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两千零三十五章 告别
    静夜思,遥望星月泪,牵挂洛天的何止蓝雅一人,京城上官家族。

    “呯呯呯!”

    训练房间内,一个女人,短发,英姿飒爽,挥汗如雨,身材丰满之极,汗水打湿了她那黑色的紧身背心,发丝成缕的紧贴在她那冷艳绝色的脸上,正在拼命的击打着沙袋,巨大的黑色的帆布沙袋,被她击打的摇晃不定,缠着黑色纱布的手透着一丝殷红。

    女人正是上官飞燕,三年过去了,愈加的沉重,稳练,眼中多神了许多成熟,她曾在东昌当过刑警,也就是从那时认识了洛天,是洛天口中的大胸妞,因为朵朵的和其他女人的事没少和洛天吃醋。

    “呯!”

    最后一击,上官飞燕一击鞭腿踢破了沙袋,里面的铁沙子哗哗的流出,撒了一地,那只脚感觉隐隐作痛,可是,更痛的是她的心,自从洛天离开后,她的心一直在疼。

    官飞燕并没有因此停留,而是刷的一扬抽出一把匕首,极快的挥动,眼神凌冽,招式狠辣之极,极为的疯狂和忘我,这三年多来,她就是通过这种疯狂的训练来忘记一切,忘记心底那彻骨的痛。

    这时,训练室的门开了,一个略带沧桑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男子其貌不扬,不过眼神却是散发一种摄人的光芒,只不过这种光芒一闪而过,转而暗淡下来,他那下垂的左手,手指修长,白晰。

    这是一只拿刀的手,飞刀,可是现在,他现在再也拿不起刀了,因为这只手已废,而另外的一只袖管是空的,空空如也。

    他就是夺命医生,曾受洛天的所托,坐镇上官家族,是上官家族的定海神针,只不过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夺命叔叔,有事么?”

    上官飞燕背对着夺命医生,并没有转身,仍然保持着一个冷酷的姿势,不过也知道是他来了,在她训练的时候,敢来打扰自己的人并不多,而他算一个,她并不喜欢叫他的真名,而是喜欢称他的外号。

    “夺命医生看向上官飞燕轻轻的摇了摇头:“孩子,你这样下去会走火入魔的,因为你的心中只有恨,已经乱了章法,武学之道,需要一张一驰,”

    “谁说我的心中只有恨,还有情啊,只不过却是为那一个人所留——”

    上官飞燕心中叹息,不过并没有说出来,看向夺命医生,直接改变了话题:“老妈回来了么?”

    夺命医生微微一怔,心里苦笑了一下,他知道上官飞燕这个女人极为的固执,根本无法劝阻,淡淡的摇了摇头,意思说,还没有回来。

    上官飞燕的老妈自然就是那个素萍,这个端庄,贤惠,成熟,姿色绝伦,而又不缺乏干练,特别是素萍经过洗筋伐髓后,又得到了猎魔族那个猎杀冲的传功,实力进步极快,而且胸有某略,睿智无比。

    只不过,素萍过几天就会消失一次,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连上官飞燕也不知道,素萍只是告诉她,不要问,华夏亡不了。

    “老妈还是这么神秘——”ow9o

    上官飞燕轻声自语,老妈素萍不但漂亮,美艳动人,上次药王所炼出来的驻颜丹,在众女的劝说下,她也服用了一颗,更是变得明艳动人,和上官飞燕站在一起,两人根本不相上下,甚至比起上官飞燕还要美艳三分,再加上身具功夫,所以这个女人现在温柔贤惠少了一些,倒是多了一些冷艳干练,更加的成熟了。

    只不过对于老妈动不动就消失,上官飞燕心里有些不满,如果不是了解老妈的为人,她都认为老妈在外面有人了,毕竟自己的父亲上官虹去逝也近两年了,而素萍不但不老,而且更加的年轻,那种成熟的魅力她都相信,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能抵挡得住的。

    “孩子,来这里其实我是来向你辞行的,”

    看到上官飞燕在沉思,此刻夺命医生苦笑着说道。

    “辞行?您要去哪里?”

    上官飞燕一怔,思绪返回,望向夺命医生道:“夺命叔叔,你护佑我上官家族,帮我家族做了许多事,甚至渡过了最困难的时期,你早已经融入了这个家族之中,成为家族的一员,难道想放弃不管,抽身而退么?”

