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受我三剑
    “这下子,神体洛天危矣,即使是他全盛状态也接不下来吧,”

    面对陈祖挺一上来就是绝杀,恐怖的剑意惊天,不少的人脸色大变,有人担心洛天,然后看向公孙无止这方,却是发现,本来对洛天担心不已的那个紫发的丫头,坐在那里,大口的吃着灵力丹,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这让人一呆,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

    “虚空剑道!”

    面对陈祖庭的绝杀,洛天的身形一下子挺的笔直,先前的颓靡气息全无,嘴角勾起一丝邪邪的弧度,轻轻的吐出了四个字,身形一晃,竟然消失在原地。

    “轰轰——”

    两声恐怖的能量波动传来,陈祖庭大招击在了空气中,看到洛天竟然在自己的眼前消失,这让他大吃一惊,只感觉头皮发麻,洛天那一瞬间的表现,让他震惊,这绝不可能是重伤虚弱的人所能做到的。

    “嗖!”

    陈祖庭反应不可谓不谓,也不回,反手一剑对着后方就劈了过去,只不过让陈祖庭惊魂末定的,后面竟然也没有洛天的影子。

    “刺啦——”

    正在陈祖庭疑惑之间,突然一道凌厉的剑气在他的左侧斩来。

    快,太快了,快的,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恐怖的剑气,直接划到了他的手臂,一条触目惊心的伤口历历在目,鲜血直流。

    “咳咳,”

    洛天一击得手,迅速后退,又开始咳嗽了,脸色苍白,可是看到陈祖庭的眼中,却是极大的讽刺,这还是一个受伤虚弱同境界的高手么?刚才那一瞬间,简直比真龙还要猛,一个回合交手之间,竟然就伤了自己。

    “你这是什么剑术,据我所知,你根本不是修练的剑道——”

    陈祖庭神色难看之极,手臂上的鲜血被他灵力迅速制止,不过也染红了半边的衣袍,看起来有些狼狈无比,洛天刚才剑术让他有种无力抗衡的感觉,天地剑有力使不上。

    偷袭,对,就是偷袭,洛天的虚空剑道,就是擅长偷袭,在身形极速晃动的一瞬间,似乎把自己隐入了虚空之中,这和陈祖庭剑道走的根本不是一个路子。

    “这小子的剑术,似乎和九幽剑派的那个那家伙极相似,不过他却是死了上千年了,难道他得到了此人的传承?虚空剑道,修练到极致,可以把身体隐入虚空,随即刺杀,恐怖无比,也难怪这个陈祖庭会吃亏——”

    此刻主看台上的执法长老睁开了眼睛,看向比赛台,看到洛天出手,眼中闪过奇异的神色,他对于剑道了解许多,一眼就认出洛天的剑道出自何处。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陈师兄也不是这个神体的对手么?看,此人还在咳血,气息虚弱,一定是陈师兄大意了,陈师兄,杀了他,杀了神体——”

    剑道盟的不少弟子为陈祖庭加油助威,对于被洛天一击得手,伤了他们的剑道盟主,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只是觉得是陈祖庭大意了,毕竟凭刚才的威势,陈祖庭明显的是占了上风。

    “此人似乎还有底牌没有出——”

    暗处的袁天尊一直盯着洛天,上次在妖皇殿时,洛天还没有如此厉害,两人交过手,他知道洛天的一些手段,现在洛天却仅仅是动用了虚空剑道,这让袁天尊摸不准洛天的实力到底如何,而且他总感觉洛天的伤势有些“诡异”

    “咳咳——”洛天还在咳嗽,同时极快的取出一枚丹药塞到了嘴里,顿时让人感觉灵力稳定了许多,脸色也有转好转。

    “原来如此,他是靠丹药在支撑——”

    看到这一切,不少的弟子有些恍然大悟。

    深吸了一口气,洛天这才看向陈祖庭:“陈祖庭你祸害冰凤,目无尊长,狂妄自大,勾结袁天尊击伤公孙无止长老,凭这三点,你需要承受我三剑,三剑过后,如果你还活着,我自会放你一马!”

    洛天一身病态,给人的感觉似乎是在强提灵力,说出来的话,却是霸道无比,不过听到一些人的心里却是极为的受用,那就是冰女。

    另外还有学院的诸多长老,毕竟学院的一些长老可是被一些弟子给打压的太狠了,有些抬不起头,失去了尊严,洛天的话给他们提气,要知道这些长老,有不少都是学院的长老弟子,虽然被提升为长老,实力却也是有高有低。

    “你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让我承受三剑的,”

    陈祖庭面色阴冷之极,真正的动了杀机,体内的剑意开始澎湃,那件古宝小剑也准备祭祀出了,他要当众斩杀洛天,因为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诉说自己的罪行,看到那些长老还有一些弟子脸上的精彩甚至兴奋的神色,让他的心里就来气,他准备击杀洛天后,再好好的找这些人的麻烦,要用血淋淋的教训来让这些人闭嘴。

    “真是啰嗦,还不动手,更待何时?学院中,好久没有出现这么狂妄的弟子了,强体是上天给的,不过路是自己走的,小心风头闪了舌头!”

