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八七五章 秉笔太监
    唐寅跟夏小姐成婚,为的是给夏老夫人冲喜,婚礼一切从简。

    但夏小姐到底是初嫁,夏宽又不想委屈妹妹,在礼数上需要做得周全,唐寅在距离夏家不远的地方找了个院子,当作婚房。

    当然,说是婚房,但成婚当天新娘子根本就不会住进去,新娘子会穿上大红的喜服,留在夏家,衣不解带照顾母亲。

    马九成婚,沈溪亲自出席,这次唐寅成婚,沈溪则完全交给朱起和朱鸿两父子办理。这也是朱鸿自闽西汀州府到广州城后为沈溪办的第一件事,朱起对儿子期望甚高,希望儿子能跟着沈溪博取个好前程。

    ……

    ……

    京师,紫禁城,文渊阁。

    包括内阁大学士谢迁,以及六部九卿的高官,都在等候上朝。

    刘健和李东阳仍旧告病中,李东阳偶尔会到内阁上班,但每次都是干个两三天就又请假,皇帝体谅李东阳晚年丧子没有留下后代,身体上的疾病容易医治,心病难医,皇帝特批李东阳继续休养。

    主要还是如今朝堂上的事情不多,谢迁和六部堂官打理得井井有条,不需要刘健和李东阳费神费力。

    此时朝臣三三两两凑在一起说事。

    谢迁作为唯一当班的内阁大学士,又是皇帝最信任和器重之人,在这文渊阁一班等候上朝的朝臣中最是显赫不过,就连马文升、刘大夏这样的老臣都要避其锋芒。

    不过这会儿,谢迁却拿着一份从广东来的奏本,跟马文升和刘大夏说着什么,旁人想凑上前听听,但无奈三人的声音很小,文渊阁内又有些嘈杂,听得不是很清楚。

    “……又惹事了,广东盐课提举司以官盐私运,结果被查获,提举司从上到下全数被撤换,真是让人头疼啊。”

    谢迁把奏本拿给马文升看。马文升作为吏部尚书,之后委任新的盐课提举司官员,需要吏部定夺。

    马文升看过奏本,尚未有朱笔御批,这就说明奏本尚未呈递到皇帝那里,却被谢迁拿来跟他这个吏部尚书以及兵部尚书刘大夏商议,这在大明朝堂办事流程中已算越制。

    刘大夏阅过奏本,问道:“原来是新任闽粤桂三省沿海军务提调沈溪查办的案子……于乔准备之后将奏本呈递陛下?”

    谢迁道:“帮理不帮亲,这小子在福建已是为胡作非为,这才刚到广东,又乱来。广东承宣布政使司和提刑按察使司衙门联名参奏弹劾,说他在地方胡作非为,私卖盐引,这盐引乃我大明朝国祚根基,他这不是乱我朝纲么?”

    马文升笑着安慰:“于乔切莫气恼,这地方督抚与三司衙门不和,本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若互相攻讦,需要查证后才可做出正确决断,切不可妄下定论……对了,应天府那边是怎么说的?”

    广东地方的奏本,通常都是先送到南京,交由南京******处置过,才会呈送京城。

    一旦涉及地方紧急事务,南京六部也有决断的权限,就好似这盐课提举司被一锅端之事,南京必须要先作出妥善安排,免得某地一年的盐引卖不出去,导致大片地方缺盐而发生民变。毕竟福建、广东等地的奏本要呈递到京城,来回需要两个多月,地方上不能指望得到京城的及时批复。

    谢迁没好气地说:“应天府也是胡闹,居然准了督抚衙门的奏禀,让那小子负责贩售盐引。”

    马文升点头:“果然应了于乔之前的担心。”

    刘大夏迷惑不解,等马文升解释过,才知道沈溪在离开京城前就曾找到谢迁商谈盐引换军粮的事情。

    联系如今广东发生的事情,就可以理解沈溪之所以端了地方盐课提举司,其实是为了把盐引拿到手,筹措军粮。

    谢迁骂道:“这小子从来都是刚愎自用,做事莽撞,广东地方奏禀左布政使因丧出缺,目前主事的右布政使章元应以及行督查之责的林廷选等人皆都是老成持重的大臣,岂能容他在地方放肆?估摸未来一些日子,参奏他的本子会一个接着一个!”

    谢迁非常生气,颇有点儿哀其不争之意,刘大夏却笑道:“于乔是替沈溪感到担心?”

