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八八四章 上川山和乌猪山
    听说第二天要打仗,官兵们很亢奋,要是打佛郎机人或者是倭寇,他们或许逃得比谁都快,可现在要打的是一群连兵器都没多少的海盗,个个跟打了鸡血一般。

    杀一个海盗的功劳虽然跟杀一个倭寇没法相提并论,但官兵们难得有机会建功立业,多杀几个指不定就会加官进爵,他们恨不能满岛都是海盗,冲上去只管一阵砍杀,然后把老弱病残给俘虏回来交差,就可以躺在功劳簿上等待请功受赏。

    上川岛是粤省沿海比较大的岛屿,后世有“南海碧波出芙蓉”之称,环岛有很多迷人的海滩,这天沈溪所率中军兵马在岛屿东部的飞沙滩附近歇宿。

    等兵马到了岛上,沈溪才发现这座岛屿在靠向西南港湾的部位居然筑起了一座城寨,城寨中有不少洋鬼子在活动。

    不知何时,这座岛变成了佛郎机人在粤省沿海的一个中转站,这会儿阿尔梅达的主力船队正在广州、福州、吕宋岛和马六甲之间做贸易,不然沈溪真想找他来问问,为何会侵占大明疆土。

    虽然大明禁海,但岛上有不少明人,表面上看,佛郎机人跟大明百姓和睦共处,但沈溪怎么看佛郎机人都是海盗,这些明人估计是他们从沿海各地劫掠到岛上来充当奴仆和杂役的。

    朱鸿上来一阵发狠,道:“大人,干脆跟这些洋鬼子拼了,这岛容易打,带几百人冲上去,保管杀他个片甲不留!”

    沈溪瞅了一眼朱鸿,你爹是让你来跟我打下手的,不是让你来逞勇斗狠当将军的……你打家劫舍的事倒是做过不少,连当初我都成为你的俘虏,可你有统兵上战场的经验?这么让你带着兵冲锋陷阵,最后惨败而回,打败仗的责任谁来扛?

    对沈溪来说,剿灭沿海匪寇的战事不容有失,无过便是功,一旦出现较大损失,便会被地方衙门夸大了上奏,再大的功劳也不容易找补回来。

    沈溪道:“先不管上川山了,这座岛太大,咱们一时间摸不清虚实,等回程时再决定是否攻岛。眼下准备攻打乌猪山即可!”

    船队在上川岛东部海岸泊靠,岛内纵深的山坳上,佛郎机人不断派出探子窥探,显然是提高了警惕,一片大战在即的模样。

    佛郎机人知道跟大明玩阳奉阴违容易遭报应,但怎么都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大明官府发现了他们的秘密基地。

    担惊受怕一晚上,结果大明军队并未派兵攻打他们的城寨,第二天一早,沈溪的船队集结完毕,扬帆而去,往上川岛东南方的乌猪山而去。

    航行不到一个时辰,乌猪山已在眼前。

    乌猪山是个占地面积约五六平方公里的小岛,远远看上去荒无人烟,但这里却有非常优良的海港,岛上还有淡水资源,宋朝时曾有人在岛上建立了一座庙宇,算是从大明前往南洋主航线上的一个地标性岛屿。

    沈溪端详了一下航海图,决定从乌猪山北部的浅滩发起登岛作战,小船先行,大船则绕乌猪山一圈,一方面提防海盗乘船溜走,一方面则伺机用火炮对海岛上的军事目标进行炮击。

    当然,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前,沈溪担心之前的情报有误,若岛上并无海盗和倭寇,只是一群跑来避难的平民,那可能就要枉造杀孽。

    沈溪派了马九等人登岛,一定要先查探清楚。

    士兵刚登岛不久,岛上便燃起烽火,这说明敌我双方不但已经交战,战事可能还有些惨烈。在岛南的港湾里,几条小船刚刚离岸,就被官军的战船团团围住,其中一条战船负隅顽抗,被官军扔出的火把焚毁,其余船只则选择了投降。

    沈溪这会儿注意力全部放在岛上,登岛官兵有三百人,武器精良,沈溪算计过,这小岛上能有一百海盗就不错了,怎么算都不会吃亏。

    等了小半个时辰,马九乘小船来到沈溪的指挥船,奏禀道:“大人,岛已拿下,斩杀海盗二十余人,擒获四十余……”

    沈溪问道:“确定是海盗吗?”

