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八七七章 哄孩子专家
    朱厚照等了两天,张延龄一点儿消息都没有,他开始意识到可能是上当了……以前张延龄拖着不带他出宫,也曾用过这招。

    到第三天等了一整天,仍旧没有任何音信,他确信自己是被骗了。

    “我是太子,你居然敢骗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朱厚照很生气,但后果不严重!

    熊孩子并不想把张延龄带他出宫的事情告诉皇帝老爹和皇后老娘,用沈溪之前教给他的话说,这是典型的损人不利己,他还想拿这件事继续要挟张延龄。

    但没有沈溪出谋划策,光凭朱厚照的小脑袋瓜,根本想不出“对付”张延龄的手段。

    但熊孩子不肯服输,就算想不到,也要努力去想,直到想出来为止。他琢磨:“沈先生也不过是一个鼻子一张嘴两个眼睛一个脑袋,凭什么他能想得出好主意,我就不行?”

    朱厚照盘膝坐在地上,好似入定,说是在思考问题,但脑袋里一团浆糊,所想主意不过是向张延龄头上倒一盆水,亦或者泼他一脸墨汁……

    最后都被一一否定。

    随着年岁增大,朱厚照意识到以前做的那些事,跟沈溪教他的阴谋手段相比实在太过幼稚。

    就在朱厚照准备用锦被蒙头好好思考一下时,沈明有进得寝殿来,恭敬说道:“太子殿下……”

    “今天本宫病了,不上课,去跟外面的先生说说!”朱厚照的声音从摊在地毯上的锦被下面传了出来。

    沈明有道:“太子殿下,今日来的是靳先生,他带来沈先生从南方送来的信,还有一些小玩意儿。”

    “嗯!?”朱厚照马上从被子里钻出来,站起来目光灼灼打量沈明有,神采飞扬,“此话当真?”

    沈明有赶紧行礼:“殿下,老奴怎敢欺骗您?”

    朱厚照兴奋不已,难得沈溪给他送信来,说不定是什么“锦囊妙计”,还有沈溪派人送来的小玩意儿,只要跟跳棋和纸牌一样有趣味性,便又能让他乐呵好一阵。

    靳贵在九名东宫讲官中地位最低,他接替的是以前沈溪的位置,连那些老讲官都对熊孩子逃课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别说是他这样的新晋讲官。在太子面前,靳贵从来都是谦卑恭谨,不敢摆丝毫太子老师的架子。

    “沈先生托你送来的好东西在哪儿?”朱厚照从后殿一出来,便中气十足地说道。

    靳贵赶紧让人把箱子搬进大殿,朱厚照想把箱子提起来,发现很沉,他眨眨眼看向靳贵,问道:“靳先生,里面是什么东西?”

    靳贵之前并未打开箱子看过,但在入宫门时,所带东西由御林军打开一一检查,若是涉及金属或者是瓷器等物,均无法带入宫廷,是以他现在心中有数。

    靳贵恭谨回道:“回殿下,是书籍和纸张。”

    “啊?”

    朱厚照原本一脸兴奋,突然变得意兴阑珊,“千里迢迢给本宫送书?皇宫里书少了吗?你们几个,帮忙抬下去!”

    朱厚照不禁一阵失望,本来他还想装病不出,但现在既然露了面,他不得不乖乖上课,但还是提前小半个时辰就借着尿遁回到寝殿,下午也不打算再出去上课了。

    回到寝殿,熊孩子是把箱子打开,却见里面的确是一些“书籍”,但书籍大多是很小的开本,跟他以前见到的书不太一样,打开来,里面居然是彩色连环画,非常富有故事性,说的是大英雄岳飞如何建功立业,另外还有一部分是杨家将的故事……朱厚照随便翻看几页,不自觉便沉迷其中。

    这时沈明有进来道:“太子殿下,该进膳了。”

    “进什么膳,等本宫先看完这页……嗯,还有别的东西没有,这是什么东西?”朱厚照看了一册杨家将连环画,才想到箱子里不止有连环画,尚有一些叠起来的纸张,还有几副新纸牌。

    他把一叠纸拿起来,见上面印的是彩色人物,好似是关公,每张画都差不多,只是稍微有所不同。他好奇地打量沈明有,问道:“这个怎么玩?”

    沈明有毕竟是识字的,他把沈溪写的“说明书”大致一览,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殿下,您看是否是这样……?”

    沈明有把纸片叠在手上,稍微一折,然后松手,画片快速翻过,画片上的关公就好像活过来一般,挥舞大刀,身体跟着转动,做出各种劈砍的动作,惟妙惟肖。

    朱厚照兴奋不已,道:“好有趣,你快给我,我自己玩。”

    朱厚照拿在手上,自己摆弄,登时感觉关公活了一样。

    玩了一会儿,他便放到一边,把一叠一叠的纸片拿出来,每一叠都是连起来的人物画像或者是小事件,最后他自己打量了一下沈溪所写说明书,恍然道:“原来这东西叫动画片,嘿,真有趣。”

    此时,沈明有把连环画和“动画片”下面的好东西拿了出来,却是一片一片用羊皮绘制剪裁出来的人物,上面用线串着,羊皮上不但有人物,还有山峰、水桥、马匹、屋舍,每一张都栩栩如生,朱厚照不解地问道:“这是什么?”

