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八七九章 所谓孝道
    让佛郎机人来广州港不难,如何趁机拿下佛郎机人的战船是个问题。

    佛郎机人进城时,虽然其提督阿尔梅达会亲自出马,但大多数人会留在船上,佛郎机人的警惕性很高。

    如果跟佛郎机人谈合作,很可能会被佛郎机人趁机狮子大开口,同时窥探清楚大明军队的虚实,极有可能会反水。

    沈溪研究半天,都没想好怎么把佛郎机人手上的战船窃为己有。

    沈溪将唐寅叫来商议事情。

    唐寅这段时间很不高兴。好不容易盼着成婚,结果妻子留在娘家,结了婚跟没结婚一个样,仍旧孤家寡人一个,每天唐寅只能借酒浇愁。

    唐寅一见到沈溪便大倒苦水:“沈中丞,您说这世上可有这般道理?我娶得如花美眷,妻子却对相公不理不睬,成婚到如今只是见了两面……我该向谁喊冤去?”

    沈溪眯着眼打量唐寅,问道:“唐兄这是反悔了?”

    “不是在下反悔,实在是跟当初设想的大不相同……当初想的是,就算娘子留在夏府照顾老娘亲,至少夜里能回来作陪,尽妻子本分,如今却连洞房花烛都未进行,这哪里是娶妻哪?”

    唐寅一脸的抱怨之色。

    沈溪暗自腹诽,你这把年纪,无权又无势,能把青春少艾的夏小姐这等如花少女娶回来已算是不错,居然要求这么高?

    唐寅说这么多,大体是在怪罪沈溪,因为这婚事是沈溪说和的。在唐寅看来,夫妻间应该相互尊重,他体谅夏小姐,夏小姐也应该感念他的好,两个人可以抽空共赴巫山,做真正意义上的夫妻。

    一个人待久了,现在唐寅终于想明白了,他和夏小姐只有几面之缘,之所以能成婚,全在于为其病重的老母亲冲喜,同时碍于这是督抚大人和她哥哥共同商议的结果,不能反驳,但夏小姐本身对唐寅这个相公没多少爱意,更多地是把婚事和孝道结合起来,成婚之后便严格按照之前的约定,留在娘家照顾母亲,直到母亲病愈或者亡故。

    如果病愈还好说,唐寅跟夏小姐依然可以入洞房合卺,但若是夏老夫人亡故,唐寅还要等上三年。

    沈溪皱着眉头说道:“人都在你碗里了,早晚都是你的,何必急于一时?这次叫你过来,是有要事跟你商量。”

    “现在什么事情我都不想!”

    唐寅有些赌气,往椅子上一坐,耍赖般看向沈溪:“沈中丞,婚事可是您一手促成的,还说冲喜就能让老岳母病愈,如今全不见好,您可不能撒手不管。要说等三年还好,若是我老岳母久病卧榻,那我岂不是要无限期等下去?”

    沈溪皱眉,听这话的意思,你不会是巴望你岳母早点儿死,这样你就能早些抱得美人归吧?

    沈溪道:“唐兄,你分明是强人所难,夏老夫人的病乃是老人病,这老人家卧病不起,子女孝敬不是应当之事?若唐兄实在想获得夏小姐……******的体谅,就应当多用心,时时关心呵护,而不是对本官抱怨。”

    唐寅瞪着沈溪,好似在说,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就不干活了,每天去城外照顾我老岳母。

    “不过。”

    沈溪话锋一转,“若唐兄肯为本官做点儿事情,只需月余时间,本官保管让你如愿以偿!”

    唐寅虎目圆瞪:“当真?”

    “当真。”沈溪点头。

    唐寅道:“沈中丞你且说来听听,若是在下力所能及,必然效劳!”

    之前说能成婚就效犬马之劳,现在却是要洞房花烛后才能效劳,已经少了“犬马”两个字,说明已经不太用心了……到了你真正洞房花烛后,不会跟我说需要生儿子后才能帮我做事吧?

    沈溪笑了笑:“佛郎机人如今占据吕宋岛,本官一直想派人前去看看那边究竟是个什么状况,可惜之前派去之人都没什么见识,都是屈于本官官威才不得不去,结果反馈回来的消息乱七八糟,让本官云里雾里……唐兄可否往吕宋岛一行?”

    唐寅一听火大了,好么,让我去吕宋岛,我知道那鬼地方在哪儿,去了之后恐怕连命都没了,还要什么媳妇?

    “不行!”

    唐寅断然回绝。

    沈溪摊摊手:“那伯虎兄之前所说之事,本官也爱莫能助。”

    唐寅顿时犹豫起来,一边是娇滴滴的妻子,另一边是危险的任务,如果不去做这差事,那沈溪就不会帮忙,而且他也非常想知道,如今夏老夫人卧床不起,娘子又对自己不理不睬,沈溪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夫妻“成其好事”。

    唐寅道:“沈中丞不怕在下一走了之?”

    沈溪摇头:“唐兄与本官签订三年的契约,这要是走了,本官有足够的理由把唐兄给请回来。况且,唐兄也不想做那无信义之人吧?”

