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一千九百二十二章 金月事宜
    第五关强者战终于开启了,虚空中,突然浮出一座巨大的空间节点传送阵,有一批强者怀着激动忐忑的心情,登上了那光芒四射的传送阵台。

    这一批强者数目不少,足有上千人,许多不准备在这一批闯关的强者,稍犹豫了一下,也咬牙登了上去,因为他们看到洛天加入了进来。

    顶峰状态的洛天,现在一些年轻强者自不敢轻易招惹,可是他却是得罪了林曦,被此女给要了半条命,一想到洛天身上那防御重宝混沌天罗晶,还有可以提升九倍战力的秘法及打出的能量炸弹,就让人眼红不已。

    雪中的送碳者有之,不过落井下石者似乎更多,看到洛天那步履蹒跚,在众人的保护下,登上了空间传送节点,有不少的强者抱着趁火打劫的心态,也跟了过去。

    “这帮混账东西,想打大哥哥的主意,到时让你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小凌紧紧的护着洛天,她知道洛天是在演戏后,心中大定,冷漠的注视着传送点上的那些强者,心里却是冷冷的哼道,这个丫头颇具表演天分,现在即使知道洛天是装的,她仍然表现的很悲伤的模样,在表演方面极具有天分。

    “开启传送阵,强者战第五关卡开启!”

    身在虚空中的林曦此刻淡淡的说道,声音清冷,极具恢弘之音,如同天籁,随着她的话音刚落,整座传送阵,就一下子光芒四射,开始传送了。

    “洛天,这次我林曦又欠了你一个人情,希望你在强者战的路上走的更远,我不会让你出事的——”

    望着那白光乍现,林曦心中轻声自语,那个身形有些踉跄的黑袍男子,早已深深的印在了自己的心海之中——

    强者战,前途残酷,一步一尸骨,步步喋血,末来的大战还有极多,各种天才强者已经远去,洛天后来居上,到时会和他们一一擦出火花,征战四方,他要通过自己的实力,一直闯下去,博出自己的末来,寻找到星域的路,返回星域的另一端。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再来说一下金月大6的情况。

    半个月后,天空城效外的夜色下,一个通天石碑的巨大虚影出现,若隐若现,散着淡淡的能量波动,从那通天石碑中,掠出了两条人影,一个白衣少年模样,一个身材挺拔,头角峥嵘的汉子,头上的一支独角古朴大气,泛着鳞光,更加显得此人气势非凡。

    正是情殇和青蛟王,两人从强者战场上返了回来,两人从通天石碑出现后,直接一闪而没,消失了踪影。

    毕竟从强者战场返回,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他们并没有多作停留。

    “又有人从强者战场返回了么?有一丝妖族的气息,应该是妖族的强者对行!”

    通天石碑那巨大的虚影虽然只是出现几个呼吸间,不过也引起了天空城一些强者的注意,有的直接赶去看个究竟,搜寻出一丝两人的气息。

    “据传闻,妖族的前辈大能,动用了秘法,自降境界,参加了强者战,不知道是真是假?”

    天空城有人疑惑。

    “这个自然是真的,这段时间,返回的强者很多,不过还有一部分已经陨落,而这个情殇的事曾在强者战路上闹的纷纷扬扬,这么重大的消息你不知道?”有消息灵通者不由的说道。

    “是么?最近在下一直在闭关,对于强者战的消息知道的甚少,还希望阁下多多赐教,”后者谦虚的说道,对于强者战的一些情况很是好奇。

    “其实这已经不是秘密了,这个情殇简直成了妖族的耻辱,其实早已过了年纪,却硬是动用了秘法,瞒天过海,通过了通天石碑,在第九关城,遇到了精武学院的天心,被人击杀了八次,最后次身受重伤,只剩下半条命了,”

    此人有些津津乐道的说道。

    “有这回事?情殇可是妖族的大能,实力强横无比,号称有九条命,怎么会得罪精武学院的天心,那个不是精武学院外院排名第一的弟子么?是一个妖孽般的存在,”

    “是啊,那个天心极恐怖,听说此人击伤情殇并不是目的,是想借着这件事,引那个神体洛天出手,他要踏着神体的尸骨前进,”此人淡淡的说道。

    “原来如此,那后来呢?”另外之人听了有些恍然大悟,接着问道。

    “后来就不知道了,只不过让人有些疑惑的是,那个神体洛天当初通天石碑开启时,并没有出现他的影子,有人一直在猜测此人是怎么到达强者战场的,”这个消息通也有些疑惑的自语道。