    沈明有带着几分惊喜,因为这东西他以前见过,宁化县城就有走南闯北的艺人,曾经演出过,他笑着介绍:“殿下,这是皮影戏。”

    朱厚照好奇地眨了眨眼:“什么是皮影戏?”

    沈明有眉开眼笑地解释:“可有趣了,就是找人挑着这皮影,在白纸后面演,后面用蜡烛照着……老奴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不过入宫前老奴曾经……”

    说到以前的事情,沈明有不禁黯然神伤,当初看皮影戏时,他还是初入县城好吃懒做的“二老爷”,每天变着法就是想怎么骗取老太太的信任,再就是怎么从沈明钧的茶铺里多捞点钱出去吃喝玩乐。

    一晃过去七八年,妻子见到了,但物是人非。

    朱厚照不知道沈明有心里在想什么,他眼下对皮影戏没什么兴趣,手上有连环画,还有“动画片”,再加上那些纸牌,以及玻璃球和一些小的手工艺品,足够他玩上十天半个月了。至于压箱底的几本装订好的书籍,朱厚照打开来,见到上面密密麻麻全是字,连看都不看一眼便丢到一边去了。

    朱厚照摆摆手道:“行了,张公公,回头你研究一下那个皮影戏是怎么回事,让人演给本宫看。宫里的太监你随便调用,嗯……你先下去吧,本宫不饿,饿的时候再叫你!”

    朱厚照把沈明有赶出门,自己开始“闭关修炼”,拿着沈溪给他的连环画,一看就是好几天。

    这几天时间里,太子突然变成勤奋好学的乖学生,每天都到前殿上课,东宫讲官感觉十分意外,却不知其实熊孩子是拿本书在前面挡着,后面放了本连环画,看得那叫一个废寝忘食。

    沈明有是有心人,他知道要获得太子的信任,就必须要懂得投其所好,他找了十多个太监,把皮影戏稍微演练了一下,虽然不像那些走南闯北的艺人那么熟练,但好在有他这个聪明人教导,皮影戏演得还算颇有章法。

    沈明有把沈溪所写皮影戏目仔细研究了一下,一共两折戏,第一折是白蛇传的故事,本身故事就曲折离奇,但毕竟条件有限,所涉及的场景不多,包括断桥相会、订盟、哭祭雷峰塔等一些著名桥段,故事之缠绵悱恻,婉转动人,把沈明有给感动坏了。

    沈明有沉溺其中,把自己当成许仙,而钱氏就是那白娘子,二人远隔千山万水相逢,但最后却是有缘无份。

    “难怪当初茶铺子生意那么好,原来我这侄儿写说本是一绝啊,那岂不是说,以前宁化县和汀州府流行的那些说本故事,全都是出自他之手?”

    沈明有让几个太监把皮影戏排练得差不多了,便开始请朱厚照来欣赏。

    虽然沈明有排练的皮影戏非常拙劣,但架不住观众热情,不但朱厚照看了新奇,不断地拍手叫好,连那些见过市面的太监都看得入迷了。

    皮影戏演出后的次日,朱厚照便自称法海,每天拿个茶碗在院子里“收妖”。他这年岁,对爱情懵懵懂懂,倒是法海和白娘子的斗法是他最喜欢的,他自己又不想当女人,所以对法海崇拜得五体投地。

    “兀那妖怪,休逃,快进老衲的铜砵里来!”朱厚照朝着那些太监一阵叫喊,太监就要装死,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很快,沈明有把第二折戏西游记排好了,结果朱厚照看完后便不再拿茶碗收妖怪,而是拿根棍子出去打妖怪。

    “兀那妖怪,休逃,俺老孙来也!”

    ……

    再好玩的东西,也有玩腻的一天,过了不到一个月,朱厚照便已意兴阑珊,一直在念叨:“沈先生何时再送好玩意儿进宫啊?这些日子过得可真快!”

    这天他路过撷芳殿后庑,见到沈明有正拿着本书,蹲在墙角看,聚精会神到连他走到身边都未察觉,当即大喝一声:“看什么?”

    沈明有吓得屁滚尿流,赶紧起来给朱厚照行礼,口称“该死”。

    “这什么东西?”

    朱厚照把书抢了过来,觉得有些眼熟,好像是沈溪送给他的箱子里压箱底的那些书籍,最初他沉迷连环画,忙着玩动画片,其后又看皮影戏,就把这些书给忽略了。

    沈明有支支吾吾道:“回殿下,是说本。”

    “什么是说本?”

    朱厚照拿在手上一看,但凡是有字没画的东西,他就没什么兴趣,对他来说,字越多看了越头疼。

    沈明有道:“殿下,就是故事,说本里面是一个个连贯的故事,跟之前您看的连环画差不多。”

    “哦。那行了,你忙你的去吧,我倒要看看,这说本有什么意思。”

    朱厚照拿着书册便进房去了,然后到晚上吃饭都没再出来过,他拿着书凑在烛火前一直看到半夜,兀自觉得不过瘾,到第二天上课时仍旧瞪着小眼,聚精会神看着。

    沈明有非常着急,趁着午饭时赶紧劝道:“太子,保重身体啊。”

    朱厚照没精打采吃着饭,手边放着说本,打了个哈欠道:“真过瘾啊……沈先生写的这武侠乐虎国际国际,实在太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