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八六九章 红双喜
    九月初二,是沈溪乔迁新居的第二天,也是马九和小玉完婚的日子。

    这天沈溪位于城东南禺山下贡院附近的新居非常热闹,小玉跟马九的婚房在禺山背面,距离这边有三四条街,可沈家到底是小玉的“娘家”,无论是秀儿、朱山这些跟小玉同为丫鬟的小姐妹,还是谢韵儿、林黛、谢恒奴等主母,对小玉出嫁都很热心。

    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么多女人凑到一块儿,不知道是多少台戏了。

    小玉在陆、沈两家多年,早就被当成家中的一员,谢韵儿让家中女眷每人拿出一件礼物来送给小玉当嫁妆,除了谢韵儿送了一根银钗外,林黛居然送了一个银手镯,让别的丫头羡慕不已。

    这也是沈溪事前没料到的,因为平日里林黛斤斤计较,唯恐别人占便宜。

    中午的时候,沈溪从督抚衙门回来吃饭时,谢韵儿提及此事,沈溪诧异地凑到林黛耳边,低声问道:“你就不心疼?”

    林黛撅着嘴,小声道:“是我入门时,娘亲送给我的,小玉要出嫁,我就送给小玉当礼物!”

    沈溪不由莞尔……林黛不是大方,而是因为那银镯子是周氏送的,在林黛看来如同紧箍咒一般,只有把东西送出去才能让她觉得心安。

    林黛平日极为小气,虽然会攒钱但却总也留不住钱,看起来节省,但在遇到喜欢的东西时,会忘乎所以地把积蓄给花个干干净净,然后继续积攒……

    林黛是个不会为自己将来打算的傻丫头,有争宠的想法,但就是不努力提高自己的素质,以便跟上沈溪的脚步,总习惯当一个事事都倚靠丈夫的小女人。

    林黛并非自私自利,只是有点儿小脾气,又不懂得表达内心,以至于她的世界只有自己和沈溪,在沈家后院显得特立独行。

    谢恒奴相对就好多了,没什么心机,天真无邪,刚入门不久就在沈家结交到好朋友,平日跟尹文和陆曦儿形影不离。

    婚事一切从简,马九没有亲属,这天他是新郎官,但上午却在帮沈溪做事,一直到午时,才回沈溪为他租住的小院收拾。

    过了中午,良辰吉时一到,虽然一切从简,但大红花轿沈家这边还是准备有的,到底是姑娘家一辈子仅有的一次,在沈溪看来,务必要让小玉和马九都不留下遗憾。

    花轿只是找了几个车马帮的弟兄帮忙抬,小玉一身红装,抱着个包袱和木匣出来,那是她的衣服和嫁妆,本来她还要带被褥,但想到以后要时常在沈家过夜,便将被褥留了下来,毕竟那边马九早已置办好了新婚所用之物。

    站在一旁傻呵呵笑着的马九,用深情的目光望着小玉,等小玉钻进轿子,轿夫抬起来,才如梦初醒,骑上高头大马,一路春风得意地到了新房外。

    马九下马后,直接回身到轿子前,踢开轿门,迎小玉出来。

    小玉头上遮有红盖头,目不能视物,走路需要人搀扶,马九亲自过去搀着小玉的手,二人相扶进入小院拜堂。

    马九孑然一身,沈溪既是他的雇主,也是他的媒人,他和小玉都称呼沈溪为“老爷”,以后同为沈家做事。

    沈溪亲自证婚,安然坐在高堂位置上,接受新人跪拜。

    夫妻交拜后,秀儿送小玉进洞房,马九则被朱起拉着,跟沈溪、唐寅还有一众车马帮弟兄,到院子里喝酒。

    酒席是沈溪提前安排附近的酒楼准备好的,院子里摆上两桌,到场都是跟马九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人。

    一桌是主桌,除了沈溪、唐寅和朱起外,还有来自广州三卫的几个百户官,另一桌围坐的则是车马帮的管事。

    唐寅看到好酒,就好像看到亲娘一样,不管新郎官怎样,他自斟自饮,喝得很是欢畅。

    沈溪瞥了他一眼,问道:“唐兄去请青衫先生,有何结果?”

    唐寅脸色发青,显然是在夏宽那里碰了硬钉子,有些沮丧地摆摆手:“不提也罢!”

    什么叫不提也罢,唐寅头几天说及夏宽还趾高气扬,好像解元跟无功名的书生没有任何可比性,结果去见了一面之后就焉了,连回苏州的事都挂口不提,这在沈溪看来,唐大才子应该是在夏宽那里受挫,让他对人生失去了信心。

    沈溪没好气地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唐兄自己说要请青衫先生回来,不会就此打退堂鼓吧?”