    “哼,你们的这些消息早已经过时了,强者战场再次返回来不少的强者,他们带来了最新的消息,那个惨烈啊,太狠了,渍渍,”有人听到两人议论,不由的接口,并没有直接说,而是故意买关子。

    “阁下,到底是什么消息,还请相告,那个天心和神体洛天大战了?据说天心可是半步天境的强者,神体不是才真灵境界么?击杀神体应该没有什么悬念吧,”

    另外那人又谦虚的拱手相询问,同时提出了自己的质疑。qL11

    “没有什么悬念?哼,看来你们的消息还真是太闭塞了,竟然连这些都不知道,唉,”

    此人装逼般的摇了摇头,后两者有些无语,然后对方这才接着说道:“那个洛天其实早已到了强者战场,也是用秘法进入的,瞒过了众人,天心和神体有仇,据说还是杀父大仇,两人在第五关城展开了激战,大战了三千回合,最后神体更胜一筹,击杀了那个天心!”

    此人也是道听途说,真真假假,不过大体还像那么回事。

    “什么?击杀了天心?精武学院外院排名第一的强者?这怎么可能?神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恐怖了?”这个消息,着实让人震惊,让在场的一些听客均露出不容相信之色。

    “你说的这件消息是真的?”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在几人的身前,出现了一个灰衣老者,没有人知道他多大年纪,头花白,实力深不可测,一双眼睛闪着神光,望着刚才说话之人淡淡的问道。

    “前辈,晚辈所说句句属实,是在下的一个好友从战场上返回说的,没有错的,”

    这些人似乎很忌惮这个老者,先前的那个年轻人急忙恭敬的说道。

    “嗯,看来神体的成长已经不可阻挡,好,好,不错,那后来的情况怎么样?”这个老者那精湛的眼神爆出惊人的神光,让人畏惧不已,虽然是在笑,不过那种威势却是让人有种面对天地巨岳一般的感觉。

    “咳,前辈,后面的事情更加的恐怖,据说神体洛天击杀了那个天心后,爆露出多种异宝和战技,引起诸强者的窥视,足有数千人攻杀他,整个第五关城大乱,把天都打破了,您猜结果怎么样?”此人故意买了一个关子。

    “嗯?”老者不悦的看了此人一眼。

    “哦,我是说结果让人怎么也想不到,神体竟然引动了自己的天劫,无际的雷霆之海啊,一举把这些人全部抗杀了,那场面之惨,让人指,而且最后安然退走——”

    此人似乎是亲眼所见一般说的口沫横飞,最后却是没有现,这个老者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两个月的时间不到,强者战场的事,几乎传遍了整个金月大6,众人议论纷纷,对于神体洛天讳莫如深。

    “奇怪的小子,他到底是如何达到强者战场的,据老夫所知,金月大6的几个通天石碑可并没有他的记录——”

    万法城主,那个骑驴的老者轻声自语,他们身为强者战场上分布到各处的接引者,有秘法可以接到有关战场的一些大事情,而洛天击杀天心,动用天劫坑杀众人,他也当然听说,让他震惊不已。

    “第五关城不知道现在是谁负责,看来会有麻烦了——”

    这个万法城的城主骑着毛驴,位于城中一处高地,望着某一方向,轻声自语,神色有些凝重。

    神体的成长已经不可阻挡,这在金月大6对于一些年轻强者,已经压的喘不过气来,老一辈的强者也已经感到了极大的压力。

    阴阳教自从听到了这个消息后,低调了许多,他们教中,也有年轻的强者参加了强者战,甚至已经走出了很远,不过也担心遇到洛天,毕竟阴阳教和洛天可是有大仇。

    “教主,如此下去,我阴阳教势必声名大损,这个洛天对我阴阳教造成的损失太大,此子不除后患无除,一旦他从强者战场归来,我们阴阳教将无何立足?不如派人击杀此人身边的人,断了他的后路和根基,甚至想办法把这件事传到强者战场,动摇他的心境,这样一来,此子在和强者对战中,必然失利!”

    阴阳教,这个宏伟恒古的大教,洛天从弱小之时,就开始挑衅它的威严,随着洛天的不断壮大,这个旷世大教也有些沉不住气了。

    下面的阴阳护法,其中的那个阳护法,一身白衣,诚惶着向阴阳教主献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