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一千九百六十七章 孤军奋战
    “说的就是你,又将如何?南云段在我的眼里,你就是一条狗而已,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霸王的人有联系么?”

    殷天赐扫向在场的那些霸王的人,神色微微一变,看向南云段冷冷的哼道。

    在场的这些人,每一个人都实力强大,最少也在半步天境,还有不少是天境初期顶峰,他殷天赐虽然可以越级斩杀,不过也杀不了这么多,毕竟在场的强者太多了。

    南云段轻轻的摇了摇头:“来自神庭又如何,你太狂妄了,不把天下高手放在眼里,早晚是要吃亏了,自古以来,识食务者为俊杰,你屡次违背霸王的意思,不接受他的招纳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当众摧毁他的血旗,实在是有些过了,”

    “你就是神体洛天?”

    这时,那个霸王手下的几人中,为首之人,冷冷的扫了一眼殷天赐,却是扭头看向洛天,淡淡的问道。

    “正是,有何指教,”

    洛天神色平静,心中澎湃的灵力蓄势待发,这些人太多了,实力都是极为恐怖之人,一旦群起攻之,连他也是逃走的份,毕竟这里的人,都是妖孽,堪称同境界无敌,远远不同于以前的关卡之中的那些同境强者,比那些人可是强大的太多了,每个人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种狂暴的能量波动,随时都会发动惊天一击。

    “久闻神体大名,一路闯关,出尽了风头,来到这第十九关,不知道是否愿意归于霸王的麾下,共建大业?”

    此人望着洛天,轻轻的搓了一下他那白晰的手指,淡淡的问道。

    “霸王是谁?在下不认识,也从来没有想过依附于人,”洛天轻轻的摇了摇头。

    “放肆,在这第十九关城,竟然连霸王都不知道?无数的强者归附于霸王,邀请你加入,那是看的起你,劝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这第十九关城陨落的像你这样的强者不知道有多少,当真以为自己是一个人物么?”

    那个一身红衣,脸色雪白,嘴唇极红的阴冷男子,盯向洛天,眼神如同毒蛇一般,嘿嘿的冷笑道,声音有些尖细。

    “敬酒是什么?罚酒又是什么?你作为一条狗,竟然还这么理直气壮,真是让人有些想不明白,”洛天轻声笑道,眼中的寒意却是冰冷一片。

    “这个蠢货,这是把两人往联手的路子上逼么——”

    那个南云段心里轻轻的摇头。

    “血虹,闭嘴!”

    很显然那个为首之人也觉察到现场的微妙,神庭的弟子强横无比,把霸王的摄空大手都给击碎了,一般的天境初期强者都不是他的对手,绝对是一尊恐怖的存在。

    而这个神体洛天更是厉害,在一路闯关中,可是名气大的很,不知道击杀了多少强者,现场虽然他们人多势众,不过一旦洛天和殷天赐联手,必将实力大增,他们即使拿下他们,也定会损兵折将,弄不好损失惨重,如果两人逃走,他们并不见得能留下。

    那个一身红衣,脸色苍白的男子,也就是被称为血虹,此人看了一眼为首之人,轻哼一声,闭上嘴不说话了。

    “阁下,这里不关你的事,还请退走,霸王要找的人是他,”

    为首的黑衣男子,眼光凌冽之极,似乎看透虚空,那一身澎湃的气息隐而不发,极为的恐怖,看向洛天微微颔首,然后把目光盯向了殷天赐。

    “放心吧,他的事,我不会管,你们尽可动手便是,”

    洛天虚立空中,淡淡的说道,他对殷天赐并没有好感,虽然是自己名义上的哥哥,不过这个混蛋对自己杀心极重,不亲自出手击他,已经算是对他客气的了。

    “我们大哥让你退走,你没有听到么?”

    这时,那个血虹不失时机的出口冷喝道。

    “血虹!”

    为首之人心里气的吐血,这些人虽然是自己带领,不过一个个桀骜不驯,难以驯服。

    “混账东西,当真把自己当作了一人物了,”

    洛天脸色一寒,虚空上前踏了一步,轰的一声,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如同涟漪一般在虚空中荡漾,眼中涌出浓浓的杀机。

    “咳,洛兄,不要气恼,既然不愿意接受霸王的招纳,我们自不会勉强,在下代这位兄弟陪罪了,请自便即可,”那个南云段此刻上前,拱手微笑道,态度真诚之极。

    那个血虹眼角一挑,看向南云段,不过感受到为首之人那不善的神色,生生的压下了心底的怒气,在这第十九关城,他们这些人跟随霸王作威作福惯了,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神庭?哼,跪下吧,宣誓霸王,否则的话,这大日如漠便是你的葬身之地!”