    “是。”

    马九肯定地说,“已经确定了,贼窝里除了劫掠来的货物外,尚有一些交易来的奴隶。”

    沈溪这才点了点头,随后坐小船上岛查看。岛上屋子全是由木头和竹子筑成,俘虏中男女老幼都有,不过以男丁居多,妇孺和老人很少。

    擒获的四十多名俘虏中,有二十多人是奴隶。

    乌猪山才被这伙盗匪占据一年多,他们人力和物力有限,只能去抢劫一些落单的商船,基本不敢到内陆抢劫乡民。

    乌猪山距离广海卫非常近,要抢劫人丁也要往更远的地方,而他们并无大船,力不能及,这些奴隶大多是用货物交易换取的。

    岛上缴获的钱财不多,金银珠宝还有铜钱,加起来约莫有七八百两,让朱鸿带着人控制住了。

    “大人,匪首已悉数被斩杀,这些人怎生处置?”荆越过来请示。

    沈溪当然不会做杀俘虏的事情,不过他的船只不多,不然也不用分什么前后中军,前军和后军如今还在陆地上赶路呢。

    沈溪道:“押到船上去,移送广海卫!”

    乌猪山距离广海卫比较近,送到广海卫,沈溪少了运俘虏的麻烦。

    把人都装上船,荆越有些想不过,到沈溪的舱室请示:“大人,这妇人是否暂且留在船上?”

    这年头交战,但凡妇孺都属于“战利品”,无论这些人是盗匪的亲戚,还是被掳劫至此,回到岸上后俘虏一律贬为贱籍,士兵们冲杀的动力基本就是为了抢粮、抢钱、抢女人,官匪目的基本一致,就是掠夺战争资源,获得赏赐。

    可沈溪不会让士兵乱来,断然道:“但凡老弱妇孺,到岸上之后皆就地释放!”

    荆越有些不满:“大人,您不将人留在船上,不是白白便宜了广海卫那些兔崽子?”

    这战利品,你不要别人要,这头把人放了,另一头卫所的官兵就会把人抓起来,不管是拿来做奴隶或者是卖到外地,可以平白赚一笔银子。

    但沈溪作为文明人,绝不容许**掳掠的事情在他眼前发生,厉喝道:“这是军令,犒赏和军功少不了你们的,有了银子,何愁没有女人?”

    荆越虽然不太情愿,但还是不得不接受。

    总的来说还是军功比较重要,这些妇孺就算带回去也会被朝廷没收后发配,不会成为他们的私有财产,军功和犒赏就不同了,军功可以增加俸禄,犒赏可以得到田地和赏银,可以换来妻妾,这对士兵来说才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奖励。

    ……

    ……

    初战告捷,这一战打得稀里糊涂,别说是正规军登岛,就算是派一群衙差来也同样能完成任务。

    这些海盗在官军面前根本不堪一击,也是沈溪带的战船和士兵太多,一来就把岛上的海盗给吓住,他们首先想的不是反抗,而是逃走。

    把人和货物押解上船,已是中午。

    清点一下战利品,除了钱财外其他缴获微乎其微,其中大多是瓦罐和瓷器。这是盗匪抢劫商船所得,他们没法售卖,只能作为日常生活和生产工具,因为岛屿不大,土地贫瘠,作物只是种了一点萝卜和大白菜,岛上所需粮食和物资,还是要靠抢劫来的东西跟上川岛的人进行交换,那些奴隶也是这么得来的。

    沈溪这才知道,佛郎机人不但跟大明贸易,还继续当他们的海盗,甚至跟大明沿海的海盗和倭寇交易。

    荆越听到后愤愤不平,向沈溪建议:“****娘的,不就是上川山吗?保管天黑前把山头给他平了。大人,您看如何?”