    谢迁脸色有些难看,正要说话,突然一人带着个太监进入殿中,在场所有大臣都安静下来。来者不是朱祐樘,只是一名六十多岁的老太监,可谁见了都要上前行礼,就连谢迁和马文升等人也不例外。

    “萧公公……”

    谢迁和马文升走在前面,恭恭敬敬地打招呼。这位正是弘治朝司礼监首席秉笔太监萧敬,主管东厂、诏狱等,最主要的便是拥有代天子批阅奏本的批红之权。

    萧敬虽然权势极大,但他为人谦和,再加上弘治皇帝勤勉克己,宦官们也都循谨,箫敬对大臣们保持了足够的尊重,笑着说道:“几位大人客气了,今日陛下身体有恙,便不往乾清宫了。诸位大人有何事情,或者奏本,只管对老身说,由老身转呈陛下。”

    说是转呈陛下,但作为首席秉笔太监,他自己就有处置的权力。

    通常内阁大学士作出票拟的奏本,是由皇帝批阅,在批阅时顺便问问司礼监太监对此有何看法,然后由皇帝定夺。但如果皇帝觉得事情不重要,可以直接让司礼监自行批阅后转呈六部,萧敬可以根据票拟直接代天子朱批。

    弘治年间,内阁大学士权力越来越大,但因皇帝勤勉克己,多数时候会亲自批阅奏本,再加上司礼监等人俱都谦卑温和,刘健、李东阳和谢迁的铁三角又拥有弘治皇帝绝对的信任,所以从未出过乱子。

    可如今刘健和李东阳称病不出,内阁只剩下谢迁独力支撑,虽然弘治皇帝对谢迁愈发信任,但当帝王的,宁可把权力交给身边的家奴,也不会尽数托付给外臣,所以在皇帝生病不上朝时,便会让内阁把奏本转呈司礼监,由秉笔太监代朱批,再由掌印太监盖印,然后下发六部。

    谢迁票拟写的什么不重要,全看萧敬怎么批。

    萧敬如果尊重谢迁,可以采纳谢迁的票拟,若是诚心作对或者是另有想法,则以萧敬的朱批为准。

    各人把自己要上奏的事情写成奏本,一并交给萧敬,内阁转呈的六部和地方奏本也都装入木匣中,交给随从太监。

    谢迁最后从怀里把弹劾沈溪的奏本拿了出来,递给萧敬:“萧公公,有些事不知可否边走边说……”

    内阁大学士和司礼监太监,原本不许凑在一块儿商议事情。

    内阁代表的是朝廷的文官集团,名正言顺的天子近臣,而宦官则是负责皇帝饮食起居等生活方面事务的服务集团,属于皇帝的家奴,司礼监掌印太监和秉笔太监作为宦官中顶级的存在,可以说最受皇帝器重。如今朱祐樘让萧敬来代其朱批,就是因为皇帝对外臣不信任,可谢迁主动跟萧敬通气,等于是外廷和内廷主动勾结,这是严重逾制的行为。

    不过萧敬一向好说话,又知道谢迁是弘治皇帝最宠幸的大臣,于是说道:“谢大人,有什么话,直接说就好,你们几个把奏本都带回监舍,不得遗漏!”

    随着大臣们散去,太监们把装着奏本的箱子小心翼翼带走,谢迁见左右无人,这才说道:“广东地方,盐课提举司……”

    萧敬抿嘴一笑,道:“老身还当是什么事呢,原来是沈状元处置广东盐课提举司的事情啊,老身已经听说了。沈状元虽负有督查地方盐课的职责,但也不能这般乱来……”

    谢迁听了有些紧张,萧敬分明是看不惯沈溪这种专断独行的作风,提出批评。

    “不过呢……”

    萧敬话锋一转,“这京城到广东太过遥远,只怕等上报朝廷决断再处置时间上来不及,沈状元此举当为权宜之计……老身自当会跟陛下详细禀明。”

    听到这儿,谢迁终于松了口气。

    说是如实跟弘治皇帝禀明,但其实萧敬是对他做出一个承诺,不会追究此事。

    谢迁笑着拱手:“有劳萧公公。”

    萧敬轻叹:“谢大人这是说的哪里话,老身听说,谢阁老将孙女嫁与沈状元,就是一家人,即便有事咱不也得好好说话吗?”

    萧敬是个老好人,但也不失心机,虽然这事看起来不值一提,但却说得好像全是看在谢迁的面子上才放沈溪一马,如此让谢迁念着他的恩德。

    谢迁听萧敬提到自己的孙女,心里不是个滋味儿。

    如果嫁到沈家做正妻,那倒是风光,但可惜只是个妾,倒好像他谢迁为了拉拢一个后生小子有点不要脸面。

    “萧公公,不知陛下感染风寒……是否严重?”

    把沈溪的事情说完,谢迁最关心的还是弘治皇帝的病情,弘治皇帝素来勤勉,这会儿突然称病不上朝,让人揪心。

    萧敬勉强一笑:“无大碍,请谢大人放宽心,陛下休养一两日自会痊愈,不过陛下有交待,谢大人若是有时间的话,多多教导太子,不要让太子走上邪路……”

    “啊?”

    一句话,就让谢迁感受到弘治皇帝的良苦用心,听这语气,分明有托孤之意啊!不过谢迁不敢多想,恭送萧敬出门,等人离开后不由叹了口气,心头没来由一阵烦躁。

    “臭小子,你在外面,少给我惹点儿麻烦,行吗?”谢迁握紧拳头,恶狠狠地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