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终于对上了
    众目睽睽之下,洛天站了起来,在冰女,小凌,还有公孙无止及白如风等人“担心”的目光,一步一步的向着比赛台上走去。

    “此人还真的有勇气,不怕死么?”

    有人讥笑。

    “哼,无知者无谓,上了比赛台,想退出去就来不及了,如果是别的长老的弟子,这个陈祖庭也许还会给三分薄面,不过这个公孙无止么?那是可有可无有存在,”

    “是啊,这个陈祖庭其实是一个极阴险恐怖的家伙,表面上仁义,背后却是阴损之极,一天到晚一副假仁假义的模样,神体这次是真的危险了——”

    有弟子早已认清了陈祖庭的真面目,私下里怯怯私语,其实从冰凤帮着陈祖庭拉笼其他强者的事一出现,其实陈祖庭的阴暗的一面就暴露出来了,只是不少的人慑于此人的威压,不敢说出来而已。

    “轰——”

    陈祖庭突然出手,一道灵力剑光,一闪而没,顿时在距离他五百米远的一弟子惨呼倒地,一条血淋淋的手臂和身体分离,坠于尘埃。

    “议论可以,千万不要让我听到!”

    陈祖庭冷漠的声音响起,让众人齐齐变色,有些畏惧的望着此人,却是敢怒不敢言。

    “陈祖庭,你太过分了,竟然敢当着众长老面的私下里伤人!”

    一个长老身形掠过,一把把这名弟子扶起,同时拿起地上的手臂,不知道用的什么手法,把手臂暂时给接上了,然后喂这名弟子吃了几颗丹药,毕竟,断肢断臂,接骨修复,对于一般的高手,这等简单的手法,不少的人都会,这个长老能有如此手段,倒也不足为奇。

    做完这些后,这名长老这才转身怒喝。

    “私下议论陈某,这是他咎由自取,怎么风长老,你想为他出头么?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直接取他的命,”陈祖庭不屑的望了一眼这名长老冷哼道。

    “放肆,你身为弟子,竟然以上犯上,我风不是就领教一下你这个弟子,倒底有何绝学,”这位长老气的脸色铁青,灵力开始波动。

    “不自量力的东西,叫你一声风长老那是对你的尊重,你当真以为是我的对手?”陈祖庭冷冷的看向这个风长老,眼眸中出现一丝杀机。

    “祖庭,不可无礼,还是继续进行比赛吧,”

    主看台上,另一位长老出声劝道,他是陈祖庭当年的传功长老,只不过现在陈祖庭的实力已经远高于他,虽然两人是同境界,不过陈祖庭的可怕,他自认已经不是对手,现在看到执法长老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所以他才会出声劝说。

    “哼,精武学院以实力为尊,实力不济,就不要多说话,免得其寻其辱!”陈祖庭冷言哼道,不知道是回敬这个昔日的长老传功者,还有告诉其他的人。

    “给你两个呼吸间,再不上比赛台,取消你的比赛资格,你要记得,你有今天的成就,离不开精武学院!”

    执法长老突然喝道,吓了陈祖庭一跳,刚才袁天尊都在他的面前吃了瘪,他自是不敢违抗这个执法长老的命令,再不敢多言,身形一晃,就到了比赛台上。

    “这个执法长老今天到底是意思,为什么总拿精英弟子开刀——”

    远处的袁天尊黑发垂髫下,一双眼睛冷漠的望向这里,看向执法长老,眼中的寒光一闪而过,心中自语。

    “来了?速度可真快,比兔子快多了,其实执法长老说的没有错,精武学院就是你的家,没有精武学院哪有你的今天,人要知道报恩啊,不要有了一点实力,尾巴就翘上了天,你说是不是啊,阿庭?”

    洛天此刻已经站在了比赛台上,看到陈祖庭出现,不由的咧嘴笑道。

    “阿庭?”

    边上的小凌听了洛天称呼陈祖庭的话,不由的一咧嘴,这种新鲜名词,她还是第一次听说。

    “凤儿,不管如何,你混到今天这个地步,和自身有关,但也和这个陈祖庭有关,希望今天他的死,会让你悔悟——”

    冰女此刻冷冷的望着陈祖庭,体内灵力起伏不定,情绪极为的激动,如果不是碍于精武学院,哪里会这么麻烦,直接把这个陈祖庭击杀了。

    对于洛天另类的称呼,陈祖庭的面皮轻轻的抖了抖,随即恢复正常,眼中的杀机更浓。

    “洛天,你现在还是担心你自己吧,你以为击败了那个空信,就可以做我的对手么?如果你全盛时候还有这个可能,不过现在——”陈祖庭轻轻的摇了摇头。

    “现在一样击杀你,陈祖庭,上次精武学院弟子试练,我可以逼迫得你拿真力丹救命,这次,你就是拿再多的钱也没有用了,你的手段太过卑劣,害的冰雪之体前途无望,要知道她可是我的朋友,动她,我就会让你付出代价!”

