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八八五章 浪里白条
    广海卫是大明在粤省沿海所建卫城,跟泉州左近的永宁卫一样,卫城内外并无普通民户,全都是世袭的军户,如同森严的军事堡垒,军户在卫城周边屯田、驻守,战时为兵,闲时则为民。

    船队靠岸后,开始安营扎寨,沈溪派人去围城通知广海卫卫指挥使焦业前来面见。

    这头营寨刚扎好,焦业带着上百随从来拜见沈溪。

    焦业年约四十许,身高约一米六出头,身材痩削,显得有几分羸弱,一副不苟言笑的神情,到了沈溪的大帐后只是抱拳行礼,神情略带傲慢。

    卫指挥使跟沈溪这个三省督抚在品阶上并无差别,都是正三品。但沈溪是文官,而且挂右副都御史和三省沿海督抚衔,焦业只是个世袭的武将,在重文轻武的大明,二人在朝中地位根本没有可比性。

    沈溪质问:“请问焦指挥使,上川山距离广海卫不过二十里,如今为佛郎机人盘踞,为何不出兵收复?”

    焦业回道:“沈督抚,卫所出兵全听朝廷和都指挥使司调遣,之前并无军令要收复上川山和下川山,无端收复荒岛意义何在?”

    在你眼里没有意义的荒岛,佛郎机人却打理得井井有条,你把岛屿夺回来,再派军户和民户上去,数万亩耕地唾手可得,再加上鱼获收成,养活数万人不成问题。

    沈溪不跟这等人废话,挥挥手便让他返回广海卫,连俘虏和财货都未转交。

    沈溪率领的两千将士都眼巴巴等着论功请赏,若将俘虏交给广海卫,功劳指不定被谁窃占,他得为手下这些跟着他打仗的人着想。

    俘虏和货物不能带在船上,沈溪只得等前军到来交托,故此在广海卫停留了一日。

    冬月初四,从陆路而来的前军终于抵达广海卫,一千步骑在中军附近扎好营寨,已经是精疲力尽。

    沈溪的中军跟船已经觉得辛苦,前军和后军这两千人大多都靠两条腿跑路,五天行军下来疲惫不堪。

    沈溪终于发现之前制定的作战计划的纰漏……这大明海疆因为海禁而荒驰多年,道路多不通畅,许多地方需要逢山开路遇水搭桥,陆上两千兵马就算能抵达雷州府,他们也未必有力气于年底前返回广州府。

    与其如此,不如让前军和后军驻扎在广海卫左近,以便归来时,可以协同船队攻打上川岛。

    沈溪把前军千户叫来,说明情况,让其在原地驻军,同时监察广海卫是否与上川岛的佛郎机人有利益来往,待后军抵达后,通知后军一并驻扎于此。

    冬月初四,中午。

    沈溪的中军船队再度出发,本来沈溪要把六丫留在广海卫,但六丫机警地把大一号的军服穿在身上,形影不离跟在沈溪和马九身后。

    马九一直惊讶于这个俊俏的小兵是谁,最后沈溪不得不对他解释一句:“这是船夫的女儿,留在指挥船上负责照顾我的起居……”

    马九看向沈溪的目光带着几分诧异,好似在说,大人领兵打匪寇,居然带女眷在身边?

    沈溪转向六丫,指了指马九,说道:“以后跟着他,当个杂务兵。”

    不但六丫听不懂“杂务兵”这个新名词,连马九对此也是迷惑不解,沈溪稍微解释:“就是吩咐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腿脚勤快一点儿就是了,用自己的力气吃饭。”

    沈溪让马九知道六丫是女儿身,主要是想打发六丫到马九的船上,如此上船、下船乃至睡觉时,身边不会随时有一个跟屁虫。

    这六丫明显什么都不懂,除了在船上走得稳一点儿,沈溪没瞧出她有什么优点。在他的计划里,回到广州府后,留她在家里当个使唤丫头便是。

    ……

    ……

    从广海卫出发,途径海朗所,过北津港,再经过海陵山,两天后抵达双鱼所。

    海朗所和双鱼所都是千户所,驻守千户就算平日里嚣张跋扈,在辖地称王称霸,但因品阶不高,对沈溪一行迎接都是高规格对待,船队泊靠后便会第一时间送去慰劳的肉食和粮食,殷勤备至。

    到了双鱼所当天晚上,海上刮起大风,浪潮汹涌湍急,好在双鱼所前的海港是天然良港,吃水很深,船只可直接停泊在岸边。

    沈溪有些晕船,第一时间上岸,马九则留在船上指挥船只停泊,结果一个大浪打来,船身倾斜,一箱炮弹不稳倾斜坠海,一群人赶紧拉拽绳子,结果不但炮弹箱没拉住,几个人一并坠入海中。

    南方官兵多会水,但也有旱鸭子,其中就有两三人大声呼救,船上官兵赶紧七手八脚救人。

    马九会水,一个猛子栽进海中,然后开始救人,其后又有几个会水的官兵跳进冰冷的海水里,陆续把不会水的落水官兵送上岸。马九非常有责任心,让营救官兵一一上岸,等轮到他的时候,却因体力耗尽,逐渐沉入海底。

    “快救人!拉住绳子!”

