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八八六章 易守难攻的硇洲岛
    在经历大风大浪之后,接下来几天行船相对平稳。

    过神电卫、赤水、博茂,而后便是宁川所。大明朝施行严格的海禁,在沿海一带布置许多卫所,守护海疆安宁。

    大明朝廷的本意,是要使海防建设与禁海政策表里相维,以求海防巩固。想法好是好,但世易时移,明初时卫所拥有强大的海军力量,比如明初洪武三年七月建立的水军二十四卫,每卫配备战船五十艘,总统配备战船一千二百艘,到洪武五年倭患加剧,又增造六百六十艘。

    到洪武二十三年,沿海各卫每个白虎所和巡检司配备的战船达两艘,每个千户所有二十艘,每个卫所有一百艘,使得倭患得到有效供职。

    但如今一百多年过去,各卫所的战船几乎都已荒废,同时由于大明卫所采取了军户世袭制度,再加上持续的近海,导致沿海除了卫所外再无村寨和城镇,使得自成独立王国的卫所,官兵战斗力下降明显,再也控制不住近海岛屿。

    随着天下承平,土地兼并严重,有功名的人越来越多,而他们是不交税的,那些税赋摊派到普通百姓身上,导致普通百姓负担加重,一旦遇到灾荒年,农民无法生存,只能下海,但按照大明律,出海形同于里通外国,于是干脆当起了海盗,反正大明就开放了那么几个港口,只要守住几条主要航线,再加上卫所将士固守不出,干上几票就可以发财,到时候可以悄悄回到陆地上,购置田产,当一个富家翁。

    如此一来,海盗这个职业便成为了低风险高收益的热门行当,所以到明朝中期后,才会出现遍地倭寇的景象。

    书归正传,船队过了宁川所,穿过南三水道便进入雷州府地界。

    从之前获得的情报看,雷州府匪寇异常猖獗。

    进入后世的湛江港,船上的官兵已经做好作战准备……这次南行剿灭匪寇的主要目标便在雷州府的铁杷县,还有左近的东海岛和硇洲岛。

    从之前调查的情况看,铁杷县周围至少有十几处山头,每个山头上匪徒少则数十,多则上百,盗匪总数约在六七百到千人之间,武器相对精良,杀人越货的事没少做。

    铁杷县虽然设有巡检司,但巡检司属于地方行政辖属,在大明军队中只能算是预备役,这里是宁川所和锦囊所之间三不管地界,雷州府知府衙门对平寇有心无力,盗匪也就长久在铁杷县周围横行无忌。

    船队在湛江港泊靠,随后兵分两路,一路上岸,负责清剿铁杷县海岸附近的盗匪,另一路则分出一部分战船,扫荡湛江港周围的海岛。

    经过这十多天行船,沈溪感觉整个人十分疲倦,多数时候都留在船上。好在他之前做出详细计划,负责的统兵将领只需要按照指示实施就可以了,倒不用担心战事超出控制。

    剿匪顺利进行,各种消息纷至沓来。

    陆地上的平匪相对顺利,听说官军到来,盗匪基本都是弃寨而逃,就算偶尔有负隅顽抗的,交战后也是一触即溃,不得不缴械投降。南三岛由于距离宁川所相对较近,海盗没敢在上面盘踞,东海岛上虽然有部分海盗,但各自为政,也迅速被官军击破,几乎没花什么工夫就攻取全岛,只有扫荡硇洲岛时出现了意外。

    硇洲岛北傍东海岛,西依雷州湾,东南面是南海,纵深是大洋,总面积约为五十六平方公里。根据侦查所得,岛上有二百多盗匪,盘踞在岛中央一处陡峭的山寨内,久攻不下,只能派船回来跟沈溪请援。

    消息传回来时,已经是冬月十八,船队进入湛江港后的第六天,沈溪正在派人清点战果。

    六天交战,铁杷县和东海岛共斩杀盗匪两百余众,俘虏盗匪六百余人,其中半数以上是被盗匪所拘押的奴隶。

    出兵四千,平掉八百余匪寇,这战果已经相当辉煌了,沈溪甚至可以不用再深入雷州府,也不用攻打硇洲岛,就可以直接返回广州府交差。

    但若毒瘤不能根除,那这次南行就等于功亏一篑。

    硇洲岛上的悍匪暂且不知是倭寇还是普通大明海盗,让这伙势力留下来,由于没了竞争对手,必然的结果就是做大做强。

    可惜沈溪手头上兵马不多,他还要防备匪寇联合起来端他的老窝,于是决定先将东海岛周边缴获的财物和丁口都运回铁杷县城,再将两千兵马重新进行集结,攻打硇洲岛。

    对沈溪来说,硇洲岛并不陌生。

    硇洲岛是一座火山岛,这里是南宋末年宋端宗归葬之所,也是陆秀夫等人拥立八岁小皇帝赵昺为帝的地方。

    历史上颇有争议,认为陆秀夫背赵昺跳海的地方并非崖山,而是硇洲岛。

    在明朝中叶,硇洲岛上没有百姓居住,只是作为海上运输船只的避风港,岛上这股海盗从何而来,在此落草多久,一切都是未知数。

    等沈溪亲率船队抵达硇洲岛西岸登陆时,早前派上岛的五百多士兵已经在此驻守了四天,仍旧对岛上易守难攻的寨子无计可施。

    岛西海岸附近乱石嶙峋,除了滩头有几百米平地外,只有往岛内走上二里多,才有一片相对平缓的地方可以安营扎寨。

    可如此一来,就跟海上的船队拉开距离,若岛上匪寇趁着夜色反扑,官军后路非常容易被截断。

    马九第一批上岛,他知道沈溪抵达后,赶紧过来向沈溪奏禀:“大人,硇洲岛周围船只皆被我战船击沉,唯有当前的山寨用青石垒成,形若城池,易守难攻,却不知这些盗匪有何本事能筑得这等坚固的寨子?”