    洛天冷冷的说道。

    “什么,陈祖庭以前和这个神体交过手么?还被逼的拿真力丹来救命?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们怎么不知道?”

    洛天的话一出,顿时引起轩然大波,众弟子议论纷纷,而那青灵,石王李腾还有沙陀此刻的脸色也极难看,这是几人之间的秘密,却是没有想到被洛天当众揭了出来。

    还好,没有说他们。

    “你胡说,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你想乱我的心境,找的借口也太低劣了吧,”

    陈祖庭脸色一变,眼中的尴尬一闪而过,顿时恼羞万分道。

    “唉,陈师兄,你也不用掩饰了,那次的小队,可是有我,记得,我当初没有为你拿聚真丹,你还找我的麻烦,你忘记了么?不过话说回来,谁没有难言的往事呢,”

    白如风此刻突然开口轻声叹息道,却是足以让在场的所有的人都听得到。

    “白如风你——”

    陈祖庭瞪向白如风,眼中崩现出杀机,他想不到这个时候白如风跳出来证实这件事。

    “白如风你这个混账,这是在有意的和剑道盟作对么?”青灵此刻出言呵斥道。

    “呵,剑道盟?我还真的没有放在眼里,青灵,你也不要用陈师兄掩饰了,当初你可是被洛天扒的精光,满山遍野的逃窜呢,”

    白如风哈哈大笑道。反正,他现在也不怕得到剑道盟了,因为白如风知道,今天过后,剑道盟将不会再存在了,压抑了太久,也该出口恶气了。

    “白如风,你找死!”

    青灵怒极,狠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是她心底最深处的耻辱,却是被白如风给生生的扒了出来,让她无地自容,怒火冲天,对着白如风就扑了过去。

    “不想死的话,你尽管过来!”

    冰女轰的一声站了起来,灵力澎湃,冷目望向冲来的青灵。

    “你——”

    青灵吃了一惊,身形硬生生的折子回了去,她太清楚冰女的实力了,根本不是对手,被对方硬生生的吓退,让青灵的面子上挂不住,正要说几句场面话,找回点面子,不过执法长老却是开口了。

    “场下休要生事,不管何人,都会严惩不贷!”

    执法长老的话,很有威势,顿时骚动不安的场面控制下来,不过还是有不少的弟子好奇的望向这个青灵师姐,当然也有不少的人看向台上的陈祖庭,没有人想到陈祖庭还有如此丢人的一面。

    “本想饶你一命,可是你非要逼得我们之间没有缓和的余地么?”

    台上的陈祖庭恢复了冷静,望着洛天,轻声的叹息了一下,眼中寒芒频频闪烁。

    “你本来就想杀我,以报当日的羞辱之仇,可苦装模作样,”洛天轻轻的摇头,他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陈祖庭,袁天尊都可以不杀,这个陈祖庭必死无疑。

    “既然如此战吧,”

    陈祖庭似乎失去了耐心,赖和洛天废话,开始动手了,灵力波动下,一身的剑意恐怖之极,整个人变得如同一把惊天的长剑,剑意凌冽无比,无尽的凌厉剑意,如同剑灵力小剑一般,围绕在他的身边。

    “此人这一年来的实力增长确实恐怖——”

    望着陈祖庭身上那恐怖的剑意,虽然不如九幽剑派夏九真师祖所留下的剑意,不过剑道一途,殊途同归,自有一翻威势。

    “陈祖庭既然你以剑入道,正好最近我也研究了一门剑术,就向你讨教一二吧,”

    洛天淡淡的说道,此话一出,顿时让一些弟子吃惊,洛天所表现的气息本来就弱,而且又受了如此重的伤,还在不停的咳血,本来用自己最拿手的战技,却是要用剑来对战陈祖庭,这不是用自己的短处去碰别人的长处么,谁不知道陈祖庭的天地剑已经到了一定的火候,他可是剑入道啊。

    “擎天剑!”

    “乱天杀!”

    陈祖庭对洛天可以说是恨之入骨,誓要击杀洛天,欺洛天“虚弱”竟然一连动用了两大杀招,顿时一柄惊天的巨剑出现,寒光刺眼,摄人心魂,具有拦江断海之势,直接锁定了洛天。

    更有乱天杀,无尽的剑意搅动这片天地,似乎把空气都要绞碎了,通神境界的陈祖庭使用这两招就很强大,现在到了通灵后期顶峰,动用灵力更是可怕,让人只感觉那无尽的杀机在弥漫,让人齐齐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