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一千九百三十四章 袁天尊的心计
    整个精武学院外院此刻喧闹一片,陈家被人覆灭的消息传了出来,矛头直指冰凤,众多弟子议论纷纷,场面有些混乱,甚至一些长老也夹杂在其中。

    “堂堂的精武外院弟子,如此喧哗成何体统?”

    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说道,声音平淡之极,不过却是极俱威严,每个弟子包括那些长老都感觉耳朵轰的一声,像是炸开了一般,知道是院长到来,似乎极为的不悦,顿时嘈杂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下来。ow9o

    院长的身形慢慢的浮现出来,立于云端,望着下方的那些弟子和长老,淡淡的说道:“能够进入精武学院,你们都是天才妖孽般的人物,讲究的就是心境,天地崩裂而面不改色,什么时候都变成长舌妇了,太不像话了,”

    院长的声音始终平淡,不过听到众人的心里,一个个却是惭愧的低下了头,院长声音中透着一种让人凝心静神的天道宏音。

    “咳,院长还请恕罪,这些弟子和长老实在是因为陈家的事而气愤,一时失了态,老朽也在场,却是没有规劝大家,反而随波逐流,惭愧!”

    这时,一个灰衣的老者升到了半空,冲院长躬身,然后歉意的说道,眼中却是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正是那个铁长老。

    “弟子也有罪,没有很好的约束天尊盟的师兄弟们,不想惊动了院长,还请责罚,只不过有关陈家一案,还请当事人出来说个明白,不然的话,难平众弟子的心头疑虑,”

    一个黑色的矫健身形,冲天而起,来到了铁长老的身边,同样的躬身对着院长行礼小心说道,这是一个弟子,有弟子如此大胆,上前直言进谏院长者,必是艳绝惊人的弟。

    不错,此人正是那个袁天尊。

    “不错,还请院长大人主持公道,给众弟子一个交待,不然的话,凭此事发展一下去如何是好,”

    “就是,精武学院这样下去难免让人心寒了——”

    “我相信院长大人会给我们一个交待的,还请把那个冰凤叫出来对峙一下,一切就会真相大白,解除大家的疑惑!”

    有了铁长老和袁天尊两人出头,顿时这些弟子开始大胆的跟着议论起来。

    “放肆,院长面前你们也敢胡言乱语,难道不怕本院的院规了么?”

    这时,执法长老出现,凌厉的目光扫视全场,冷声喝道,顿时让一众弟子唯唯诺诺,声音小了下来。

    “执法长老,你秉公执法是好事,不过在院长大人面前,似乎也要收敛点吧,毕竟院长大人还没有发话,你又算得了什么?”

    铁长老看向执法长老天工不由的冷笑道,他一直对天工不满,窥视执法长老的位置,只要能打击天工,他绝对不会放过任何的机会。

    “这个执法长老——”

    铁长老身边的袁天尊看向天工,脸上的疑惑一闪而过,然后又低下了头。

    这件事背后暗中的操作者,不是别人,正是这个袁天尊,此人这些天悄悄的去了一趟陈家,看到陈家那覆灭的战场,查看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冰凤的冰雪之体充满了一种冰霜之气,很容易被查察觉,当然战场中,还有一股强烈的杀意,袁天尊不敢保证是白如风的,毕竟强者大战,这种杀意很平常。

    除了这些之外,他还隐隐的感知到了一丝让他有些熟悉却又拿不准的气息,这缕气息就是执法长工天工的,要知道现在的袁天尊的实力境界几乎和执法长老相当,只不过灵力底蕴不如执法长老而已。

    另外执法长老只动用了自己的真灵域,所以袁天尊虽然手段颇多,也只能猜出一个大概,毕竟这是执法长老,没有证据的事,他可不敢乱说,唯一有把握的事,那就是冰凤,甚至把白如风也牵扯进来,毕竟当初可是有不少的人知道白盟骚动,白如风离开了学院。

    “铁长老,你——”

    执法长老神色冷漠,正要出言,却是被院长给打断了。

    “弟子冰凤何在,出来一见,细说详情,敢欺瞒本院长,院规矩处罚!”

    现场的局面有些混乱,很明显这其中的源头在于这个铁长老和袁天尊,如果不给大家一个说法,根本说不过去,所以院长二话不说就把冰凤招了过来。

    “弟子冰凤见过院长!”

    寒冰盏飞了过来,冰凤的虚影浮现出来,冲院长微微躬身淡淡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冰凤怎么变成了神识体,她的肉身哪?哪里去了?难道陈家一案真的是她所为?”

