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八八三章 行船难
    第一天行船下来,船队尚未出珠江口,过了零丁洋,便在九星洋西南岸歇宿,沈溪对周边地势地貌还算熟悉……这里便是后世珠海港所在,距离澳门只有几步之遥。

    这一世佛郎机人并未在澳门一代盘踞,因为沈溪在泉州刺桐港一战重挫佛郎机人,佛郎机人把大本营设到了吕宋,同时在东番也就是后世的台岛寻找落脚点,没敢在大明沿海设置据点。

    但因大明禁海,九星洋沿岸岛屿和陆地都很荒芜,就算船只有优良的天然海湾停靠,周围也全是荒山野岭。

    沿海没有道路,沈溪本来打算将少女送回广州府城,如今看来只有派船一途,后来问过向导,方知再有一天航程便可抵达广海卫,船队在广海卫进行补给,届时可以将一些严重晕船的伤病号连同少女一起送上岸,由陆路返回广州府。

    时值小冰河期,深秋时节岭南的九星洋一代,白天的气温仅有十五六度,到晚上气温更低,士兵在岸边扎营生火,一堆堆篝火蔓延得老远。

    “要是这会儿能就着篝火烤上三五只羊,给弟兄们分食,那才叫痛快。”

    沈溪坐在一块避风的大礁石的背后,回忆起在榆林卫时的往事,虽然榆林城外以及此后的榆溪河两战他差点儿把小命丢掉,不过在苦寒之地生火烤羊腿喝烈酒庆功的场面,却是他一辈子都忘不了的。

    马九来到沈溪对面坐下,手上端着一碗用海鱼和海带凑在一块儿熬煮的热汤,就着饼子吃着,没有说话。荆越将一条刚烤好的二斤重的金枪鱼送到沈溪手上,嘴上应道:“大人若是想吃烤羊肉,叫弟兄们出去转一圈,保管一个时辰内弄来!”

    沈溪心想,荆越这些人都是广州府的本地兵痞,每年都会到海边来巡查,对周遭地形很熟悉,让他们出去一个时辰,必定是抢夺百姓所饲养的牛羊,这种扰民的事情他可不愿意干,当下摆手:

    “本官只是随口一说,待得胜归来之日,再向百姓购买羊羔,就着篝火烤羊肉,一醉方休!”

    荆越笑道:“大人这一说,卑职嘴都馋了,这往雷州府去,单边差不多就得十天半月,若加上剿灭匪寇的时间,不知能否在年底前赶回来!”

    荆越只是随便抱怨几句便离开,继续跟那些大头兵谈天说地。

    沈溪没法融入进去,因为这些人说的是家长里短,又或者是风花雪月,不过他们的风花雪月显得简单而又粗暴,无非是城里哪个私娼屁股大,又或者是谁家寡妇眉眼含春,每次说出来都能引起一群人大笑。

    这些兵痞以穿过的破鞋多而自豪,却把自家的婆娘看得很紧,不过偶尔还是会有“嫂子屁股大”等等赞美之辞……在那些兵痞眼中,被人说自己婆娘的种种事情,不会太过介意,但能看能想不能碰,若真的发生什么,随时会拔刀相向。

    马九沉默寡言,喝过热汤,招呼人回船上守夜,他不太放心船上的佛朗机炮。

    沈溪选择留在岸上,选了个帐篷,等吃饱喝足就准备去睡觉,他可不想留在海船上晃晃荡荡活受罪。

    少女有些彷徨无助,先在沈溪选好的帐篷外边坐了一会儿,因为天气有些冷,最后她偷偷钻进沈溪的帐篷。沈溪见到后并未斥责,但之后就没有回那个帐篷,反正周围几个大帐,没人敢和他抢睡觉的地方。

    到了半夜,外面有些喧哗,沈溪从睡梦中惊醒,他担心贼人袭营,赶紧穿戴整齐出来,问过后才知道抓到几个出来走私货跑船的人,这会儿正被官兵团团围住,几个人拼命地磕头求饶。

    荆越过来道:“沈大人,抓住几个替匪寇放风的,斩了取首级如何?”

    几个普通人,连武器都没有,活不下去才出来做走私的营生,严格来说不算走私,只是走水路运货,大明的海运可不是普通百姓可以沾边的,抓到要么挨板子,要么被流放,当然,被官兵抓住可能就直接杀头充军功了。

    沈溪打量荆越:“平日里,就是这么报军功的?”

    荆越不以为意地说道:“谁叫这些兔崽子倒霉碰上大人您了呢?咱这一趟,要是空手而归,可不好向上面交待,正好这些人不是良民,与其拿回去交给官府发配充军,不如直接砍了脑袋,既给他们一个了断,还成全弟兄们。大人您说呢?”

