说了,就算他们不会,不是还有我大明的能工巧匠把技术传授给他们么?”

    玉娘一怔,很快想到这个教给番邦之人先进制盐方法的不是别人,正是沈溪。只是沈溪不想背上里通外国的罪名,不肯承认罢了。

    “沈大人,你……”

    玉娘有些无语了,心想,这沈大人是想用番邦之民生产出来的海盐,来干扰我大明的盐课专营制度,这不是与官府争利,与民争利吗?

    沈溪道:“玉娘,本官可什么都没说,你要去检举,尽管去。不过需要提醒你的是,本官不过是按照与佛郎机人通商的细则来做合理的贸易,至于佛郎机人运了什么商品到我大明来,本官一概不知情!”

    顿了顿,沈溪一摆手道,“送客!”

    玉娘本来还想提醒沈溪,我们之间不是还有赌注需要履行吗?但见到沈溪好似忘了这事儿,又被沈溪无情下了逐客令,自然不会主动去提。

    ……

    ……

    在制盐这件事上,沈溪并没有跟玉娘打马虎眼。

    他真有打算在大明国境外,开几个盐场的打算,他所知道的制盐方法,比如海水灌注卤池,分层曝晒取卤,然后引入晒盐池成盐的方法,就比如今大明使用的煎盐法先进许多,不但成本低廉,而且造出来的盐纯度很高,杂质很少,基本是上好的精盐,就连皇家吃的盐,都未必有沈溪所用方法制出来的盐好。

    如今的大明朝廷对于南洋群岛了解甚少,只知道那些个岛上的居民都是蛮夷。殊不知,郑和下西洋时便曾与各个岛屿上的民众进行贸易,但禁海后一切都停止了,只是其后每年都会有一些南洋群岛上的小国到明朝朝贡。

    以距离广东沿海非常近的吕宋岛为例,郑和曾奉永乐帝诏书,委任晋江华侨领袖许柴佬为吕宋总督,统揽该国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大权,长达二十年的时间里,不遗余力地弘扬中华文化,施行孔儒礼仁之治,传播闽南农渔工商先进技术,大兴造船、纺织、制陶、种茶和制盐诸业。

    可以说,大明要把吕宋收入疆域,不过是一道圣旨的事情。可惜的是,一直到明朝灭亡,朝廷从未有过把南洋之地王化的打算,更不要说见识浅薄的满清了。

    沈溪则不同,大明朝廷没准备占据的地方,他就要亲自去占过来,佛郎机人可以占,后来荷兰、英吉利等国可以占,那我为何不趁着平海盗和倭寇时,顺带出海把南洋群岛给占为己有?

    眼下甚至可以跟佛郎机人做一笔买卖,让佛郎机人把吕宋等岛屿“卖”给他,到时候不但不用跟佛郎机人交战,甚至还可以让佛郎机人作为他的盟友,一起去把海岛上的那些个“不服王化”的土著给剿灭了。

    只要整个海岛都属于大明,或者说属于他一个人,他想怎么治理都成。

    吕宋岛上,盐场、农场、海港,应有尽有,再加上他栽培出来的新作物,甚至可以大规模移民,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让吕宋等岛屿成为大明朝富足的海疆,比起在西北、东北等地垦殖容易多了。

    只是要做这些事,可能需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的时间,耗时日久,沈溪现在需要做的,仅仅只是跟佛郎机人买盐,然后平抑大明闽粤桂几省的盐价。

    以佛郎机人海船的速度,走一趟吕宋岛差不多需要七八天时间,加上那边装船的时间,一次运盐大概需要十六七天左右。

    吕宋盐场不多,其存量只够运一两趟回来,后续的盐,就需要现制造。沈溪已派人拿着造盐田的图纸,跟随佛郎机人的海船过去,利用当地人,在吕宋沿海之地开辟几处大型晒盐盐场,源源不断提供大明朝东南各地的海盐供应。

    以盐田晒盐的方法,大概要到嘉靖年间才会逐步形成,盐田晒盐法采用后,“一二日可成卤,四五日可成盐”,制盐时从原来半个月左右缩短到五六天,产量也是几倍甚至是十几倍提升。

    有了充足的资金,沈溪可以随时与佛郎机人翻脸,只要他掌握东南沿海的兵权,就可以控制海疆,然后用走私的方式,让惠娘和李衿利用由他庇护的商业网络,把私盐运到各处贩卖。

    此举虽然触犯大明王法,但能让下辖百姓吃到真正的平价盐,且是最精良的海盐,造福于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