    冰凤一出现,让诸多弟子和长老不由的吃了一惊,顿时议论纷纷,切切私语,而那个袁天尊更是眼神冷漠的看了一眼冰凤,轻哼一声,似乎证实了他的想法。

    “弟子冰凤,有关陈家一案,有人怀疑是你所为,你可有话说?”院长望向冰凤淡淡的说道。

    “弟子想知道为什么众人会认为是我所为?有何证据,还请相关人等站出来!”冰凤神色冰冷,神识扫过众人,更是在袁天尊和铁长老的身上停留了片刻。

    “冰凤师妹,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如果师妹没有做过,为何众人把矛头指向于你?另外,你现在是神识之体,可否告诉大家你为何失去肉身?陈家被覆灭,这个时候你却失去肉身未免太过巧合了吧!”

    袁天尊望向冰凤淡淡的说道。

    “这个袁天尊——”

    冰女神色冰冷的望向袁天尊,心中愤怒之极,所料不错的话,这件事定是他挑起来的,因为袁天尊和洛天不和,上次在学院比武中让他颜面大失,所有此人对于洛天身边的朋友此人一直怀恨在心,当然此人抱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也说不定。

    更让冰女奇怪的是,袁天尊的实力上次被洛天打击后,不但没有影响心境,竟然还晋级了,这让冰女有些想不通。

    只不过现在冰女更关心自己的女儿冰凤,看袁天尊那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冰女知道冰凤这件事绝难善了,为了给众人一个交代,院长也必须做出惩罚措施,只是到时是何种惩罚冰女不敢想像。

    “巧合又如何?天下之事巧合的太多了,袁天尊你也不用在此鼓动众人闹事,上次洛天击败你,你心中有恨意,知道洛天对冰凤照顾有加,所以这才迁怒于她,是也不是?”

    白如风登天而上,黑发披肩,眼眸之中露出狂野之色,望着袁天尊冷声喝道。

    “放肆!白如风凭你也敢在我面前指手画脚?”

    袁天尊目光狠辣的盯向白如风,这个昔日只是一个新弟子,如同蝼蚁般的存在的白如风连师兄也不叫了,只呼自己姓名,让他心中颇为恼怒!

    “白师兄只是就事论事,何必如此恼怒,有事说事,何必以势压人?”

    一个女人的声音冷漠的传来,正是那个青灵,现在是白盟的中坚人物,以前常欺负白如风,现在此女对白如风却是有种让她放不下的情结。

    “哼,这是我们天尊盟主和白盟主的对话,哪里轮得上你青灵插嘴,还有没有规矩?”下方天尊盟的一个实力不错的弟子看向青灵大喝道。

    “你又算什么东西,以为在这外院是你天尊盟的天下么,不服来战!”青灵怒喝!

    “战就战,怕你不成?”那人冷喝,灵力开始波动,两方的弟子也开始群情激扬,大有大混战的趋势。

    “放肆!当着院长大人的面还敢如此,想造反不成?”

    看到院长闭目虚空,不发一言,神色极为难看,执法长老天工不由怒喝道,声音滚滚如雷,震慑人的心灵,让两方的弟子一下子安静下来,有些敬畏的望向那虚空中的院长,一个个低下了头。

    “袁天尊你说弟子冰凤和陈家的灭门一案有关,可有证据?”

    院长睁开了眼睛,缓缓的扫过众人,最后把目光落在了袁天尊的身上。

    袁天尊微微躬身:“回禀院长,这件事让弟子也痛心疾首,陈祖庭为人邪恶,死有余辜,可是不该牵连他的家族,冰凤师妹是受害者,她的遭遇让人同情,这是弟子无意中得来的有关陈家的战场的一幕,里面具有冰凤强大的冰雪之体的气息。

    所以弟子认为,此事和冰凤脱不了干系,本来弟子想息事宁人,却是没有想到被快嘴的下面的一些师弟给透露了出来,才引起如此大的波动,是弟子考虑不周了!”

    不得不说,袁天尊此人很有心计,说的痛心疾首,一方面算计冰凤,一方面又表现的颇具同门师兄妹的情谊。

    只见袁天尊说着,大手一挥,在空间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能量屏幕,上面是陈家那惨烈的战场,也不知道他从什么手法,把冰凤的一丝冰雪之体的气息还源了出来。

    “这个袁天尊好心计,竟然跑到了陈家查看了现场——”

    执法长老开工,望着袁天尊神色有些冷漠,而白如风心中也有些忐忑,这样一来,冰凤真的是无法抵赖了,况且现在她又失去了肉身,这太巧合了,无法解释得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