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八六八章 属驴的
    八月底之前,所有盐引如数售出。

    广东盐课提举司下辖盐场毕竟不都在广州府,比如咸水场盐场便在惠州府,惠来县的隆井场盐场则在潮州府,这些地方实际上是商馆这边派人跟随盐商到地方盐场提盐,而银子之前已经在广州城缴纳,如此盐场得到盐引,盐商得到官盐和勘合凭证,可以正大光明销售,一举两得。

    当然,盐引并非悉数卖出,惠娘和李衿开办的商会保留了一批,然后派人顺利从盐场提到盐并取得盐场开出的勘合凭证,沈溪没费什么力气就制造了一批一模一样的勘合凭证,如此之前没收的那批盐便摇身一变成为了官盐,以后从其他渠道搞到的私盐也可以如法炮制。

    商会的盐从水路、陆路分别运输到广东、广西、湘南等广东盐课提举司传统的销售地进行售卖,此外闽西和赣南等有争议的地区,由于有督抚衙门保驾护航,地方卫所全力配合,销售也极为顺利。

    布政使司衙门并未从这次盐引买卖中赚得太多“羡余钱”,因为这次买卖盐引的中小商贾太多了,再加上大商贾也都有意藏着掖着,督抚衙门又不把各家买盐的数量汇报,布政使司对此一筹莫展。

    按照布政使司的设想,能从这次盐引买卖中拿到十六万两银子的“羡余”,但最后仅收上不到两万两银子,这还是一些大商贾不敢得罪布政使司衙门太狠,主动孝敬上去的,如此一来,盐的成本其实并未提高太多。

    佛郎机人在跟沈溪谈妥生意的半个多月后,用海船运了大批盐抵达福州港,然后从地方商会那里得到茶叶,满载而归。

    消息传到广州时,章元应和林廷选两只老狐狸这才相信沈溪不是虚张声势,佛郎机人真有盐跟大明朝做茶盐进行交易。

    不用说,佛郎机人运来的这批海盐,再次由督抚衙门“洗白”,充作广东盐课提举司的官盐,为沈溪控制的商会带来大笔利润,同时为平抑闽粤地区的盐价做出了贡献。

    唐寅在拿到自己头两个月的俸禄后,几乎夜夜笙歌,到广州府没几天已经结交多个“名士”,没事便举行文会,吟诗作赋,品酒论画,白天则通常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中午还要回去补个午觉,下午也是迟到早退,沈溪简直以为请了个大老爷回来。

    当沈溪当面把唐寅怠工情况说明后,唐寅振振有词:“……沈中丞,这银子收上来,军费有了,不正可以轻省一段时间?用得着在下帮忙?”

    沈溪瞪着他:“银子是有了,但若不能变成粮食,难道让平匪官兵怀揣银子上战场,饿了开灶煮银子充饥?没有变成兵器,难道战场上直接用银子往海盗和倭寇头上砸?冷了用银子当棉被,热了用银子扇风?”

    唐寅张了张嘴,回答不出来。

    沈溪又道:“就算能把银子换成军粮、物资,整军方略同样需要安排……都指挥使司和各卫所、千户所征调的兵马编制,也都需要有人负责,伯虎兄不是想说,这些让本官一个人来完成吧?”

    唐寅摇头苦笑:“沈中丞,您是能者多劳,文韬武略、运筹帷幄……在下一概不及,沈中丞您这样的天纵英才都无法解决的事情,就算加上在下,同样无济于事!”

    沈溪所讲内容伤了唐寅的自尊心。

    唐大才子别的没有,自尊心那是一等一的高,觉得自己被伤害了,就算条件再好也会撂挑子不干。

    沈溪道:“有件事,本官力不能及,非要伯虎兄你出面不可。”

    唐寅负气道:“沈中丞莫言笑,何等事您完不成,要在下效劳?您就别高抬在下这点儿微末道行了。”

    沈溪知道再不给唐寅一点信心,大才子就要收拾铺盖卷回苏州城了,那将人拉到广州城准备带唐大才子做一番事业的计划就要泡汤,沈溪道:“如今广州城中有一名士,号青衫先生,唐兄可有听闻?”

    唐寅脸色不太好看:“听说过,之前在藩司衙门做事,听说很受章藩台赏识,只是后来不知为何从藩司衙门辞职不做了,听说目前他暂居城外,不知何时就会返回新宁县老家,沈中丞不是想把他招揽到麾下做事吧?”

    同行如敌国,唐寅的职业是个书生,在科举不第后,他的职业变成了半吊子的诗人、画家,但说起来不过是社会闲散人员,沈溪给了他第二春,聘请他做了幕僚,这个青衫先生夏宽也是幕僚,唐寅说起来当然没好脾气。

    他夏宽有什么本事?连个秀才都不是!我虽然以后没机会参加会试考进士,但好歹是个解元,是举人。我说两句气话准备走,你就把接班的给我找好了,意思是让我去请,岂非存心恶心我?

    沈溪叹道:“本官是有意请青衫先生出来做事,让他给唐兄你打个下手……”

    唐寅拱手作揖:“沈中丞不必太过抬举在下,在下被陛下亲下敕令,不得再参加会试,将来只能充作小吏使用,岂能跟地方前途无量的名士相提并论?在下这就回去收拾行囊,沈中丞另请高明吧!”

