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零四章 神庭十九妃
    “这个——”

    面对殷天赐的发问,单护法有些欲言又止,神庭之主据说在百年内要退位,所以事先要拟定接此大位之人,开始准备是在自己的子嗣中选取,后来又决定三大副殿主的子嗣也可以参加。

    这个消息是在殷天赐离开神庭,参加强者战时,才定下来的,所以他并不知情。

    “有话直说无妨,”

    殷天赐脸色有些不好看,为了消除异已,殷天赐甚至跑到了强者战场击杀洛天,却是没有想到,三大副殿主的子嗣也要参加,这让他心中有些不甘,就像夺取皇位一般,连大臣的子嗣都可以参加,他们这些做太子的自然心里一百个不乐意。

    “咳,八公子,这件事最近神庭之主亲自宣布的,也许是迫于三大副殿主的压力,也许是想广开言路,让神庭的末来更加的强大,所以准备优中选优,打破了世袭制,由最智慧,实力最强大的年轻的强者当任,带领神庭走向更加强大的道路,另外,这天地大劫,将来有可能影响到神庭,所以——”ow9o

    单护法轻声的解释。

    殷天赐只感觉心里有些发赌,三大副殿的子嗣实力都很强横,甚至有几个比自己还要强大的多,如果这些人要参加的话,他几乎没有一点胜算了,虽然距离选拔还有一段日子,除非自己晋级,还能一争高下,不然的话,这神庭大位只能拱手让人。

    除了这三大副殿主的子嗣外,自己那些同父异母的兄弟也都很恐怖,自己也只不过是在中等而已。

    想到这里,殷天赐突然生升一股无力的感觉,感觉前途渺茫,看不到末来。

    “八公子,事在人为,十九妃应该会自有安排,请不要焦躁——”

    单护法凑向殷天赐,轻声说道,眼中闪过不易觉察的神光,殷天赐看向此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点点头:“好了,走吧,先去见母亲大人再说,”

    “是,八公子,”单护法微微垂首,于是两人顿时消失在原地。

    “公子,十九妃知道你要回来,不知道有多高兴呢,待我前去禀告十九妃先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前方出现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宏伟殿宇,半隐于云雾之中,恢弘无比,悬浮于空中,神圣浩大,正是殷天赐母亲十九妃所居住的地方,外面布置着恐怖的大阵,一般的人根本无法进入。

    像这样的殿宇和大阵,在整个神庭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因为神庭之主的女人太多了,他如同帝王一般,而他的女人就是那些妃子,得不到神庭之主临幸的妃子,平时连见一面神庭之主都极难。

    还有的被打入“冷宫”一般,几年,几十年都不见得能见上一次,就像洛天的母亲十三妃一般。

    俗话说,母凭子贵,当年十三妃一直末生有一男半女,所以根本得不到宠幸,二十多年前,好不容易生下了一个儿子,却因为一场意外,丢失了,从那以后,十三妃的日子每况愈下,神庭之主甚至直接放弃了他。

    直到最近,听说了洛天的事,才对十三妃有所好转,不过也仅仅而已,总的来说,十三妃的日子还是很不乐观,受人挤压,欺凌是常有的事。

    “不用了,单护法,一齐去吧,我不想让母亲大人久等!”

    殷天赐此刻神色有些复杂的望向他左侧的一处有些寂落的殿宇,虽然也是半隐入云雾之中,不过很明显,气势上距离他母亲所居住的地方差了一大截,有些萧条,没落,灵气也没有寻么充足,正是洛天的母亲十三妃所居住的地方。

    “洛天,放心吧,我答应过你,要照顾好十三妃,我一定会做到——”

    殷天赐心中自语,于是随着单护法,身形一晃,直接投入那恢弘的殿宇之中,破开了云雾,阵法开之即合,很快的恢复了平静。

    “赐儿,你回来了,母后好想你,来让母后看看,孩子,你瘦了,在外面吃了太多的苦吧——”

    恢弘,豪华,灵力逼人的大殿之中,一个华贵无比,头戴珠钗,姿色绝美,雍容华贵的女人,身穿青红两色的灵纱,身材曼妙起伏,看到殷天赐的到来,顿时神色一喜,飞快的迎了上来,捧着殷天赐的脸爱怜的说道,眼中充满了慈祥。

    这个女人高贵中透着无比的权势,那是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气势,虽然做出如此温柔,仁慈的模样,不过也让人想像到,此女一旦严厉起来,是如何的雷霆风行,果决干练,绝对是一个女强人。