    沈溪心想,硇洲岛有着悠久的历史,岛上堡垒多半是宋末遗留的行宫所在,又被这伙海盗加固,所以才会如此难啃。

    趁着入夜前,沈溪亲自带人去岛上查探一遍,情况基本跟他预料的一样,岛上就算盘踞有盗匪,但仍旧很荒芜,树丛中仅有小路可以穿行,想把佛郎机炮运到地势较高的山寨外异常困难。

    山寨堡垒依据山势修建,大约有四百米长宽,墙体厚重,设有箭孔,可以躲在墙体里面往外放箭或者是瞭望,墙高大约六到十米,和一般的城墙一样,上面有匪寇把守,若遇官军攻打山寨,上面会往下扔盛点燃的盛满桐油的竹筒或者投掷石块,还有便是居高临下发射箭矢。

    四面看过,只有一边开有城门,门还不在修在地面,而是在墙体上,平日里匪寇进出应该是用梯子,这也是为了防止攻打山寨的人用滚木破门而入。

    以岛上简陋的条件,再加上距离陆地相对较远,就算有兵马攻上岛来,也不可能携带有攻城器具抵达岛中央。

    沈溪探查过环境回来,立即召开军事会议,一群因为剿匪接连得胜而目中无人的将领侃侃而谈。

    荆越道:“沈大人,这岛上山寨建得如此之高,定然缺水,只要困他个三五七日,必会开门献降!”

    硇洲岛虽然不及东海岛那么大,但也不是弹丸小岛,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否则后世也不会有四万居民之巨。海盗绝对不可能守在连水井都没有的土堡中固守不出,那只会坐以待毙。

    “若本官所料不差,城寨内不但有井,而且不止一口,这岛上无法自给自足,只是一群打劫商船的匪寇,至于城寨内贮藏多少粮食和物资无从得知,若是围而不打,一年半载都未必有成效,大军不可能久留于此,只能当机立断。”沈溪分析道。

    副千户张林问道:“那大人,您说怎么办?难道就此撤走,不管了?”

    马九道:“人,请您示下,我等就算扛也要把炮送到山寨之下!”

    沈溪一摆手,道:“照如今的形势看,就算将火炮送到城寨外,以那城墙的厚度,也无法用火炮攻破城池,反倒不若先撤回海岸线附近,中途设伏……若城寨中人主动出击,让其有来无回!”

    既然暂时攻不进去,只有把里面的盗匪引出来,你的土堡再高,也没法探查全岛的情况,我们布下口袋阵,你们出来多少杀多少,再趁势掩杀。

    沈溪的计划不是力敌,而是智取,虽然有将领认为这未免窝囊了些,但还是遵命而为。

    军事会议结束,将士各自回去准备。

    沈溪最担心的是海船偷袭,因为他不能确定土堡是否有密道连通外间,若有人从城墙里出来,只需要几条隐藏起来的小船,就可以利用夜色逼近船队,不管是偷偷摸上船杀人还是放火,威胁都非常大,毕竟粮食和作战物资大多都在船上。

    “九哥,你回船上守着,就算夜里也不得懈怠……岸上这边有我,不用太过担心。”沈溪向马九面授机宜。

    马九有些不太情愿:“大人……”

    沈溪拍拍马九的肩膀:“听我的,那些盗匪再嚣张,也不敢正面与官军为敌,这会儿他们估摸也在琢磨阴谋诡计,暂且以不变应万变。”

    因为对岛上的情况不熟悉,沈溪仓促而来,在天时、地利、人和上全面落于下风,就算兵力占优,可谁又知道这大半都荒芜的岛上藏着什么密道和机关?在撤兵前,还要防备被盗匪趁着夜幕掩护进行偷袭。

    第一晚情况还好,岛上盗匪估摸不敢跟数倍于己的官兵正面相抗,他们更多的是想把官兵给磨走。以往也有官兵上岛,看到土堡如此坚固后,官兵在试探性攻击受挫后,通常一两日就会撤走。

    第二天,正式实施“引蛇出洞”的计划。

    沈溪知道这招很难奏效。

    城寨里发现官军撤走,多半会派人出来查看情况,除非两千官兵都藏得很好,且把船只撤回东海岛,盗匪才会小股出动搜查整个岛,确定官兵都已经撤离,才会恢复以往的活动状态。

    这次“引蛇出洞”,沈溪主要是想观察一下岛上的盗匪的侦察能力,顺带看看盗匪的土堡是否有破绽。

    结果当天中午,就有探子从土堡里出来查探。

    那探子是个女人,约莫四十多岁,腿脚灵便,出来走了不到一里,就发现隐藏在树林中的士兵,刚想往回跑,腿上已经被射了一箭。

    人被拿回来,一顿拷问,结果却什么都没问出来。

    将士都很恼火,荆越愤愤地说:“这些盗匪,居然派个娘们儿出来探路,算什么本事?”

    沈溪看着远处山寨的方向,若有所思。

    眼看已经到了冬月下旬,在岛上稍微一拖延,年底前可能真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