    船只不敢靠得太近,以免把马九卷入船底,海上风大浪急,马九刚开始还在水面挣扎,到后面慢慢没了动静。

    岸边的沈溪亲自跳上小船,指挥人往马九沉没的地方划,这时只见一道身影直接从大船船板上一跃而入,就好像一条鲤鱼钻进水中,连水花都没溅起一朵。

    是六丫。

    六丫游泳速度很快,如同浪里白条,她手上拖着绳圈,身体直接潜入海水之下,如此尽可能地减少海浪对她的影响,纤细的手臂和腿在水中蜿蜒如同游鱼,只用一息,便游到马九跟前,直接把绳圈套在马九身上,然后才上浮,小脑袋从海水里钻了出来。

    船板上有人喊道:“拉!快拉!”

    一群人把绳子往大船方向拖拽,没有救生圈,六丫就充当救生圈,抱着马九的脖颈,让他的头尽量露在海面。

    救援的小船到了大船跟前,把马九从海水里捞了出来,让他平躺在小船上,马九因为溺水过久没了气息。

    “救人!”

    又是按压,又是让士兵上去做“人工呼吸”,幸好援救及时,马九最后还是缓了过来,吐出许多水,不过在冰冷的海水里浸泡许久,身体已经虚脱。

    上岸后,沈溪命令把人平放在刚生起的篝火堆前,然后让人拿了厚重的毯子过来,盖在马九身上。

    沈溪道:“先让他缓口气,再给他换衣服,这天气落水受凉,可不是闹着玩!”

    此番行军沈溪准备了不少药材,但基本都是伤药,好在尚准备有驱寒用的生姜。

    沈溪让人煮了姜汤,撒上盐巴,送到马九跟前,马九醒了过来,人有些迷迷糊糊。沈溪让人喂马九服下姜汤,马九双眼总算有了几分神采。

    旁边六丫抱着毯子瑟瑟发抖,见到马九喝姜汤,她小眼睛里充满了羡慕。

    六丫水性很好,但她毕竟只是个十二岁身体单薄的小姑娘,之前救马九时她表现的如有神助,主要还是遇到紧急事情强行激发身体潜能所致,这会儿又被打回原形。

    沈溪让人递了姜汤过去,六丫抱起来就喝,喝了两口就激烈咳嗽起来……姜汤太烫了!

    “小兄弟,水性不错嘛。”旁边有官兵称赞。

    六丫平日在船上总因为身子骨单薄被人鄙视,她把马九救上来,赢得一众老兵痞的欣赏。

    对“新兵蛋子”来说,要获得认同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更何况旁人还不知她是女儿身。

    六丫被人夸赞,没有喜悦,只有恐惧。

    沈溪心中暗叹一声,吩咐道:“现在他们受了凉,扎好帐篷后立即送他们进去休息,准备好肉汤,记得多加盐巴!”

    “是,大人!”

    这些个大明官兵并非忘恩负义之辈,马九是为了救人才溺水,而六丫则在惊涛骇浪中把马九救上来,二人都赢得所有人一致尊重。

    士兵离开后,沈溪走到六丫身边,主动伸出手来。六丫迟疑了一下,才把粗糙的小手放在沈溪大手上,在沈溪一拽之下起身。

    “到里面休息,不想别的,好好睡一觉!”

    沈溪让士兵准备好替换的衣服,不但有外面穿的布质的军服,还有沈溪平日所穿单衣,以及带有毛绒的夹衫。

    六丫进到帐篷,窸窸窣窣换完,再出来时,身体鼓囊不少,人看上去精神许多,情不自禁对着沈溪傻笑。

    沈溪问道:“喜欢?”

    “嗯。”六丫点点头。

    沈溪道:“喜欢就送你了,那边有用新炖的肉汤,是用卫所送来的羊肉熬煮的,滋补养生,自己去盛,多捞几块肉,就着干粮管够。等吃饱了回去睡。”

    六丫越发开心了。

    以前士兵聚餐,她没资格靠前,都是在旁边默默啃干粮,这次终于获得认可,于是鼓起勇气去盛了一碗回来,挨着帐篷席地而坐,吃得很香。对她来说,这就是盛宴,羊肉想吃多少就吃多少,而且盐分十足。

    马九的情况要糟糕许多,晚上发起高烧,沈溪几乎彻夜守在马九身边,不时为他施针,又用湿帕子退烧,姜汤一碗接着一碗。

    六丫睡到半夜惊醒,过来看到沈溪衣衫不解全力照料马九,非常惊讶……这样一个大人物,居然会为了照顾下人不睡觉?

    马九出了身汗,到第二天早晨终于恢复了一丝气力。

    沈溪交待:“最近这段时间小心些,千万别着凉。若不能平平安安把你带回广州府,我就要成家里的罪人了……我可不想让玉儿姐姐当寡妇!”

    马九勉强一笑:“大人说笑了,小的没那么不堪,还要多谢……六丫兄弟。”

    马九已经知道六丫是女孩,但这会儿却没有点破,他也是早晨起来才知道,昨天救他的是素来被他轻视的小姑娘。

    六丫听到马九的感谢之辞,有些惊怕,在这一行人中,她信任的只有沈溪,因为沈溪给她饭吃,还给予她足够的尊重。

    沈溪拍了拍六丫瘦弱的肩膀,道:“没事,以后跟着九哥做事,你救了他一命,以后不会亏待你!”

    马九点头:“那是!”

    马九虽然身体不支,但随着上午风浪减小,还是起来指挥把东西装船,而六丫则跟在马九身后,不时回头看向沈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