    那个为首之人不再管洛天,而是看向殷天赐,淡淡的说道,如同俯视众生的神灵一般。

    “哈哈哈,哈哈哈——”

    殷天赐不由的发出声声大笑,眼中的寒意变得冰冷无情,长剑嗡嗡作响,天地灵力似乎都受到了感应,细微的漩涡开始形成。

    笑声猛停,殷天赐眼中崩发出深深的杀机,冷冷的望着这个为首之人冷漠的说道:“我神庭的弟子从不会向任何下跪,你敢侮辱神庭,今日必杀你,”

    “不自量力的东西,真的以为自己能战胜我们这些人,既然不愿下跪,我会打断你的双腿,封住你的灵力,让你跪在第十九关城七天七夜,让你游街示众,让众人看看这就是不服从霸王的下场,”ow9o

    此人身上的气息更浓,淡淡的喝道,那种音波如同有一种魔力,让人禁不住的想像,自己被打断双腿,被人封住灵力,跪在大街上的凄惨场景。

    “好厉害的心魔之音,此人到底修炼的什么功法,每个字似乎都能浸入人的心海,产生幻像——”

    洛天心神一震,顿时驱除了那种感觉,神色有些阴冷下来,不管如何,对殷天赐动手就动手,却是出言侮辱神庭,这让他有些不舒服,不管如何,他算是神庭的人,自己的母亲是神庭之主的十三妃,而自己的父亲则算是神庭之主了。

    “混账东西,今天就冲你这句话,你必死无疑,”

    殷天赐被此人的话一说,头脑也是一震,不过很快的摆脱了那种想法,神色变得有些狰狞,长剑一指此人,惊天的能量风起云涌。

    “大家不要废话了,拿下他再说,”

    此刻,那个南云段冷声喝道,不想再让这个为首之人说下去了,因为他没有注意到洛天的神色愈发难看,因为只有他知道,洛天和这个殷天赐的关系,要动手就动手,你侮辱神庭,这让南云段感觉有些不妙。

    好不容易把洛天撇开,再惹恼了他,那就不好了,虽然他有心也想对付洛天,不过绝不是现在。

    “杀,活捉不了,就地击杀!”

    这个为首之人终于下达了命令,一时间,这些人一个个气息冲天,灵力恐怖异常,各种强横的手段齐出,对着殷天赐就攻杀了过来,这等翻天覆地之势,即使天境中期顶峰的强者估计也不敢硬抗,太恐怖了。

    “杀!”

    殷天赐是一个极为高傲的人物,明知道对方强大,他也不想逃避,而是凶猛的应了上去,惊天的杀机,搅动这片天地。

    “这个混账东西,简直是猪脑子,”

    洛天默默的站在一边看着,轻轻摇头,明知不敌,还偏偏上前硬杀,那不是找死么?

    不管如何,这个“哥哥”不畏强权,一心维护神庭的名声,宁死不屈的劲头,倒是让洛天较为佩服。

    “轰,轰轰,”

    强诸强者围杀殷天赐一人,漫天的杀机席卷,轰碎了苍穹,打的这片天地都剧烈颤动,这些人,以那个为首之人的击杀为重点,其他的人配合,恐怖无边,

    不得不说,殷天赐确实实力强大,面对这些人,身形如同闪电,在攻击对方的同时,还可以躲避着那凌厉的轰击。

    只不过对方的人太多了,几乎都懂空间之力,虽然殷天赐的攻击强大,不过这些人进退有序,而且擅长合击,在浅行空间中穿梭,如同大日下的影子一般,鬼魅无比。

    很快的殷天刚就受了伤,后背被那个为首之人狠狠的拍了一掌,只感觉内腑都破裂了,灵力一阵乱窜,让他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肩膀更是被一人生生的削下来一块皮肉,火剌剌的疼痛。

    当然,殷天赐的攻击也不是没有成就,其中一人的小腹被他的剑气扫中,血流如注。

    强大灵力的鲜血在空中荡漾着,殷天赐的眼睛红了,发丝在滴血,眼神狠辣无比,残酷的添了一个手上的一滴鲜血,手中的长剑高举,黑发披肩,准备再次的发动他强大的杀招。

    这些人,任何一个单打独斗,他都不惧,甚至只有一半的人,他也可以纠缠下去,只是对方的人太多了,他一个人真是的独木难撑了。

    “殷兄,归符霸王吧,这是你唯一的路,念你成长在这一步不容易,我等并不想赶尽杀绝,”

    此刻,那个南云段身后的明月升起,特别的神奇,发出阵阵的声音如同潮汐,伟岸无比,看向殷天赐冷漠的说道。

    “我神庭弟子誓死不降,南云段,我还真是小看了你,原来你一直在隐藏实力,”殷天赐望着南云段冷冷的喝道。

    “算是吧,其实我本来就是霸王的人,这次来这大日如漠,一是探宝,二是收服你,其实,我们都是各怀心思,你不也是想利用我等对付洛兄么?”

    这个南云段说话很是分寸,并不得罪洛天,甚至还以洛兄相称,具有山川城府,这等人物才是最可怕的,只不过此人一直在隐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