    “放弃不管,抽身而退?呵呵,”

    夺命医生听了不由的苦涩的一笑:“孩子,我现在已经成了废人,不能再为家族做事情了,成了吃闲饭的,我夺命医生中纵横江湖几十年,一直自命不凡,自诩甚高,可是强中还有强中手,一山还有一山高,有太多不可思议的存在了。

    我现在却连刀都拿不起来了,还能做什么?在家族中,孩子你对我颇多照顾,这点我一直记在心上,也很感激,想当初,我被全国通缉,是洛天找到了我,让我重新做人,这几年,我过得很充实,”

    夺命医生有感而发,

    “您还为一年前的那件事耿耿于怀么?我说过,二叔的死,不关你的事,你已经尽力了,甚至因为二叔,连小云也——”上官飞燕有些愧疚。

    一年前,上官飞燕的二叔上官野死了,龙小云为了保护上官野战死,身中四十七刀,死状惨烈之极,即使如此也末能保住上官野,后来夺命医生到来,拼着断了一了臂,废了一臂,才免强抢回了两人的尸体——

    “唉,要说不耿耿于怀,那是假,我和小云保护不利,让上官野兄惨死,而小云更是丢了性命,她还是个孩子啊,我们虽然名为师徒,不过她就和我亲生的孩子差不多,可是我不行了,拼成了废人,只能夺回他们的尸体,我没有用啊,没有用啊!”

    夺命医生提到这件事,眼圈微微泛红,痛苦的喃喃道,有些失态,那件事,让他一辈子也无法释怀,没有保护好上官野和龙小云,是他一生的痛,怎么也忘记不了。

    其实上官飞燕又何尝不是如此,以前上官家族是多么的温馨,特别是洛天在的时候,还有朵朵这个丫头,家里不时的充满着欢声笑语,可是现在呢,父亲病逝,二叔被杀,朵朵和洛天掉进了那能量漩涡,三年多了,至今没有任何的消息,连她也知道,洛天和朵朵恐怕早已经死了,尽管她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家族的灵堂之上,朵朵和洛天的牌位都已经摆放了。

    现在上官家族只剩下素萍和上官飞燕了,这是两个可怜的女人,都失去了自己的男人——

    “家族在外的产业不少,在效外还有一套别墅,我安排人打扫一下,您去那里吧,”

    上官飞燕知道夺命书生去意已决,于是想了一下说道。

    夺命医生却是摇了摇头:“孩子,不必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只想找个没有人的地方,过完这后半生,没事养养花,钓钓鱼,看看日出日落,不过,我每年洛天的忌日,我都会来京城一趟,到时也许会不不了在这里住上几晚,到时再打扰吧,”

    听了夺命医生的话,上官飞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身拿起挂在兵器架上的一件外套,从里面拿出一张卡递给了夺命医生。

    “夺命叔叔,我这里有一张上卡,里面的钱也不多,只有五百万,您先花着,不够的话,随时来家族取,”

    “孩子,我用不着钱的,这些钱你留着吧,地下联盟也需要钱,另外,我就不向那些人一一告别了,你转告他们吧,”

    夺命医生拒绝了上官飞燕的好意说道,只不过上官飞燕执意把卡塞到了夺命医生的手里:“钱一定要收下,另外,我会帮您转告他们的,”

    夺命医生拗不过上官飞燕只好把卡收了下来,然后离开了训练室,身形微躬,步伐也没有以前那么矫健了,有种颓废的感觉。

    这时,上官飞燕的电话响了起来,她拿起手机接听了一下,顿时神色有些凝重:“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告诉药王,让他立刻准备,”

    电话是龙魂的一个精英打来的,护送东方不败的直升机已经过境,很快的就要到京城了。

    “飞燕,什么事,这么急!”

    居住在家族中的药王来了,似乎永远是那么蓬头垢面,这个哭货最少哭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只不过动不动就钱啊钱的,是一个财迷鬼,只不过那一身医术确实厉害无比,帮了大忙。

    此刻,接到上官飞燕的电话,马上就带着童飞,童燕就赶了过来,三年过去了,这对兄妹已经成长了大姑娘,小伙子,一身医术更是青出于蓝。

    上官飞燕把情况告诉了药王及这对兄妹。

    “该死,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好,马上准备,”药王听了神色也是极为的凝重,同时安排这对兄妹。

    “是,,师傅!”这对兄妹马上回答。

    “嗡嗡嗡——”

    二十分钟后,一架直升机降落在了上官家族的一处宽大的草坪之上,黑天使抱着受伤的东方不败如电般的射来。

    “好重的伤,应该还有救,快到房间里来,”药王亲自出来迎接,看到东方不败气息萎靡气息,一身是血,脸白如金纸。

    “药王,救活她,要不惜一切代价,不然的话,我让你给她陪葬!”

    黑天使望着药王冷漠的说道。

    “行了,别啰嗦,快点救人!”上官飞燕瞪了一眼这个黑天使,然后安排众人把东方不败送进了药王专门医治的房间。