    唐寅本来发青的脸色,变得漆黑,皱着眉头道:“沈中丞放心,人我一定会请来,但请宽容些时日……”

    沈溪苦笑摇头:“唐兄可要着紧一些,免得人走了。”

    这下唐寅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

    ……

    马九不善言辞,再加上沈溪不嗜酒,席间没有划拳行令,喜宴显得不那么热闹。

    好在来客都抱着祝福的心态,不想打搅新人的好事,甚至沈溪还劝大家别给马九灌太多酒,看看日头西斜,沈溪便起身道:“诸位,时候不早了,把这里留给新人,我们该回去了。”

    诸人起身来,说着恭喜的话,先后离开马家。

    唐寅有些狼狈地跟着人群走了,沈溪显得不疾不速,有意落在后面,显然是有事要对马九交待。

    因为广东布政使司阻挠,沈溪如今在广东地面上购买粮食物资非常困难,即便能买到也要高出市价一大截,故此只能从福建调运,沈溪安排马九次日北上潮州府,跟护送钱粮物资南下的宋小城等人接洽。

    “老爷,您只管放心,小人一定做好。”

    马九多喝了两杯,心里欢喜,对沈溪感恩戴德。

    沈溪笑着拍拍马九的肩膀:“九哥,不用给自己太大压力,跟以前一样就好,别太拼,要想着家中有人盼着你回来。”

    马九虽然不识字,但算是有头脑之人,马上明白沈溪说的是什么,憨厚地点了点头。

    沈溪微微一笑:“不打搅你们小两口的好事了……秀儿,小山,咱们走吧,明日酒楼的人会来拿走碗筷,剩下的人家自己会收拾。”

    朱山和秀儿本来正在帮忙收拾桌椅,听到沈溪的话,点了点头,到古井边打水洗过手,再把围裙撤了,然后站到沈溪身后。

    沈溪对马九点点头,道:“别让小玉姐姐等急了,去吧。”

    说完,沈溪带着朱山和秀儿一起离开,把这小院彻底留给一对新婚的璧人。

    ……

    ……

    沈溪从马九住处出来,并没有回家,让朱山和秀儿回去传个话……他以有公事为由,悄悄去了惠娘那儿留宿。

    这天马九做新郎官迎娶小玉进门,沈溪自己也要当新郎官,这天是他跟惠娘商议正式纳李衿入门的日子。

    沈溪稍微有些醉意,不过仍旧小心翼翼防止被人跟踪,等确定无碍之后,才敲门进了惠娘和李衿所住院子。

    “老爷喝酒了?”

    这天不是李衿出来迎接,而是惠娘带着两名男装丫头开的院门。

    惠娘刚把门关上,沈溪便在身后一把揽住纤腰,带着酒气的嘴凑了过去,轻轻吻着惠娘的耳垂。

    惠娘羞赧地道:“老爷,妾身不是衿儿,今天是老爷和衿儿的大日子。”

    沈溪充耳不闻,醉醺醺地把惠娘搂得很紧,嘴里喃喃说道:“孙姨,为什么将别的女人往我怀里推?难道是想赎罪么?”

    沈溪不称呼“孙姨”还好,这称呼一出口,惠娘身子顿时僵住了。

    “老爷,丫头们在看着。”惠娘面红耳赤,为难地说道。

    沈溪不以为意:“怕什么?没人会笑话的,谁敢笑话你,本老爷就将人收入房中,让你去笑话她们!”

    惠娘顿时变得自怨自艾……此时的她,觉得自己的身份跟丫鬟一样,不过是沈溪一时兴起的玩物,以后或许会被弃如敝履。

    惠娘委屈地说:“老爷,妾身给您泡茶醒酒。”

    沈溪哈哈一笑:“作何要醒酒呢?这带着醉意,不正好吗?孙姨,你知不知道,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我想的是,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妻子,那该有多好啊!”

    惠娘满面惊讶之色。

    她委身给沈溪已有一年时间,沈溪在床第间也说过一些情意绵绵的话语,可如此表白却是第一次。她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老……老爷,你喝醉了。”

    沈溪道:“我没有喝醉,孙姨一定会说,那时我不过才是个六七岁的孩子,能懂得什么?可谁说六七岁的孩子就什么都不懂?”

    “时间过得好快啊,我犹还记得那时的你,头上插着一根雕花的荆钗,穿着青白相间的粗布裙……惊若天人。”

    “那时候我便想,美人需要抛头露面打理家业,如此清苦,必定有一段不堪的过往,我便要做那守护之人,让她此生衣食无虞。”

    惠娘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了,摇摇欲坠,完全靠沈溪搀扶她才勉强稳住身形。

    布衣荆钗,对惠娘来说很熟悉。

    在小药铺正式做大之前,惠娘所赚取的银子,仅仅够养活她自己和女儿,她也来不会在衣着打扮上铺张浪费。沈溪说的布裙,也是穿了几年她才依依不舍给拆了取丝线,至于那根雕花的荆钗,则一直留在她的首饰盒中。

    “老爷还记得吗?”

    惠娘神情落寞黯然。

    沈溪悠然神往:“最美好的事,怎会忘记呢?其实我年少之时,最值得回忆的就是两件事,一件是与你初见,再一件……是我大病后,你在床边照顾,半跪在床头为我洗脚,那时候我就想迎娶你进门,与你做那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