    “母亲大人,我已经长大了,您不要——”

    当着单护法的面,殷天赐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的这个母亲对自己确实有爱护,甚至可以说是溺爱,从小,没有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只要自己想要,这个母亲大人总会想办法给自己弄到,在她的面前,自己永远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看着殷天赐那刚毅的神色,露出一丝不自然,单护法微微一笑,躬身准备向十九妃告辞。

    “单护法,有劳了,外面没有什么情况吧,”

    看向单护法,十九妃柔和的轻声说道。

    “回禀十九妃,有一点小情况,不过被属下处理了,”单护法淡淡的说道。

    “嗯,那就好,你下去吧,”

    十九妃看了一眼单护法轻轻的点头,单护法微微一躬身,然后离开了这座大殿。

    “天赐,来,坐下,让母亲好好看看,和母亲说说,这段时间你在强者战场的情况,”

    单护法一走,十九妃尽显对这个殷天赐的疼爱,拉着殷天赐的大手坐在一个灵力软塌上,关心的问道。

    “母亲大人,强者战场非同小可,即使是我也不敢说在其中称雄,只是走到了第十九关,就退了回来,感觉有些累了,不想再走了——”

    望着母亲那殷切关怀的眼神,殷天赐简单的向母亲说起了这段时间闯关的经过,不过并没有提及洛天和在第十九关发生的事。

    “是这样,那已经不错了,我神庭弟子能走到第十九关已经相当不错了,况且你的境界还低,只要再晋一级,不要说横扫强者战,就是在这神庭中,那些年轻的强者,你也有一席之地了,对了,那个贱人的儿子找到了么?有没有杀掉他?为了大业,我们必须不留任何的后患,母亲已经开始暗中运作——”

    “母亲大人,以后请不要这么说十三妃姨好么?”

    听到母亲大人说起那个贱女人,殷天赐心里一颤,轻轻的叹息了一下说道,他知道母亲口的那个贱女人是谁,正是十三妃,洛天的母亲。

    洛天救过自己的命,以德报怨,如果不是洛天,他再也回不来了,必将被霸王的手下击杀,而且最后殷天刚相助洛天的女人朵朵她们,被霸王钉在了山体之上,也是洛天把他救下来的,并且力杀霸王,为他出了一口气恶气。

    和洛天只是短短的接触几天,殷天赐却被这个弟弟所折服,学到了以前在神庭从来没有学到的东西,那就是情义!

    “十三妃姨?天赐,你以前不是最恨这个女人么?甚至从小就没有少给她制造麻烦,这次知道了这个贱女人的儿子竟然还活着,还跑到强者战场去击杀,你现在怎么——”

    听到殷天赐突然转变的称呼,让这个十九妃有些不明所以,瞪着一双摄人的美眸望着自己的儿子,有些不敢相信。

    “母亲大人,没有什么,我只是感觉我们总这样针对十三妃姨并不太好,父亲大人冷漠了他,唯一的儿子又消失在外,她已经够苦的了,这些年,有太多的人欺辱她,她的压力太大了,你们毕竟同是父亲大人的女人,何苦——”

    “天赐,你告诉我,你在强者战场是否见到了那个洛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的转变如此之大?他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这可不是你的性格,一个男子优容寡断,绝不可能成就大事,母亲为了你的事,准备牺牲这个十三妃,好为你铺路呢,你要知道,你是神庭之主的儿子,你面临的对手很多,母亲可是把全部的希望压在了你的身上,你明白吗?”

    本来慈祥的十九妃一下子美眸倒竖,如同变了一个人,变得有些阴狠,毒辣,盯着眼前眼神有些躲闪的殷天赐喝道。

    “母亲大人,实不相满,我在第十九关遇到了洛天,他的实力很强,我不是对手,而且他还救过我的命——”

    无奈之下,殷天赐只好把在第十九关城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自己的母亲。

    “有这等事?”

    听了殷天赐的话,十九妃的神色一怔,殷天赐重重的点头:“母亲大人,如果不是这个弟弟,我早被那个霸王给击杀,再也回不到神庭了,洛天重情重义,对身边的女人和兄弟极好,这点让我深深的触动,和他在一起,我感觉很充实,那是一种久违的亲人的感觉——”

    殷天赐幽幽而谈,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还有,母亲大人,在我临来之前,洛天和我说了一句诗,我感觉很有道理,”殷天赐想了一下说道。

    “什么诗?”十九妃看向殷天赐问道。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