    这种事沈溪断然是不会接受,他一摆手:“既然罪不至死,便让其戴罪立功,随军当个杂役吧!若是能将功赎罪,回广州府便将人放了。”

    荆越提醒:“大人,您说怎样便怎样吧,不过还是要提醒您一声,这些兔崽子指不定真的是匪寇的探子,平日里专门为那些匪寇跑船运酒水和布匹。”

    四年前沈溪在福州府跟宋喜儿势力相斗时,就知道倭寇不是所有物资都可以靠抢夺获得,他们抢粮食和生产工具相对容易些,把锄头、铁犁带回去,就可以熔炼锻造成兵器,但布匹、酒水和一些奢侈品,海盗和倭寇基本不能自行生产,再就是人丁难以补充,所以他们需要派人到沿海之地进行货物的交换和买卖。

    沈溪点头:“防着就是。”

    沈溪倒真希望抓回来的是海盗或者是倭寇的人,那就可以用这些人发布假消息给倭寇或者海盗,亦或者通过拷问、跟踪,知道海盗和倭寇的藏身之地。

    海盗和倭寇一般会选择那些离岸边相对远些的岛屿立下营寨,且不会把营寨建在靠近大明海岸的一边,这样就算陆地上有官兵或者是官府的船队经过,或者有商船停靠,也不会发觉岛上有什么异常。

    匪寇一般不会在自己的据点周围作案,主要是怕有漏网之鱼逃出去,将自己的贼窝位置暴露。海盗和倭寇抢劫时,一般是驾船前往远离据点的航线附近,劫到船只后,把人和货物通通运回贼窝,一票任务就算完成了。

    沿海之地,这种没本的买卖很好做,在海上等个几天,总会有船到来,而且官府对商船的保护微乎其微,就算被官府的船遇上,同样都是帆船,而海盗的船相对较小,在风帆的推动下跑得更快一些。

    若商船遭遇海盗船,就看谁跑得快了。

    ……

    ……

    第二天,船队继续出发,过十字门便是浪白外洋,傍晚时在虎眺门西岸落脚。

    行船第二天,沈溪有些吃不消了,连续在海上漂泊,又是船体较轻的木船,这天海风很大,船颠簸得厉害,本来还说要到了广海卫再落脚,最后沈溪下令提前靠岸歇宿,等来日再过虎眺门。

    虎眺门也就是后来的虎跳门,虎眺门正北是珠江的入海口之一,矗立着见证南宋灭亡的崖山,南部是一系列的小岛,明朝称之为鹿颈高阑,也就是后世的高栏列岛。

    上岸之后,沈溪便感觉胃里翻江倒海一阵难受,喝了点鲍鱼熬煮的热汤,又吃了点船上做的热饭团,早早便进帐篷休息。

    那惶恐不安的少女,在沈溪入睡后便钻进他的帐篷,直往他怀里挤。

    少女心里明白,只有跟在沈溪这个“大人物”身边,她才会有好日子过,倒不是说她有什么功利之心,而是这时代的人都有强烈的求生意识,单纯只是想让自己吃口饱饭,不至于冻饿而死。

    至于说名节,只有衣食无忧之人才会去想,连来日的朝阳都未必看见,要那么多矜持也无济于事。

    沈溪被吵醒后没好气地说道:“隔壁是个空账篷,我特地让人为你扎下的,到那边去睡,别打搅我!”

    少女有些害怕,往隔壁帐篷去了,等半夜的时候,她又重新钻回来,这次沈溪连推开她的力气都没有,两个人便相拥睡了一夜。

    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不太懂男女之事,只知道这么拥抱在一起睡觉会很温暖和安适,更重要的是有一种安全感。

    等第二天早晨,马九来到帐篷边叫沈溪起床,见到一个俊俏的小侍卫从沈溪帐篷里钻出来,脸上露出怪异神色。

    沈溪站在帐篷边整理衣衫,没好气地喝斥:“看什么看,别胡思乱想!”

    “是,大人。”

    马九应了一声,但看向沈溪的目光多了几分忌惮,显然他把少女当成少年,认为沈溪有龙阳之癖。

    等上了船,少女跟沈溪待在一个船舱里,沈溪这才问道:“之前没问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有些无辜地望着沈溪,沈溪撇撇嘴,心说莫非是提醒我,你个没良心的,昨晚都睡在一起了,今天才记得问我的名字?

    少女半晌后才怯生生地回了一句:“我……没有名字,娘唤我六丫。”

    沈溪点头,很多人家的女孩都没有名字,从大丫往下排,到六丫,而且她还有个妹妹,话说这老娘挺能生的啊。我老娘为何只生了三个,从此后肚子便没了音讯?难道是老爹不努力,没办法多为我生几个弟弟妹妹?

    沈溪正神游天外,六丫鼓起勇气来到沈溪身边,跪坐下来抱着他的腿,死都不愿意松开。

    沈溪没好气地说:“你抱着也没用,过了虎眺门,绕过大金岛,今天下午就会赶到广海卫。等靠岸后,我就派人送你回广州府。”

    六丫不说话,就那么抱着,沈溪坐到书桌前,左右不会影响他写字,也就由着她了。

    两天行船下来,沈溪状态不佳,写了两个时辰,觉得困顿不堪,俯身拨开睡过去的六丫,来到床边躺下,没过一会儿便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感觉又有个东西在他怀里拱。

    到下午时,太阳出来,海面平静了些,沈溪出了房间下楼梯来到舯部的甲板上晒太阳,恰好这时马九乘小船靠过来,被人拉上甲板。

    马九禀告:“大人,听说乌猪山上有一群盗匪,已经盘踞一年有余,是否攻打?”

    沈溪拿出航海图来,比对一下。

    乌猪山并不是山,而是一个岛,正是后世的乌猪洲岛,在上川山,也就是后世的上川岛之下,是个不起眼的小岛。

    这年头,由于禁海,就连上川岛都只有来往的商船停靠,更别说是乌猪山这样的小岛,上面居然有一群盗匪盘踞,料想人数不会太多。

    若是要杀去乌猪山,当日就不能到广海卫登岸歇宿。

    沈溪盘算之后下令:“先在上川山歇宿,明日一早,攻打乌猪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