    “慢着!”沈溪道。

    唐寅生气地说道:“沈中丞不会又要跟在下提那一百两银子的欠债吧?那笔债本就子虚乌有……再说有又如何,在下之前已还了沈大人二十两,剩下那八十两,在下回到苏州后必当砸锅卖铁还上!”

    沈溪心想,你家的锅很多吗?还是你唐大解元家里的锅比较值钱?你砸锅卖铁能卖八十两银子还至于在小酒铺里欠人家几十文钱不能归还?

    摆明想说场面话赖账啊!

    沈溪道:“这笔帐自然好说,只是本官有为难之处,却说这青衫先生平生最好酒,家中藏有十几坛上百年的佳酿,平日喜欢的是与人品酒论诗画,还说有人能与其在诗画上一较高下,便拿出好酒一坛来与人共饮。”

    唐寅之前态度极为强硬,但听到这话已经有些流口水了,百年佳酿?十几坛?

    酒水是越存越醇,平日里他喝的酒,酿造出来估计连一个月都不到,不掺水已经是店家良心发现了,听人家说七十年的女儿红、状元红就馋得慌,现在居然有百年佳酿,岂能令他不心动?

    但唐大才子可不会为了几坛酒而折腰,在沈溪面前丢面子比失去美酒更让他觉得掉价。

    唐寅道:“沈中丞诗画功夫了得,自己去请正合适,用的着在下?”

    沈溪叹道:“本官原本也是如此想,可惜这青衫先生还有一好,就是喜欢与人斗酒,听闻有千杯不醉的本事,本官量浅得很,怕是几杯酒下肚就要烂醉如泥,就只好请伯虎兄你出面了。”

    唐寅很爱喝酒,但他的酒量不高,但像唐寅这样喜欢喝酒又好面子的人,从来不会承认自己酒量浅,说自己不能喝,那比杀了他还令他不能接受。

    现在百年佳酿摆在那儿,还有人跟他斗诗画,比比谁在智计上更高明一筹,最后再来个开怀畅饮斗酒……

    唐寅心想:“这简直是为我量身定制的啊,怪不得他自己不想去要让我去。”

    有这种想法,唐寅的面子稍微找回一点,不过脸上可不会表现出有多向往,当下板着脸道:

    “既然沈中丞不想去,在下就当做个顺水人情,在离开前帮沈中丞去将此人请来。沈中丞,且将他的住址说来,在下这就前去。”

    ……

    ……

    在沈溪看来,唐寅是属驴的,而且是头倔驴,撵着不走打着倒退那种,要指使唐寅做事,必须要在绳子上挂根萝卜,还要好好哄着他,然后这头驴才会勉强走两步。

    这他娘的不是来当幕僚的,而是来当祖宗的啊!

    可沈溪对唐寅就是生不起气来,关键是这个人真是让他觉得又爱又恨,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才子,诗画双绝,人家有点儿脾气怎么了,大明朝中庸之道的凡夫俗子多了去,有几个人能像唐寅这样怀才不遇,潇洒一生?

    但想到历史上的唐寅跟他遇到的唐寅其实是有不同际遇的两个人,沈溪又觉得有点儿讽刺,他的到来改变了唐寅,或许正在磨去唐寅身上最宝贵的东西,那就是气节和风骨……沈溪总是能找到方法,让唐寅的倨傲变得没了脾气,换作别人绝对做不到这么准确对症下药。

    忙完这一阵,转眼到了九月初,马九和小玉的婚事眼看就要举行,驿馆后院开始正式筹备婚事。

    沈溪手头上有银子,不需要一直住在驿馆,他准备在官驿附近找个相对宽敞的院子租下来作为居所,让家里的女眷活动的地方更宽敞些。

    平海盗和倭寇的事情正式提上议程,可在此之前他尚有两件棘手的事情要解决,一个是把手头上的银子变成粮食和物资,另一个则是从广东、广西和福建各卫所征调来一千到两千名士兵,然后租借民船来作为“战船”,稍微整饬训练就可以浩浩荡荡出征扫平匪寇了。

    这阵仗看起来不大,但相比于地方上每伙平均三五十人、最多不过数百人的盗匪,沈溪摆出来的已经是大阵仗了。

    要平海盗和倭寇,交战不是麻烦事,麻烦的是情报搜集工作。

    狡兔三窟,这些海盗和倭寇人数不多,但神出鬼没,他们的据点可能在沿海某个山旮旯里,也有可能在某个小岛上,还有可能在某个山村里农闲为民、农忙为盗……

    关于为什么不是农忙为民,那是因为农忙的时候沿海卫所的官兵需要囤田,抓紧时间播种或者收割,没时间去平匪寇,反而到了农闲时,卫所官兵会为了捞取功绩拿匪寇开刀。

    所以农闲时当海盗反而更加危险。

    沈溪想把这些海盗和倭寇的据点都挖出来不现实,只能找那些相对凶残而且知名度高的团伙下手,平掉几个山头后,势力小的就会望风而逃,自行解散归田,那他的平盗工作就算初步达成目标。

    让沿海居民皆都富足,百姓家家户户有余粮,那才是他的最终目标。等百姓兜里都有钱了,谁还愿意做把脑袋别裤腰带上的盗匪?

    最后只剩下一群倭寇,目标会更明确,将其一网打尽便是!

    *************

    PS:家里有些事情,这章写得匆忙,若有纰漏敬请谅解!下一章估计要晚些时候才能更新,向大家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