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八七六章 太子的郁闷
    撷芳殿内,太子朱厚照正在摆弄骰子,不过整个人没精打采的,这些天他都觉得无趣,找各种理由不去上课。

    熊孩子没玩伴,好不容易知道男女有什么不同,正准备“实践”一下,结果老爹老娘就把他身边的宫女都换走了,身边全是一群不阴不阳的太监,就算去给老爹老娘请安时,那些宫女对他也十分惧怕,因为皇后有交待,谁敢“勾引”太子直接乱棍打死。

    这会儿小宫女都把朱厚照当成瘟神般,唯恐避之不及。

    “大舅和二舅这些天也不知怎么搞的,连皇宫都不来,想让他们带我出去玩玩都不成。”

    朱厚照把骰子扔在地上,有些愤怒道,“也不知沈先生几时才回来,除了沈先生能送给我一些好玩意儿,身边这些人太无趣了。以前还有刘公公,现在刘公公也不知往哪里去了。”

    沈明有拿着拂尘,匆忙过来奏禀:“太子殿下,梁学士已在外等候多时了,您快些更衣前去上课吧。”

    朱厚照一甩袖道:“不去了,跟先生说本宫病了,晕晕乎乎没什么力气,赶明儿再说吧。”

    朱厚照对沈明有态度不算友好。

    虽然沈明有刚来时很会迎合太子,还有一点小聪明,教朱厚照一些民间的小玩意儿,但沈明有毕竟不是沈溪那样见识学问都很渊博之人,沈明有会的那点儿东西没几天就让朱厚照玩腻了,再加上沈明有身有“隐疾”,也是成年后净身留下来的后遗症,不能大幅度活动,体力也不行,使得沈明有不能跟刘瑾那样陪着熊孩子乱疯乱跑,这也使得朱厚照对沈明有的态度转而变得冷淡。

    沈明有苦笑:“太子不可呀,这月您已经请了两回病假,之前皇后娘娘还派人来问,说太子您身体为何每况愈……”

    朱厚照发脾气道:“父皇就经常生病,凭什么本宫不能生病?就这么说,如果梁先生问及,你就说本宫卧榻不起,之后就会请太医来为本宫诊病……你敢不这么说,本宫叫人打你的屁股!”

    自从被沈溪教一些御人之道后,朱厚照就学会威逼利诱这一套,他知道太监怕他,干脆威胁加恐吓,每次都奏效。

    果然,沈明有就算不情愿,还是赶紧出去跟梁储传话,表示太子生病不能上课。

    “真麻烦。”

    朱厚照看着沈明有的背影,带着几分恼火,“何时我才能长大,不用上课?最好跟沈先生一样,能考个状元,或者出去当个大将军,骑着马……那叫一个爽。不行,我得想办法溜出宫去,待在这高墙里面迟早要闷出病来。”

    “那个谁,跟本宫一起出去蹴鞠,顺带再派人去问问,本宫二舅为什么最近不到宫里来了?”

    朱厚照说着,用绳子把靴子绑紧,这是沈溪教给他的方法,蹴鞠前一定先绑靴子,踢球的时候感觉力气会大一些。

    正要出门,却见两名漂亮的小宫女端着盛水果和点心的盘子走过来,顿时把他的目光吸引过去。

    “参见太子殿下。”

    两个小宫女盈盈拜倒,把朱厚照欢喜得不行,笑着上前招呼:“快起来,与本宫直起身说话。嘿,你们是坤宁宫的宫女?”

    两个小宫女对朱厚照有些惧怕,将盘子递给旁边的太监,一人回道:“是皇后娘娘派奴婢前来送瓜果点心,且问太子殿下玉体如何。”

    “本宫的身体……咳咳,偶感风寒,没什么大碍,回去就说本宫在榻上休息。你们随本宫进去说话。”朱厚照想办法把两个小宫女留下来,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实践”一下如何当男人。

    两个小宫女吓得赶紧重新跪倒,磕头如捣蒜,顿时让朱厚照意兴阑珊。

    朱厚照道:“走走,你们都走!本宫有那么可怕吗?好不容易有个刘瑾陪本宫玩,就给调走,有沈先生教本宫学问,就给外调地方为官!哼,再这样,本宫便出宫,去名山大川游历去……让你们走,耳朵聋了?!”

    小宫女如蒙大赦,匆忙告退,朱厚照愤愤然回过身,看到太监还捧着瓜果的盘子,一巴掌就给打翻:

    “不许捡,本宫没胃口,拿出去喂狗!等等,二舅之前不说给我弄两条大狼狗来吗,快派人去问,问问建昌伯什么时候进宫。本宫命令他马上来见!”