    唐寅非常好面子,以前他要走是为了面子,现在留下来也是为了面子。沈溪财大气粗,还有兵权在手,他就算现在有几个银子,也休想逃走。

    唐寅道:“这一去,要多久?”

    沈溪算了算时间:“短则二十天,长则两个月,待伯虎兄归来时,便可抱得如花美眷,就看伯虎兄是否同意了。”

    条件极其诱人,只是此行非常危险。

    唐寅一咬牙,道:“沈中丞若食言呢?”

    沈溪道:“绝不食言,否则听凭唐兄处置!”

    唐寅一跺脚,点头答应:“那就一言为定!”

    ……

    ……

    连沈溪自己都没想好怎么帮唐寅达成梦想,但条件许出去了,下一步就是送唐寅到吕宋岛去,让唐寅把那里的情况摸清楚。

    这是沈溪针对佛郎机人的第一步计划,他首先要证实一下佛郎机人在吕宋岛上究竟占据什么地方,为他把吕宋纳入大明疆域做准备,这样或许比平息沿海匪寇都要有意义得多。

    佛郎机人提前得到沈溪的消息,应该会在三两日内到广州府一趟,而佛郎机人把吕宋当作他们来往马六甲的重要补给点,从吕宋来往广州府和福州府都很方便,他们也准备把从大明朝换取的瓷器和茶叶先运到吕宋,再从吕宋转运到马六甲,运回佛郎机国亦或者到波斯湾和红海沿岸卖给那里的奥斯曼商人。

    沈溪想了想,要让唐寅跟唐小姐圆房,正常来说只有两个方案。

    第一个方案便是夏老夫人痊愈。即便不能痊愈,但身体好转,不用人日夜伺候也可以,最好是通过唐寅之手令夏老夫人病情好转,那夏小姐就会对自家相公感恩戴德;第二种方案就是夏老夫人过世,让唐寅等上三年达成心愿。

    如果用非法手段,办法就多了,绑架、以权压人、威胁利诱都可以,夏家只是平头百姓,而夏小姐跟唐寅又已成婚,就算把人绑回来跟唐寅强行圆房,闹到官府夏家也拿唐寅没辙。

    但沈溪还是想用正常的手段,因为他不想做那恶人,做人要有最基本的原则,人家夏小姐又没做错事,只是个待字闺中的大姑娘,如今嫁给一个大她十几岁的唐寅已经很委屈了。

    回到家中,沈溪把夏老夫人的病跟谢韵儿一说,谢韵儿道:“相公,这病……其实不难,您自己也懂得医道,老人家的病只能慢慢养,怎能操之过急?”

    沈溪心想,不是我急,是唐寅“心急如焚”,你说人都娶回来了,非在乎这一天两天的干嘛?但仔细想想,也挺为难唐寅的,老人家的病先拖上两三年,再守孝三年,到那时候唐寅已经年届四十,大好的岁月就被夏小姐给蹉跎了。

    “这不我也发愁吗?”沈溪轻叹。

    等沈溪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跟谢韵儿说了,谢韵儿不禁笑道:“相公也是,让唐举人做事,非要许下这等承诺,莫不是相公准备把人强绑回来?”

    沈溪摇头:“夫人觉得为夫是那种人吗?”

    谢韵儿没好气地白了沈溪一眼,她当然不想让自家相公去做这种缺德事。

    沈溪道:“既然用正常招数不成,那就只能来一点歪门邪道,既成全夏小姐的孝义之心,也能让唐兄如愿以偿,就让为夫来做这坏人吧。”

    这下连谢韵儿都非常好奇,沈溪又想出了什么“坏主意”,居然能让夏小姐在保持孝心的同时,还能跟唐寅圆房?

    谢韵儿问道:“相公要怎么做呢?”

    沈溪道:“这夏老夫人生病,夏家族人也陆续从县里赶到府城,趁着夏氏宗族议事,稍微放出点儿风声,说是出嫁的女儿留在母亲身边,容易给母亲带来噩运,且不合宗族礼法,到那时候夏小姐就会因为对母亲的孝顺而主动回到夫家居住。”

    谢韵儿面色尴尬:“相公,您这主意好是好,不过……是否太……”

    “太缺德了是吧?”

    沈溪脸有些发烧,“我也觉得,先说冲喜之事才为唐大才子抱得美人归,那已经很不厚道了,现在居然又用这种手段让他们夫妻圆房,这是否……”

    谢韵儿却抿嘴一笑:“相公这坏人做得值,妾身想来,日后无论是唐举人还是唐夫人,应该都会对相公心怀感激吧?”

    夫妻同心,在沈溪和谢韵儿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沈溪这么做无非是想成全唐寅和夏小姐。

    本来嘛,照顾父母跟子女自己成婚以及圆房不冲突,母亲生病,女儿要照顾在病榻前是应该的,但也达不到衣不解带的程度,适当跟丈夫温存一下,甚至让丈夫来分担女儿家心中对母亲的孝道,这都符合人情。

    可偏偏封建礼法却对子女有太多桎梏,使得很多时候都要让子女百般委屈自己来成全所谓的孝道。现在沈溪就连续针对这一点动脑子,前一次已经成功,就看接下来效果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