    沈溪倒不是对手底下这批士兵没信心,他是怕佛郎机人得知中转基地被铲平后狗急跳墙。唐寅尚在他们手上,另外就是如果触怒佛郎机人,他们开着战船入侵大明沿海城市,一旦造成重大伤亡,那他这个三省督抚就吃不了兜着走。

    再者,佛郎机人船坚炮利,在海上作战优势明显,沈溪不想立即就跟其对上,至少在战船大规模换装佛朗机炮之前,还是要以隐忍为主。

    沈溪问道:“这个岛这么大,你能保证没有漏网之鱼?”

    “这……”荆越为难了。

    上川岛毕竟不是乌猪山,这么一个大岛,岛民成百上千,钻进树林中人就不见了,谁敢保证全部歼灭或者俘虏?

    若有人逃脱,把消息传给阿尔梅达知晓,阿尔梅达就会展开报复,除非这会儿沈溪马上撤回广州府,但他能守得住广州府,却不能保证福州或者是其余沿海城市的安宁。

    最好的办法,莫过于等阿尔梅达带着船队返回上川岛时,沈溪连佛郎机人的船和他们的基地,一锅端了。

    有了定计,沈溪道:“派人去岛上接洽,以我的名义送些陶器和瓷器去!”

    沈溪在乌猪山缴获不少陶瓷器,这些东西又沉又不好卖,在大明没谁当宝贝,佛郎机人却喜欢得要命,沈溪就先拿这些陶瓷去跟佛郎机人“示好”。

    你看看,我们大明最注重情义,作为盟友不但不攻打你们,还把礼物送来,你们放心就好,我们永远是朋友,大明绝对不会破坏“友邦”情义!

    派人上岛送出礼物,沈溪还命令对着海上放了几轮空炮,让岛上的人认为,连佛郎机炮也是你们总督先生交给我的,我只是偿还他一点小小的利息。放完炮,沈溪的船队撤走时,岛上的佛郎机人蜂拥而出,跑到岛礁上对船队大喊大叫。

    沈溪看了心头恼火,恨不能马上下令掉转船头,把上川岛轰得稀巴烂。

    搞错没?霸占我们大明的岛屿,居然还这么嚣张?你们等着,老子出去杀一圈回来,到时候再好好收拾你们!

    自上川岛往北航行二十多里,就到广海卫卫所驻地。

    船只进入港湾,遥望陆地上的烽火台,沈溪十分奇怪,广海卫距离上川岛如此短的距离,为何能眼睁睁看着佛郎机人霸占上川岛而置之不理?

    仔细一想,或许是大明自来有一股偏见,认为非内陆之地不需以王化治之,在禁海这个大背景下,居然把上川岛这样一座占地面积多达一百六十平方公里的大岛都弃之不顾。

    再者,大明沿海卫所普遍缺少海战所用船只,若真刀实枪对上,以广海卫的船队,根本无法跟佛郎机人正面抗衡。

    朝廷不管不顾,广海卫力有不逮,就装聋作哑,对于眼前二十多里外的海洋中的事情不闻不问。

    沈溪上岸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广海卫卫指挥使叫来,好好质问一番。

    ***************

    PS:今天天子骑电动车出去办事,被出租车撞了一下,人飞出去坐到了地上,尾椎骨软组织挫伤,这一章是趴在床上码出来的……

    下一章凌晨前天子自己也不知道能否赶出来,但无论如何都会有的!

    感觉进入下半年后,天子气运不佳,现在祈祷快速转运,否则天子会被逼疯的!泪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