    ……

    ……

    这天,建昌伯张延龄进宫去给母亲请安。

    因为跟张皇后在给弘治皇帝送女人的问题上一直有罅隙,张延龄进宫一直回避去坤宁宫那边,每次都提心吊胆。

    “爵爷,太子殿下吩咐,让您去一趟东宫,说是有事跟您商议。”朱厚照身边的太监小拧子过来传话。

    小拧子本是东宫不起眼的小太监,负责给那些东宫讲官端茶递水,但他跟着刘瑾去了一趟泉州,回来后突然就得到了朱厚照的信任,别人不知道这小子走了什么****运,但小拧子自己却清楚,其实不过是“搭上”沈溪的关系,在帮朱厚照出宫这件事上有所贡献,成了朱厚照的“自己人”。

    张延龄一听说太子找,心里的第一个念头是准没好事。

    熊孩子天天嚷嚷着要出宫,每次去都能被朱厚照折腾得焦头烂额,后来他学聪明了,进出宫打死不走东华门,因为熊孩子天天派人在东华门门口堵他,结果今天他从午门出宫,却被熊孩子派来的人找到。

    张延龄道:“跟太子说,本爵身体不适……”

    小拧子赶紧道:“太子殿下今日也是身体违和。”

    张延龄皱眉,熊孩子找理由装病,你当我不知道?现在说是有病在身,我一去定是活蹦乱跳嚷嚷着要出宫,这点小伎俩也想骗倒我?

    “那就让太子在寝宫中多多休息,待来日本爵再去请安。”

    说完,他正要走,却被小拧子死死拦住,张延宁怒道,“好你个奴才,敢拦住本爵的去路?”

    小拧子赶紧下跪:“爵爷见谅,是太子殿下吩咐奴婢,一定要请您到东宫去,否则就把奴婢的腿给打折。爵爷,殿下这次并非是想出宫,只是想跟您讨要几件好玩的玩意,还有您之前说的狼犬……”

    小拧子虽然年岁不大,但出奇地聪明,他看得出张延龄避着不去东宫是因为怕太子嚷着要出宫。

    张延龄脸色阴冷,问道:“你知道的不少啊,太子平日里什么都对你说?”

    小拧子这才意识到自己耍小聪明说漏嘴了,赶紧磕头谢罪,再不敢多说。

    “也罢,既然太子信任你,那以后太子平日有什么喜好,或者是说了什么要紧的话,一律告诉本爵知晓,知道吗?”张延龄带着威胁的口吻道。

    小拧子磕头道:“是,奴婢不敢隐瞒。”

    张延龄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丢了过去,道:“起来吧,这是赏你的,以后尽心帮本爵做事,本爵不会亏待你。带本爵去见见太子!”

    张延龄对朱厚照有几分忌惮,生怕把熊孩子逼急了,令熊孩子破罐子破摔真把事情给抖露出去,那他就要被降罪。

    朱厚照是弘治皇帝和张皇后的独苗苗,就算被惩罚,最多是打两下屁股关几天禁闭了事,而他就可能被剥夺爵位,张延龄现在最在意的事情就是早日晋升侯爵,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事。

    张延龄跟着小拧子到了朱厚照寝宫,就听到“噼里啪啦”的响声,又是熊孩子在摔东西发脾气。

    “你们都退下,不得吩咐不许进内!”张延龄在门口下令道。

    “是,国舅爷。”一众太监如蒙大敕,赶紧退下。

    张延龄进了房间,朱厚照瞪着他,好似要用眼睛把他给活剐了。张延龄心里有些发憷,脸上却挤出一抹笑容,问道:“何事让太子如此动怒?”

    朱厚照怒道:“二舅言而无信,说好了带我出宫,还给我送狼犬和小玩意儿,居然一个多月不见人!要不是知道今日你进宫见姥姥,我还找不到你人!”

    张延龄笑了笑道:“这不是……我最近很忙吗?”

    朱厚照不屑地说道:“你忙?再忙有我父皇忙?他每日打理国政,但还有时间过来看我,晚上会抽出时间陪母后,你分明是找借口。你把狼犬牵来,我就不多说,否则……”

    “太子殿下,这狼犬生性凶残,只怕留在太子这里,会伤着太子,那就不好了。”张延龄又开始找借口推搪。

    “哼哼,你当本宫什么都不知道啊?狼犬再凶残,也有饲主之情,对别人凶残而不是对主人,你找两条小狗,本宫慢慢养,等狼犬长大了,它们就听我的指挥,我让它们咬谁就咬谁!”朱厚照嚣张道。

    张延龄道:“不可,此事……恐怕要请示过陛下和皇后。”

    朱厚照道:“你不牵狗到宫里来,我就跟父皇说,说你带我出宫!”

    张延龄心头不由恼火,转来转去还是拿这件事来要挟他,偏偏他还不好直接撕破脸,这熊孩子任性妄为起来,连他那皇帝老子都不怕,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本来是空口无凭,偏偏熊孩子对宫外的一些地标性建筑都熟记在胸,没出去过还真不可能知晓。

    “那太子稍待几日,我先去选一些温驯的狼犬,下了崽,再给太子送来!”张延龄行礼道。

    “这还差不多,限你三天,再多就不行了。你走吧!”朱厚照很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

    张延龄无奈摇头离开,找狼犬的事他才不会放在心上,这不过是对熊孩子的敷衍拖延之法。其实他不知道,如此却是变相地教熊孩子,再亲的人说的话都没信誉可言,绝对不可轻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