    袁天尊冷漠的声音传了过来,盯着洛天,刚才洛天把自己给稍带了进去,这让袁天尊心中不满。

    “万古剑冢!”

    袁天尊的话音刚落,陈祖庭动手了,此人不愧是以剑入道,恐怖之极,现在他不再把洛天当作虚弱之躯,开始拿出真正的底牌。

    只见此人双手一分,一把灰色的,看起极普通的长剑出现在手中,这把剑剑峰极为的宽大,无刃无光,灰色蒙蒙,看不出任何的特别之处,只不过洛天的眼神却是微微一凝,直觉感觉这把剑非同凡响,有种死气沉沉的气息,就像人途末路,魂之黄昏,如同一个剑客,身死异乡,枯骨为冢的感觉。

    只不过剑意凌人,恐怖异常,凭这一招,一般的通灵后期的高手绝对接不下,太强大了,如同万古以来,强大的剑冢诞生出真灵一般,让人感觉即使亡于剑下,也是极为正常之事。

    可以干扰人的神识,甚至产生幻境的强大剑意,确实非同小可,陈祖庭的这一剑劈出,不但众多弟子,就是一些长老也是凝重无比,在思忖着自己能否接下。

    “第一剑!”

    洛天一瞬间就清醒了过来,暴喝一声,大手一抓,一把灵力长剑出现在手中,另一只手掌心处,却是出现极为恐怖的波动,有生死气息,还有强大的天地印中的地印气息,洛天在这一瞬间把生死轮和天地印中的地印组合在一起。

    生死两茫茫,地印如同岳,一掌出,惊天地泣鬼神,对着陈祖庭的这万古剑冢就拍了过去,而手中的灵力凝聚而成的灵力剑紧接而上。

    “轰轰——”

    “刷刷刷——”

    强大的能量波动,洛天直接拍碎了陈祖庭的万古剑冢,而后那把灵力长剑一瞬间击出了上百剑。

    “索索,索索,”

    空中,血肉飞舞,能量消失,两人分开,洛天再次的咳嗽吐血,甚至单膝跪地,似乎这一击把他体内的灵力给耗尽了,而陈祖庭站立那里,模样却是极为的恐怖,只见他的一条手臂还有一条腿,白骨森森,鲜血淋淋,刚才竟然被洛天一剑把血肉给他剥离了出去。

    “咝——”

    看到那如同半个骷髅一般的陈祖庭,外面的那些弟子还有长老齐齐的倒吸了一口冷气,一个眼皮直跳,只感觉头皮发麻,此刻的陈祖庭太可怕了,简直是半人半骷颅。

    “此人好狠——”

    即使是执法长老也为洛天的手段狠辣感到吃惊。

    “啊,不,你混账!”

    陈祖庭似乎才发反应过来,看到自己的身体,让他简直发疯了,断骨可以接,可是血肉没了,想再长出来,却是不太可能了,至少凭他的实力,不可能再生,起码不可能再生的如此快。

    “这一剑是为冰凤讨还的,她是我的朋友,你如此对她,我定要讨还,任何人敢动我的亲人和朋友,我都会后愧让他来到这个世上,任何人!”

    洛天黑发披肩,目光冷漠,声音冷酷,灵力激荡,传遍全场,既是说给陈冢庭说的,也是说给在场所有的人听的。

    “不知道我算不算他的朋友——”

    白如风望着洛天,心中自语,他也被洛天的手段吓呆了。

    “混账,今天我要杀了你,古武剑,取他首级!”

    陈祖庭的那裸露的骨头被他用灵力暴露,脸色狰狞,再也没有了平时的那种虚伪的模样,杀机毕现,对洛天动用了他最强大的底牌,这底牌本来是他用来争取前三用的,现在对洛天用上了。

    古武剑就是陈祖庭无意中得到的那件古武器,不但灵力可以催动,真力也可以催动,这一剑飞出,似乎锁定了洛天的神识和身体,有种斩破一切的恐怖威力。

    “第二剑!”

    洛天神色冷漠,淡淡的说道,轰的一声,华盖出现在头顶上方,垂下丝丝的能量,护住自己,脚下的天玄三变展开,第二剑挥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